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九十八章 管闲事的下场

掠天记 第七百九十八章 管闲事的下场

    “你们敢吗?”

    一声怒吼,震荡四野,可怖煞气宛若实质,汇聚成云。

    方行手持方天画戟,立身于虚空之中,方天画戟斜指天际,轻蔑之态表露无疑。他冲进来后,便戟指吕奉先、李长渊,翅打红穗、火真人,又一脚踏的北神山道子聂山人口喷鲜血,挥戟扫得一片家奴随从七仰八翻,可谓是不嫌事大,直接将这些出身不俗、实力更是顶尖的神子道子级人物都得罪了一个遍,但偏偏身上的这股子凶气,竟一时慑住对方,场间鸦雀无声。

    李长渊等人,乃是白玉京十二楼里的弟子,在这里算是半个地头蛇,更兼得自身拥有强横实力,平时便是见了等闲元婴,那也是平起平做,但如今被他画戟指着大骂,赫然无人应声,而方行充满杀气的挑衅目光从这些人脸上扫过时,虽然一个个面露愤恨,甚至杀机无限,但在遇到了方行那双凶到了极点,狂到了极点的眸子后,还是忍不住将目光移开了。

    打小方行就明白,要么不打,要打就得有股气势,我强你就弱!

    而对李长渊等人来说,适才方行冲进来之后,连续出手,表现出来了太过可怖的实力,由不得他们不忌惮,面对着肥羊一般的大雪山弟子,他们自然巴不得抢上前去杀人夺剑,但如今跳出来了这么一个扎手的,那就要衡量一下出手的后果了,毕竟诸人身份都摆在了这里,每一人都代表着一方道统,若是赢了还罢,若是输了,那可真算是丢了整个宗门道统的脸了。

    再一点就是,他们纵然身世都非同一般,宗门与家势都极为不凡,但方行却也是刚刚在外面出了一个大风头,讲了一段经。甚至都搏得了圣人的青睐,一瓶酒,一个拱手,两个细微的动作便已看出了圣人对他的另眼相看。在这种情况,当着对人的面,谁又敢拿家势欺他?

    九天之盟的签订便是讲究一个小辈凭个人本事争锋,尽量减少家族势力的影响,若在平时。大概这些人也不会太将九天之盟放在心上,可如今却是在圣人的眼皮子底下啊……

    “魔头,到了此时,还敢如此张狂!”

    一片沉默里,还是吕奉先第一个森然开口,手持龙纹大刀,稳步踏空而来。

    暗自调允呼吸,压制了体内的沸腾气血之后,他望向方行的眼神便已按奈不住熊熊杀气了,尤其是在看到了方行手里的方天画戟之时。这股子恨意更是升腾到了极点……

    那可是自己的趁手兵器啊,却被这魔头抢走,害自己不得不再拿了家族给予的龙纹大刀来做兵器,只是用惯了那杆方天画戟,这柄大刀纵然品质更高,却也发挥不出真正的实力来。

    而且在上次被这魔头暗算了一次之后,他险些丧命,不仅丢了兵器,还丢了白玉令,无论是家族。还是那个入梦来指点自己的仙人,都有难掩的失望之色,仙人授他太上逍遥经,看似好事。实际上就是表示对自己不满意了,认为自己原有的实力承托不起他的厚望。

    而家族付出的代价更大,原本太浩吕族打算一分为二,一边支持吕奉先承继太上道统,一边也在家族之中,再培养他的亲弟弟为道子。两块白玉令,正是打算这么分配的,只是自己被人抢了白玉令,家族衡量过后,却不得不断了弟弟的机缘,将这一个机会又给了自己……

    对于内心一向自傲的吕奉先来说,这些事情,简直无法出手。

    “手下败将,装什么大头蒜?”

    方行低声一笑,横过了方天画戟,在虚空中摆了两下,神态轻松,模样十分欠揍。

    不过这话一出口,吕奉先羞怒异常不说,李长渊等人也皆是心下一惊。

    在知道了这和尚就是方行之后,他们本就对这个名声远播的魔头十分忌惮,如今听了他这话,更是心下发憷了,吕奉先的本事,他们可是见识过的,此人天生神力,隐隐在自己等人之上,但听这口气,他竟然曾经败给过这魔头?那这魔头究竟有多大本事啊……

    “放肆!上一次若不是有人暗中偷袭,你能奈何得了我?”

    吕奉先脸都憋红了,几乎生来便从无对手的他,如何受得这种嘲讽。

    “嘿嘿,上一次若不是有人救你,我早一戟戮死了你!”

    方行冷笑一声,一句话把吕奉先憋的喘不过气来。

    论到嘴上功夫,这位天生神力的战修可远不是方行的对手,他也不愿跟方行斗口,提着龙纹大刀就走了上来,杀气腾腾,准备要出手了,而方行也利索,直接向周围那些愤愤看着他,却一时无人敢向自己还嘴的修士们看了一眼,冷喝道:“小爷要杀了,你们都给我滚开!”

    “你……”

    这群人都是有头有脸的,遭此喝骂,脸色都更加的难看。

    “嘿嘿,这魔头可真是凶狂啊,你真以为自己本事大到了可以无视我们?”

    脾气最为火爆的火真人衡量了一番双方的实力,森然开口冷笑,眼底闪烁凶光,声音低低的道:“诸位道友,咱们既为同盟,在这魔渊之**进共退,那么一起连手御敌也是应有之义吧,这个小魔头出了名的无恶不作,咱们修行之人,斩除魔头,乃是份内之事!更何况……呵呵,传言中这魔头一身宝贝不说,那件北域封禅山上号称无价的封禅鼎,可就在他身上啊……”

    这一番话,着实很有煽动性,场间诸修,倒也真有些蠢蠢欲动了。

    这魔头再凶,能是他们这些人的对手不成?

    九天之盟不让以家势、境界、长辈欺人,但没说不许联手啊!

    再说,他们是同盟,若是联手御敌,确实天经地义。

    方行见了他们这模样,心底一沉,不动声色看向了火真人,低笑道:“你是说这个鼎吗?”

    说着,手掌一扬,一尊圆圆的小鼎被他抛了出去。高高飞上半空,轻盈落下。

    青铜鼎身,三足两耳,似有悠久岁月蕴藏。赫然便是那尊被他随身携带的封禅鼎。

    火真人感觉到了鼎上的厚重真气与古朴气息,眼睛也顿时亮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好运来的这么快,但还不等他施法接来,方行便陡然接起了一个法印。那尊小鼎轰的一声,陡然之间变得大了百倍,带着重如巍峨封禅山一般的雄浑山意,轰隆隆向火真人镇压了下来。

    赫然是方行杀伐果断,直接便以封禅山山意运转了此鼎。

    此鼎曾在封禅山上呆了不知几万年,气息浑然一体,如此运转,正是相得益彰。

    “嗖!”

    火真人感觉到了不妙,急运火法,便要化作团团火意躲闪开去。

    但也就在小鼎出手的一霎。方行便已直接出手,两道剑魔大翅轰隆一声展了开来,在空中一拍,他的身形如闪电一般向前冲了过来,竟一霎间便突破了百丈距离,来到了火真人面前,双翅一扫,赫然化作道道黑色剑光弥漫在周围,处处虚空崩碎,化作了一片剑域。将他与火真人围在了中间,而他手中,则方天画戟一抖,化作一条毒龙。凶猛无比的向着火真人刺落。

    “魔头敢尔……”

    火真人大吼,他本是火灵血脉,早就修炼成了火元之体,身形可化作灵焰随便聚散,普通修士执兵器打他,根本捉摸不到他的半点身体。然而头顶之上,封禅山化作一座大山一般镇压了下来,幽远气息赫然将他镇住,火元之体竟然施展不出来,眼睁睁看着这一戟刺来,只能沉声大叫,力贯双臂,运转了一身的法力,向前撞去,试图挡下这一戟,而后等同伴来救……

    只可惜,这一切方行都提前琢磨好了,剑域已经散开,将所有人都隔在了外面,任是这群人都是罕见的道统神子,想要破开他以剑魔大术施展出来的剑域,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他自己,更是完全不管那些人如何冲来,全神贯注,一戟直朝着火真人戮了下去……

    这一戟,竟带了一种战场上才有的杀伐之气,看似简单一戟,却将他一身的力量都运转在了一处,戟上所蕴含的恐怖巨力,简直难以用言语去形容,犹如神将冲阵,一戟杀人。

    轰!

    如戮豆腐,本就不修肉身的火真人在这神力贯注的一戟之下几乎毫无抵挡之力,瞬间就被蕴含无上神力的大戟崩碎了双臂,而后直接贯穿胸口,挑在了半空,方行神威无敌,眼中杀气迸发,望着火真人惊恐的眼神,口中大喝:“凭你这种废物也敢来招惹我?”

    “我……我……”

    火真人眼神惊恐,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幕,嘴巴大张,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任是他再如何去想,都没有想到,自己一招之间,便被人挑在了空中。

    而方行则更懒得与他说话,说罢,大戟一抖,神力迸发,“嘭”的一声,火真人直接被他崩碎成了肉酱,连一块整肉都瞧不见,一道软绵绵的神魂无声惨叫着逃了出来,神情惊恐异常,想要遁走,但却被剑域困住,只好转过头来,在空中磕头求饶,散发出了哀求的神念。

    方行却看也不看,直接一戟戮去斩灭,干脆异常。

    唰唰!

    那遍布周天,化作了剑域的黑色剑光,也在这一刻归拢于他的背后,消失得干干净净……一切都不过是在一瞬之间,众修甚至只看到方行剑域展开,他挺戟刺出,一息之后,剑域便已消失,而那个刚刚还叫嚣着要围杀方行的火真人,则连肉身带神魂都完全看不见了……

    “这就是管闲事的下场!”

    方行看向周围诸修,挺戟而立,沉声大喝,目露凶光。(未完待续。)

    PS:  我又旷工了,我对不起老板,对不起领导,对不起楼下餐厅的小妹妹……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