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八十四章 你帮哪边?

掠天记 第七百八十四章 你帮哪边?

    “阳道友,你真要毁了白玉京不成?有何要求,何不坐下来慢慢说?”

    一番酣战,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正使得场间形势愈发的危急,恶战良久之后,那金身阳魔愈发的凶猛,一斧劈去,勾离大圣下意识躲开,却冷不防这一斧竟朝着白玉京而去,那坐镇白玉京上空的黎母大圣大惊之下,挥手打出神光去拦,却也只将巨斧轰开了稍许,还是一斧劈在了白玉京西城之上,竟然荡震玉镜宝光,将偌大西城劈去了一片,硝烟滚滚,狼藉不堪。

    苍梧大圣见状,心头亦急,已忍不住大声相劝。

    而金身阳魔反而冷笑:“你们早知我有何要求,为何不主动说出来?想要我求你们么?做梦!你们三人或可战我,在别处见了你们老夫我也只能暂且遁走,回头再找你们挨个收拾,但我今天既然到了这里,就偏要瞧瞧,你们是否能拦得下我将这狗屁白玉京砸成碎片……”

    说话间,挥掌抹出一片雷海,将勾离大圣暂且逼开,轰轰轰三斧劈向白玉京!

    “我们耗费了神州总量的七成仙精,十万玄铁,才设下了这等大阵,你随便跑来就想分一杯羹,那是做梦,阳魔,真以为我神州怕了你不成?天地大劫在前,神州魔渊早晚要有一战,那就索性从今天开始吧,既然你来了,就别想活着回去,魔渊,今天也要因你而亡……”

    勾离大圣声音里也显露出了一抹狠意,在这时,竟然不急着冲上去拦截阳魔的三道巨斧之力了,全部交给了无生老母去抵挡,而自己赫然身形一掠,后退了万丈,身形盘坐,念起了一种古朴咒语,双手在空中缓缓划圆,良久之后。陡然间向着金身阳魔一指,大喝:“咄!”

    轰!

    这一霎,陡然间有奇异法则出现在了虚空之中,一道奇异的大门连接了金身阳魔与勾离大圣。二人之间,无数的神光与规则都在疯狂的旋转,金身炎魔愤怒大叫,身形却与勾离大圣同时变得模糊了起来,半晌之后。虚空之中陡然间一震,再出现时,二人赫然已经转变了位置!

    仔细看去,就连一角白玉京的城墙,都随着金身阳魔转移到了万丈之外……

    赫然是空间法则!

    勾离大圣竟强行从天地间分割出了两块独立的空间,然后互换,将阳魔逼到了万丈之外!

    不过施展了这等神通,就连他压力也有些大,天地反噬之力尽皆向他逼去,使得他在这一刻也脸色苍白了几分。忍不住低声咳了几下,嘴角一抹殷红,但气势却愈发暴涨,挥手打出了一道令旗在空中,高声厉喝:“既然要战,那就战个痛快!诸神州修士领我法旨,渡劫之修,随我围巢阳魔,不可令其近白玉京半步!通晓丹草法门者,结集白玉京。斩灭那朵魔花,断了虚空通道,让这老魔再无归途!余者即刻杀过魔渊,一切人魔生灵。尽皆屠戮,寸草不留……”

    天地之间,一时安静了稍许,旋及轰然大乱。

    这……

    难不成真要即刻与魔渊开战?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临,但谁也没想过,会来的这么快!

    圣人法旨。言出法随,断无儿戏之理!

    勾离大圣既然已经祭起了法旨,另外两位圣人也未阻止……

    那么,这就代表着这场战争,真正的开启了!

    嗖!嗖!嗖!嗖!嗖!

    诸修反应有快慢,而最快的一批人,便是隐藏于战场之外的一批渡劫祖宗们了,这一瞬间,几乎有七八道身影从战场各处飞遁而出,向白玉京冲来,甚至还有一些人是本来隐匿在虚空之中,在圣人法旨威压下,谁也不敢隐匿不出,齐齐向着白玉京冲了过来,拦在了阳魔与白玉京之间的万丈区域内,粗粗的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头顶之上,各种灵宝也皆飞了起来……

    而另有一些人,则一言不发,疾速向着白玉京内冲来,多为丹修,精研草木之术。

    其他的修行者,则以一宗一族为队,呼喝连声,杀气惊天,望向了魔渊方向。

    更有无数的神符、宝器飞起,遁向四方,却是通晓那些还未曾赶到的道统、世家,宣示神魔之战已然开启,命他们不必再来白玉京,直接杀向最近的魔渊,袭卷魔土……

    “想灭我净土?有那本事吗?”

    一时不察,被逼到了白玉京万丈开外的金身阳魔亦是大怒,身周燃起了有形的怒焰,翻翻滚滚势若滔天,将天地都映趁的黯了几分,面对勾离大圣的怒火,他同样也是声势惊天,双手一合,身周金光大作,竟尔化作了一尊百丈金身的模样,身后无数金色手臂生长了出来,赫然是一尊千手佛陀之像,身上汹涌的气机惊天动地,竟给人了一种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气魄,同时放声大喝:“净世十祖,不必再藏啦,都给我出来,看看他们神州的刀有多快……”

    “无量天尊!”

    “阿弥陀佛……”

    虚空之中,或说那朵异花开启的虚空通道之中,陡然间响起了大小不一的谒号,旋及便有诸多人影从那通道之中迈步走了出来,共有十人,打扮各不相同,有人着佛衣,有人着道袍,一个个仙风佛骨,却没有任何一人跟这阳魔也似的一身邪气,只是身上的气机,也都是十分惊人,便是一方道祖怕也不过如此,一个一个自虚空内走了出来,便是神州三圣都脸色大变。

    “你们魔渊真的要拿全部气运赌在这一战上吗?”

    苍梧老圣人已忍不住冷喝,声音里有些些悲凉之意。

    金身阳魔则放声大笑:“今天赌的是你神州的气运!我净土连得两具玄棺,底蕴非常,小辈们都有了长足的长进,用不了百年,便可崛起,且我净土周围,有魔渊作为天堑,谁敢轻易来犯?而你们神州呢?哈哈哈哈,今日一战,我们就算输了,也要你们底蕴尽失,再无渡劫,我就不信那些被你们压制了几千几万年的妖族、秘地和海外仙山会不伺机而动……”

    说到了最后,他声音狂若雷鸣:“你要战,那就战,只问你有胆子赌上神州的气运吗?”

    虚空寂寂!

    一时无人说话,只有无尽的杀气汹涌而动,波涛震天。

    事态一步一步,竟走到了这等风口浪尖,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勾离大圣雷厉风行,快刀斩乱麻,祭起法旨,定下了与魔渊开战之事,而谁也没想到,金身阳魔竟然同样半步不退,为了阻止神州这一计划的达成,竟几乎将魔渊高手全部带了出来,这可等若是深陷敌腹啊,摆明了不计一切后果都要阻止,为此不惜与神州拼个两败俱伤……

    “勾离,此事需从长计议啊……”

    苍梧老圣人眉头紧皱,向着勾离大圣看了过去。

    无生老母一眼不发,这时候目光却也朝着勾离大圣看了过去。

    “一步让,步步让,气运之争,本就是毫厘之争,我们让了,就输了……”

    勾离大圣神情冰冷,目视远空,声音低低的说道:“这一场谋划,自七百年前就开始提及,南瞻玄棺天降时开始着手,花了无数的心血,耗费了无尽的仙精异宝,才算做到了这等程度,如今只差一步,焉可不让他圆满?呵呵,这一次机会失去了,我神州也没有足够的资源让我们来做第二回了吧,若说气运,这最后一步,便是最大的气运,宁可放手一搏,也不可退让半分!”

    说到了这里,他声音一提,字字如剑,撕裂虚空,传向了四方,让每一个神州修士都听得清清楚楚:“……神州领驭天元近万载,大劫四九,小劫千万,从无一人,从无一族,能令神州修士低头,如今群魔来犯,口出狂言,便能吓倒我神州修士不成?杀!妖魔鬼怪,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我就不信仅凭一些大劫后的漏网之鱼,便能拼掉我神州悠悠万载气运……”

    说到了最后时,他声音几若天意:“传吾法旨,即刻开战!”

    轰!

    这一句话,便已定下了基调,再难有半分回转。

    就连苍梧老圣人以及无生老母,在这一刻也没有任何话说,而是气机凝聚……

    无论他们的行事风格是急是徐,是温是烈,既然大战已不可避免,那就只能一致对外!

    “杀……”

    有一个微弱的呐喊声响起,喊出这一嗓子的人,分明修为不高,大概只有筑基。

    但他这一嗓子,却像是导火索,立刻引动了局势剧变。

    场间,可怖煞气一时涌起,如河如海,再难有半分遏制,几若洪流般对撞到了一起,迸溅开了滔天巨浪,将天地间每一个修士都淹没在了里面,又化作了这煞气的一员……

    “真要干了?”

    就连远远看热闹的方行都跳了起来,满面的吃惊,嘴里还叼着半颗野梅。

    “到了这时候,谁还能阻止这一场大战?”

    大表姐也站了起来,缓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淡淡道:“我虽然修为低微,但也不会置身事外,当与我净土前辈同生共死……表弟,你呢?看样子我之前瞒着你做了这些事,你很不满意,但无论如何,你父族神州,母族净土,到了选择的时候……你会帮哪一边?”

    “哪一边我也不帮啊……”

    方行回答的异常干脆,甚至都有点委屈:“就想好好看个热闹,得罪谁了啊!”(未完待续。)

    PS:  感谢【笑妖江湖】成为掠天新的掌门,没说的,加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