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零二章 何必自降身价

掠天记 第八百零二章 何必自降身价

    也就微微走了走神,连一息功夫都不到,眼前就没了那白袍小秃驴的影子了,可把李长渊惊的不轻,得多大本事才能让自己微微一恍神里,就连人影也摸不到啊,自己掠阵是干什么来的,不就为了盯着那白袍小和尚?这一发现让李长渊差点急出了热汗,只以为那小和尚真的如吕奉先所言去偷袭了,下意识便低喝了一声:“吕世兄小心,那个贼和尚不见了……”

    却说吕奉先正与方行恶战,这一战实乃平生仅见,异常爽快,但心头却始终有着一个阴影,总是感觉后脑勺上凉飕飕的,不停的想起那个可恶的小和尚来,上一次的亏,实在让他吃的有些心理阴影,本来就很不放心,却于正出招之际,忽然间听到了李长渊这么一声大叫,只让他心里一惊,下意识展开太上逍遥经,身形一退百丈,挥戟画出了道道崩碎的虚空来……

    直到这时,才心中稍定,目光冷冷看向四周。

    他这一异常的反应,却也把周围凝神观战的众修士也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方行施展了什么厉害的法门,把吕奉先逼退了呢,但看方行那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却又偏偏不像……

    “我说,就算你打不过我,也不用找这种借口吧?”

    方行蹲在了空中,无聊的甩着手里的龙纹大刀,一副相当无语的模样。

    吕奉先大喝:“胡说八道,分明是那白袍的贼和尚……”

    “额……白袍的贼和尚咋啦?”

    吕奉先的话还没说完,却有一个非常无辜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修望去,却见在楚慈与那头披甲的驴子旁边,白袍小和尚一脸的不知所措,似乎脸皮有点薄,在看到了众修朝他看过来时,脸皮还红了起来,眨巴着无辜的眼神问道。

    “怎么回事?”

    吕奉先皱着眉头向李长渊看了过去。

    李长渊也是脸色难看,他只留意到那小和尚忽然之间就失去了踪影。还以为他真的跑去偷袭吕奉先了呢,哪曾想到他只是去了另一片区域,找那驴子和骑驴的小姑娘去了啊,一时脸上有些挂不住。朝着神秀冷喝道:“你……你不好好在这里呆着,跑那边去做什么?”

    神秀无辜道:“来跟我师侄和未来师嫂打个招呼啊……”

    “你……”

    李长渊倒是语塞,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顿了一顿,才沉声道:“诸位道友都在认真观战。你又乱跑什么?此战乃是两位绝世战修夺名之战,你最好莫要插手……”

    却是虽然发现此乃自己的误会,却还是忍不住要出言提醒了。

    只是神秀听了这句话,却忍不住露出了苦笑,低声念了一句佛号,诚恳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佛门弟子,以慈悲为怀,平日里别人骂人。打我,小僧亦只敢善言相待,不敢稍起怒火,生怕犯了佛门三毒里面的嗔戒,试问无缘无故,又怎么会出手与人争执呢?唉,可笑可笑,我师尊传了我三千佛法,一颗禅心,却惟独没传过我与人厮杀的法门。而我师兄与这位吕施主又都是当世奇才,神威难喻,小僧便是想插手他们之间的斗法,可也没有那个本事啊……”

    这么几句话说出来。倒让李长渊红了脸,一时难以应对。

    周围诸修见了,却也暗暗觉得李长渊确实是错怪了这个小和尚,明摆着的嘛,你看这位小高僧年龄不大,却俊美出尘。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与那个凶神恶煞一般的野和尚正好是截然相返嘛,要说偷袭,那魔头假扮的和尚干得出来,人家白衣的小和尚就肯定不会。

    “哼!”

    李长渊对不上来,也只能隐隐朝吕奉先投去了一个略显歉疚的眼神,示意自己看错了,而吕奉先亦摆了摆手,示意无防,这二人做事倒也小心,李长渊还是又吩咐了几个人,将神秀小和尚以及驴子、楚慈三人都隐隐围在了里面,牢牢看住,以免得他真个跑出来作怪。

    有不少人见了这一幕,都暗暗发笑,觉得李长渊多此一举,他也冷着脸,懒得解释了。

    场间的方行与吕奉先二人,却又已战到了一处,再度搅翻了虚空。

    他们二人恶斗,却也有些与众不同之处,赫然都使用了肉身战法,一个将自身的天生勇武发挥到了极致,配合上了自己的逍遥仙法,直若猛虎添翼,势不可挡的威势之外,凭添一份仙风逸气,而另一个,则战法精妙,如巨蛟披甲,不住妙着凭出,一身战意与战法,隐隐有种近趋于圆满大乘之势,二人互为磨刀石,一个磨砺自己的战法,一个磨砺自己的身法……

    这一战,不仅这些已经入了魔渊的修士看得见,魔渊之外,白玉台上的圣人以及占据了一些好位置的道主一列的大人物,同样也看得见,甚至还有一方道主,非常体贴的化出了一面水境,将这一战的画面布于了白玉台旁边的虚空,使得众修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这一番恶战的画面,激烈程度及二人的无上勇武,却都在这一战之中体现的淋漓尽致了,着实让人惊叹。

    无需怀疑,自此一战之后,无论是方行还是吕奉先,都已经注定了要在这一战中扬名了。

    而白玉台上的那位圣人,看着二子相争,眼底本来露出的也是欣慰之色,似乎觉得小辈的勇武,确实达到了自己的期望,但在仔细看过了方行的战法之后,他却略显惊奇,而后苦笑:“适才那一刀,激发气血,堂堂正正,分明将一身神力运用到了极点,却反而了一丝从容气度,分明是自己的一式术法之中化来的呀……还有转背斜劈的一式,狠辣阴毒,却妙至了极点,却是勾离老弟的得意武法了……而分刀化魔,凶气狂盛的一式,却又像极了那个阳老魔……”

    以他的眼光,如何还能看不出来,这小子竟然从白玉京那番圣人战里感悟良多,从他们三人手中皆偷去了不少门道?一时倒苦笑了起来,自己一世苦修,无门人弟子,却不想这数千年来的第一次与人斗法,倒无意中让人一个人窥得了自己的传承,虽然只有一丝一缕的神蕴,但在某种程度上,学了自己的法,却也与自己有了一番因果了,实在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然而这般想着,他心头又微沉,轻轻侧面,望向了南海归墟方向。

    “那个存在……为何非得自降身份,干拢这群小辈们的气运之争啊……”

    圣人心底,已有些烦恼,望着魔渊之内的这场龙争虎斗,只望这一战快些结束。

    虽然对于现在方行来说,战的愈久,对于他的武法磨炼、战道感悟便愈多,但圣人心头的那一丝担忧,却隐隐觉得,这一战,拖的愈久,不确定性便也愈多,让人心神不宁。

    只是,他虽然期望这一战快些结束,但方行与吕奉先二人实力相当,却也很快早出结局。

    也就在这时候,不出圣人所料,隐隐的变化,又再度出现。

    魔渊上空,向来乌云滚荡,虚空紊乱,存在着一层一层的乱云魔瘴,将整座虚空遮得严严实实,而这一层一层的乱云魔瘴,也正是魔渊之名的某种由来,此时的虚空之中,却正有一朵小到难以发觉的云朵,内中蕴含一缕神光,迅疾无比的从南海方向飘了过来,难以察觉的混入了魔渊上空的乌云里,而后那道神光借着云气,如灵蛇一般游移,很快到了吕奉先的上空。

    圣人眼神凝重了,似欲出手,但终于还是低低的叹了一声。

    这一道神光,并不算是直接的出手干予,他也不好直接出面阻拦。

    只是,哪怕这并不是直接的干予,对于旗鼓相当的两个人来说,也是极不公平的啊!

    “咻……”

    那一缕超出了方行这等小辈境界感知极致的神光,在悄无声息之中借着云层来到了吕奉先头顶,而后一闪即逝,没入了吕奉先的头颅,正在咆哮恶战的吕奉先,在这一刻,也陡然间呆了一呆,甚至还扬起手头,捶了捶自己的额头,他这么一分神,方行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厉吼一声,龙纹凶刀抡圆,踏着虚空,龙腾虎跃一般凶风凛凛的向着吕奉先冲了过来,疾斩!

    “轰!”

    也就在这一刻,吕奉先忽然睁开眼来,看了方行一眼。

    这一霎,方行只觉身心大震,识界都仿佛地震了一般,大地震动,万物皆颤。

    从那眼神里,他看到一抹让他极为熟悉的光芒。

    就好像当初在白玉京外,欲斩吕奉先时,那道云后传来的目光!

    “无知小儿,还我太上气运,还我太上破阵经来!”

    而这一刻的吕奉先,则骤然间放声大喝,方天画戟如神龙横空,呼啸万丈,直指方行。

    这一戟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在方行眼里,竟尔有种不知如何抵挡的感觉……

    心头压抑的厉害,就好像,被一个强大无比的人,踏住了自己的神魂,动弹不得……

    “****你大爷,有这么玩的吗?”

    他心间怒吼,却偏偏神魂似被无形禁锢拘勒,陷入了梦魇,压抑至极!(未完待续。)

    PS:  很多人都挺关注我们公司楼下餐厅的小妹妹,呵呵呵呵呵,她对我有意思,肯定的,上次打菜给我多打了一块肉!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