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零三章 野性难驯

掠天记 第八百零三章 野性难驯

    无力,恐慌!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方行的身上了,他本来就胆子大到了极点,说是狗胆包天也不为过,灵动的时候敢骂筑基,筑基的时候甚至敢用山宝直接去镇压渡劫境的老怪物,而此时此刻,面对着吕奉先刺来的一戟,他心头出现的感觉,却是那种弱小至极的人,面对着强过自己太多的存在,心灵上产生的一种威压,某种程度上,那就是高阶存在对下阶存在的威慑!

    简单来说,就像是洪荒遗种里的王族对普通遗种的天生统驭能力!

    如今的吕奉先眼中,便出现了这么一点光芒,直接慑住了方行的神魂!

    若是平时,神魂被人慑住,自然全无抵抗之力。

    那一戟戮来,便是全无章法,方行也只有被一戟穿身的下场!

    可方行毕竟是方行,胆大包天,野性难驯,在他神魂被慑住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无尽凶狂的怒火,犹如一头被关进了笼子里的野兽,嘶吼嗥叫,暴躁疯魔……

    “凭什么,你一个眼神就想吓住小爷?”

    “凭什么,你高高在上,动动心思就想将我踏在脚下?”

    “诸天万界,小爷谁都不服,更不服你!”

    ……

    ……

    诸多念头在心间纷乱起伏,就像一把野火,烧炙着那心灵上的威压。

    而此时的吕奉先,长戟横空,几如闪电一般向着方行刺了过来,他却满面愤怒,身形僵硬,手持大刀,竟尔一时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这一戟刺向了自己的胸口,全无反应……

    “唉,大人不会夺小孩子的糖果。你这等存在,也不该夺小辈们的气运吧?”

    外界,白玉台上的老圣人,面上已有些许怒容。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直接出手干予。这种情况下,就好像两个夺糖果的小儿,其中一个小儿的长辈出面,威慑了另一个孩子,使得本是公平的局面。发生了严重的倾斜,但毕竟那一方的长辈,没有直接出手干予,于是就连他也不好直接做什么,只能将此当作方行的一劫……

    当然,虽然不能出手,那个存在的做法,也激怒了这位老圣人。

    白玉台周围,温度都陡然下降了几分,天地之间。隐隐约约,凝出了一层寒霜。

    ……

    ……

    说时迟,那时快,一切也不过是发生在一戟横空的功夫里。

    眼睁睁看着这一戟刺到了方行的心口,看似被慑住的方行,此时眼底却骤然间有熊熊烈火升腾了起来,骤然间,就在这一戟戮进了他胸口的一刻,他忽然间怒吼了一声,这一声仿佛从心底传来。犹如火山爆发,瞬间崩碎了所有心灵上的枷锁,那种威压,终于还是被他的无穷怒火给冲碎了。而神魂上得了自在,身形便也得了自由,龙纹大刀终于再次抡转了起来……

    “嘭!”

    就在方天画戟马上要将他一戟贯穿的一霎,大刀格来,将这一戟格开。

    “嗤”的一声,这一戟并未穿胸而过。而是堪堪击在了他的左肩。

    狂暴力量炸开,方行的左肩血肉模糊,踉跄后退。

    “方小九……”

    远处观战的楚慈大吃了一惊,剑灵瞬息间出现,飘舞在她的身边。

    “二啊……”

    青驴也暴躁了起来,不停的来回转动。

    而李长渊等人,则心头微松了口气,面上略略和缓。

    以他们的修为,还看不出那一道神光的来临,只以为吕奉先终于压倒了方行。

    不过方行肩上虽然挨了一戟,但好歹也避免了被一戟贯穿的命运,身形疾速后退,拼了命的运转了根伯当初留在了自己体内的一道木意,肉身开始迅速的复原,只是那一戟威力实在太强,竟尔在他的伤口留下了可怕的残留力道,伤势一边复原,一边崩碎,血肉模糊至极……

    而此时的吕奉先,也明显怔了一怔,似乎有些意外方行能挣脱这种神魂上的压制,不过旋及他眼中就更掠过了一抹怒意,挥戟刺来,不曾开口说话,身上的那一抹无形的气机却更加的强大,犹如海浪滔滔,直向方行袭卷了过来,而在这海浪面前,方行弱小如凡人……

    “桀敖难驯,心无敬畏,又如何证得大道?”

    “心无归属,喜怒由心,又如何守得传承?”

    “当初通天路选了你,就是一个错误!”

    “我今日,便要拔乱反正,将这错误扭正!”

    此时此刻,有一种意志之力在沉浑响起,震荡天元。

    而在遥远的归墟,那一片神魔大禁形成的混乱虚空之上,赫然正有滚滚黑云翻涌,云中却出现了一个黑袍飘飞的巨大幻影,一身的仙气灵韵,整个人在黑云之中若隐若现,道道规则之力围绕在他身的身边,形成了一道又一道铁链一般的规则显化,虚空不停的崩碎……

    他那一双眸子,却犹如冷空寒星,虚空生电,一霎间穿越了无尽的虚空,直抵魔渊。

    而在这一刻,吕奉先眼中的光芒,也陡乎大盛,使得方行身上的压力,瞬间多了无数倍,就好像一只蚂蚁,刚刚才奋起全力,掀开了一块压在身上石头,但旋及之间,便又有一座大山镇压了下来,任凭这只蚂蚁再过不屈不甘不愿不服,但大山就是大山,压你没商量!

    “轰!”

    吕奉先那一戟,再度向着方行当胸戮了过来。

    这一次,威势更猛,无坚不催,几若洞天裂地。

    而方行,这一次也承受了难以形容的威压,身形僵持不动……

    “这与直接出手何异?”

    白玉台上的圣人勃然大怒,雄浑雷喝震荡天地,身形陡然之间爆涨,立身虚空,去阻止那道目光,只可惜,就算他是圣人,对对方的法门也不可能全知,虽然已经出手干予,某种程度上已经晚了,又或者说,这种手段,超出了他的掌御范围,这一道目光,他也拦不下来。

    方行已被慑住,动弹不得。

    吕奉先那一戟也已经戮来,阻拦不得。

    大怒的圣人,几乎不忍心回头看到方行这样一个被他看好的小辈殒落的模样,盛怒之下,大袍飞卷,整个人直朝着南海归墟方向飞了过去,瞬间几万里,要去与他评评理。

    而在这一刻,诸般威压临身,方行也怒不可遏。

    他平时就是个不讲规矩的,但今天却又遇到了一个不讲规矩的仙!

    大家伙都不讲规矩,那就只能拼实力!

    “啊……”

    他忽然间放声大吼,身形僵持不动,身后却有两道剑魔大翅卷了起来,识界之中,那一团迷雾里面,也有诸道存在同时苏醒,几道意志之力释放出了愤怒的神意,虽然每一个存在只释放出了一丝,但却如剑丝绞山,迅速游移,将强大无比的神魂镇压之力绞得粉碎……

    不仅如此,就连那道向方行释放出了强大威慑力的存在,都大吃了一惊。

    “这是什么东西?”

    他无声怒吼,一点神光,迅速的自吕奉先额头遁了出去,化作了一个小人儿遁入魔云,疾冲南海归墟方向,倒是吕奉先,在此时竟似未受什么影响,呆了一呆之后,发现自己的大戟已经戮到了方行胸前,而那个魔头,却还只是大开大合,似乎刚刚才得到了自由,未曾反应过来的模样,心下登时一喜,下意识的便一戟直送,朝着方行胸口刺了过来,神力崩发,直如闪电。

    李长渊等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看到表面,他们只见到,连续两次,方行身形僵住,第一次,吕奉先一枪戮爆了他的左肩,伤势尚未复原,第二戟戮来之时,方行更是身形如石,丝毫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这一戟将要戮进他的胸膛,才眼神亮了起来……

    “此子输矣!”

    李长渊与红穗仙子,都迂了一口气。

    那一直心间忐忑的北神山道子聂山人,更是面露庆幸之色,像是捡回了一条命一般。

    这小魔头终于要饮恨如此,免去了自己的一场大祸呀!

    楚慈与青驴,再也顾不得其他,拼命大叫,疾冲上来相求,却被李长渊之前安排看住他们的几个人拦下,术法神光一时纷纷飞舞,急切间,凭他们的速度,根本阻拦不了。

    而那已经遁入了空中的小人,看到了这一副景象,则面露一丝冷笑,如闪电一般游走,疾速遁往南海归墟,他也是不得不走,生怕那魔头识界里刚刚苏醒了过来的几个存在,会出手与自己为难,不过好在,那些存在,似也不得自由,自己又占了先机,遁回归墟是没问题了……

    凭他的神通,遁走于魔云之间,便如游鱼得水,速度难以形容。

    更能借得魔云遮掩气机,别人就是想发现他都难……

    可就连他也没想到,下方的一片纷乱之中,忽然有一道白色身影“嗖”的一声窜上了魔云之中,竟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待到他有所反应,急转过身时,却只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木鱼朝着自己就砸了过来,与他不足三指的身形来看,这木鱼简直就像是一座大山,“嘭”的一声砸在了他的身上,然后这小人儿便晕晕淘淘,身不由己的跌落了下来,重归吕奉先额心。

    而在空中,神秀扛着木鱼,一脸的愤恨:“别以为你是神仙我就不敲你!”(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