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有仙行术,我有鬼遮眼

掠天记 第七百九十九章 你有仙行术,我有鬼遮眼

    出手便杀人,一时虚空死寂,诸修皆震。

    那可是火真人啊!

    神州南域出了名的高人,天生火灵血脉,虽然出身不高,但也是一名凶人,不到三百岁的年龄,便修出了火元之体,便是与元婴对上了,也有极大胜算,也正是因此,才直接建立了自己的道统,就连白玉京十二楼中的人见了他,也都会客客气气的对待,此前圣人打算设诸子道场,更是直接算了他一个名额,当作了拥有无限潜力的小辈来培养,可谓前途光明……

    但就这么一个人,被这小魔头说宰就宰了?

    更关键的是,竟然连一个回合都没有撑下来,这小魔头究竟有多强?

    “嘿嘿,还有人要来试试的吗?”

    方行怪笑了一声,一双怪眼扫向了四周,似乎在寻找下一个对手。

    无人应声!

    李长渊等人都面色冷峻,满面提防的向后退了一步,北神山道子更是恨不得直接转身逃走!

    实在太可怕了!

    就连吕奉先都脸色铁青,没有立刻出手。

    他是个识货的,此时整个人都还沉浸在方行那一戟的凶猛与霸道里。

    就连方行一眼便看出了他在学了太上逍遥经之后身法的变化,他也一眼便看出了方行出手之时的战法变化,与之前一战时截然不同,简直就有了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他从何处学来了这等战法?”

    吕奉先眉心简直疑成了疙瘩,神情阴冷如冰。

    而方行见了众人这等模样,心下也是一乐,知道效果达到了,虽然装的威风,但心下还真有点担心被围殴,他学得了太上破阵经,敢战吕奉先,但也不能敢一人单挑这么多啊。也就是抱着这种念头,才直接下辣手斩了火真人,一是因为这厮确实吃相难看,让人不爽。另一点,就是为了杀鸡儆猴了,刚才他看起来轻松,却已经运用了封禅鼎、剑魔大术以及刚刚才参悟了一些的太上破阵经,甚至还加了点偷袭的意思在里面。才做到了这举重若轻的一幕……

    当然了,就算如此,效果也是十足,现在的小魔头,方行自己都怕!

    “诸位道友,且先替我掠阵,看我斩了这魔头,以正我太上道统威仪!”

    吕奉先脸色森冷,提前开口喝道。

    他看出了李长渊等人皆被这魔头慑住,心间皆生退意。不愿与自己围攻这魔头了,便自己主动说了出来,留一份脸面在,否则等到他们开口之时,脸上便不会这么好看了。

    再者,他毕竟是吕奉先,天生神力,同辈无敌的吕奉先,一人恶战韩英、厉婴、金乌三人而不败,却曾经被方行阴了一把。如今也有意要为自己正名,夺回自己的无敌之名。

    “也好,传经一事,乃是吕兄家事。且由你先与这魔头算账,待到你们二人了了恩怨,再由我来与他清算这出口伤人,且无缘无故击杀我南域修士火真人的账……”

    李长渊吐气开声,满面提防,退到了一边。显然还未放弃出手的打算。

    毕竟他也是堂堂白玉京小辈里的领军人物,却被方行连番看贬、羞侮,心里越想越不舒服。

    “魔头,你私传我太上道经,乱我道统,又曾暗算于我,夺我法舟,杀我家仆,甚至还偷走了我的的兵器,这笔账倾海难洗,今天既然你够胆到我面前,那就与你算个明白!”

    吕奉先沉声厉喝,陡然之间,执刀挥舞,向前一步迈出。

    那一步,分明就是迈向正前方,但也就在这一步迈了出去之后,身形忽而流转,竟十分诡异的横跨了几十丈的距离,白袍猎猎,赫然到了方行身后,掌中凶刀锋芒毕露,直朝着方行后背硬劈了下来,凶刀本就气机可怖,被他神力驭使,再加上他修行了太上逍遥经,身法着实难以捉摸,就连方行也吓了一跳,双手持方天画戟背后一格,硬生生接下了这一刀……

    轰隆!

    一道可怖的巨力炸开,方行直接便被劈飞了出去,在空中滑出了一道水波般的流痕。

    “呼……”

    一口隐含血腥味的气息从口中吐了出来,狠狠呸了一口,暗骂:“真他娘的狠啊!”

    一个天生神力的战修,再配上一件凶狂兵器,运转玄奥仙法,身形飘乎不定,这种对手简直就是让人感觉难缠,甚至根本无法对战,根本就是几乎将肉身战法发挥到了极致!

    场间众人也皆是大惊,方行初闯来时,一戟震退了吕奉先百丈,凶威可怖,而如今,吕奉先愤而出手,却似又反了过来,局面上看,两人倒有些半斤八两的模样了……

    “受死!”

    不过当初方行震退了吕奉先之后,没有继续追击,吕奉先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刀震退了方行,旋及迈开大步,白袍飘展,神威盖世,带着说不出的仙蕴,又给人一种不可捉摸的飘乎之感,瞬息间便已追到了方行身前,龙纹凶刀暴斩,同时左手叉开,直向画戟抓去。

    “是我的东西,你夺不走,回来!”

    吕奉先口中大喝,声音滚滚,如闷雷横空,又似在唤醒某个存在。

    “嗡……”

    在这一霎,方行本欲还手,但手里的方天画戟竟忽然间颤了一颤,似乎兵器里那道沉睡已久的兵灵再次苏醒了过来,竟然急力挣扎,要向吕奉先手中飞去,赫然是吕奉先虽然有了龙纹凶刀,但还是想拿回这件跟了自己许久,内中兵灵已与自己心神合一的趁手兵器来。

    暴斩的同时,不求伤敌,只求把方行打的手忙脚乱,好趁机召唤兵灵,夺回方天画戟。

    “拿去!”

    吕奉先的大刀本就凶猛,再加上手里的兵器忽然又开始不听话了,方行顿时陷入了深深的危机之中,不过他一路走到现在,也是身经百战,神思转动极快,眼见得凶刀临头,方天画戟又欲飞去,干脆心一横,手掌在戟身上重重横击,在它急欲飞去的力道上又重重加了十倍的力量,使得这一杆兵器疾如闪电一般朝着吕奉先面门拍了过去,与此同时,他则身体一转,背后两道由乌黑魔剑组成的大翅显化了出来,袭卷左右虚空,重重朝着吕奉先拍了下去……

    “嗯?”

    方天画戟来的虽快,但以吕奉先的修为,还不至于被惊到,左掌一按,便已将其握在了手中,那种熟悉的感觉重又回到心间,登时使得他心中狂喜,就连一身沸腾的神力,都在此时暴涨了几分,几乎忍不住要仰天长啸,发泄这一股充斥了胸臆之中的狂暴战意……

    不过,方行的攻击来的好快,吕奉先五指刚刚接触到方天画戟,身周诸空便有两道可怖剑翅拍了过来,疯魔森冷的剑气交错纵横,让他都感觉心惊肉跳,下意识便将方天画戟横扫,劈开了一道人腰粗细的巨大虚空裂隙,犹如一道黑色闪电般向外扩散了开来,同时抽身急退。

    然而也就方行剑魔大翅拍出时,他已急急的捏起了一道法印,空中一缕青雾飘了过来,赫然将他身形遮住,而他则向着空中一纵,取出封禅鼎向着吕奉先镇加了下去,在这么电光石火的功夫间,吕奉先只感到方行的气机忽然间消息,还未有所反应,头顶之上,已有一道如同巍峨大山一般的力量镇压了下来,大惊之下,大步迈出,身法逍遥,便要遁出百丈。

    可也就在此时,斜刺里方行身形出现,劈手扯住了他的右臂,用力向后一扯,同时身形高高跳了起来,一脚向他面门上踹了过去,整个动作既诡异,又难言其妙……

    更可怕的是,他骤然间出现,竟然神出鬼没,全无任何征兆。

    “这又是什么法门?”

    吕奉先心中暗惊,急切间左手挥舞方天画戟格挡,右臂急振,身形向后飘飞。

    轰!

    方行那一脚的力量与吕奉先的方天画戟一撞,将二人身形各自弹开。

    一切交手都在倾刻间完成,在外人看来,二人只是一触即分,各退到了三十丈外。

    吕奉先方天画戟交到了右手之中,满面怒容,戟指方行,大喝:“魔头,你今日必亡!”

    “他夺回了自己的兵器?”

    李长渊等人心下微怔,旋及暗喜,本来他们对方行的恐惧之意已经升腾到了极点,可谁也没想到,这一交手,却是吕奉先占尽上风,不仅将这魔头击退了百丈,气势上完全压制,更是两个回合间,便夺回了他的方天画戟,有了趁手兵器,神威更盛,这魔头又还狂个什么?

    只不过,在目光看向了方行时,他们的心情却又忍不住沉了下来。

    松垮垮站在了虚空之中,一脸惫赖的方行,却将自己藏在了背后的手亮了出来,赫然握着一柄通体黝黑,气机可怖,布满龙纹的大刀,竟然是吕奉先适才使用的那件凶兵,而方行满意的打量着这件龙纹凶刀,眼底含笑,轻声道:“你有神力,我有剑翅,你有仙行术,我有鬼遮眼,现在你拿回了方天画戟,我却也有了不世凶刀,呵呵,老驴啊,小爷我就问,还拽什么?”

    “那凶刀也是我的……”

    吕奉先眼神冰寒到了极点,咬牙低喝。

    方行把刀往回一缩,瞪着眼道:“胡说,我抢来了就是我的!”(未完待续。)

    PS:  刚才下楼买烟,有只狗一直很不爽的瞪我……我觉得一定是我们领导派来的,你们说该怎么办?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