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七十一章 那云后的目光

掠天记 第七百七十一章 那云后的目光

    随着那个硕大的木鱼敲了下去,周围虚空里那本来充斥的神光破空声、岩壁爆裂声,洪荒遗种看热闹一般的嘶吼声,同时安静了一下,别说方行了,就连四大洪荒遗种都惊呆了,一个个瞪着圆不溜啾的眼睛,望着本来神勇无敌,此时却一脸懵逼的吕奉先……

    在他身后,神秀小和尚则扛了大木鱼,叫的像个流氓:“敢打我师兄,敲不死你我……”

    说着还向方行看了过来,得意洋洋的甩了甩光头!

    “好神秀,有你一套啊……”

    就连方行都已经呆了……

    这个神秀小和尚的木鱼简直就是特么一绝啊!

    本来在面对骗粪鲜这等强大对手,连他都已经心神完全绷紧了,不战到底,胜负未知!

    可谁能想到,这个要紧关头,神秀这个神出鬼没的王八蛋竟然又冒了出来,这一木鱼结结实实的敲在了吕奉先的脑袋上,还真是让他感觉有种莫名的舒坦感啊……

    “趁你病,要你命!”

    方行呆了一呆后,旋及就是呵呵大笑,轰隆隆朝着吕奉先冲了过去……

    痛打落水驴,此时不赶紧占吕奉先的便宜还等何时?

    然而事情发生的似乎有些意外。

    挨了这一木鱼之后,吕奉先确实显得威风顿消,满脸的迷怔,身形也晃了几晃,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但身体歪斜了半天,竟然没有摔倒,反而一声愤怒之极的怒喝声自心底沉沉的响了起来,迷蒙的眼神里透出了一股子血腥之意,竭力站稳在了空中,狠狠望向了他身后那个扛着木鱼,一脸得意的神秀小和尚:“……死……死秃驴……竟然……竟然敢偷袭我?”

    “额……不是我打的……”

    见到这眼神,神秀也呆了,下意识的把木鱼藏到了身后。

    “我杀了你……”

    吕奉先蓦地一声嘶吼,仿佛野兽的咆哮。身形奋起,方天画戟轰隆一声向神秀戮了过来。

    “哇……师兄救命……”

    神秀小和尚吓的面如土色,“嗖”的一声就朝方行窜了过来,看那模样吓的不轻。

    吕奉先怒气未消的跟在他后面追赶了上来。只是脚下踉跄,身形左摇右晃,速度却快不起来,活似一名醉汉,又像是在用极大的毅力支撑着自己不至于昏厥过去。

    “师兄。他怎么没昏倒啊?”

    神秀跑到了方行面前,满脸惊恐的问道。

    一句话把个方行都问愣了:“我哪知道,还想问你呢!”

    “师兄他过来了,快拦住他……”

    “你闷棍都敲了还怕他?”

    “我只会敲闷棍不会打架啊……”

    方行对神秀的表现当真是无语至极,眼见得吕奉先已经赶了过来,他却冷笑了起来,双臂一振,直冲了上去,那吕奉先虽然昏昏沉沉,但只觉面前有人冲来。还是下意识的一戟直戮,力贯神戟,威力竟然仍是异常的恐怖,横贯长空,震散云气,几有洞山之力。

    “滚开!”

    面对这一戟,方行自然当仁不让,双掌挥舞,剑魔大术施展了开来,轰隆隆一声便向吕奉先拍了过去。本似将这时候的吕奉先随手拿下,却也没想到,这厮竟然如此顽强,挥戟在剑魔大翅上一抵。借势翻向了高空,竟然没有被拿下,不过他跳到了高空之后,也是一个踉跄,用力的甩着脑袋,像是此时脑袋昏沉沉的极其难受。必须用尽了全力才能保持清醒,不过此人也是悍通之极,狠狠敲了几下脑袋,然后怒喝一声,再次振戟向方行迎了过来。

    “这厮真猛……”

    方行也由衷感叹,心想挨了神秀那一下才能接着打,倒也不真愧是一尊大战修了。

    不过面对着勉力硬战的吕奉先,他可没有半点客气!

    开玩笑,最喜欢的就是痛打落水狗!

    “轰!”

    剑魔大术再次一振,铺天盖地,向着吕奉先拍了下去,此时的吕奉先看似勇猛,但脑袋昏昏沉沉,全凭一腔血气恶战,出戟的角度与武法运转都不精准,而且力量也不似之前那般精纯凶悍,反而显得有些软绵绵的,一身力气使不出来的模样,而方行这一下运转了全力,此消彼涨之下,一翅膀便拍的方天画戟歪歪斜斜甩向了另一边,巨大的力道更是轰隆隆拍在了他身上,将他的身形拍的如同纸鸢一般飞了出去,在空中时便已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而方行得理不饶人,进一步赶了上去,挥爪便扯向了吕奉先的胸口……

    “何……何敢欺我……”

    吕奉先又愤又怒,拼命睁开了沉重的眼睑,眦目大吼,挥戟直刺。

    不过他此时本就发挥不出十停里的五停力道,又刚刚受了伤,这一戟虽然也堪称力道雄浑,但在方行面前就显得绵软至极,简直拿不出手来了,冷笑一声,便右手直抓了出去,攥住方天画戟戟身,横里一夺,蛮横至极的将这杆神兵从吕奉先手里夺了过来,而后一个转身飞到了吕奉先上空,右脚飞踹,结结实实的将吕奉先从半空中直往地面上踹了下去……

    “王八蛋,还敢在小爷面前耍威风?”

    方行放声大笑,双手持了方天画戟,直向着下方的吕奉先戮了下去,便要一戟戮死他。

    孰不料,这方天画戟,竟然真有灵性,平时见吕奉先持在手中时,如臂使指,异常的灵活,但如今方行握在了手中,且是用它刺向原来的主人,这杆神兵却立时造起反来,眼见得就要一戟将吕奉先洞穿之时,此戟却陡然间一晃,竟然要脱手飞走,却也方行吓了一跳,竭力将它握在了手中,不讲道理的运转了神力,硬生生使着它往下方的吕奉先刺了下去。

    却只听“嗤”的一声,这一戟直直刺入了吕奉先体内,本是要将他胸腹洞穿的一下,却因为画戟在不停的摇摆,而且吕奉先身上穿的银甲防御之力极其强悍。竟然滑了开去,只从腰肋缝隙间刺了进去,划伤了吕奉先的小腹,却没有像方行想的那般将他直接洞穿。

    “嗡嗡嗡……”

    见了吕奉先的血。方天画戟更是大幅度摆动,急欲挣脱飞走,便如一条真龙。

    “想跑?”

    方行大怒,咬着牙把住方天画戟,用力回夺。同时狠狠往戟上踢了两脚。

    “哗啦啦……”

    一人一戟较劲中,吕奉先身上的一身银甲都被挑飞了出来,身上的法衣、银甲、贮物袋飞在了空中,乱作一团,而吕奉先则穿了一条绸裤,光着脊梁,昏沉沉掉向了地面。

    “王八蛋,不听我的?”

    方行跟方天画戟较了劲,只觉此戟简直就像一条滑泥鳅,左摇右摆硬是要脱手飞走。就是不肯老老实实呆在自己手里,心里也升起了一股子狠劲,双手死死的捏住,硬是抡着他往下方的吕奉先身上砸了下去,此兵既然忠心,那就非要用它染了主人的鲜血不成!

    咻!

    方天画戟被他当成了棍子使,狠狠抽向了地上正用力捶着自己脑袋的吕奉先!

    虽然有些胜之不武,但方行不可管这些,下手狠辣,逮着机会就要弄先这个家伙先!

    吕奉先显然也感应到了强烈的危机袭来。猛然抬头,眼中现出了惊恐之意,愈逃已来不及,只能下意识抬手挡在了面前。不过面对着方行这从天上直接劈下来的一棍,他这抬臂格挡的动作却显得如此无力,眼看着就要被方行这一棍直接连胳膊连肉身给直接砸成肉酱。

    却也就在此时,虚空之中,有一点变化出现了。

    空中密布的层层魔云,在此时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丝裂隙。

    就好像九天之外。正有人无声无息的从这裂隙里,向下看了过来。

    “唰……”

    也就在这一刻,方行陡然间毛骨悚然,一身汗毛都如刺猬般竖了起来。

    顾不得劈杀吕奉先,他急忙抬头向上看去,却见空中魔云一层一层,并无半点异状!

    “刚才是我的错觉?”

    方行心下低语,那种被一种莫名危机盯上的感觉,还在他的心尖上盘旋。

    但他竭力四望,却没有发现半点异处,却让他心头出现了稍许错愕。

    “少主……”

    也就在这一刻,忽然间,山谷之外,拼命闯进来了十几名金丹,却是本以逃了出去的吕家家奴,竟然越想越不是一回事,拼命赶了回来救主,一入此域,便有一半人直朝着方行冲了过来,另一部分,则直冲到了谷下,将吕奉先架了起来,闪电一般向着谷外遁逃。

    “哪里走?”

    方行一咬牙,决定不管那幻觉,还是先弄死这王八蛋,厉吼声中,挥戟冲来。

    “救少主离开……”

    那群悍不畏死的家奴冲进了谷内,其中一半人拦在了方行身前,以他们的修为根本拦不下方行的去路,但面对着凶性大发的方行,这群人对视一眼,赫然直接捏起了一个怪异的法印,而后体内灵气逆转,道道可怖的金光隐然自他们体表出现了,旋及精气爆射……

    “****!”

    这一幕,就连方行一看也脑后生凉,怪叫一声就提着方天画戟躲开了,那四五个金丹家奴,赫然联手施展了自爆,金丹后期的修为,如今一霎间便释放了出来,赫然间将整座山谷化作了一片混乱之域,恐怖力量,别说方行了,就连那四只洪荒遗种也不得不暂避其撄。

    而余下的几名家奴,则与适才躲在暗中,如今却终于现了身的师南沙一起,趁着这一帮同门自爆金丹争取来的机会,飞快窜向了谷内,将昏昏愕愕的吕奉先扶出山谷,而后拼命的祭起各种匿迹、御风等等法宝,急急如丧家犬,直向着白玉京方向赶了过去……

    “想逃?”

    方行不肯罢休,剑魔大术扑展了开来,振散了空中自爆的紊乱神光,便要再度冲上,却猛然间心中一惊,双翅一敛,身若流星般窜向了高空,而后一道神光几乎是擦着他的双足冲向了远方,将本就已经破败一片的山谷冲出了一道深沟,与此同时,远空之中,已经出现了一艘巨大的法舟,遮天蔽日一般冲了过来,却是太浩一部的法舟也赶来救主了。

    各种法阵齐齐运转,恐怖神光一道一道的连续轰击了过来。

    这种法舟的力量又岂是等闲,堪与元婴对轰,而此时驾驭法舟的太浩吕氏家奴又一心救主,简直就是不要命的向着山谷直轰,法舟上面贮存的灵精法源毫不心疼的消耗了起来,别说方行与神秀了,在这等狂暴的轰击下,就连四大洪荒遗种都有点摸不着北的感觉了……

    一时间,狂轰乱炸之下,就连方行也被压制,只能眼睁睁看着吕奉先在那一方逃出生天。

    他心里恼恨异常,难以遏制的生起了一个念头:“究竟是谁在救他?”(未完待续。)

    PS:  本来要加更,可惜还在攒存稿,稍微多更一点,给大家多看一点,看爽了别忘了投票哦!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