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六十七章 生撕遗种

掠天记 第七百六十七章 生撕遗种

    “麻烦大了……”

    在这和尚现身的那一刻,太浩一部的家奴及一众散修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因为吕奉先现身而激发出来的勇武斗智也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妈的,这当诱饵的秃驴终于来了,只是他怎么引过来了三只洪荒遗种啊,再加上前面这两只,场间竟然有了足足五只洪荒遗种,这小小的山谷,几乎连这几只洪荒遗种都要站不开了……硬生生给挤满了……

    不及反应过来,声势如洪的三只洪荒遗种已经冲了过来,而那贼头贼脑的和尚在堪堪冲近了这片山谷之后,赫然咧嘴冲着吕奉先露出了一个阴险的气息,而后身周陡然间化出了一片青雾,裹着他一头扎进了山谷之中,那青雾将他包裹住的一刻起,吕奉先心头便起了警兆,在自己的感应之中,这个和尚连同他背在身后的青衣女孩,竟然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贼和尚哪来这么大的本事,引来三头洪荒遗种?

    那个躲在半空之中云层后的白衣和尚又是谁?

    那头悄悄在山谷的另一头扬蹄踢晕了一个散修,然后夹着尾巴逃了的青驴又是谁?

    不得不说,吕奉先的强大并非偶然,他本就天生勇武,后天修行中,也将自己的神念淬炼的远超同辈,尤其是在梦中得了仙人传法之后,修炼太上感应经,神魂之强,更是堪与元婴比肩,如今场面虽然乱成了一团,但他还是敏锐的发现了场间那几个行径诡异的家伙……

    忽然间,他怔了一怔,眼露精光……

    两个和尚、一头驴子、一个女人……这不正是前不久抢劫了归墟的那帮人吗?

    归墟曾遭了大盗的事情,他早就得到了家族的传信,只是就连家族那等通天手段,都查不出是谁干的。他远在神州,更是鞭长莫及了,却没想到,如今在这里。又遇到了这么一个阵营,除了缺一条怪鱼之外,几乎与家族传信里描述的那帮子抢了归墟的劫匪一般无二……

    “无论你们是谁,敢来犯我,惟有死路一条!”

    吕奉先在这一刻。准确的察觉了对手所在,眼中精光暴射,直朝着山谷的另一头,那个正趁着无人注意它,灰溜溜逃走的驴子冲了过去,从他的感应里,头顶上那个白衣的小和尚修为深不可测,恐怕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拿下的,而且那头驴子也极为眼熟,应该就是当初在归墟里衔来了太上名册的那一只。它竟然能够出现在这里,事情定有猫腻,先擒了它再说……

    “儿……儿啊……”

    那驴子一见吕奉先朝自己过来,险些吓尿了,尾巴一夹就闷头往前冲。

    不过吕奉先这一冲之势何其之快,瞬息之间便已越过了半个山谷,一戟刺了下来。

    “还敢欺负我徒弟?”

    也就在这时,那个刚刚掩形在了青雾之中的野和尚忽然又出现了,身形竟然快到了极点,也滑溜到了极点。陡乎之间出现在了驴子后面,抬脚将它踢飞了出去,然后身形朝前冲来,赶在吕奉先这一戟刺到之前。却已经冲到了那只蓝尾毒蝎的身边,竟然足尖一挑,将这只比他大了得有十倍大小的蝎子挑了起来,然后双手举起,狠狠向着吕奉先迎头砸来……

    “好强的神力……”

    吕奉先瞳孔一缩,口中长啸。方天画戟力量暴涨,如流星一般向前疾刺。

    这只蝎子也欲哭无泪啊,好好的在一座高山上,最接近月亮的地方饱饮露水,结果就被空中的一头大叫驴给挑衅了,气咻咻的追了它一路,偏偏一直追不上它,结果冲进了山谷之后,当头大阵就压下来了,还没有挣脱呢,又有一只从天而降,比自己大了三倍以上的癞蛤蟆砸到了脑袋上,脑袋正自晕乎乎的,却忽又感觉身形飞了起来,感觉倒是极爽……

    偏偏睁眼一看,就看到一道锋利之极的兵器正狠狠向着刺了下来,只吓的这蝎子一哆嗦,身后的蓝色毒尾“嗖”的一声就弹了出来,便如一道毒钩,刺向那杆方天画戟!

    “嘭!”

    方天画戟与毒刺撞在了一起,却响起了一声爆响,戟上蕴含的无穷伟力炸了开来,那蓝尾毒蝎的尾刺堪比玄铁,竟然在此时直接碎裂了开来,这种疼痛,直接将蝎子都激的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吱吱”叫声,两只大钳顺势就戟吕奉先夹了过来,便如神剪一般恐怖。

    “滚开!”

    吕奉先神威无敌,赫然松开画戟,一步踏上,两手分开,撑住了这只洪荒遗种的两只大钳,而后闷喝一声,双手向外一翻,赫然直接抓住了蝎子的两只大钳,陡然间力贯双臂,向着外面一分,却只听得一声难听的“嗤啦”之音,这么一只犹如房屋大小的洪荒遗种,赫然被他从中间撕裂了开来,黏糊糊的汁液,内脏洒得满天都是,又被他护身罡气震开。

    生撕遗种,神威无敌!

    在这一霎,几乎天地都出现了片刻的寂静,没有一丝声响。

    天地之间,惟有吕奉先立在虚空之中,衣角被罡风吹拂的猎猎飞扬之声。

    就连神秀小和尚,都忍不住骂了句“阿弥陀你大爷个佛”,然后悄然躲到云层后面去了。

    只可惜,饶是吕奉先这一下出手,再显得勇武难当,遍目四望,却发现被毒蝎阻了一阻,那野和尚与那头驴子却已经趁这个机会溜得不见影子了,便是以神识感应,却也一片寂然,一时间,却只气的他只觉心间郁郁,暗怒狂涌,忍不住仰天咆哮,声震四野……

    场间诸修,无论是吕氏家奴,还是师南沙,甚或是陈老鹤那群散修,在吕奉先展露神威的这一刻,都已经忍不住双腿发软,跪了下来,也是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真正的发现,同为金丹境界,但双方差距怎么就拉的这么大呢,一个如天上的凤凰,一个如地上的野鸡啊……

    也就在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的一刻,却有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呐你?”

    这声音分明响在不远处,让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偏偏摸不准他的方位。

    吕奉先自然听得出这是那个野和尚的声音,眉眼一凝,冷喝道:“你究竟是谁?”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却嘻嘻笑着响了起来:“……不告诉你……”

    吕奉先心间顿时大怒,一道阴寒之意自身周散发了出来,寒声道:“不论你是谁,先抢归墟,再来害我,此事不可善了,吕某定要将你揪出来,碎尸万段,以儆……”

    那声音忽然又响起,打断了他的话:“呆会再吹吧你,生撕洪荒遗种很威风吗?不过你还是转头看看你身后有什么就知道你惹下了多大的麻烦啦……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声音犯贱至极,让吕奉先气的额头青筋直跳,本来懒得理会他这怪言怪语,却忽而听到了不远处师南沙惊惶大叫了起来的声音:“师兄小心……”吕奉先心底暗惊,陡然间转过身来,赫然发现,高空之中,一条生了双翅的银色蜥蜴直向自己扑了过来,满是獠牙的嘴巴大开张来,赫然喷出了一道淡蓝色的火焰,看起来无甚惊奇,却内蕴可怖神力……

    “生有翅膀……蜥蜴模样……口吐神息……是王族……”

    吕奉先脑海间瞬息闪过了诸多念头,心间大惊,身形疾退。

    但身形还未站稳,眼角里已有银光一闪,赫然有一道独角白蟒游到了自己身侧,口中一道耀眼的红荒吐了出来,吕奉先急急转身,身后一片岩石被这红芒融化了一片……

    “哞……”

    脚下竟也开始晃动,大地似要翻开,地面龟裂,一条粗如房屋的巨大身躯从地面崩出,直将吕奉先扬到了半空之中,而后那身躯不停的从地上翻了上来,竟然不知其有多长,一边向空中扬起身来,一边身躯不住的卷动,似要将吕奉先卷在其中,只可惜吕奉先反应极快,伸足在它身躯上一踏,还不待它卷住自己,便已折身飞向了另一侧的崖壁上,转过身来。

    直到此时,他才忍不住心惊,崖臂的另一侧,那只刚才被自己挑飞的魔蛤已经堵了过来,猩红的眼睛几乎要滴出血来,一身魔气死死锁定了自己,那仇恨难言之深……

    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已经被这群洪荒遗种包围了!

    而且每一只洪荒遗种,望向自己的眼神里,都透出了一种邪毒恨意!

    吕奉先心间震惊,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己确实不该生撕了那只毒蝎的……

    洪荒遗种合称洪荒遗脉,在魔渊那诡异的环境里相依为命,虽然它们自己之间争相厮杀,时时不绝,但每当有遗脉中的王者乃至近王者出现时,便会紧紧抱成一团,合力对外……

    自己刚才盛怒之下的一个举动,已经引发了它们的众怒了!

    “哇哈哈……孩儿们,弄死这个王八蛋……”

    那声音又张狂的笑了起来,嚣张到没边,但说完了之后,却又忽然一顿,换了一种贱兮兮的讨好口气,不知向谁道:“那啥小媳妇,你想我先替你报仇还是先抢宝贝?”(未完待续。)

    PS:  我今天下午把领导叫到小黑屋里狠狠的训了一顿,哼哼!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