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九十七章 没错,小爷就是方行!

掠天记 第七百九十七章 没错,小爷就是方行!

    “魔头,果然是你……”

    在方行回答出了那句话,吕奉先表情狰狞,厉声大喝。其实就算方行不回答,他也猜到了方行的身份了,世间懂得三道太上经文,且可以传授他人的又还能有谁?也正因此,他一时表情都扭曲了起来,脖子上青筋毕露,心中惊怒难以形容,手脚都气的发抖了起来……

    “抢了他的归墟?”

    这一番对话,白玉台旁的修士都清清楚楚的听在了耳朵里,心间都是微怔。

    看向方行的眼神里,也多了一抹疑惑。

    此人究竟是谁?

    其实从吕奉先和吕族这等盛怒的模样,以及方行所讲的这三道经文的名字,场间已有不少修士猜到了这三部经文的原委,定然与太上道统有关,再加上诸修都是识货的,这等玄奥经文,又岂会没有些来历?已有不少人,隐隐猜到了,这就是太上道统九经中的三篇。

    也正是因此,他们才会出手帮方行拦下吕族的元婴与金丹。

    这等秘传,实在不是什么时候都听得到的。

    适才在专心听经,无暇多想,如今听了方行与吕奉先的对话,诸修心里也忍不住升起了一抹疑惑了……那就是,这个和尚竟懂得三篇太上经,还随口讲了出来,他究竟是谁?

    却也不用他们猜测了,吕奉先表情急欲择人而噬,已经运转了一身法力,将自己的厉吼之声传遍四方:“你们……你们竟然还听他讲经?……他……他就是那个曾经大闹封禅鼎,抢了神州北域镇压气运大鼎的魔头方行,此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人人得而诛之!”

    轰!

    此言一出,天地间寂静了稍许,久久无人开口。

    就算是在神州,方行如今的名声也不弱了,说是人尽皆知也不为过。

    毕竟他当初做的事情。任何一件挑了出来,那都是让人震惊的大跌眼镜啊!

    而此时,每一个人的目光,都惊异又惊讶的看向了盘坐于莲花上的灰衣僧人。有人表情震惊,有人疑惑,更有人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就连白玉台上的圣人,都将目光望了下来。虽然他身周神光萦绕,使得别人看不清他的模样,但却分明能感得到他那有些好奇的眼神。

    这和尚就是方行?

    那个年龄不大,却已近乎搞到了修行界里人尽皆知的小魔头?

    不是传说他死了吗?怎么又成了和尚?

    而在众修都看着自己的时候,方行倒是浑不在意,盘坐在了莲花上面的他,却正托了下巴,静静的看着天空,等了许久,既不讲经。也不回答吕奉先的话,似乎走神了一般,下方修士隐隐有议论声传了出来,他却全然不理,认认真真的在琢磨着什么……

    “方行,你作恶多端,人人皆欲除你,以为扮作了和尚,就无人识得你么?”

    吕奉先声音阴冷,带着森然杀意。继续说道:“就连白玉京城门上,都有你的斩魔符诏,杀你一人,便可得三道白玉令。今日你胆大包天,于众修面前露面,还想逃走吗?”

    到了这时,他却是有心挑拔,想让外面的众修对方行出手了!

    毕竟是三块白玉令啊……

    这魔头可是比那洪荒遗种都值钱的多了!

    此前因为众修皆以为这小魔头死了,这三块白玉令的赏赐。其实是针对的他所代表的丰富身家以及那个意义重大的封禅鼎,只不过一直没有人能真的找到他,这道符诏也就没有人真的去关注,可如今,他却活生生出现在了众修士的面前啊,就不信没人会动心……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他提起了白玉令之事后,一时间,已有不知多少道冷冽的目光看向了莲花上的方行,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宗门道主级的人物,毕竟,哪怕是大宗大派,也只能拥有一块白玉令,小小的令牌便代表了一个小辈崛起的机会,又有谁会不心动?

    无数道目光都震惊而急迫的看在了方行脸上,只能他出口而承认的一刻。

    到了这时,方行的神情倒也终于有点变化了,看了半天的天空,他脸上却有了些笑意。

    “呵呵,我把你们太上道统的真经都传出去了,也不见你出面来杀我,在平时,你若想帮那头驴,直接将九经传他多好?又或是直接弄死我也行啊,偏偏连个面也不露,还得入梦传法才行,这样说起来……呵呵,看样子你也是无法直接出手的吧?或者说……”

    他慢慢自莲花上站了起来,口中冷冷自语:“……你根本就不能出手!”

    说出这句话时,他已心间大定,神情上露出了一抹坚毅,而眼底,则浮着惊人的杀气,目光冷冷向魔渊里面的吕奉先望了过来,淡淡开口:“没错,小爷我就是方行……”

    轰!

    下方行神州修士,听到他自承身份,顿时一片哗然,甚至有人低声惊呼。

    而方行则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是目光冷冷的看着吕奉先,脚踏虚空,步步向前,声音显得低沉而沉重,犹如闷雷一般,传遍四野:“你囚困起来,抽取了化灵经的那个,是我的徒弟,你抢走的,是我的归墟,你正在追杀的,是我的兄弟,现在,我来了,你……”

    说到了这里时,他陡然间探出了右臂,五指张开,凌空一抓。

    “嗖!”

    在下方,青驴的背上,有着两个口袋,其中一个则呈长条形,紧紧的缚在驴背上,而在方行这一把抓来之时,神力遥遥牵引,这口袋赫然破碎了开来,蝴蝶般飞舞的碎片里,却有一杆气息雄浑的方天画戟飞向了高空,而后被他牢牢握在手中,缓缓指向了前方的魔渊。

    “……该把欠我的都还我了吧!”

    这最后一句,声音平地炸开,几如霹雳从头顶响起,修为弱的险些被震倒。

    而方行在此时,面上的杀机也已浓烈到了极致,向前面虚空迈出的步子越来越快,踏足之处。甚至震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虚空涟漪,在这速度已经到达了鼎点之时,他背后又赫然有两道剑魔大翅陡然间散了开来,在空中猛然一拍。速度立时再增一倍,疯魔一般直冲向前,分明只是一个人,但在此时,他气势升腾到了极点。赫然有种化身千军万马般的意境!

    这威势实在太可怕,那拦在了魔渊前面的三条通道前的白玉京弟子,直吓的满面震惊,急急的向旁边一跳,而方行则瞬间之间,直接从最中间的通道杀进了魔渊……

    “轰!”

    方天画戟狠狠前指,挟起万丈狂风,直刺向前。

    吕奉先本来就一直在最靠近通道口的地方喝骂,却是首当其势,试问方行那一戟施展出了他强横的肉身力量。又运转了太上破阵经里修来的法门,再加上他从外面奔来的疯魔力道,这一戟之力何其之强,于空中划过之时,赫然洞穿了虚空,直向吕奉先额头戮了过来。

    “何敢欺我?”

    吕奉先面对这一戟,也是又意外又震惊,意外的是没想到方行直接就敢冲了进来与他搏杀,震惊处却是他从何处修来的这等恐怖力道,竟全不输于天生神力的自己?

    不过此时也来不及细想了。面对这恐怖的一枪,他想也不想,便抓出了龙纹大刀,双手持刀。横在了自己身前,也就在这一霎,那一戟已经到了,“轰”的一声刺在了刀身上,巨大的力量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向他冲击了过来,直震的他浑身发麻。身形如流星般后掠,足足退到了百丈之外,才堪堪停了下来,一身气血兀自不稳,沸腾不已,竟有暗伤的征兆……

    而方行冲进了魔渊,一戟震退了吕奉先,却也没有直追吕奉先,而是目光冷冷扫过了周围那群同样满面震惊的李长渊等人,陡然间咧嘴一笑,随手便将方天画戟一摆,竟直朝着李长渊劈了过去,这一戟运转了神力,直接撕裂了虚空,划出了一道长长的黑色闪电。

    “你不是要仗义出手吗?”

    随着大喝之声,这一戟劈落了下来,李长渊全无防备,只吓的大吃了一惊,神剑瞬息出鞘,劈出一片剑浪,犹如一道白茫茫怒海现于空中,堪堪抵住了这一戟,但身形也已止不住飞快的向后退去,满面惊疑之色,手中长剑余力未消,龙吟大作,久久不绝。

    “你们不是要抢剑灵吗?”

    几乎是在劈出这一戟的同时,方行背后两道剑魔大翅也陡然拍了出去,一翅拍向了丹香楼红穗仙子,直吓的她脸色大变,驾起神光抵御,抽身急逃,另一道大翅则拍向了那火真人,上面蕴含了恐怖剑剑,赫然将火真人刮的衣衫缭乱,连逃百丈才躲了开来,心下惊惧。

    “你不是要斩我这魔头吗?”

    回过身来,一脚踏下,正在旁边脸色变得无比难看的北神山道子聂山人并起双臂抵挡,却被喘的直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形飘摇,远远跌了出去,眼神惊恐到了极点……

    “还有你们,想拿了我的人头去换白玉令?”

    最后,他目光看向了周围那些与吕奉先等人结了盟的部曲、同伴等众,森然一笑,大戟搅动,转动如风车一般冲进了人群里,狂暴的力道迸发了出来,成片的人被他这一戟搅了起来,身不由己,混乱一片,也不知伤了多少,一个一个惨叫着向远处飞了过去……

    转瞬之间,如风卷残云,身边百丈,已是一片空白。

    到了此时,方行才停了下来,立身虚空,手持画戟,身上的杀气层层暴涨,一道魔气直冲云霄,引动天象变化,声音则传遍四野,在魔渊内外滚滚荡荡,震得诸修心神战栗。

    “现在我来了,你们敢吗?”(未完待续。)

    PS:  求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