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章 后脑勺传来的杀气

掠天记 第八百章 后脑勺传来的杀气

    相比起方天画戟,方行更擅长使用的还是刀。

    毕竟性子注定,与人厮杀之时,他也习惯于大开大阖的路数,一柄所向披靡的疯狂大刀或是巨剑,一直都是他的最爱,而且那杆方天画戟内蕴兵灵,与吕奉先心神合一,用那杆画戟与吕奉先恶战,冷不防就得小心它的作乱,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就更弱了,也正因此,方行反而瞧上了吕奉先手中的那柄凶刀,在吕奉先企图夺回方天画戟时,他一样也在琢磨夺来这柄刀。

    也正因此,二人心神差不多,各有侧重,竟在交手中出现了神异一幕,互换兵器。

    若不是众修都知晓他们二人正在死战,谁也不留半分机会给对方,还以为他们是故意的。

    抢来了画戟,却丢了凶刀,吕奉先心间还是极为愤恨,不过有了方天画戟在手,那种神威无敌的感觉再度出现,也让他不屑于再在此事上计较,凶刀夺去了又如何,回头再拿回来便是,大戟一摆,便大步向前迈出,冷喝道:“魔头,有本事再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大喝声中,气机已经暴涨万丈,浑如天神降世,气冲斗牛。

    “等等……”

    眼见得吕奉先便要出手,方行却忽然伸手大叫。

    吕奉先微愕,也不疑有他,冷喝:“事已至此,有何话说?”

    方行嘿嘿一笑,道:“我先来!”

    话音未落,陡然一道青雾飘来,遮住了他的身形,青雾飘过时,他的身形乃至气机,赫然都已经消失在了场间,这诡异一幕,登时让吕奉先也眉头一皱,一身法力暴涨了开来,方天画戟霎那间横扫周围。果不其然,一戟还未抡圆,在自己背后,一柄大刀突兀出现。

    “当……”

    一声刺耳的悠悠长音。在场间荡开,震的人心弦发颤。

    方行一刀被挡下,身形陡然间再次失去了踪影,下一息功夫,吕奉先左肋之下。凶刀出现,一刀横斩,这等诡异法门,就连吕奉先也大吃一惊,咆哮声中,一步迈出,身形窜到了三十丈外,而后面,方行却呵呵大笑,手持凶刀赶来。一刀劈下,不待交锋,却又窜到了另一方。

    “轰”“轰”“轰”

    这一番交战,直看得场间诸修目眩神怡,两个人一个大袖飘飘,步法玄奇,一个青雾缥缥,身形诡异,赫然斗了一个旗鼓相当,交手没几招。便已经凶险丛生,让人捏一把汗。

    “那魔头使得乃是什么法门?竟然如此神出鬼没?”

    丹香楼红穗仙子已经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她乃丹修,虽然也号称白玉京十二楼里出身的天之骄女,术法惊人。但这术法,也只是在丹修里显得惊人而已,真个论到了厮杀,她别说与天生神力的吕奉先或是身经百战的方行来比,就是比那精修剑道的李长渊,都差得远。看到了这诡异法门,心里一时震惊难言……

    “他那法门,虽不如吕兄那仙行身法堂堂正正,隐含大道,但诡异刁钻,也极不凡……”

    就连李长渊都皱起了眉头,暗惊于这魔头手段花样之多。

    这道法门,自然就是方行从魔剑剑胎处学来的掩息之术了,现如今,当时在南瞻玄域得到了剑胎的修十,都已经温养出了自己的剑灵,成为御敌一大手段,偏偏方行当初得到的剑胎却与众不同,乃是一道诡异的黑色巨剑,且被他所得后,便隐入了识海迷雾区,一直没有半分需要方行温养的意思,倒是中间被方行逼着收房租,烦不胜烦下传了他一术一法……

    那一术,便是剑魔大术,如今已被方行修炼成了剑魔大翅,实为御敌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而这一法,便是掩息的法门了,可以招来一片青雾,遮掩自身的气机与形貌,平时也是方行偷蒙拐骗时离不开的护身神技,而这道法门,便被方行取名为“鬼遮眼”!

    此术对于神念愈强的人来说,越容易被勘破,因而战斗之中,方行倒很少用它,不过如今被吕奉先那见了鬼的逍遥经身法,逼得甚是难受,便只好使了出来抵挡,还别说,吕奉先肉身强横,神力无敌,但于神识修行一道却并不突出,施展了这个法门,竟与他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场大战,赫然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吕奉先抓不到方行,方行也追不上他。

    “魔头,可敢现身与吾堂堂正正的一战!”

    吕奉先气恼,放声大喝,神威莫名。

    “呵呵,你怎么不说弃了那逍遥经上的法门,与我堂堂正正一战?”

    方行的声音却在他身后响了起来,一抹凶光自虚空之中斜斜斩来,气机凶狂。

    “嘭……”

    吕奉先急切间身形骤转,挥戟硬抗,拦下了这道凶光,而后挥戟直刺,震荡虚空,同时一咬牙,伸手从贮物袋里取出了一把阵旗,向着空中一洒,赫然一阵道音古韵,自动飞向了四面八方,形成了一座大阵,将方圆千丈之内封锁在了里面,凭空多了诸多障碍与阵眼……

    “我看你能躲到几时?”

    吕奉先并未引动大阵的力量,赫然只是将其布下,自己则挥戟杀来。

    “这王八蛋分明只有一身蛮力,却随身带着这么厉害的阵旗做什么?”

    方行心里也自嘀咕,却知道吕奉先是故意布下此阵,好让自己行动间没有这么自如来着,心里却也半分不惧,这等大阵,对于拥有阴阳神魔鉴的他来说,便是整座大阵的力量都引来了他也不怕,更何况吕奉先只是将其布在空中,自身却还是只用一杆方天画戟与他恶战?

    心中一凛,赫然也弃了那鬼遮眼之术,挥舞大刀,直冲了过来。

    若以鬼遮眼法门与吕奉先游斗,二人谁也奈何不了谁,方行心里的恶气,也出不干净。

    “那就成全你,看看你有什么手段!”

    方行一声咆哮,真正提起了杀机,双手握住龙纹凶刀,全力劈斩了出来。

    轰隆一声!

    宛若平地卷起一声惊雷,隐隐间,竟有军阵之上,万马奔腾声音响了起来。

    这一刀劈出,方行一人便似化作了千军万马。

    在这一会功夫里,他已经尽快的熟悉了手里的这柄龙纹大刀,也放心的用它来施展自己最近才刚刚学得的太上破阵经了,这卷经文,得自白玉京万宝楼最顶层的骷髅之口,又在万年难逢的圣人大战中参悟理解,方行已有甚多心得,如今在这时候,赫然以龙纹大刀使了出来。

    太上破阵经,并非具体的武法法门,更贴近于一种战道至理及领悟。

    施展此经,不必拘泥于兵器或拳脚,领悟在心,万法皆通。

    龙纹凶刀,在这破阵经法门的催动下,都赫然像是苏醒了过来一般,刀上的黑芒更加耀眼,刀锋过处,虚空应声而碎,留下了一道锋利笔直的黑色闪电,霎那间,刀气层层暴涨,竟尔卷起了一道雄浑如浪一般的刀光,翻翻滚滚冲向了吕奉先,将那一整片区域都笼罩在了里面。

    “好战法!”

    这一霎,吕奉先也忍不住放声大喝,战戟一振,怒搅如龙,与方行硬撼。

    轰!

    刀戟相撞,几若火山炸裂,天地色变,就连在旁边观战的李长渊等人,都下意识的向后退去,脸色阴晴不定,而那些修为差些的家奴等辈,更是震的两腿发软,跪倒在地。

    而方行与吕奉先二人,全力出手对拼的结果,赫然是吕奉先身形暴退,足足退了二三十丈,方行停了下来,方行则只是身形微顿,便已站住,手中龙纹大刀倒提起来,身上战意再次暴涨,光头之上,刚刚生出了寸许长的头发,更是一根根如同钢针一般,直指高天,如同刺猬。

    “再来!”

    他大喝,猛然踏步冲出,气机运转到了最强,背后竟然现出了一抹战场幻影。

    “好,痛快!”

    吕奉先也是大吼,面对着方行的冲霄战意,他不仅不惧,反而兴奋起来,大吼声中,一身气血全然迸发,竟隐隐将他周围的虚空都染成了一片淡红色,而他手中的方天画戟,也嗡嗡长鸣,似乎开始激越了起来,而后脚踏虚空,大戟破空,直向着方行硬击硬砸……

    轰!轰!轰!

    与适才截然不同,现在这一战才真个叫作酣畅淋漓,二人一个战意高昂,一个神力可怖,赫然在这片虚空之中展开了恶战,你一戟戮来,虚空炸碎,我挥刀击去,天地色变,疯魔一般的力量在空中不时碰撞,方圆千里之内,已经没有人敢驻足,纷纷让开,留给他们厮杀。

    而吕奉先也真个表现出了绝世战修的风采,酣战半晌,竟然精神抖擞,愈战愈烈,手中方天画戟如怒龙袭卷,让观者心惊胆颤,不过,也就在他凶风正盛时,却异变陡生,正疯魔一般酣战的吕奉先,竟忽然间登时脸色大变,猛然之间一几百丈,方天画戟于身前布下了道道断裂的虚空,整个人惊疑不定的向着魔渊通道那里看了过去,竟仿佛见了鬼一般……

    这个绝世悍将见到了什么,给吓成了这等模样?

    场间诸修也不明白,呆呆的转头看去,却只见那通往魔渊的通道里,正有一个白僧袍的小和尚双手合什,慢慢的走了进来,看起来老老实实,气质出众,完全没有威胁啊!

    众人惊愕的目光里,吕奉先脸色铁青,不知该怎么跟别人解释……

    刚才自己正在酣战之中时,后脑勺忽然感觉到了一道杀气……(未完待续。)

    PS:  昨天谁说让我把那****了的,有本事你给我站出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