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零七章 人生第一次炼器

掠天记 第八百零七章 人生第一次炼器

    其实,也无怪斩邪楼主发怒了,就在吕逍遥遁走,且以丰厚报酬引诱诸修与方行为敌之时,在那魔渊之外,圣人已经回归白玉台,他亦听到了吕逍遥的喝声,有些无奈且鄙夷的的摇了摇头,而后转头看向了白玉台下方一个侍奉在侧的斩邪楼主,低声唤道:“渊虹,那符诏是怎么回事?白玉京当真曾经发下追杀这个小孩子的斩魔符诏,且以三块白玉令为酬?”

    白玉台旁,便有个黑衫中年人急急站了出来,飞到了半空,赫然是白玉京十二楼之一的斩邪楼楼主,其执弟子之礼,恭敬道:“圣人在上,那道符诏确实是斩邪楼发出去的,因牵扯到了封禅鼎的去向,才会以白玉令为酬,此事虽有吕家在背后推波助澜,但实际上晚辈也是知晓的,并曾经禀报过勾离圣人,他老人家也是应允了的,并非斩邪楼私用白玉令作伐……”

    圣人闻言,却是轻轻点了点头,而后呵呵一笑,温言开口道:“原来如此,老夫亦曾听闻,当初在封禅山的事情,多是由私怨引发,此子心系南瞻,又因师尊受辱而怒,算是情有可缘,站在南瞻的角度来讲,也未必不是铁肩担道义的举动,虽然做的有些过火,但多教训几句也就是了,还不到发出斩魔符诏让整个修行界将其树为公敌的地步……至于那封禅鼎,若是失落了,自然要寻回来,如今既已现身,且由它自去逐一番因果便是,不必强夺回来了!”

    “是,那道符诏,立时撤下!”

    斩邪楼主见圣人都说的这么直白了,哪里还敢多口,急忙低头说是。

    圣人又看向了白玉台下的诸修,轻声道:“尔等也该记得,且不论那孩子究竟是为何人,毕竟是与你们讲了经。授了业,于我神州有大恩泽,尔等闻经之后,再起私心。便有些不妥了!”

    “谨遵圣人教诲!”

    下方,一群人伏首低喝,心中再不敢起半分念头。

    对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说,别说白玉京已经撤去了那道符诏,他们没了出手的动力。便是还有,听到了圣人专门为此事开口,像是在有意替那小魔头洗去某些不善的因果,那么任他们胆子再大,再想得那三块白玉令及吕奉先的许诺,也实在是提不起那份胆量来了啊……

    斩邪楼主甚至呵呵笑道:“圣人放心,自此之后,此子当为我白玉京贵宾……”

    不过也就在此时,便见到魔渊之中的方行正拿出了一大把白玉令在那里摇摆着,向下方的众修大喝:“白玉令我有的是。只要你们能帮我找到那个姓吕的,就赏你们一块,能够直接宰了他的,我给你们十块,听好了啊,劫道第一道符诏,千真万确,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那正在呵呵大笑的斩邪楼主忽然就说不出话来了,一脸的惊怒与憋屈……

    就连圣人也呆住了,半晌之后。轻轻扶着自己的额头,低叹一声,不说话了。

    而斩邪楼主则半晌之后,才并指指向方行。手指都在颤抖:“原来盗了白玉令的就是你……”

    几乎憋闷了很久,他愤怒的声音才陡然高涨:“拿下他,一定要拿下他,赏四块白玉令!”

    “****,一激动就忘了失主还在看着了……”

    方行也是吓了一跳,灰溜溜的收起了白玉令。转头看看四周,瞪眼望着那群呆滞的修士,凶横的不像话,威胁道:“你们这群王八蛋看什么?想死的就来试试?”

    一边说,一边暗示神秀等人赶紧跑,同时还不忘了回头说一句:“都别忘了啊,我劫道捅天道主发第一道符诏,谁能替我宰了那姓吕的,白玉令十块,提供消息也给一块……”

    他虽然狂,却还没狂到会在失主的面前就大摇大摆的程度,再说了,斩邪楼主那是何等修为,万一惹急了老头,不顾一切冲进来追杀自己就麻烦了,灰溜溜的就跑路了,不过好在,他毕竟刚刚打的吕奉先狼猾逃窜,这份凶威实在太盛,场间诸修,赫然无一人敢阻止他。

    白玉台上的圣人也十分无语,他是越看方行,越觉此子有趣,这才破了例,准备替他洗掉几分因果,可谁知道这小王八蛋能干出这种事来啊,连他一时都觉得有些尴尬了,这就像是你刚刚替一个人分辩说,他虽然调皮了些,但还是个好孩子,结果这孩子就捅了马蜂窝一般……

    不过细想想,也觉得有些惊讶,反倒对方行更感兴趣了。

    白玉京别的地方不说,万宝楼可不是一个想进就能进的地方,在那第九楼里更是有一个怪物存在,凭这小子这连元婴也不是的修为,是怎么着悄无声息盗出了这么多宝贝来的?

    虽然被气急败坏的斩邪楼主亲自喊出了“擒住”之语,但方行还是顺利的带了神秀、青驴、楚慈三个逃脱,甚至都不能说是逃走的,那真是在众目睦睦之下大摇大摆的走的,这一战他在普通人眼里,那是将神勇无敌的吕奉先打的大败亏输,仓皇而逃,而在李长渊等人眼里,更是将一个莫名侵入了吕奉先识海的存在都给压制了,这份凶威如日中天,又有谁敢来惹他?

    不得不承认的就是,这一战,真算是打出了捅天道主的声威来了!

    当然了,方行并不满足于此,一想到被那个王八蛋逃了,他心里就相当的不爽。

    “那个王八蛋寄生在了吕奉先识海,凭他的真灵品质,想必炼化吕奉先的意识并不困难,大概多则十天,少则三天,他就能够彻底掌控那具肉身,到时候我不去找他,他都会来找我,若是正面战他,我也不惧,但若是他仗着逍遥身法,跟小爷我捉迷藏,那可有点困难了!”

    深处魔渊的过程中,方行也苦恼的琢磨着。

    魔渊天地崩碎,规则紊乱,地域又宽广。有着诸多诡幽秘地,那吕逍遥躲身其中,还真是很难寻见他,况且就算寻见了。如果他一心想逃,自己还是抓不住他,速度太快了。

    另一个比较奇怪的地方就在于,入此魔渊,本来就是想找大金乌及大雪山一帮人的。当时在魔渊入口处与吕奉先一番恶战,方行本以为能借这番声势将他们吸引过来,却浑没想到,恶战良久,他们并未露面,而如今,深入了魔渊,试图寻找他们,但借了诸佛观想经,遍查魔渊入口处的诸域。赫然也没有他们的踪迹,这却让方行有些诧异,短短几个时辰,他们能去哪?

    “感觉不太对劲,先分兵几路吧……”

    劫道捅天道主拿出了派头,分配着任务:“小媳妇和大徒弟拿了这观想经,去寻找金六子那些人,看能不能找着点线索,神秃四当家找些玉石,铭刻一些符诏。分发出去,就拿白玉令作为报酬,谁能发现那驴粪蛋子的踪迹,就可以来找咱换奖赏。至于我……嘿嘿……”

    冷笑了一声,方行大手一挥:“我得找个地方炼一道法宝,专门克制那王八蛋的身法!”

    对于方行的提议,神秀楚慈等人自然全无异议,只是听说他要炼宝,却一脸的惊讶。

    “你懂炼器?”

    这几个看向他的眼神都是一副不靠谱的模样。就连驴子都在翻白眼。

    方行一副被羞辱的模样:“你们是在怀疑我的实力吗?小爷我以前在青云宗,就是锻真谷出身啊,专门炼制法宝的,还是锻真谷的首徒呢,只是平时不屑于显摆水平罢了!”

    神秀等人听了,都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

    炼器可不是一件轻易的活计,铭刻符文,锻炼仙金,淬火铸胎,哪一样不得有着深厚的功底和一系列的制器才行,不说方行懂不懂这些,光是专业的制器他都没有一件啊!

    不过方行却也懒得解释,挥手把他们撵跑了,自己则在山洞府蹲了下来。

    他倒没说谎,确实打算炼器,炼制一件可以对付吕逍遥身法的法器!

    太上破阵经内,蕴含的是诸多战修法门,其中便有如何对付极速拥有者的办法。

    而方行,则正是准备借助这个方法,炼一件属于自己的法宝。

    有了它,那吕逍遥将来不出现则罢,只要敢再出现于自己面前,必定让他跑不了。

    先琢磨了一会,便开始归类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搜刮来的材料,寻找合适的炼器方法,还真有不少合用的,身为劫道道主的好处,就在于身上总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知道何时就能派得上用场,比如这一次炼器,方行选出来的,就是当初在万宝楼第九重楼里拿来的那些骨骸,当时其实是为了拿到真仙头骨,随手捡了这些东西来的,现在瞧瞧,还真派上了用场。

    “嗯,这个落神种的锁骨,弧度正好,坚硬无比,恰好合用……”

    “唔,闪电族尸骸,一听名字就知道是拥有极速的种族,其筋络定然远比寻常种族更具柔韧性,爆发力,如今虽然失了灵性,但筋络抽了出来,编成绳子,正好派上用场……”

    “荒天神金,是用不上了,不过倒还有一块虚空兽皮,先凑合用一下吧!”

    方行炼器,却与别个人不同,不起火炉,不刻符文,就地取材,物尽其用,短短一天时间,在神秀等人回到了洞府与他相会的时候,这件法宝就已经炼好了,他喜滋滋的扛了起来,左观右看,十分的满意,倒是神秀和楚慈、驴子三个,直接看得呆了,半晌才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就是你炼的人生第一件法宝啊?”

    “没错……”

    方行挥舞了两下,信心满满:“那王八蛋不来则罢,只要来,必定要他好看!”(未完待续。)

    PS:  谁能猜到方大爷人生第一次炼器,炼的是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