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八十章 肉身法相

掠天记 第七百八十章 肉身法相

    一下不行来两下,拍不昏你我拍死你……

    为了救大表姐,方行也是下了狠手,逮着这红袍老修的脑袋狠狠砸了两下,十几万斤重的封禅鼎啊,虽然如今变得小了,但这重量可一点没丢,结结实实砸在了红袍老修脑袋上,昏倒是没砸昏,红袍老修就这么一直瞪着方行,又急又怒的样子,不过这一具分身却开始崩碎了,一点一点化作了纯净的灵气与规则碎片,散在了虚空之中,就像瓷片人一般……

    而在下面,那个法印即将点在了怪鱼额头上的大表姐看到了这一幕,也惊呆了。

    “快跑!”

    眼见得后面几城之中,气息呼啸,也不知有多少人赶了过来,方行可也不敢大意,把封禅小鼎一收,便迅急的冲了下来,背后两道剑魔大术轰然展开,却大表姐以及那条怪鱼同时卷了起来,而后低喝一声,双足在虚空中一踏,便如一道闪电一般直冲着虚空飞了上去。

    此时上空之中,已经布满了防御大阵,但他为了快速脱身,也顾不得惊世骇俗,赫然直接将般若经的神妙发挥到了极点,直朝法阵空隙处冲了过去,外人看来,便只见一道神光直冲上天,在碰到了那便是元婴也不可轻破的法阵时,竟然只是稍稍一顿,便直接冲了出去……

    “究竟多少人潜入了白玉京?”

    城内,那些自四面八方赶了过来的元婴大修分神愤声疾喝,看到了方行直接卷着大表姐和怪鱼直接冲出了法阵,一副来去自如的模样,心里也震惊非常,急喝城头上的人开启城门,急急从城门里冲了出去,他们虽然修为不低,却没有方行这等直接破阵而走的本事……

    不过也正因为他们从城门出来,耽误了些许功夫,再看时。那一道剑气凛然的乌云,赫然已经向着南方遁出了几百里了,只看到一点影子,也只能咬着牙。快速的向前赶了过来,同时燃烧了不知多少传音符,命所有在前方的人都调转回来,围追堵截方行等人。

    而方行,带着大表姐和怪鱼冲出了白玉京。便直往南方赶来,疾遁千里之后,便已经感觉前方气机冲霄,似乎是有人拦在了前面,便直接施展了掩息术,青雾遮掩下,一身气机消匿的干干净净,自己却带了这大表姐与那条怪鱼,一头扎向了地面,而后蛇行鼠窜。竟又带了这两个人往白玉京方向而来,行不多远,便已经感觉到了头顶上数道强行气息飞过……

    向北行了几百里,又折向西行,再折向南,路线端得让人琢磨不透,再加上他掩息术极其神妙,一般人还真别想感应得到他,而此时的白玉京外,又正是洪荒遗种肆虐之时。乱作了一团,白玉京也组织不起太多的人手拿他们,还真个被他一步一步,逃出了包围圈。

    “呼……到了这里。应该算是安全了……”

    疾逃了几个时辰,已经距离白玉京几万里之遥了,周围寂无人烟,方行才带着大表姐冲进了一处山谷,随手布下了遮掩大阵,然后落了下来。呼呼的喘着气,后怕不已……

    “咳……没想到……会是你救了我……”

    大表姐盘坐了下来,内伤甚重,有些劫后余生般的看了一眼怪鱼,苦笑说道。

    “还说呢,你竟然是魔渊的人?”

    方行跳了起来,目光复杂的看着大表姐,心里实在是震惊非常,看起来也和自己没什么不一样啊,一个鼻子俩眼睛,那胸自己也是摸过的,软绵绵的,肯定是肉长成的,怎么就是魔渊那边的人呢?若不是刚才亲眼看到了她与红袍老修的对话,他都不肯相信这一点……

    “魔渊?呵呵,你们口中的魔渊,乃是我们心中的净土!”

    大表姐苦笑着看向了他,低声道:“再说了,我是魔渊的人,难道你不是?”

    “****……”

    方行直接跳了起来,连连摆手道:“可别拖我下水,你们那地方我都没去过……”

    “但你爹去过啊,你母亲……我的姑姑,更是标准的净土之人……”

    大表姐凄然一笑,道:“我以前一直没有告诉你,也是因为不知道你能否接受这种身份,不过你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也不防全告诉了你吧,你的真实身份,就是魔渊北冥家的人,你的母亲,乃是我北冥一族上一任的神女,我的亲姑姑,十年前我来神州,就是奉了老祖宗的命,要将你带回去,只是未曾想到,一下子便耽搁了十年,中途又得到了老祖宗的传信,有了其他的任务,才生出了许多事端,现在那个任务我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带你回去了!”

    “我……我特么你一直以为你是袁家人啊……”

    方行表情古怪,简直就快拧出水来了,撕开了衣襟给她看。

    在他脖子上,还带着一块玉符,那却是当初十一叔白千丈给了他的,说是可以换来十个媳妇,而后来初至神州时,便有人认出了这块玉符,赫然便是神州古世家袁家子弟才能拥有的信物,而他为了干事方便,也厚着脸皮冒充了下来,不过自己心里却是也明白,这件事早晚会穿帮的,再到了后来,自己在南瞻遇到了大表姐,得知她是来找自己的,自称是自己的族人,而且一找就是十年,心里却也以为她是袁家人,虽然她说的斩钉截铁,但方行心里却也隐隐明白,估计她是搞错了,大概是错把自己当成了哪个袁家的失落的后人……

    大表姐一直不急着告诉他实情,而他也没问,实际上就是因为这一点,毕竟过了这么多年了,好容易才有自称是他家人的人找了上来,这种感觉真是很难用言语去描绘的,他巴不得这种感觉延续的长一点,可若说穿了,结果却是一个大乌龙,那心里该有多失落?

    也正是有着这个念头,他乐得拖延,就像怀抱希望的赌徒,不希望快点看到胜负。

    可他万万没想到。最终答案揭晓,竟然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大表姐竟然来自魔渊!

    而按她的意思来说,自己竟然也是魔渊之人?

    他急急将玉符扯了出来给她看,若她是因为这玉符错认了自己。那事情还有转机……

    孰不料,大表姐见到了这玉符,却只是冷冷一笑,道:“这是你父族留给你的信物吧?却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神州八大家,都是虚伪狡诈。冷漠古板,没有一个好东西,看你带着这块破玉符在南瞻浪荡了这么多年,他们也没有去找你,便可知他们如何的绝情绝义!呵呵,当年姑姑也是因为不听老祖宗劝告,才和那个神州的王八蛋走到了一起……不好意思,我从小就叫他王八蛋,叫得惯了……总之害了他自己,也害了姑姑。更害得你浪荡无依这么多年……老祖宗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在得知了你的消息之后,一定要我赶来神州把你接回净土……他老人家以前最疼姑姑,你是她的儿子,他老人家也一直都很在意你的安危的……”

    “这……”

    方行愣了半晌,心头却涌起了一阵荒诞感觉。

    父族?信物?

    合着大表姐错认了自己,还是因为这块本不属于自己的玉符啊……

    大概是因为这块玉符,断定了自己是袁家的孩子,才又因为北冥家与袁家的那些事,断定了自己就是净土那边的人吧?只是……袁家子弟多了去了。他们又怎么偏认定了自己?

    饶是他平日里心思机敏,这会也满脑袋如同乱麻一般。

    “袁家流失在外的子弟可不知有多少,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是我?”

    方行懒洋洋的回答,心里倒有点失落。

    大表姐见他这模样。口气也沉缓了下来,轻声道:“我们确定你的身份可不是凭了这样的外物,而是你的血脉……”她顿了一顿,轻轻拍了怪鱼一下,那怪鱼立刻张口,吐出了一道水雾。却在空中显化出了一副画面,那画面上,正是方行化作三头六臂于妖帝阁内大战的影像,大表姐也看着这副画面,低声道:“三头六臂法相,便是我北冥家的独特血脉的特征,当初你魔相初生时,家族里的水境之上,便显露出了这一副画面,你若不是北冥家的子孙,不具北冥血脉,又怎么可能修得这门神通?呵呵,要说证据,这就是最直接的证据……”

    “人身魔相?”

    方行吃了一惊,着实有些意外,万没想到,大表姐断定自己身份的依据,竟然是靠了这道魔相,呆了一会之后,却不由得苦笑了起来,摆了摆手,道:“那你还真认错了,我施展的是那杀生大术,并不是什么血脉之力,而是妖地一位前辈传我的一道大术……”

    “杀生大术?”

    大表姐微微一怔,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就是搬运气血,激发肉身神力……”

    方行随口给她解释了一下,并没有透露具体的法门。

    “呵呵,荒唐!”

    听了他的话之后,大表姐却冷笑了起来:“你以为这肉身法相,是谁都能修炼出来的吗?这法门确实高明,但在魔渊也有一些,我亦曾了解过,说白了,这一类的法门只是搬运气血,激发你的肉身的潜在神力罢了,却无法让你修成三头六臂的魔相……”顿了一顿,她指向了旁边的一株小草,解释道:“简单来说,这种法门就像是雨露清风,可以让种子快速成长,但种子最终长成什么样子,却与法门无关,而是自身血脉早就注定了的,正因你有我们北冥家的血脉,所以炼出了肉身法相后才会是三头六臂的模样,否则还不知炼出什么玩意儿……”(未完待续。)

    PS:  好久没宣传过群号啦,欢迎新朋友入群讨论:516135071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