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叛徒必须死!

掠天记 第七百六十九章 叛徒必须死!

    捡了陈老鹤的贮物袋,果然看到了里面那一颗生满天然符文的符石,方行喜的眉开眼笑,塞进了自己的贮物袋里,回身望时,却见山谷那一方,那些投靠了他们的散修皆已如蝇蚊般逃了出来,趁着四大洪荒遗种与吕奉先战成了一团,急急忙忙各寻方向,朝着空中乱逃。

    而自那山谷为中心,则聚满了纷乱的神光与震散的劲气。

    吕奉先一个人恶战四大洪荒遗种,竟然搅动了这等乱势,几乎将一片地域化作了末日,可怖异常,等闲金丹别说上前相助,便是靠近了这片战场,都有可能被余波崩碎。

    只不过,他被洪荒遗种缠住,脱不开身,方行却阴笑着兜转了回来,望向了那群正惊惶奔逃的散修,狞笑起来:“你们这群王八蛋,为了好处不惜跟小爷做对,现在还想逃?”

    在他眼里,这些没一个好东西,况且就算是好东西也不能放过!

    寒笑声声的迎了上来,掳起袖子就要打劫。

    不过毕竟人数太多,逃向四面八方,就像一群苍蝇,急切间哪里能够抓得了这许多?

    他却也有自己的手段,森然一笑,自脖子上将一串骨珠链摘了下来,这一串骨珠链上,却有三十余颗圆润的白骨珠子,一个个如指肚大小,光滑晶莹,表面生着某种玄妙的纹络,咋一看去,所有的珠子都一模一样,但细去,却又发现每一粒珠子都纹络各异,大有不同。

    这些珠子,正是他每炼化了万灵丹的一缕道源之后,便诞生的一粒珠子,此类珠子在佛门有个独特的称呼,叫作“舍利”,这些珠子凝结了出来之后,对于方行施展术法颇有玄妙。本来他都一鼓脑的收在了贮物袋里,来白玉京的路上,还是神秀小和尚出了一个主意,让他把这些万妖舍利统统串了起来。戴在脖子上,这样打着和尚的名号去抢劫也更逼真些……

    方行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串万妖佛珠!

    “你们这群王八蛋还想逃?看佛爷我化身千万,挨个超渡……”

    方行大笑一声,将这一串万妖佛珠丢了出去。便在空中,佛珠上的舍利忽然同时散发出了精莹光芒,而后一道一道的虚影显化了出来,有展翅十丈的大鹏鸟、也就身长三丈的斑澜猛虎,更有纵跃如飞的猿猴,一个个气息不俗,赫然便是那些大妖活着时的模样,只是如今却一个个都成为了方行的分身一般,散落到了四方,凶风凛凛向着一众散修们冲了过去。

    而方行则大模大样。从僧袍袖子里取了一道玉简出来,输入法力,便有一道投影印向虚空,上面赫然是密密麻麻的字迹,他则一边看着这些字迹,口中一边大喝:“那边的张小乙,上次符诏你立了大功,得到了一式术法的玉简对吧?快给小爷我教出来,不然打死你……”

    随着大喝声,一头青鳞大鹰的分身便叼了一个几乎吓呆的散修来到了他身前。

    然后方行继续喊:“那个一头金发的。孙铁狮,你得到过一柄飞剑的赏赐……”

    一个金发的大汉被一只金猿分身给拎过来了。

    “刘玉柱,前天骂我了吧?你当我没听到?”

    “玄娘子,你个****背地里说谁是个不懂风情的秃驴来着?”

    “董大洪。你那天跟我媳妇起争执以为我不记得吗?”

    玉简上面记载了密密麻麻的名字,名字后面则各跟了一行小字,或是身上有什么宝贝,或是曾经在哪哪得罪过自己,竟然记得无比详细,而方行便念上一句。便有一道妖类飞身冲了出去,把那名散修给抓了回来,一个个都扔在了自己身前,战战兢兢的等着他来发落……

    娘嘞,这是个什么和尚啊?

    这一群散修却是快要哭出来了!

    见过记仇的,没见过这么记仇的啊!

    平时这和尚不讨人喜欢,诸人又为了拍陈老鹤的马屁,没少背地里骂他,甚或是当着他的面冷言冷语,而这和尚有时候蛮横的吵上两句,有时候却也只是冷笑一声就过了,众修也没当回事,可谁知道他竟然挨个记了下来,这特么就是要等着找机会跟自己算总账么?

    “李大胆……李大胆跑哪去了?难道溜了?”

    连叫了一串名字,最后喊到了一个名字时,却找不着人,方行登时怒了。

    “他……他刚才被那蛤蟆一屁股坐死了……”

    有人怯生生的回答……

    “哎哟,死了?便宜他了,在白玉京领的那枚宝丹不错呢……”

    方行惋惜了一下,而后阴瘆瘆的朝着这些人看了过来:“诸位施主,佛爷我要化缘了……”

    “额……大师……可以放我等一马吗?”

    “可以啊……若不让化缘,那就只有超渡了……”

    “那……那化到什么程度呢?”

    方行嘿嘿笑了起来,:“老规矩,女的留个肚兜,男的留个裤衩……”

    “二啊……二啊……”

    方行的大弟子已经很有眼色的跑了过来了,脖子上吊了个贮物袋,挨个人前面开始收东西,也是可怜了这群散修,本想着夺份造化,这才投入了吕奉先的门庭效力,这一段时间以来,也是尽心尽力的办事,才换了这些赏赐,其中倒有大部分,都是吕奉先为了收拢人心发下来的,不过到了此时,却全都进了那头青驴脖子下的贮物袋里……还搭进去了不少……

    一众修士,堂堂金丹老祖啊……

    就这么男的抱着胸口,女的一手捂裆一手捂脸的跑了……

    “二啊……二啊……”

    青驴子摇摇大脑袋,沉甸甸的贮物袋让它很是满意。

    “乖徒儿,这可是咱这一脉的不传之秘,我今儿个教了你,好好学着啊……”

    方行一脸的语重心长,教诲着这个匪窝一脉的大弟子。

    “你就不能教点好?”

    楚慈相当的无语,不过忍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把东西给我,我清点一下……”

    “野和尚,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与我太浩吕氏为敌……”

    不远处蓦地里响起了一片大喝声,却有十余个黑袍男子自山谷里飞掠了出来,微微一顿后,立刻呈包围状向着方行掠来,赫然便是吕奉先那些忠心耿耿的家奴,虽然他们放心不下自家的少主,但在师南沙的带领下,也终于忍不住逃了出来,却正迎面碰到了这个野和尚,双方这么远远一对眼,那简直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厉吼着冲了过来拼命。

    “媳妇你让开,我来教训这群奴才……”

    方行也是面色一冷,双袖一拂,僧衣飘飘,直向这群家奴掠去。

    太浩吕氏着实底蕴雄厚,这十几名家奴,倒有七八人达到了金丹后期,而且至少丹成二法,放到小门小派里,都足以成为一名实权长老了,不过对上了方行这等堪比肩元婴的金丹怪物,却也浑不够看,实力上的差距太大,面对着他们打出来的纷乱丹光及各式术法,方行却直接便是单手捏了一印,冷笑了一声,额心里便有一道灵光冲向了高高的虚空……

    半晌之后,这一道灵光再落下来时,赫然幻化成了一座大山!

    巍峨万丈,气蕴古朴的封禅大山。

    正正的镇压在了一众吕氏家奴的上空,气息雄浑,千古不移,镇死了一方虚空。

    简直就像是苍穹之力,要直接将这一群吕氏家奴活活镇死……

    “和尚,授首……”

    师南沙在此时也终于不好再向后躲,而且他毕竟也是属于可以冲击元婴境界,却强行压制了自己修为的一列人,此时一声暴吼,便直冲了上来,回手从贮物袋里取出了一架瑶琴,横在了身前,右手五指如铁,在琴弦上重重一拔,立时有难听之极的琴音自虚空响了起来。

    随着那琴音的响起,吕氏家奴头顶上的封禅山,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痕,似要崩碎。

    而在虚空中,也隐隐有道道魔影显化了出来,若隐若现。

    拥有法宝与徒手施展术法,毕竟还是有着一定的区别,师南沙借了那瑶琴之力,施展魔音,竟似有撼动自己随手施展了出来的封禅山山法之兆,倒也让方行有些意外!

    “叛徒,还敢在小爷面前出现……”

    他旋及一张脸冷了下来,他此时距离师南沙本来还有百丈左右的距离,但忽然之间,背后两道遮天蔽日的剑魔大翅显化了出来,在空中一振,而后消失,但借由这双翅的一振之力,他速度增加了何止十倍?几乎身形一闪间,便强行撕裂了虚空,直来到了师南沙面前。

    “啪”

    右手五指下按,那难听的琴音刚刚响起,便被他按住了琴弦,嘎然而止。

    而本来随着琴音响起,在空中显化了出来凶兽魔魂,也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

    疾速之下,连给你施术的时间都没有,还斗什么法?

    “御兽氏南沙族长,别来无恙啊……”

    距离师南沙那张惊恐的脸只有不到三尺的距离,方行低声冷笑,目露凶光。

    “你……”

    师南沙惊的险些叫了出来,而方行根本不听他说话,抬掌便直拍在了他额头上。

    别人或可活命,惟独你不行……

    叛徒必须死!(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