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零六章 追杀真仙

掠天记 第八百零六章 追杀真仙

    “你也有今天啊……”

    方行此时望着吕奉先的眼神,简直狠厉到了极点。他已经知道,这个王八蛋就是那个屡次三番算计自己的厉害家伙,只是遭了报应,被高人斩断了真灵与仙源之间的联系,然后封印了他的仙源,某种程度上,就等于他的真灵失陷在了吕奉先体内,而且失去了大神通内,如今能发挥出来的最强力量,也不过是吕奉先的肉身所拥有的修为而已,斩了吕奉先,等于斩了他。

    之前方行被他气的不轻,屡次三番欺负自己,这会可是得了机会,一鼓儿杀气全出来了。

    一边大叫,一边冲了过去,朝着那一堆阵旗就砍,可谓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比刚才还猛,龙纹凶刀呼啸出了道道魔气,一阵子就将十道阵旗都砍的七倒八歪,这种法阵,乃是死阵,布阵之人将自己困在阵内,也不求它生生相息,只以自身法力催动,因而无法破去,只能凭借自身的力量硬斩,能守护到几时,全看那些阵旗的数量,如今随着阵旗被斩,守护之力也愈弱。

    “蝼蚁,安敢如此欺我?”

    吕奉先见状,也已经脸色大变,脸上露出了难忍受的屈辱之意,陡然间大喝,反倒主动挥散了阵旗,身形冲天而起,手持方天画戟,雄风万丈,自半空中落下,直向方行当胸刺来。

    各人有各人的战斗风格,方行与人厮杀,是典型的蛮不讲理,挥起大刀一阵子乱劈乱斩,吕奉先与人斗法,则是勇猛无双,神力灌注,大戟横斩竖斩,所向披攠,力战八合。而到了此时,真灵寄入识海,战斗风格却又是一变,举手投足间。隐然多了一道仙气,而那种态度,也像是居高临下,一戟刺出,就要将人格杀当场一般。活像踩死一只蚂蚁一般的漫不经心……

    “看见你就来气!”

    面对这从天而降的一戟,方行气的呼呼喘气,横刀一扫,身形疾冲,口中大喝。

    “破阵式!”

    一霎间,刀随身走,势如披靡,一身战意暴涨,一人冲去,却似带了千军万马。

    赫然但是破阵经里。讲究的武法第一境界。

    破阵经无招式,却有境界,而这正是第一境界,唤作破阵式。

    当年那太上仙破阵子,便是出身沙场,其武法第一式,就是从率军冲破之中得来。

    召唤远古战场杀气加持自身,勇猛冲锋,势头无穷。

    那吕奉先一戟刺来,却见方行不躲不闪。直朝自己冲来,虽只一人,但身后竟似幻化出了千军万马,饶是以他的见识。也不仅心间一惊,不过很快便清醒了过来,一戟轻轻点下,如蜻蜓点水,口中厉喝:“四师兄的经文你都学来了,好本事。可惜火侯太浅,又能奈我何?”

    “嘭!”

    这一戟点出,却妙至巅峰,赫然点在了方行龙纹凶刀中间,力量薄弱之处。

    “轰!”

    方行身后千军万马幻影尽皆消散,整个人也飞快向后跌去。

    “哈哈哈哈,吾本真仙,便是虎落平阳,又岂是你这等无知小儿可……”

    吕奉先放声大笑,声势如狂。

    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方行后退了几十丈,双足在虚空一踏,竟然再一次冲了过来,这一次,背后显化的赫然便是巍峨高山,力量雄浑,直若泰山压底,又似有仙人手持巨山,自天外飞来,镇压一切敌,而在这种声势之前,方行挥刀直斩,口中大喝:“破山式……”

    轰!

    这一刀尚未落下,他背后的大山虚影,便已崩碎了开来。

    而望着这幻影的吕奉先,一时头疼欲裂,似乎自己的脑袋,也随着那大山崩碎了。

    “连这一式都学会了,你有些本领……”

    他忍着头痛,厉喝声中,大戟横扫。

    作为曾经与那位破阵子一个时代生活过的人,他深知这一式的厉害,当时他还只是初入太上道统,便知道了门内有这样一个怪胎,出身沙场,不修术法,只精修武法,而修炼武法的方式,除了与人厮杀,便是以山为桩,磨炼武道,百年下来,也不知崩碎了多少大山,夷平了多少山脉,直炼得自己一身武道里,都融入了那种大山崩碎的幻影,简直就是神乎其神……

    “轰隆!”

    这一戟与方行的凶刀相撞,就连他也不得不踉跄后退,咬牙切齿。

    他赫然发现,纯凭力量,自己竟已完全不是这小辈的对手了,心里失落又羞愤,难以言喻。

    现在可不比刚才,他真灵突降时,仗着出其不意,威慑方行,便可以趁机斩他,但如今,失了仙源,也就没了那种境界的威压神力,而靠着肉身硬战的话,反倒因为真灵与吕奉先的肉身不融,且吕奉先自身的意志,也在慢慢苏醒,下意识的感觉到了雀占鸠巢的危险,正拼了命的挣扎着,更让他无法趁心如意的控制这具肉身,此身本来就拥有天生神力,他亦发挥不出来。

    “哎呦,又挡下了……第三式,斩仙式……”

    方行口中大叫,挥舞凶刀,穷追不舍。

    吕奉先,或说是吕逍遥闻言,登时大叫:“胡说八道,并非这一式……”

    方行可不管,直接斩了过来,叫道:“我自己编的不行吗?”

    一边说着,一边龙纹凶刀斩来,滚滚煞气,交织纵横。

    他实际上只参悟了两式,不过吕逍遥明显败象已呈,便是乱斩,一样能收他。

    “这小鬼好凶……”

    吕逍遥心中暗恨,急切间,竟不敢再接,身形游走,潇洒至极,在空中躲闪。

    要说仙到底是仙,明明是狼狈逃窜,偏偏姿势悠美至极。

    与方行对了这么几招,他也算是想明白了,想那吕奉先在身灵合一的情况下,尚拿不下那个小魔头,如今的自己对这具肉身的掌控尚未随心所欲,又拿什么跟这小魔头硬拼?

    一时间,急的额头冷汗都落了下来,颇有些气急败坏之意。

    “必需要走,不然危矣……”

    虽然作为仙人,竟然被一个小辈打的狼狈逃窜,实在是丢人,但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轰隆!

    他双手一抖,头顶背后,悬浮出来了十几个玄奥的符文,悬浮半空,仙音缥缥,与此同时,他舌绽春雷,向周围大喝:“诸修听着,吾有仙人道藏,术法十三道,今日在此立下仙旨,以天意为誓,谁可替我斩此魔头,赏仙经一道,仙法三卷,可替吾盯着魔头,在吾归来之时告之其下落者,赏仙法一卷,此外,我们也别忘了,斩此魔头,还有白玉京许下的白玉令三道!尔等若欲取仙机,何不奋起降魔,仙机浩缥,只争一线,此等机会,万万莫要错过,吾今肉身不适,斩且退走,尔等谁可斩此魔头,暗唤吾名,必可心生感应,携仙经道藏来赠,切记切记……”

    大喝声中,身形飘摇如仙,陡乎之间退走,一袭白袍在空中隐现,转瞬间便已不见了。

    方行提着大刀追了半天,竟然追的连个影子也没了,却几乎气炸了,那太上逍遥经由正主儿使出来,速度着实快到难以捉摸,陡乎来去,全力施展之后,便是元婴都追不上他……

    而那逍遥仙临走之前的大喝声,却如春雷滚滚,不停在场间回荡,降临到了众修头顶。

    听到了这句话,还真有许多修士,眼神古怪的看向了方行。

    且不说这人许诺的什么仙经道藏,单单是那三块白玉令,就着实让人心动啊!

    而那吕逍遥临逃走之前展现的符文,也确实是某种仙经的显化,作不得假,价值连城啊!

    当然了,心动归心动,当方行眼神蛮横的向他们看过来时,还是所有人都立刻转开了头,有人还装作若无其事的吹起了口哨,实在是方行表现的太凶狂了,谁敢惹他啊……

    当然了,也就是场间无人敢招惹方行,待到消息传开,想必也会有不少人来发这大财的。

    吕逍遥此举,正是要让方行应接不暇,疲于奔命,而他等到了彻底炼化吕奉先的真灵,将那一具肉身据为己有之后,便可以直接出世斩他,也算是一举两得的计谋了……

    只不过,虽然吕逍遥的话,并未在现场引发动乱,却已惹恼了方行。

    “呦喝,到了这时候还想引诱众修来对付我?当小爷我没有白玉令吗?”

    心里一急,直接气急败坏的大叫起来:“你们这群王八蛋都给我听着,不就是想要白玉令吗?我劫道捅天教主今天发出符诏,凡是可以替我追踪到那个吕家的王八蛋者,我就赏他一块白玉令,谁能把那王八蛋的人头给我提来的,小爷我赏他十块白玉令,你们都听着了吗?”

    说着,大手一挥,十几块白玉令在空中飞舞,阳光之下,白灿灿的甚是耀眼。

    “额……”

    所有人都呆了,望着那十几块白玉楼,甚至一时忘了呼呼……

    我嘞个操,那是白玉令吗?全都是白玉令吗?

    什么时候这白玉令变成了这么不值钱的大白菜了?

    一时虚空寂寂,久久无人应声,良久之后,才忽听得有一人在魔渊之外颤声大叫了起来,众修转头看去,就见魔渊之外,斩邪楼主满面愤怒,并指指着方行,手指都在气的颤抖:“你……原来是你,盗了我白玉京万宝库楼内数百符石,二十七块白玉令的就是你……”(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