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六十四章 比仙人过的好!

掠天记 第七百六十四章 比仙人过的好!

    命运因果,世事弄人,在楚慈心里,确实藏着一个死结。

    当初在击杀楚煌太子的时候,方行并没有想这么多,那时候年轻啊,你他妈既然要对付我,小爷肯定先弄死了你再说,管他翻天覆地三七二十一,先弄死再说,如今让现在的他来做么……最起码也得找个她看不见地方再弄死他吧……唉,只怪当年太年轻气盛啊……

    不过也正因如此,却给楚慈造成了一个几乎永远也解不开的心结,足足把这个女孩折磨了这么多年,乃至如今的绝望……她甚至与应巧巧不一样,应巧巧的性子没有她这般木讷,与方行的仇也没有这么深,毕竟,无论是凶奴还是昭阳师兄,都与她没有血缘关系,而且她当时对方更深刻的感觉,也不是仇恨,而是恐惧,那种心结的解开,毕竟更为容易了一些!

    她在听应巧巧说了方行遭遇的事情之后,在楚王庭等了他十年,那十年里,方行如果去找她,那么她定然会精心照顾,安心陪伴,但就算是那样,她心里依然会有这个结。

    一边是兄长,一边是忘不了的人,这就是死结。

    方行之前没想过,心里也就没有半点负担,但如今遇上了,却也不会坐视不理。

    在楚慈的梦里,他蹲在坟头上,静静的瞧着这个缩在了角落里的丫头。

    真实的楚慈,毕竟也是金丹中境的修为。放在南瞻,已能坐得一方老祖。

    而她的内心里,她却是个绝望的小女孩,胆小的连兔子都不如。

    而在外界,鸡贼无比的神秀已经决定借这番梦里的对话。渡过自己的情劫,满怀期待的看着方行如何处理这个烦恼……当然了,里面不乏跟着看好戏的成份,而且方行也并不知道这贼和尚能看到自己在楚慈的梦里经历的一切,否则一定先把这和尚抽到千里之外再说。

    “哒哒哒哒……”

    那头青驴也好奇的溜哒了过来,大眼睛好奇的瞧着方行,再瞧瞧和尚。

    “来来来。师侄趴下。师叔我给你讲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神秀伸手招呼着青驴,表情精彩的讲了个唾沫横飞:“曾经啊,有头犟驴,遇上了……”

    青驴听的也相当过瘾,大眼睛不住的眨,都快眨成闪电了。

    “……最后啊,你猜那头犟驴该怎么办?”

    讲到了最后。神秀满面的惋惜,神情凝重的问青驴。

    “那你说该怎么办呢?”

    忽然间一个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就在神秀的头顶之上。

    神秀忽然间就吓了一跳,“嗷”一声跳了起来,瞠目结舌的看着身后满面阴容的方行,讪讪的陪笑道:“哎呀呀,师兄啊,你怎么就就出来了呢,也不打声招呼……”

    “你说的挺过瘾啊!”

    方行一个爆憟就敲了下来,怒气满满。妈的,真想打死这和尚。

    青驴摇摇大脑袋,叹了口气,起身“哒哒哒”的躲一边去了。

    心想,自己眼睛都快眨肿了,这师叔就是不理解,没办法啊……

    神秀倒也干脆。一看逃不掉了,乖乖抱着头蹲了下来,挨打都成习惯了。

    不过等了半晌,却没感觉到方行的拳头落下来,不由得偷偷瞧了他一眼,这才发现方行一脸的凝重,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正好与神秀的眼神撞在了一起,便索性一叹,做下了决定,直接一把将神秀揪了起来,臭骂道:“贼秃师弟,你真想知道我要怎么处理现在这个大麻烦?”

    神秀呆了一呆,满面期待道:“想啊想啊……”

    方行冷笑了一声:“那你就帮我一个忙吧!”

    神秀一呆:“师兄你说,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

    方行眉毛皱在了一起,像是狠狠下定了决心,忽然道:“你帮我斩了她的那段记忆!”

    “什么?”

    神秀呆了一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方行却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解释道:“就是我宰了她兄长的那段记忆,你帮我给她斩掉……凭你所修炼的大日如来经,甚至都可以让人强行皈依,斩去一段记忆应该不难吧?”

    “师兄你不是开玩笑吧?”

    神秀的表情有些郑重了,不敢相信一般的确定道。

    方行冷笑道:“你说的也不错,在她心里就是有一个死结,这丫头也忒倔,不采取点手段她根本解不开这个结,小爷也懒得天天劝她,逼她忘了那个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哥哥也不可能,那就干脆斩掉好了,只要她不记得是我杀了她哥哥了,那还有个屁的死结?”

    “额……虽然师兄你说的很理直气壮,但我还是感觉有点怪异啊……”

    神秀结结巴巴的道:“这样做算不算是骗她啊?”

    方行不屑道:“只要不揭穿了那就不叫骗!”

    “会不会对她不公平?”

    “公平值几个钱?”

    一般对话,神秀更呆了,半晌才讪讪道:“可是师尊以前说过不许胡乱动人神魂的……”

    方行嘿嘿笑了起来,道:“没事,是我逼你干的!”

    神秀呆了呆,道:“好吧……”

    他讪讪的起了身,眼神有些古怪的走到了楚慈面前,转头看了方行一眼,满腹的惊叹,本来还以为这是个死局呢,自己这师兄倒是直接,竟然要把她的这段记忆直接斩掉……仔细想想这法子倒还真不错……手掌已经按在了楚慈额头,他却忽然停了下来,像是想到了一个问题。

    “师兄,记忆与神魂相系。我若斩去了她的记忆,她的神魂也就不会完整……”

    犹豫了一下,神秀如实说了出来:“平时或许无甚影响,但她将永远也无法真正成仙……”

    说此话时,神秀神情极为严肃。

    对于修行者来说。或许再没有什么,能比成仙更为重要的事情了。

    面对这个问题,方行也微微一怔,但很快就斩钉截铁的道:“斩!”

    “跟了小爷,我会让她比仙人过的好!”

    方行说的掷地有声,表情郑重,仿佛是一句誓言。

    而听了这句话。神秀心头却似一道雷霆霹雳闪过。神情时而浑愕,时而清明,半晌之后,他才渐渐恢复了常态,合什向着方行一礼,而后颜然再次将手掌按在了楚慈的额头,一道灵光自掌间闪现。低沉的诵经声自他口中缓缓响了起来,仿佛震动了大地,震动了苍穹……

    望着昏迷中的楚慈那轻轻颤抖的眼睑,方行的目光也变得异常低沉而严肃:“丫头,你也别来怪我,斩你兄长的事情,你忘了,我会记得,损他一人,我还你一个大族……”

    ……

    ……

    斩去楚慈心底的一段记忆。远比强行让身为元婴修士的太浩一部吕美美皈依容易的多,神秀甚至用了不到一柱香时间,手掌便缓缓收了回来,而后神情沉重的向着方行点了点头,自顾自带了那头青驴,远远的到一边去打坐去了,只留了方行一个人在这里望着楚慈。

    很快。楚慈便已经幽幽醒来,神情初时有些迷茫,像是刚刚做了一场大梦,眼睛眨了几眨,她才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方行,先是有些发呆,而后眼底迸射出了强烈的喜色,几乎不敢相信一般,喃喃道:“是你……方小九……你个王八蛋,果然没有死……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下意识的向方行抱了过来,方行也微笑着伸开了双手。

    不过楚慈忽又停了下来,伸手摸着方行的光头,哭道:“可你怎么当了和尚啦?”

    方行满脸黑线,干咳了一声道:“假的,能娶媳妇……”

    楚慈放下了心来,脸上还挂着泪,却笑魇如花,扑进了方行怀里,抱的极紧,轻声抽泣。

    而方行也有些发呆,讪讪的抱住了他。

    这一瞬间,两个人心里都有些微的诧异,哪怕是仅仅斩去了一部分的记忆,对一个人形成的变化也是极大的,方行仿佛看到了玄域之前的楚慈,心里有些不敢相信。

    而楚慈,则在一瞬间,有微微的迷失,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但心里却也同时像是去了一块大石,感觉异常的轻松,而且她重见方行,心头喜悦异常,很快便摇了摇脑袋,管他忘了什么呢,再次见到了方行,而且结结实实的抱住了这个小王八蛋,这,就已经足够了。

    而方行也只是一霎的失神,很快手便不老实的朝着楚慈腰下摸了过去……

    “你干什么?”

    楚慈却羞的满脸通红,薄怒着将方行远远推了出去。

    “嘿嘿嘿嘿,我就看看有没有认错人……”

    楚慈气的够呛,上来就要跟他拼了,却不想,二人背后,忽然同时有淡淡的灵光升腾了起来,便仿佛薄雾一样飘在空中,他们同时一怔,凝神看了过去,却只感应到,在灵光之中,正有一道冰冷的神念向他们传了出来:“大阵已成,那白蟒便在你们的西方千里之外……”

    “呵呵,差点忘了还有他们……”

    方行手指一点,淡淡的青雾裹住了那两团灵光,与此同时,他脸上已经升起了冰冷的笑容,像是在琢磨着什么,半晌之后,忽然眼睛微亮的看向了楚慈:“想不想要白玉令?”

    楚慈呆了一呆,小脸微红,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想!”

    方行哈哈一笑,飞身向着神秀小和尚和青驴的所在掠了过去,而后俩和尚加头驴三个人家伙聚在了一起,低声商量了起来,不时传出了激烈的争吵以及附掌大笑之声,还夹杂着青驴“二啊二啊”兴奋的叫声,看样子某个异常阴损的计划正在他们三人中间慢慢成形了……

    “好,就这么干,妈的,把我的符石拿回来,把我楚小媳妇的白玉令拿回来……”

    半晌之后,方行陡然拊掌大笑,豪气干云。

    “二啊!”

    青驴也叫了起来,异常的响亮。

    神秀在一旁翻译:“我师侄说,把它的太上化灵经也拿回来!”(未完待续。)

    ps:  小魔头有了小媳妇,你们难道不随个礼?推荐票月票啥的赶紧上啊,想不想吃席面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