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零四章 公平与不公平

掠天记 第八百零四章 公平与不公平

    对于这个白衣的小和尚是如何敏锐的发现了自己,又如何直接遁入到魔云之中来给了自己这么一下,那个小人儿根本就摸不清头脑,他乃是归墟里的存在瞒天过海遁出来的一缕真灵,这种方式的存在确实危险,但他满心防着方行体内爆出来的几道气息,甚至也防着那个魔渊之外白玉台上盘坐的圣人,却浑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和尚过来敲自己这么一下啊……

    挨了这一敲,整个就变得浑浑噩噩了,本想逃走,却又坠入了吕奉先额头。

    也在这一霎,那吕奉先手中持的大戟,已经狠狠刺到了方行的胸口,眼看着方行无法抵挡,却只听得他蓦地一声大吼,身上魔烟滚滚,笼罩了全身,在这一霎间,他陡然之间肉身变化,赫然形成了三头六臂的魔相,四条胳臂同时伸了出来,接次抓到了方天画戟上,硬生生将这杆方天画戟,在刺入了他胸膛半分之后,强行给停在了半空,不教它再深入半分……

    剩下的两条胳臂,一条持龙纹凶刀狠狠臂来,另一只手,一巴掌就抽吕奉先脸上抽了过去。

    “我抽死你个不要脸的王八蛋……”

    狠狠的喝骂声中,防守与反击同时进行。

    那一个小人儿,或说那道真灵,刚刚坠入了吕奉先识海,正自浑浑噩噩,但觉察到了头顶之上劈来的龙纹凶刀,还是下意识的就抬起了一只手,一身法力滚滚荡荡,向着上方撑了过去,勉强将这可以要人命的一刀抵了下来,只是那抽过来的一巴掌,却一时无暇顾及了,被方行结结实实抽打在了脸上,直抽的吕奉先身形如一只破麻袋般飞了出去,脸肿的馒头一样高。

    “纳命来!”

    方行兀自大吼。剑魔大翅拍击,又将尚在空中的吕奉先拍飞。

    脚踏虚空,身形跟上,龙纹大刀再次劈斩。

    愤怒却一时无还手之力的吕奉先。也只能拼命大叫,捏起了一个法诀,适才就布在了虚空里的诸道阵旗,忽然间被他同时接引了过来,密密麻麻围绕在了他的身周。化作了一团强大的防御法力,便如蚕茧一般将他护在了阵内,借此抵挡方行那疯魔一般的强攻……

    也直到此时,方行才明白了吕奉先布下这座大阵是想做什么,一是限制自己当时施展的“鬼遮眼”法门,再者,却也是他真个怕了神秀,心里有阴影,提前布下这道道阵旗,就是想等着自己被敲了之后。紧急之间,召唤了过来护住自身,好给自己一段恢复清醒的时间的……

    “我看你能撑几时!”

    方行咆哮大喝,龙纹大刀劈斩个不停,轰轰撞击着法阵。

    而法阵里面,吕奉先满头是汗,紧闭双眼,似乎在竭力恢复着自己的神智。

    形式大变!

    李长渊等人皆瞠目结舌,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分明就是吕奉先占据了极强的优势,眼睁睁看着那个魔头就要饮恨方天画戟之下。怎么忽然间就产生了这样的变化?尤其是那小魔头施展出来三头六臂,怎么这么像人身魔相?

    而在此时的南海归墟上空,却也正是魔云涌动,那个悬浮于魔云之间的黑袍男子。早已愤怒到了极点,身周一圈一圈的魔云形成了巨大的漩涡,无数黑电自云间出现,魔云聚散的间隙里,甚至都看到了他那张苍白而愤怒,白透明的面庞。咆哮的声音滚滚荡荡,响彻在云层之上。

    “哪里来的贼和尚,竟想囚我真灵?”

    大吼声中,他大手一挥,轰隆一声,魔云里,忽然探出了一只由黑色闪电形成的大手,恶狠狠一遁百万里,直向魔渊方向冲了过去,赫然是直接出手,要抹杀那些可恶的小辈,同时将自己的那一缕真灵接引回来,这种直接的出手,已无视因果,顾不得日后形成的连锁反应。

    毕竟对他来说,一缕真灵留落在外,实在太过凶险了。

    这种境界的存在出手,难以形容其有多恐怖,一手既出,毁天灭地,直扑魔渊。

    这一霎,魔渊里面,方行、神秀、李长渊等修为最高的小辈,都同时心神剧震,感应到了什么,转头向着南海方向看了过来,他们表情沉重,但一时竟什么都做不得……

    “收回你的爪子!”

    却也在此时,那只黑色闪电形成的大手,已经堪堪抓到了魔渊之外十万里的时候,一个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出手的,正是那先前因为大怒,而决意到南海归墟来找那个存在谈谈的圣人,他中途遇到了这一只无视因果,强行抓来的大手,心里的怒火简直更盛,咆哮声中,身周无尽火光迸现,袭卷一片虚空,而后赫然化作了一道锋若利刃的巨翅,直向大手斩落……

    轰!

    那条遮天蔽日的大手,赫然被这一翅斩断,紊乱的力量降落了下来,将一域海水蒸发的干干净净,露出了开裂的海底,方圆百万里之域,在半晌之后,又同时开始降落暴雨。

    “凡人,你敢阻我出手?”

    归墟上方的存在怒不可遏,两道宛若实质一般的目光,穿透虚空,看向了圣人。

    “收起你那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若非通天路断,老夫三千年前就已成仙!”

    圣人沉声怒吼,并指归墟,厉喝之声震荡九天:“老夫当年签下九天之盟,就是为了小辈们的气运,抵御将来的天地大劫,你区区一介仙灵,连真身都没有,只敢藏头露尾,躲在归墟一隅苟延残喘,连九天之盟签订时都不敢出现,现在又哪里来的本信,敢拢乱我们的大计?”

    “哇呀呀……”

    归墟上空的存在,简直气的几乎要发狂,滚滚荡荡的声音震的大地都在发颤,虚空之中的星辰运转轨迹都有了乱相:“一介凡人,连仙果都未曾证得,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敬你苦修万载不易,才让你自称圣人,否则在我看来,你根本就是与他人无异的蝼蚁。滚开!”

    那一方存在厉吼声中,已半点颜面也不留,归墟上空的魔云陡然间聚拢了起来,而后化作一片一片的恐怖魔云。向着圣人袭卷了过来,内蕴可怖法则,其势难以形容之恐怖。

    “好,那我这蝼蚁,就惦垫一下你这真仙之灵的份量!”

    圣人面对这种威势。竟全然不惧,手捏法诀,背后火海滔天,燎卷一域。

    眼睁睁看着一场仙圣大战就要开启,众生涂炭危在旦夕,此时的南海北方,渤海国之中,却陡然间有一朵血花莲花飞了出来,瞬息万变,化作万丈巨莲。飞临了归墟上空卷出来的魔云以及圣人的火云之间,紫光大作,仙气萦绕,伴随着古拙仙音,挡在了仙圣二人中间。

    归墟之内的存在,看到这莲花之后,凶气稍弱,魔渊内敛,旋及就是愤怒声音响起:“丫头,不在你的坟墓里沉睡。来我归墟做甚?难不成,就连你也要出手阻拦我不成?”

    莲花之内,响起了一声悠悠叹息,半晌之后。才有一个略显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逍遥仙,你做得过了!当初你若不满那孩子成为太上道统的传人,为何不直接在通天路时阻他,又为何不直接让你们血脉后人来闯通天路?是怕你的血脉后人承担不了那份气运,夭折在通天路上么?后来传人已定,气运聚散。因果造化皆有了定数,你却又借着那孩子命劫之时,再将气运与了你的血脉后人,冥冥之中已打乱了诸多因果,即便因此,我敬你是长辈,也不曾说过什么,不过是他们气运相争,败者枯寂,胜者获得更多气运而已,也算得上是公平……”

    莲花之中的声音,娓娓道来,似不含任何感情,却让那归墟上方的存在,脸色愈发的难看:“但如今,你不仅谴出真灵相助,甚至自己都要出手……过了,实在过了,我们这些苟延残喘的生灵,来到下界,是寻求那些传说中的气运之子帮我们渡过大劫来的,却不是凭一己喜恶扭转乾坤,呵呵,若是我们真有这么大的本事,承担所有的大劫,当年也就不会下来了……”

    这一番话说了出来,已让归墟上方的那个存在恼怒到了极点,忍不住放声大喝:“住口!你以为我吕逍遥是什么人?我当初认可了那厮为我太上遗徒,也是遵重我那几位师兄弟的残魂遗志,是他后来行事太过邪诡狷狂,与我太上道统的敦正严明没有半点相似,后来又自身命数出了问题,成仙无望,我才会改选我的后人,本欲让他们二人公平相争,可那小魔头又何曾有过半点公平相争的意思?偷袭闷棍,无耻之极,借佛门宝经占尽天时地利,我那后辈一身本领,施展不出半分,我看不过去,才出手相助,不过是想让他们二人的气运之争更公平些罢了……”

    “呵呵,公平?”

    到了这时,那圣人赫然开口冷笑:“你出手干予,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住口……”

    归墟上方的存在直若怒火滔天。

    “这位前辈说的不错!”

    莲花之中,那个声音却悠悠响起:“他们二人相争,厮杀斗法也罢,邀人助力也罢,甚至偷袭闷棍也罢,都是公平,但你出手干予,那就是不公平,逍遥前辈,你真不怕因果报应吗?”

    那归墟上方行的存在,怒气难消,但似也知道今天自己要出手,已不可能,过了半晌,强行压下了怒火,沉声喝道:“既然如此,老夫就算不同意你们的看法,但也由他们二人去,不论孰胜孰败,我答应你们不再收手干予,但我要将我的灵识收回来,这总不过份了吧?”

    圣人听了这话,微微一怔,不置可否。

    但莲花之中,那个声音却淡淡响起:“不行!”

    微微一顿,声音有些冰冷的响起:“既然过了界,哪有这么容易抽身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