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九十六章 你说我是谁?

掠天记 第七百九十六章 你说我是谁?

    端坐莲台花上,玄奥经文句句出口,方行惊动了所有的神州修士。

    世间再无哪位高僧大德,又或是宗门道主,在讲经时,会讲出这等天地玄奥至理,因而白玉台旁,出现这等一人讲经,万人朝拜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所有的修士简直都是一副难以置信又激动万分的模样,拼命的记着他口中出来的每一句话,甚至包括了那高坐白玉台上的圣人。

    方行的计划就是这么简单!

    你不是把太上经看的比命都重么?你不是为了这破经折磨我徒弟么?你不是为了此经要杀我兄弟么?你不是说什么一人得经你斩一人,二人得经你斩一双么?

    那我当作佛法给你讲出去,现在听经的人已经不下三万,还正有无数人正在疯狂赶来,其中不乏诸大道统的天骄道主老祖宗,身份显赫,举足轻重……有本事你全去杀了!

    太上经文,确实是太上秘传,每一道经文的传承,都有它自蕴的规则与秘法,可以自己修行参悟,却传不得外人,以前就连方行得到了太上丹道的总纲之后,想去大金乌那里学到太上不死经,都需要心神之间的感应,却无法付诸于口。

    不过这规则毕竟是死物,像是一些大能高人临死前留下来的规矩,虽然厉害,但并不绝对,而且太上九经乃是传承,早晚还是要传下去的,其中一条规矩,便是成为了太上道统隔世遗徒之人,拥有传经一道的资格,其他诸经,在自己彻底参悟了之后,也就可以传予他人。

    简单来说,就是经文乃是太上道统的东西,但如果参悟了其中的道理,就是自己的东西了!

    而方行如今便赫然是利用了这个规则。

    太上化灵经、太上感应经、太上不死经三经他学的最早,一直勤奋修行。参悟,尤其是那被废掉的十年里,试图从里面找到恢复修为的办法,更是将每一句都研究了很久……

    直到他在归墟之内。夺万灵丹道源,温养自身之时,一身的见识与修为都达到了巅峰,也就是修行界里所说的金丹大乘境,这三道经文。已经完全算是他自己的东西了。

    也是到了此时,那些冥冥之中的规则已经对他不起作用,三经之内蕴含的道理与法门,已经深深烙印于他的识海,想要外传,不过是张口而来,与普通传经无甚两样。

    当然了,其实就连方行也没意料到的是,他本以为自己哪怕可以讲经,但毕竟也是不符合太上道统的规矩的。说不定在讲经时,会受到某种冥冥中的限制,但如今却讲的异常顺利,通过自己太上道统传人的身份,也隐隐感到,某些限制,在自己讲经之前,就已经被打破了……

    联想到那位隐藏在了归墟中的存在,他也差不多明白了什么。

    那个存在私授吕奉先太上逍遥经,早就在自己之前打乱了先贤们留下来的规矩了。

    他私授经文在前。方行公开讲经在后,冥冥中,倒是他替方行挡下了一些因果……

    而太上九经之中原本就拥有的法则,也被他们两个的行为打乱。约束神力削弱了很多。

    一边在莲花上讲的爽,一边在下面听的如痴如醉,却恼了另一方的人。

    “住口,再多说一字,我必斩你……”

    魔渊之内,有人咆哮赶来。身穿白袍,气宇轩昂,却又气急败坏,赫然便是刚刚还谈笑风声,连圣人都没有约束他,声威与名声都达到了极点的吕奉先,此时的他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全无风度可言,那表情简直要择人而噬,风驰电掣般冲到了通道前,想要出来杀掉方行。

    在他身后,还跟着那些与他结成了联盟的白玉京修士,也是满面诧异。

    方行见到他来,面上不动声色,继续讲经,内心却也提起了杀机,准备杀人。

    然而端坐于白玉台上的圣人见状,却大袖无风自动,魔渊通道前赫然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法则之力,竟然只能入不能出,与此同时,圣人淡淡的声音传遍了周围四野:“无规矩不成方圆,凡尘战阵之上,尚有兵卒过河不许回头的道理,我辈修行之人,又岂有立下大誓,入魔渊斩妖除魔之后,再调头回还之理?此通道,可入而不可出,造化完结时,才是你等归来之时!”

    吕奉先听了这番话,只急的额头冷汗都出来了。

    这他妈什么圣人啊,什么破规矩啊,你摆明了就是在偏向吧……

    心急如焚中,他急急传音,要家族长辈赶来阻止方行传经。

    只不过,那几位元婴高手在怒气腾腾冲杀了过来之后,还没靠近方行身前,甚至还没有影响到方行传经的过程,便有几道气息强横的修士来拦路了,看那模样却也都是道主级人物,面色不善的看着那三位元婴,冷声喝斥:“圣人在前,你们就忘了九天之盟了吗?退走!”

    这是犯了众怒啊!

    吕族的元婴不敢异言,只能急急派了族中的金丹高手再来,不过这几名金丹大声喝骂着赶来,还没来得及出手呢,就被一群修士围殴了,一顿乱拳打的生死不知,躺在地上吐白沫,还有人愤愤骂着:“妈蛋,人家大师讲经呢,不要大声喧哗,你他妈懂不懂礼仪?”

    吕族真没办法了,束手无策!

    神州修士可不傻,明白这经文的重要性,如何能被外人打断?

    想要阻止那和尚,就得跃过诸神州修士这一关!

    不几时,第二道感应经也已经讲完,方行顿了一顿,看着莲花下方。

    黑压压一片人群,目光热烈而痴迷,满怀期待的等着他再度开口,生怕就此没了。

    方行却偏不急着开口,笑眯眯朝着下方的众修看了一眼,道:“听得爽呗?”

    下方众修呆了一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片汪洋般的欢呼大笑。

    “感激这位大师传道授业……还有吗?”

    “如聆仙音,此恩难忘,只求大师继续赐法,解我惑业!”

    “没听够啊,接着来!”

    一时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整个白玉台旁直接乱作了一团,有人诚恳,有人感激。

    方行见了这反应,却也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道:“想听啊,得给钱……”

    这话纯粹是下意识的反应,虽然讲经是为了解气,但还是觉得收点利息比较好,当然了人家真不给他也会讲,但却没想到,这话一出来,眼前登时一片红彤彤的,不知有多少灵精宝石朝着他掷了过来,铺天盖地,吓的方行都哆嗦了一下,还以为是谁想要自己的小命呢!

    神秀小和尚直接就被砸的抱头鼠窜了,驴子吓的躲到了莲花后面,楚慈则吓的跳到了莲花上,躲在方行身后,方行也呆呆的看着,无数的灵精宝石瞬间就堆满了他身周的一大片地域,还不停的有人掷过来,简直就像是下了一片灵精雨,众修心中的狂热可见一班……

    “佛祖讲经时,天花乱坠,师兄讲经却是灵精乱飞,这也是一种境界吧?”

    神秀小和尚此时在看着端坐在莲花上的方行,已经把他当成佛祖来崇拜了。

    “哇哈哈,这么大方,好,那等我喝口酒润润嗓子,再讲一段……”

    方行大笑,暗示神秀赶紧把灵精收起来,别被人偷拿了,自己摸出酒坛子喝酒。

    “喝这个吧!”

    刚取出了酒坛子,却忽听得白玉台上,圣人轻声一笑,丢下了一个白玉瓶来,方行呆了一呆,急忙接在了手里,拔开塞子一闻,顿觉满鼻的甘甜醇香,一时喜不自胜,大大的饮了一口,朝着白玉台上的圣人抛了个媚眼,台上的圣人见状,也是呵呵一笑,竟朝他拱了拱手。

    下方听经的众修,见到了这一幕顿时又呆了一呆,感叹不已。

    圣人亲自赠酒,而且向他拱手示意,这是何等的尊荣啊……

    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段佳话立时就要传遍神州了,万人传诵了!

    “劫道不死经……”

    方行喝罢了酒,收了灵精,便清了清嗓子,继续开讲,本来热闹闹的周围,也在他开口之时,忽然间就变得万籁俱静,认真聆听,真是连等闲道主之辈都无此殊荣了!

    “贼秃,你私传我太上秘传,乱我道统,你……你究竟是谁?”

    魔渊里面的吕奉先,已目眦欲裂,怒声大吼。

    他甚至都不敢想像,珍贵无比的九经传承,成为了人尽皆知的大陆货,会造成何后果!

    与此同时,他对方行的身份也起了无尽的疑问,这和尚究竟是谁,夺了自己的法舟和方天画戟,抢了符石与白玉令,还将自己的家奴杀了个干干净净,就连自己当初都险些被他阴死,而如今,他赫然又公开讲经,将太上道统秘传公布天下,他究竟是谁,竟天生克制不成?

    心里已隐隐有了一个答案,只是不敢相信!

    而听了他的话,方行却也停了讲经,冷眼向他看了过来,声音低沉,传遍四方,震撼心神:“你夺了我的归墟,囚了我的徒弟,现在还在追杀我的兄弟,却不知道我是谁?”(未完待续。)

    PS:  虽然昨天爆了一下,但今天还是会正常更新,这就是老鬼的原则!……另一个原则就是,打滚撒泼求票票,不给我就不起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