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七十八章 千万仙中我无敌

掠天记 第七百七十八章 千万仙中我无敌

    太上破阵经!

    这破阵,却不是破解法阵之意,赫然是勇破敌阵之意!

    随着经文传承,方行甚至还在这骷髅首级之中,看到了一种隐隐约约的幻象……一个凡尘间无敌将领,天生勇武,武法惊,于凡尘征战几十载,破敌阵,斩敌首,所向无敌,后来拜入太上道统,道号破阵子,修行七百年,肉身成圣,成为了太上道统第五个破空成仙之人。

    而在他七百年的修行道路中,他几乎从不修术法,参悟大道之余,全副心神皆放在了武法之上,成为了太上十仙之中,武法最强,近战无敌之辈,而破空成仙之前,他一如先辈,留下了自己一世修行心得精髓与后人,这心得便是他一身武法的精要……太上破阵经……

    为凡人时,他可破敌阵,千军万马之中取敌将首级……

    为修者时,他可搬山搅海,越阶杀敌如砍瓜切菜……

    成仙之后,他可毁天灭地,举手投足星殒月坠……

    太上第五仙破阵子,武法近道,肉身无敌,一世心得,是为太上破阵经!

    骤然太上破阵经,方行整个人都已经呆住,沉浸在了这突然涌现在自己脑海的武道法则之中,一式式武法,一句句心得,一缕缕经验,都在他的心头化开,浸入奇经八脉……

    太上破阵经……搬山搅海,惊天动地,千万仙中我无敌!

    句句经文涌入脑海,一时间塞满了方行的脑海,让他整个人有些昏昏沉沉的……

    下意识的,他就坐了下来,脑袋只觉转得太慢,被道道经文深意充斥了。

    他需要静静,来消化一下这突然之间涌入了脑海的经义。

    “小在,你这是怎么啦?”

    旁边,老酸儒也是目光惊诧异的看着方行,目光复杂。带着些许急迫,迫才,就连他也没有看出什么异状,只看到方行的手指触动到了那骷髅头骨。然后整个人便呆滞了几息功夫,再之后便一副如饮醍醐,大醉熏然的模样,到了最后,甚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发起呆来。

    “有点头晕……”

    方行回答,捶了两下脑袋,苦笑着问老酸儒道:“这些东西,真是从魔渊玄域得来的?”

    老酸儒道:“是啊,死了不少人呢!”

    方行苦笑道:“之前就没检查出啥问题来吗?”

    老酸儒摇头:“没有,完全没有,不然也不可能扔在这了!”

    “唉……”

    方行叹了口气,从贮物袋里摸出了酒葫芦灌了两口,又用力摇了摇脑袋。

    大量经文涌入识海,还是在这么突然的情况下。以他如今的修为,也有点顶不住。

    “莫非真有仙缘……”

    老儒生凝目望着昏昏沉沉的方行,眼底却闪过了一抹异彩。

    缓缓抬起了一只手,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向方行额头按过去。

    “轰……”

    也就在这时,忽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传了出来,那声音之大,宛若地震,这一异变,使得老酸儒微怔,身形抬步。便走到了四五丈外的窗边,目光凛凛,直向内城方向看了过去,这一步随意迈出。却犹如缩地成寸的神通一般,简单一步里,却蕴含了无上玄妙。

    也是这突兀的一惊,立时使得脑袋正昏昏噩噩的方行吃了一吓,仿佛冷水浇头,惊出了一身冷汗。但却也瞬间从那一种玄妙的传经状态里清醒了过来,神智开始复原,怔了一怔之后,便急忙飞快的跳到了窗户上,感应之力运用到了最强,目光凛凛的向外看去……

    这么一瞧,却忍不住心下一凉,赫然看到城心方向,身影飘飞如蝶,迅速散布向了城内诸方,同时有无数道神识纵横而来,便如刀剑一般寸寸分割了内城诸域……

    “被人发现啦?”

    他吃了一惊,撒丫子就想逃。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不是自己被人发现了,而是内城里出了其他的事情,那些神念自内城逐来,宛若游鱼,飞快的探查过每一处可疑的方位,看样子是有人从内城中心处逃了出来,而后遭到了这些大修们的探查,自己所在的这万宝楼方位,只是恰在其中而已。

    “那也不能留了……”

    方行心里警惕,飞快从窗户上跳了下来,将那骷髅头也塞进了麻袋里,就要赶紧溜,却一回身,看到了那个老酸儒,此时正站在窗边,向着外面瞧着,一语不发的样子……

    “老头,我得走啦,你要不要跟我一块走?”

    方行有些于心不忍,跟这老头打了声招呼。

    老酸儒诧异的转过了身来,有些意外的道:“你……要带我走?”

    方行翻了个白眼,道:“你不说被关在了这里好多年了,想走都走不了吗?看在你不算很讨厌的份上,小爷我帮你个忙,带你离开怎么样?这万宝楼的禁制可拦不住我……”

    老酸儒听了这句话,表情却是丰富了起来,似乎有些意外,却也有些感慨,他望了方行的贮物袋一眼,倒也打消了将那骷髅头骨拿回来的念头,只是淡淡一笑,道:“呵呵,小友心意我心领了,不过还是算啦,老头子我在这楼里呆的时间太久了,外面认识我的人已经不多啦……”说到了这里,又苦笑了一声,摇着头道:“再说我若走了,这白玉京里可就乱了!”

    “欺负个老头算啥本事?”

    方行不及细想,还以为这老头是说白玉京不会轻易放他离开,毕竟他为白玉京抄录经文秘要,脑袋里确实也藏了很多秘不可宣的东西……实际上,他心底想带这老头走,也有点奔着这些经文去的意思……当然情急之下也不及细说,只皱着个眉头道:“我可不怕这帮白玉京里的孙子,小爷马上要建山寨啦,你过去给我看个大门,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哎哟喂……”

    听到了“白玉京的那帮孙子”一句话,老酸儒表情憋屈的跟什么似的,不过听到了后来,却是露出了些许感慨的模样,苦笑了一声,朝着方行拱了拱手:“小友,我可是先谢谢你了,这守大门的活计你给我留着,哪天白玉京能放我出去了,我真跟你吃香喝辣去呀……”

    “合着你还是不肯走啊,那我懒得管你了!”

    方行“嘁”了一声,扛着麻袋就要溜号。

    “等等……”

    老酸儒忽然间开口,望向了方行,方行也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他。

    “那个……”

    老酸儒的手指,指向了方行的背后的麻袋,似乎想问他那骷髅头的事情,但微微一怔之后,却却忽然一笑,将手指指向了方行手里的酒葫芦,笑道:“……小友啊,这葫芦酒留给了我如何?呵呵,说出来不怕你笑话,自打进了此间,多少年没尝过这滋味了……”

    “擦,多大点事!”

    方行甚是大方,反正这葫芦不是宝贝,乃是游历红尘时,随手从一家农户的葫芦架子上摘下来的,不值得什么钱,随手就给老酸儒扔了过去,大笑了一声,叫道:“你这老书生不算讨厌,看在你好酒的份上,这看大门的活我给你留啦,只要你别老死在这楼上就成……”

    “呵呵,那就……”

    老酸儒接过了酒葫芦,笑着开口。

    “轰轰轰……”

    却也在此时,便又听到了三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方行神念一转间,便赫然发觉外面,内城之中升起了三道黑烟,可怖的雷意肆虐在半空,轰在了笼罩住内城一处地域的巨**阵上,只震得法阵表面的灵光水波一般颤抖不已,不过并没有破开,内城已是一片大乱……

    “嗖”“嗖”

    这三道黑烟还未落下,空中却又有两颗蕴含可怖雷意的紫丸飞进了内城,再次轰到了法阵上面,虽然威力并不足以真个轰灭了法阵,但这声势却是极为吓人的,内城之中,立时便有三个气息强横的修士飞临到了半空,大袖一展,将所有肆虐的雷意都挡在了外面……

    “死牛鼻子,来追我啊……”

    不远处的屋脊上,跳出来了一个白袍小和尚,脸上蒙了块破布,冲那两个飞在了半空中的老修士张牙舞爪的跳着,又奋力将两颗雷丸扔了过去,然后撒丫子就朝城外跑去。

    “妈的,是神秀那秃驴,他还以为被发现的是我……”

    方行恨的心里暗骂,那内城分明是出了什么事情,以致于全城警戒,神秀小和尚估摸着是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倒是义气,竟然不惜跳了出来吸引城内诸元婴修士注意力,好帮自己转移目光,这一误会,却真个使得他又是无语,又有点感动,还挺佩服这和尚胆子不小……

    事情紧急,他却也没时间与老酸儒叨叨了,怪叫一声就就扛起了麻袋,“嗖”的一声窜下了万宝楼,身形如游鱼般连下九层楼,从门口窜了出去,准备溜之大吉了,只留在了老酸儒一个人,手里提着一个酒葫芦,又看看空荡荡的书架子,摇头苦笑……

    “这买卖做的亏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