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归墟里的存在

掠天记 第七百九十四章 归墟里的存在

    轰!

    下方的一众修士听了大金乌的话,都险些摔倒,心想这乌鸦也没有看起来这么硬骨头啊!

    刚才听它说的那么义正言辞,还以为它要死抗到底呢,连大雪山的一群弟子都已经脸色铁青的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了,浑没想到这厮后面竟然跟了这么一句……按你说的,你把经文还了人家吕奉先就是对不起你那兄弟,那合着你把经文卖给他就不算对不起你的兄弟啦?

    “不可以,要么为我坐骑,要么吕某出手斩你,你自选一道吧!”

    听了大金乌的话,吕奉先也面色发青,冷声说道,杀气凛冽,浑不给半分讨价还价的机会。

    大金乌也恼了,叫道:“别特么给你脸不要脸,告诉你,当初这篇经文大金爷我都没想要,是他娘的它自己送上门来的,你还好意思自称什么太上道统的主人,那真正的主人都没问我要过,你有什么脸来要?我能卖给你这篇经文,已经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了,还想让我当坐骑?我呸!这辈子曾经勉强有本事让大金爷我驼着他飞过的就一个人,凭你的本事,还差得远呢……”

    它也恼了,自认为刚才自己所说的已经非常地道。

    以它的聪明劲,自然看得明白场间局面,吕奉先如此霸道,连圣人都给他面子,那么自己如果不答应,他自然会出手斩杀自己,大雪山四子恐怕也不便插手,毕竟连圣人都认同,这是太上道统内部的事,大雪山弟子若是插了手,那么别人插手也就理所当然了,非但护不住自己,反而会连他们也搭进来,毕竟不知道多少人都眼睁睁看着他们身上的剑灵呢……

    也正是基于这等考虑,它才答应交出了太上不死经,却没想到。这姓吕的竟不答应!

    非要做他的坐骑么?

    若真答应了,别说这一辈子的自由也就想了,就连妖地的脸都丢光了……

    既然不能答应,那就惟有死抗到底了!

    吕奉先杀气已定。厉声道:“我已给过你一线生机,是你自己寻死,就不要怪我了!”

    大金乌也叫道:“少他娘的废话,你大金爷还真怕了你不成?”

    嘴上叫的凶,心里却也在胡乱琢磨。忽然又叫道:“不过在这里打架,扰了圣人清静不说,还引得众修都在这里看着,无心进入魔渊御敌,耽误了大事多不好啊?哈哈,你若有本事,咱们就去魔渊里分个高下吧,大金爷我若是真输给了你,我就不是你大爷,只算你二大爷……”

    说着。竟赫然鼓荡血气,霎那间展开了极速,直向着通往魔渊的三道入口冲了过去,它准备已久,这一下鼓荡气血,已经施展出了平日里的最快速度,犹如一道闪电一般,而如今的方位,吕奉先被大雪山四子阻拦,更是无法直接赶上前来阻止它。赫然被它抓住了空子,一道金光就闯向了左面那条通道里,劈手从白玉京弟子手中夺了一道符诏,直接窜进了魔渊之中……

    众修心下皆惊。反应快些的,已然明白了这乌鸦的用意。

    它自知在外面讨不了好去,赫然拼死一搏,闯进更为凶险的魔渊之中,谋取一线生机。

    “呵呵,我说过。你无论逃到哪里,吕某都会拿回我太上道统的东西!”

    吕奉先见到了这一幕,也是目光一寒,森然大喝,但竟然不急着追进去,却似是有百分把握,不会被那金乌逃掉,大喝一声之后,却是目光一转,竟然看在了大雪山诸人的身上,森然道:“大雪山的道友,此乃我太上道统家事,你们大雪山的手还伸不了这么长吧?你们若敢插手,那就是与我太上道统为敌,休怪我也请来诸位道友,帮我太上道统清理门户!”

    威胁!

    这话里分明已蕴含了无尽的威胁意味。

    只要大雪山之人再敢插手,他就会联合诸修,击杀大雪山诸子。

    到时候,这群大雪山的弟子乃是因为插手别人的家事而自寻死路,便是圣人也不会说什么。

    而李长渊、火真人等辈,也是目光隐隐发光。

    虽然圣人发了话,他们还是有些贪图那剑胎,若是大雪山中人继续插手,正给他们机会。

    帮忙,面临无尽凶险!

    不帮,心间道义荡然无存!

    毕竟,吕奉先这所谓的家事,哪怕能说服圣人,也说服不了他们。

    四人对视了一眼,厉婴桀桀发笑,冷声道:“什么太上道统传人,本太子不认你……”

    话还没说完,身边“嗖”的一声,却是韩英赫然勒马,直冲进了左面通道,随手扯来了一道符诏,而后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魔渊之中,根本就是懒得解释什么,直接表明自己态度。

    “一个了,还有么?”

    吕奉先冷声发问,目光微微眯了起来。

    “又特么被他抢先了……”

    鬼太子厉婴嘟嚷,再次蕴酿了情绪,大笑道:“桀桀桀,本太……”

    厉红衣一巴掌抽到了他后脑勺上,喝道:“不许笑的跟只鬼一样……”

    厉婴半截笑声被抽进了肚子里,只气的大怒,还未叫出来,却只听得厉红衣道:“我大雪山弟子来此,本是为了进入魔渊夺取造化,这魔渊自然非进不可,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们一概不知,不知你太上道统有什么家事,也不知什么经文之事,至此我们怎么做……呵呵!”

    说到了这里,竟然不回答,冷笑一声,扯了厉婴,直往左边通道掠了过去。

    在她身后,王琼也是微微一笑,明白了她的用意,便也一言不发,直接掠入左边通道。

    而吕奉先却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暗想:“此女狡猾,不说帮也不说不帮,却卡在了一个节骨眼上,凭白多了些变化出来,她若说要帮,那我进去便可以斩她,但她既不说,却只能再等到她真个出手之时,再来名正言顺的斩她,不然直接斩了,就犯了圣人的忌诲了……”

    眼见得大雪山诸子都入了魔渊,火真人之辈已有些急迫,生怕入了百万域魔渊,便不好再找到大雪山那些人了,倒是吕奉先淡淡一笑,低声说道:“诸位道友莫急,他们既然想插手我太上道统的事,就必将与那贼鸦一起,而那贼鸦身上,昨日便被我打上了烙印,不出十万里,都能推洐得出它的方位,诸位若不嫌弃,我们便结作一路,齐赴魔渊,建立功勋如何?”

    “正有此意!”

    李长渊等人朗声一笑,言语间便定下了联盟了。

    稍作准备,诸人便也往魔渊踏去,却与大雪山弟子各领了一道符诏不同,这些人竟然都是有白玉令在身的,言笑偃偃间,便从最中间的那道通道进去了,李长渊等人且不说,吕奉先虽然之前被方行夺去了一块白玉令,但他们吕族还有一块,已经将这机会给了他……

    而除了他们手持白玉令进入魔渊之外,这些人也都是身份尊贵,每人麾下皆有一众师兄弟或是家仆随身,领了符诏,随他们进入魔渊,真可谓是从身份上便直接分出了高下了,领了符诏的人,只与人家的的家奴待遇相仿,又如何与这群带了白玉令的天骄之辈相比啊……

    倒是北神山道子,也只能领了符诏进入魔渊,本来想趁机会,与吕奉先等人结盟,以谋取魔渊之内更大的造化,但因着这待遇的不同,无形之中,忽然觉得自己比他们低了一辈……

    “只恨这群人惦念那魔头,否则大雪山那块白玉令,本该是我的……”

    他咬牙切齿,恨到了不行。

    而在此时,白玉台旁边的人群里,他口中的那个魔头正蹲在地上,目光愣愣的往天上瞧。

    在他身边,白僧袍的神秀小和尚不住的催:“师兄啊,咱们还不快进去帮忙?”

    “不用着急,凭他们的本事,哪有这么快就倒楣?”

    方行悠悠的说着,眼睛只是向着空无一物的天上瞧,表情复杂,时而暗恨,时而愤怒,时而惊恐,但最后,留在了脸上的,却只有无尽的怒意,咬着牙,声音低低的说道:“总算是确定了你的存在了,呵呵……十年之前,老邪就对我说过,他修成了元婴之后,神力大涨,就开始隐约感到,归墟里面存在着一个让他都感觉心惊肉跳的厉害人物存在,暗中掌御着一切……”

    “后来老邪离开归墟,前往神州立道,也是因为太过忌惮你吧?而吕族之人入主归墟,能这么快掌握局面,又岂是只有师南沙一人之功?呵呵,还有那天我偷听到的什么仙人入梦,指点吕奉先我没有死的事情,又有人以境界吓我,从我手下救走了吕奉先,而吕奉先又莫名其妙学会了太上逍遥经,还推洐出了金六子的所在……出了这么多事,我还能猜不到你的存在?”

    他愈想愈怒,暗自咬牙:“但是……为什么啊?小爷我做了你们太上道统的遗徒,连玄域里得来的灵药种子还有天生灵宝等物,都放在了归墟里面啊,真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有多值钱?这他娘的就是我还给你们的东西,你们若是不想要我做这破传人,当初又为何非要选我?若是后悔选了我,那说一声就是,我又不稀罕,为什么非得鬼鬼崇崇的做这些破事?”

    “折磨我徒弟,坏我名声,还害我兄弟……”

    他低声说着,咬牙切齿,目露毒火:“哪怕你是仙人,我也一定要你好看!”

    顿了一顿,他又低低的跟了一句:“现在就让你好看!”(未完待续。)

    PS:  还有……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