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强买强卖

掠天记 第七百八十八章 强买强卖

    “碟?什么碟?”

    来自蓬莱的壮汉冷眼瞧着方行,眼神很是不善。

    “欺天玉碟啊……”

    方行满脸的严肃,在他面前亮了一亮,低声道:“这可是好东西,一般人搞不到,乃是圣人专门针对玄域炼制,神妙非常,带上身上,腰不酸,腿不疼,早上起来一柱擎天,还能遮掩自身气机,金丹大乘也能进入玄域,放开手脚抢宝贝啊……要知道,不是一宗一道的神子级人物都拿不到这个,你是我今儿个开张第一个,我给你算便宜点,只收你一万两灵精你看怎么样?”

    那壮汉看了一眼白玉令,再看一眼方行,眼神都直了。

    “得了得了,我再给你便宜点……九千九百九十九两,怎么样?”

    方行以为对方嫌贵,忍痛给他降了一两。

    “小王八蛋,你敢耍我?”

    这壮汉终于忍不住了,一把就将方行揪了起来,大怒喝道:“白玉令是何等贵重玩意儿,也是你能拿得到的?竟然敢做了假货来骗某家,不知道这种东西是会要人命的吗?”

    说着挥了老拳,朝着方行就打。

    “我去你大爷!”

    方行也气坏了,一脚将他放倒在了地上,大怒道:“小爷看起来像是骗人的吗?”

    那壮汉也愣了,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和尚这么厉害,跳起来就要动真格的,不过刚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硕大的木鱼砸到了自己脸上,顿时头脑发沉,又慢悠悠的躺到地上了……

    “敢对我师兄不敬?”

    在壮汉身后,神秀愤愤的收起了木鱼,又委委曲曲的向方行道:“师兄,生意不好做啊!”

    “你也没卖出去?”

    方行看了神秀一眼,愤愤的收起了白玉令。

    “卖不动啊,都把我当骗子……”

    神秀委曲的道。看样子心情很是沮丧,不过很快又开心的拿出了一块灵精给方行看,有些得意的道:“不过刚才倒有个女修在我脸上捏了一把,然后赏了我十两灵精……”

    “额……看样子你很有吃这碗饭的实力……”

    方行随手把这十两灵精接了过来揣自己怀里。然后托着下巴,认真的思索对策。

    神秀看了一眼自己空空的手掌,有点发呆,半晌才道:“那咱们怎么办啊?”

    方行琢磨了一阵子,忽然蹲了下来。在这个被砸晕了的壮汉身上搜出了一个贮物袋,打开了一看,登时“呸”了一声,骂道:“堂堂金丹大乘,竟然只有不到一百两的灵精,法宝也没几件,怎么混的啊,丢人……”愤愤收起,又把白玉令强行塞到了他怀里,转身就走。

    “小爷我还就不信卖不出去了。强买强卖!”

    方行气坏了!

    人心不古,生意不好做啊!

    好心给这些王八蛋送来了机缘,竟然一个个不当回事,连续找了好几个买家,也都是堂堂的金丹修士,却连点眼力劲儿都没有,明明就是货真价实的白玉令,结果一递到那些人面前,却一个个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自己,有人怒不可遏。要收拾自己,有人理也不理,眼神鄙视,甚至还有一个王八蛋要向白玉京举报自己。气的他只好让神秀把他们一个个放倒在了地上……

    转悠了一上午,没一个是正儿八经卖出去的,倒是怀里多了七八个贮物袋……

    随着时间推移,聚集在了这白玉台附近的修士倒也越来越多,已有好几方大道统的人马来到了白玉台前,预备送自家神子并随从杀入魔渊。其中白玉京十二楼无疑是最夺目的存在,毕竟相当于半个主人,而其他的一些道统,也纷纷赶来,源源不断,使得周围人越来越多。

    每一方道统,都簇拥着一位神子或是道子,以白玉令的贵重,便是一方大道统,也只能拿到一枚,而拿到了这枚白玉令的人,无疑便等若是整个道统的希望所在,道统能否从玄域之中获得好处,又能否脱颖而出,希望便系在他们身上了,可谓一人担负门派气运。

    而这些天骄人物,也聚集在了中间通道的前面,彬彬有礼,低声寒喧,或不动声色间发现了谁对自己的威胁,或谈言偃偃定下了攻守同盟,耀眼夺目,便如星辉闪耀一般……

    “那位是白玉京斩邪楼首徒李长渊吗?果然风度彬彬,宛若谪仙……”

    “丹仙楼红穗仙子,确如传说中一般,肤若凝脂,眉心丹红一点,千娇百媚……”

    “紫云洞的火真人也来了,天生火灵血脉,方不到三百岁,便有了自己的道统……”

    周围人群里,不时响起声声赞叹,议论纷纷,一个个如睹仙神般的模样。

    却把个方行也搞的没心思卖碟了,蹲在地上琢磨,这些家伙一个个都被这么有名气,只是露个面,就搞的跟真仙下凡似的,怎么自己这堂堂劫道捅天真人就没有人关注呢?

    “妖孽,还想往哪里走?”

    便在人群都谈论不休时,却忽听得东方有一声杀气腾腾的厉喝传来,众修惊愕回头,便看到那个方向,赫然有人正在厮杀,半空云层里,一个气宇轩昂,身穿雪白衣袍的男子踏云追来,身形飘乎,大袖拂掠,说不尽的仙姿惊人,偏偏速度还快到了不可思议,大喝声中,已掠出了几十里,追到了前方一朵金云前面,挥掌便拍了下去,掌力可怖,撕裂虚空。

    “你大爷的驴粪蛋子,追了我几万里了,没个完啊你,惹恼了大金爷我弄死你啊……”

    金云之中一个声音怪叫,拼命逃走,也是在那白袍的男子一掌狠击之下,将那朵金云震的云气散乱,才露出了云内生灵的模样,竟赫然是一只身长三四丈的巨大乌鸦,一身金灿灿的羽毛,看起来真可谓是神威凛凛,不过一张口就像是流氓,而且说的虽然威风,却逃的像个孙子一般,一边大叫,一边展开了两道金翅,一拍虚空,赫然如金色闪电一般可怖。

    但它快,那白袍男子却更快,见它又与自己拉开了距离,却是眉头一皱,脚下踏虚,暗蕴道纹,犹如真仙御风,优美姿势里速度却快的难以形容,一步不舍的朝着那乌鸦追了上来,速度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近,口中则冷声大喝:“扁毛妖孽,你已如丧家犬,还敢口出狂言!我太上道统的东西,你需交还,否则我便是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你!”

    一人一鸦皆怀神速,一追一逃下,瞬息之间,便已飞临了这一片区域的上空,也到了此时,众修方才发现,那金色乌鸦身上,有多处伤痕,正有金色血液滴滴落下,内中蕴含可怖的气血力量,可见肉身强横至极,听他们说法,似乎一追一逃,几近一天时间,到了此时,这乌鸦毕竟受伤,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而那白袍男子,则奋起神威,步步紧逼。

    “后面那位,是太上道统的传人?”

    场间诸修,远远听到了他们的大喝,尽皆惊愕。

    曾经堪称世间第一大宗的太上道统遗徒出世,在北域建立了道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神州,众修对此也并不陌生,一听了那人的话,便有多人起了心思,低声议论了起来。

    “那只乌鸦……好像是妖地扶桑山的弟子,也是一个人物,不过名声不好……”

    “何止不好?据说它以前跟那魔头关系莫逆,可没做多少好事,不算过街老鼠那也差不多了,不知有多少人想斩它除害,只是它本事不小,几次大战,反而占了便宜……”

    “呵呵,看这意思,它好像又偷了太上道统的东西啊,可是作死,又被追杀了……”

    一时间,倒有不少人把那金乌的身份也认了出来,幸灾乐祸者有之,表情惊愕者有之。

    “放你大爷的屁,太上道统是我家兄弟的,什么时候成了你的?”

    眼见得那白袍男子又追了上来,这金色乌鸦急振双翅,拼命拍击虚空,强行将速度提了上来,意欲再度拉开距离,口中则愤然大叫:“再说了,这太上不死经是你家大金爷我从南瞻玄域里得来的,凭什么给你?你们吕家昨天设伏暗算我,妈个蛋找了三个元婴来围攻我,还要不要脸?这个仇我跟你记下了,回头不灭了你吕家满门我就不姓方啊……”

    “呵呵,那经文本就是源自太上道统,我也是得到先辈指点,才知此经在你身上,我为太上道统遗世传人,拿回此经天经地义,好言劝你还来,你既不肯,那我就亲手来取!”

    白袍男子厉声大喝,忽然间连踏九步,第一步皆说不清的玄奥,竟然像是缩短了空间的距离,瞬息之间再度赶到了金色乌鸦身后,捏起拳印,轰隆劈出,口中雷音震震,犹如神祇:“你那与魔头竟做下诸多恶事,他已伏诛,你还苟活,今日我便拿回经文的同时除害……”

    “轰隆隆……”

    他似乎是故意要在这众目睦睦之下,将这乌鸦打死,这一拳印扫出,赫然撕裂了道道虚空,引出了一道横贯虚空的黑色闪色,威不可测,伴着滔天拳风,直向金乌打落了下去。(未完待续。)

    PS:  嘿嘿,金六爷没劲了,飞不动,讨几张票票回复下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