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又见太上经

掠天记 第七百七十七章 又见太上经

    “真仙头骨?”

    方行见到了那头骨,也是一惊,急忙凑近了去瞧,却见这头骨与人颅骨也无甚不同,只是骨质细密净洁,倒像白玉一般,只是这颅骨上面有多处损坏,有一些像是生前便受了伤,被人拍碎,也有一些像是在殒落之后,风化导致,以阴阳神魔鉴看来,这头骨内部,看似空无一物,却隐然有着某种潜藏的神光,像是某种禁制,只是这禁制,连阴阳神魔鉴都鉴定不出具体是什么来,而他打量了几眼之后,也未声张,只是撇了撇嘴,心想:“跟人没啥两样!”

    面上无甚反应,只略一打量,便若无其事的问道:“老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

    老酸儒探头瞧了一眼,若无其事的笑道:“呵呵呵,就是一堆破烂……”

    “嘿嘿……”

    见这老头给自己打马虎眼,方行也不说破,随手捡起了那截刀刃,观察了一下,皱眉道:“这些破烂倒是少见,我怎么没见过这种铸器的材质啊……还有那尸骸……”

    老酸儒似乎也没想到他会一眼看出端倪来,登时微微一呆,而后笑道:“天下之大,种类繁杂,你年纪轻轻,哪里是能都知道的啊,这些东西啊,其实都是……”

    方行翻了个白眼,知道这老酸儒是在忽悠自己,浑不在意,目光却转了几转,忽从最右面的架子左首,看到了一薄小小的纸册,已经泛黄,却与这些“破烂”放在了一块,上书“不知宝录”四个古篆字,一望而知便是与这些“破烂”有关的经典了,方行也不动声色,随手取了过来,眼角瞥了一下,果然见那老酸儒表情变得有点古怪。他便心中大定,随手翻阅了一下,却见到上面写着一排清秀的小楷:“天悬棺宝,大千玄奇。有穷之生问无穷道,不可知也,以吾一世见识,竟不可辩诸宝,惭愧已极。略录于此,待贤者分辨,以穷其用……”

    方行目光渐渐严肃了起来,越看表情越郑重……

    这册子上,赫然便是记载了这些物事的来历!

    “不知名种尸骸,由斩邪楼首徒李长渊远远赴自魔渊落阴山玄域,自一古窟窥见,斩杀魔渊罗汉一人夺来,辨求贤者,不知其异。存于万宝楼,留待有缘人取之……”

    “不知名种锁骨,丹香楼红穗于魔渊玄域山坡下拾来,留待有缘人……”

    “疑仙族骷髅首级,自魔渊太玄山玄域祭台得来,损真传十人,斩罗汉三人……”

    ……这赫然就不是凡间之物,而是白玉京在几年前魔渊玄域天降之时派人争夺过来的!

    玄棺降机缘,对于天元大陆来说皆为盛事,哪一族哪一宗都不想错过。

    此前十六年。南瞻玄域天降,魔渊及妖地都曾经秘密派了人过来争夺机缘,收获也自不少,此事方行都曾经听说过。而此前十年,魔渊两次玄域天降,神州自然也不会坐视了。

    连续两次,神州五域,有实力的道统都曾经派了得力子弟渡过魔渊,前去争夺机缘。虽然死伤惨重,但多多少少也是有一部分收获的,而这万宝楼第九层放置的,赫然便是白玉京的弟子们从魔渊那边抢了过来的一些机缘,当然了,那些有用的东西,都已经被他们派上了用场,这几件,却是分辨不出具体用途,才扔在了这万宝楼九层,留待有缘人的……

    “啧啧,这小楷写的可真烂……”

    方行一边看着,一边皱着眉头,若无其事的说道。

    “你说我的字烂?”

    老酸儒呆了一下,简直气的哆嗦……

    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还说我写的小楷烂……

    我他妈写的那是小篆!

    还没来得及发个火,听到了他这句话的方行却忽然间“啪”一声合起册子,向老酸儒怒目而视:“老东西,终于承认了吧?这册子根本就是你写的,还敢说不知道?”

    老酸儒万没想到他竟然在用这方法诈自己,却是呆了一下,苦笑道:“额……确实是我写的,不过年纪大了……唉,记事记不清了,嘿嘿嘿嘿……真不是故意骗你……”

    “你给我小心点,再不老实我真拍你!”

    方行把砚台朝着自己身边一放,瞪了这老酸儒一眼,喝问:“这真是魔渊那边抢来的?”

    老酸儒呆了呆,老老实实道:“……好像是吧,当时人家让我写啥我就写啥!”

    方行白了他一眼,挥舞了一下手里的砚台,又指着薄册后面的一行小字,疑惑的看向了老酸儒:“既然是玄域里得来的宝贝,怎么白玉京十二楼不分了,却要等什么有缘人?”

    “嘿,屁的有缘人啊!”

    老酸儒被方行捏破了,似乎也有些破罐子破摔了,懒洋洋的道:“那是老夫我为了听着好听,故意写上去的,这些破烂啊,若不是与天上的棺材有关,早就扔啦,就是因为是从玄域夺来,感觉应该有些玄妙,又偏偏发现不了它们的用途,这才留也不是,扔也不是,当垃圾都占地方,而白玉京十二楼,每次分东西都是有数的,谁也不愿被这些破烂占了自己分去的份额,就提前把一些有用的东西刮分了,这些没用的不好估价,也不好分,就索性扔到万宝楼来充公啦,说好听点就是留待有缘人,说不好听点就是准备拿着忽悠人的……”

    他倒实在,堂堂白玉京分配资源让他说的跟贼分赃似的!

    不过这么直白的话还真个把方行说的一愣,下意识道:“额……忽悠人?”

    老酸儒左右瞧瞧无人,压低了声音道:“可不是吗?你也知道,白玉京符诏闻名天下,只要接下了白玉京的符诏,完成了任务,便会有相应的赏赐发放下去,虽然近年前这符诏的难度已经调高了不少啦,但现在的小辈们也厉害,仍然会有很多符诏被他们完成,这报酬啦、赏赐啦可就源源不断的送了出去了。就算白玉京富甲天地,也顶不住啊,所以啊,这些破烂就派上用场了。每当有人完成了符诏,需要领取丰厚赏赐时,万宝楼的掌柜的就会出来了,先神秘兮兮的领他直他万宝第九楼,然后给他看这些东西。再告诉他们来历,然后问:这些东西都是从玄域得来的好东西,有可能价值无限,不过一般人认不出来,你小子不知道愿不愿意赌一把呀?要行的话,这赏赐你就别要了,把这骨头带上吧,没准就撞了仙缘呢?”

    一袭话把个方行都说愣了:“这也行?”

    老酸儒道:“当然行了,以前这里有几十件呢,全都用这法子送出去了。省了不少东西!”

    “他们傻啊?”

    方行都愣了道:“放着好好的赏赐不要,换这破玩意儿……拿回去炖汤都嫌老……”

    “这话说的好哇……”

    老酸儒被方行一句话说到了心坎里,哀叹一声,摇头道:“不过世俗人啊,就这样,老是想着,毕竟是玄域里得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是破烂呢?在别人看来或许无用,但万一这东西真与我有缘呢?或许到了我手里就能发现不一般的仙缘啊……这么一琢磨,也就一狠心拿了走啦。就跟老头子我年青时一样,明明已经考了三十多年没考上秀才,还是忍不住想,万一考上了怎么办呢?到了大考时候就又收拾东西上了京啦。唉唉唉,这人呐……”

    “行了行了,谁爱听你那些破事啊……”

    方行嗤之以鼻,转过了头去,认真的打量了一遍这架子上的东西,沉吟了半晌。就把背上的麻袋放了下来,撑开口子,开始沉默不语的往里面扒拉东西……

    闪电族尸骸,扔麻袋里……

    落神族锁骨,扔麻袋里……

    荒天神金……算了,也不占啥地方,一块收了得了……

    老酸儒都看得呆了:“你这是在干啥?”

    方行道:“带走啊!”

    老酸儒都有些结巴了:“你刚才不还说这些破烂么?”

    方行道:“毕竟是玄域里得来的东西,怎么可能真是破烂啊?”

    “……”

    一句话把个老酸儒说的无言以对了,眼睁睁看着方行把架子上的东西都塞麻袋里了。

    “给留上几件吧……”

    老酸儒眼巴巴的看着,半天才憋出来了一句话。

    “留着给你们白玉京骗人啊?”

    “……知道是骗人的你还拿这么多?”

    “……万一这些东西里真跟我有缘呢?”

    “你你……”

    “我就是您老口中的世俗人,你这个不世俗的先让让……”

    老儒生让方行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眼巴巴的瞧着,一时不知道该不该阻止了。

    自己说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他不打这些东西的主意吗?

    怎么说到了后面,倒让这小王八蛋给挤兑了呢?

    方行看起来是胡乱往麻袋里装,实际上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冲着那骷髅头去的,先随便拿了几件,然后便伸手向那骷髅头抓了过去,却是想着先将这东西带走,等得闲了自己拿出来研究了,虽然不知道这骷髅头的具体妙用,但既然是真仙头骨,内中又有着连阴阳神魔鉴都看不透的禁制存在,想必里面定然会有一些神异,拿回去了研究一下,没准就是仙缘……

    就是就连他也没想到,这仙缘来的如此之快,就在他手指接触到了骷髅首级的一霎,体内法力忽然间翻腾了起来,整个人的神识,更是变幻如梦,脑海之内,太上丹道总纲的口诀,竟尔在此时主动浮现在了脑海,仿佛流水一般缓缓在心尖上掠了过去,视野生变……

    在方行的眼前,那个骷髅首级,眼眶部位两个黑糊糊的洞里,竟然幽幽亮起了两点鬼火。

    那两点鬼火,就像是目光一眼,冷冷幽幽的看在了方行脸上,将他整个人慑住……

    与此同时,骷髅忽然开口,下巴喀嚓喀嚓不住闭合,将一段经文诵了出来,这一段经文无声,但出了骷髅口,便入了方行耳,而后变成了他能够理解的意思,沉淀于神魂之内:“太上破阵经,无上肉身法,以身为兵,以血为器,催城破阵,搬山搅海,弑神屠仙……”

    方行整个人都已经呆住了,这份惊诧来的太突然。

    适才阴阳神魔鉴已经鉴定出了这骷髅自蕴禁制,难以鉴出真意,但他却也没想到,这禁制竟然是太上道的某种禁制,而在自己手指接触了那骷髅首级时,太上丹经自动运转,便像是解开一切与太上道统秘传有关的禁制的钥匙,霎那间开启了传承,得到了这卷经文……

    太上九经之一,太上破阵经……(未完待续。)

    PS:  三千五百字的大章,就为了让兄弟们看爽,老鬼决定不做断章狗!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