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八十六章 一个悲哀的问题

掠天记 第七百八十六章 一个悲哀的问题

    接引大阵成了,但却落错了地方……

    这异常的一幕惊呆了每一个神州的修士,也包括那三个神州的圣人……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幕,接引大阵关系重大,每一步都推算的异常清楚,虽然最后开启大阵的这一步,是略显仓促了些,但也是在有极大把握的情况下才做的啊,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情?

    为什么西贺牛州那边同样有一座大阵?

    为什么神州至北的那道阵眼忽然之间失去了效用?

    勾离、苍梧、无生三人几乎同时闭上了眼睛,潜运神识,与人联系询问。

    几息之后,他们又同时睁开了眼睛,已经知道了答案,满面惊怒。

    而相对于神州三位圣人的惊怒,魔渊圣人则得意非常,放声大笑:“哈哈,你真以为老夫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赶来神州,是为了阻止你们布下这座接引大阵?哈哈,那有什么意思,把你们这座接引大阵引下来的造化夺来,看看你们这副表情,才是老夫赶来的主要目的……”

    “你能获知我们的计划,这我并不意外,毕竟布置这一番大阵需要的资源太多,动用了太多神州世家的资源,也就导致太多人知晓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只是时间的问题,甚至有心人通过我们三人调动的资源,大致的推算出我们布置的大阵的方位与特性也不成问题……”

    勾离大圣开口,神情竟然出奇的冷静:“只是,你是如何说动了沧澜海帮你的?”

    另外两名圣人也表情肃穆的看着魔渊圣人……

    适才他们潜运神思,与诸世家传音,已经得到了神州北域那一处阵眼被毁掉的真相。

    出手之人,与沧澜海有关!

    而沧澜海龙族,此前一直与神州诸道统站在同一战线,甚至在前几年里,圣人开口之后,为这一计划提供了大量珍惜资源。已在圣人心中成为了与神州中域几大宗门一般的超然存在,可谁也没想到,这最后一步,却是沧澜海忽然做出了这等举动。让这个计划失了掌御……

    听到了他们的话,阳魔却笑得更开心了,低声笑道:“若是我告诉你说,不是我说服了他们,而是那条野心勃勃的虫子说服了我呢?会不会让你们的嘴巴张的更大一点?”

    三位圣人对视了一眼。面色显得更难看了。

    世虽无仙,九圣近仙。

    作为已经走到了他们这种境界的人,却被人如此戏弄,实在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勾离大圣沉默了半晌之后,冷冷开口,说了一句。

    “也是我们的疏乎,沧澜海现在应该已经不信敖了!”

    苍梧大圣轻叹了一声:“只是我也没有想到,那九头虫胆子这么大!”

    “你许诺了他们什么条件?”

    无生老母怒气更明显一些,开口时声音有些森然。

    “三成……”

    阳魔开口。有些无奈,却也有些得意:“不光是天上那些东西的三成,还有此前两具玄棺落下来的一些东西的三成,我本来也觉得有点过了,不过转念一想,若是老夫过来跟你们谈,大概一成也拿不到吧,但跟他合作,好歹能留的多一些,呵呵……更重要的。若不是有这个机会,我怎么看你们三个那张死了亲娘一样的脸呢?哈哈哈哈,所以我很爽快的答应了他……”

    几句对话,事情便已差不多明了。

    神州三位圣人脸色已然难看到了极点……

    “这一次你确实赢了……”

    勾离大圣冷声开口。声音里渐渐有杀气升腾了起来:“但你先考虑一下,还有命回去吗?”

    说到最后时,他声音陡然间一提,猛然间跨步上前,抬手便是风火连天,狠戾的向着白玉京下方。那十位来自魔渊的渡劫抓了下去,如此怒火之下,他还保持着理智,知道阳魔不好杀,赫然先准备清理掉这些魔渊来的渡劫修士,损掉了这群人,魔渊也必定肉痛到了极点……

    “哈哈,老夫要走,你们谁能拦得住我?”

    阳魔放声大笑,陡然间大手一挥,身形向后急掠,而那头异种龙王也会意,立刻展翅向他飞了过来,他落到了异种龙王背上,仰天长笑,豪气万丈,大手一挥,喝道:“至于这十具傀儡,就送给了你出气吧……哈哈,忘了告诉你一声,这是我从之前两具玄棺里得到的炼神之法,只需要十个金丹的肉身,再注入渡劫修士一缕道源,便可以炼制出以假乱真的魔偶……”

    大笑声,他转身就走,一遁几千里,笑声从虚空之中不断的传了回来。

    而勾离大圣那一掌落下,那适才还栩栩如生,正在恶战的魔渊十祖,在此时却面上齐齐露出了诡异的微笑,竟然一动不动的任由他这一掌覆盖了下来,轰轰几声,最前面的几人应声爆碎,血肉横飞里,气机果然大变,灵气散却的过程里,能分明感应到他们体内的金丹气息……

    这一变故之下,勾离大圣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疯狂厉色,没有继续杀人,而是随手将一人抓了过来,掌内法力狂涌,将那人肉身经脉统统剖离开来,霎那间看了个明白,而后脸色愈发的阴沉了……是真的,阳魔说的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这十个渡劫修士,赫然都是魔偶,因是以金丹肉身炼制,是以与真人无异,因具备魔渊十祖自身的本命道源,是以他们也能在一定时间之内发挥出和他们真身相仿的战力,而且炼制手法高明,便是他们也很难发觉……

    若真是他们一开始就留了意,仔细探查,其实也是能发现一丝端倪的,只是那阳魔好深的心机,先是自己真身现身,一通大闹,然后才将他们召唤了出来,当时形势又紧急万分,便是他们也没有怀疑这十人的真伪……毕竟魔渊想摧毁白玉京的话,派十个傀儡过来也没用啊……

    “阳魔。今天我要将你留下……”

    无尽怒火中,勾离大圣脚踏虚空,疯狂向着阳魔追了过去。

    苍梧大圣与无生老母对视了一眼,齐齐动身追去……

    不是为了真个追杀阳魔。实在是担心盛怒之下的勾离大圣再吃个大亏啊……

    “哎呀呀,那老头看起来满脑袋的肌肉,没想到坑起人来也这么溜啊……”

    在那处山谷里,方行摇头晃脑,赞叹不已。

    而在他身边。大表姐被他用捆仙索绑的像个粽子,身上也下了禁制,传不得音,嘴上更是为了不让她说话,硬是塞了一大把野梅子……大表姐此时简直就是在用杀人的眼光看着方行,恨不能将这王八蛋宰上一万遍,就连他也不知道大阳神的真正谋划,刚才是真的想要冲出去和前辈们一起冲杀了,结果这家伙不去就不去吧,竟趁他不注意一鼎就砸了自己脑袋上了……

    他可没有小和尚那本事啊。砸的又痛,偏偏还不会晕倒,不过这王八蛋又立刻在自己身上种下了禁制,还拿捆仙索绑了个结实,硬是逼着自己跟他一样看了半天的戏……

    不过说归说,若不是看这出戏,还真不知道大阳神谋略竟然这么深,若是刚才自己冒冒失失冲了出去了,没准真的会凭白搭上一条小命,毕竟大阳神虽然说的轻巧。但实际上这一计付出了代价很大,首先是魔渊里冲了出来的洪荒遗种,在冲击白玉京的过程中着实死伤了不少,再就说那十大魔偶。每一具都蕴含了十祖的道源,而到了他们这等境界,最重要的就是道源。

    少了那一缕道源,他们的实力肯定都有不可恢复的下降,不知多少年才修得回来。

    当然,与眼前这个结果相比。这一份损失是绝对值得的!

    刚才她若是真冲出去了,也有很大可能会被抛弃,成为白白牺牲的弃子……

    “别瞪我昂,若不是我逮着你,这会早被人宰了……”

    方行伸手解开了大表姐身上的捆仙索,翻了个白眼,道:“现在没事了,赶紧走吧!”

    “你……”

    大表姐恢复了自由,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打回去,但看了一眼远处的虚空,却又懒了下来,轻轻叹了口气,道:“不跟你胡闹了,我自然是要立刻回净土的,造化既然会落在魔渊,恐怕神州与净土之间马上就要争夺地势了吧,谁能将魔渊更多的地域掌握自己的手里,造化来时便能取得先机,而在魔渊之中,我们净土占据了太多优势,你怎么想,要不要跟我回去?”

    方行知道她说的是实话,还真认真的想了起来。

    因为魔渊一直被视为魔州的天堑,而魔州之人赶赴其他地域,也往往需要自魔渊通行,因而世人常把魔州之人称为魔渊来者,但若认真去说,魔渊实际上并不属于魔州,正相返,那里乃是修行界里的禁忌之地,有一些诡异的地方,便是洪荒遗种都无法生存,神州修士不敢轻易踏足,魔州的修士同样也不敢深入,只有几条安全的路径,可以让他们偶尔进去闯荡。

    但如今,造化注定了落入魔渊,双方进入魔渊便已是势在必行,论起了对魔渊的了解,神州却是远远赶不上魔州了,毕竟从今天的局面来看,就连洪荒遗种都似乎与魔州的修士有了某种程度上的合作,而且平日里,魔州资源匮乏,因而魔州修士进入魔渊探险,寻找资源的人也多,无论是对魔渊的理解,还是洪荒遗种这一助力,又或是前期的准备,神州都不占优势。

    大表姐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再次正式提出了要带方行回去。

    在他看来,如今的魔州大占上风,方行要是聪明,就该赶紧做出正确的选择。

    而方行琢磨了半晌,却忽然道:“你真的这么确定我是你们家的人?”

    大表姐没想到他问这个,微微一怔,冷声道:“有血脉为证,这还有假?”

    “嘿嘿,也没啥,我刚才就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方行挠了挠脑袋,忽然望着大表姐道:“你如果这么肯定……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大表姐有些意外,抬头看着他。

    方行道:“你姑姑……就是你说是我娘的那个女人,长的好看不?”

    大表姐微怔,有些出神。良久才道:“姑姑她曾经号称净土第一仙子,倾国倾城……”

    方行想象了一下,点了点头,又道:“修行天赋来?”

    大表姐似乎有些不屑回答:“老祖宗最疼爱的小辈。又是北冥一族嫡系血脉,你说呢?”

    “明白了!”

    方行沉吟了一下,又问:“那么……我那个爹呢?”

    大表姐脸上立时罩了一层寒霜,冷笑道:“那人也是一世俊才,连我爹爹当年都曾经败在了他的手里。只可惜他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护不住,又能算个什么男人?”

    方行撇了撇嘴,道:“谁问你这个了,我是问他长的好不好看?”

    大表姐皱起了眉头,道:“你问这作甚?他当初一袭白衫,行走净土,拈花一笑,便不能迷倒了多少修心不足的净土女子,后来与姑姑走在了一起,也被人称为神仙伉俪。我曾经在家族中见过他们的一副画像,着实算得上神仙一般的人物,简直不能用好看来形容了!”

    “呵呵呵呵……”

    方行心里有了数,冷笑道:“修行天赋不用问了,能成为一世俊才,肯定不错吧!”

    大表姐道:“据传他有过目不望之能,在净土行走时,曾与人争锋,对方的术法施展了出来,他现场推洐。便可获得七八分真谛,这份天资,简直可以用罕见来形容了!”

    说着说着,她也有些好奇。皱眉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方行嘿嘿笑了两声,却不回答,只是一摆手,道:“不用再说了,我心里已经有数了!”

    大表姐呆了呆,道:“有什么数?”

    方行却不肯回答。幽幽一叹,失落道:“也没啥,就是感觉有点悲哀……”

    不过这失落也是一闪而逝,很快他就眼珠子转了几转,嘻嘻笑道:“北冥家有钱呗?”

    大表姐却有些无语了,冷声一笑,道:“不要用这种词来侮辱净土北冥家!”

    方行眼睛一亮:“有势力呗?”

    大表姐冷哼了一声道:“便是大阳神老前辈,也对北冥族礼敬有加!”

    方行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大表姐眉头皱的紧紧的,低声道:“那你究竟跟不跟我走?”

    方行摆摆手:“这次我就先不去了,通过今天这件事,我忽然发现做卧底挺好玩的,所以决定留下来,想办法进入诸子道场,帮咱们魔……不对,是净土,帮咱们净土做个卧底,合适的时候好跟你们里应外合,嗯,你就这么跟老祖宗说吧,为了咱们净土的未来,我拼了……”

    说到了最后时,表情严肃,一副慷慨正义的模样。

    大表姐却看的直皱眉头,半晌才道:“真的假的啊?”

    方行大怒,指着自己鼻子道:“我连卧底都做了,你竟然怀疑我?”

    大表姐倒也有些慌了,拉着他的胳膊道:“我没有,只是觉得这样太危险而已……”

    方行道:“富贵险中求,这样立下了大功,才好挣功德啊……”

    大表姐倒是怔了,良久才道:“你若能成功,还真能赚得不少功德……”

    低头想了半天,轻叹道:“我也知道你是个有主意的,既然决定了,那我也不逼你了,不管你是真心也好,假意也好,只希望你明白,老祖宗真的很希望你能回去……算了,这些话我也不说了,这件东西你收好,若是想找我了,便运转这个符文,可以直接与我传音……”

    说着话,却递过来了一个黑色的玉符,看起来有些古怪。

    “咦?”

    方行接了过来一看,道:“跟普通的传音玉符不一样啊,可以投射幻影么?”

    大表姐摇头道:“没有,只能与人传音,神州与净土之间隔着规则崩碎的魔渊,普通的传音玉符根本不管用,哪怕是可以投射神念的宝器都没用,倒是这种专门用来传音的特制玉符还挺有效果的,我之前便是用它与老祖宗联系,你带着他,便是进了魔渊,也可以与我说话!”

    “好嘞!”

    方行爽快的收了起来,便急急与大表姐作别。

    “那你……保重!”

    大表姐有些担忧的叹了口气,犹豫了半晌,还是趁着混乱,带了怪鱼离开了。

    只是她心里,却隐隐觉得方行有点不对劲。

    本来他听自己说了他的身世后,一直有些沉重感,这倒也能理解,无论是谁忽然发现了自己的身世,而且还是夹杂在净土与神州之间,肯定都会有些压力,但如今他却忽然显得轻快了起来,还主动要求留在神州,潜入诸子道院做卧底,就显得让人有些费解了……

    而方行笑嘻嘻的跟大表姐挥了挥手,也兴冲冲的扛了麻袋向法舟留驻的地方去了。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迎着清风奔跑的过程中,他脸上出现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我们劫道看样子要发啊……”(未完待续。)

    PS:  先来个二合一大章开开胃,晚上还有!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