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一十章 长生剑

掠天记 第八百一十章 长生剑

    “不是幻觉,是曾经发生过的……”

    捡起了那沾着血的金色羽毛,方行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他已确定,刚才自己看到的,并非幻觉,而是大金乌等人确实曾经在此恶战,被一批白袍白剑,戴鬼脸面具,自称“长生剑”的剑士给逼得遁入了在这山谷间意外现身的古刹之中,那一段场景,意外被浓雾烙印了下来,而后被入谷寻人的自己无意中看到了,实际上,那一副场景,已经不知发生在多久之前。

    “那群自称为长生剑的王八蛋究竟是什么来路?”

    方行眉头凝成了疙瘩,从那一副场景里,不难推测,金乌等人逃进了魔渊,本是想避开吕奉先以及白玉京十二楼子弟的追杀,却没想到,又中了这样一群神秘的人的埋伏,吃了大亏,最终王琼受了重伤被擒,而金乌等人则遁入了那个不知究竟是什么存在的古刹佛地……

    而自己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算见多识广,来白玉京时,更是曾经了解过一番神州南域的大宗门与道统,却浑没听说过长生剑的名字,只是那一群白袍修士,表露出来的实力如此可怕,剑道阴狠,法门诡异,甚至远超白玉京十二楼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是寥寥无名之辈?

    种种问题,使得方行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

    他下意识的在这谷内游走,只是转了半晌,却始终没有再看到其他的影像了。

    这一片山谷,除了浓雾弥漫,竟似与普通山谷无半分不同。

    而画面在那一霎中断,既不知金乌等人遁入了古刹之后发生了什么,亦不知那古刹又去向了何处,而在这一片地域寻找,此时的谷内,只有迷雾重重,荒草枯木,哪还有其他存在?

    他心头明白。那座古刹不会再出现了,甚至说,可能古刹根本就不在这里。

    他能在这里看见古刹以及其他的诸般幻象,不过是机缘巧合。捕捉到了一些面画而已。

    “回头去问问小和尚,那座古刹甚是神奇,他说不定听说过……”

    方行心里暗想,便皱眉往回走,却也就在他一步迈出之际。异变陡生。

    周围的雾气,不知何时浓郁了许多,隐然涌动,像是潮起潮落,而在方行身后,悄无声息的浓雾之中,缓缓生长出了一条蛟蟒般的黑雾,缓缓向他游了过来,这一变化诡异至极,方行竟然全无发觉。直到这一条浓雾,已经堪堪来到了他的身后,才轰然爆开,一道剑光闪现。

    那道剑光,犀利至极,蕴含大神通术,直指方行后脑勺。

    可怕的地方在于,哪怕它都已经堪堪指到了方行的后脑勺上,仍然没有半分气机波动。

    甚至说,都没有半分杀气泄露!

    一剑贯脑。便会最大限度的损伤肉身,刺伤神魂!

    嗡……

    也就在这一刻,方行腰间悬着的龙纹凶刀,忽作龙吟。主动示警。

    “什么东西?”

    这一刻,方行也陡然间警觉起来,身形一转,举足踢出。

    轰隆一声!

    那道剑光擦着他的脸颊略过,旋及他就感到,那一脚踏中了一道黑影。明显感觉那影子身形晃了一晃,而后就地一纵,潜入了黑色雾气里,而后雾气急转,赫然试图融入山谷内本就存在的雾气里,悄然遁走,只不过方行这一惊非小,既已警觉,又哪里这么容易被他们逃走?

    厉喝一声:“留下吧!”

    双手执起龙纹龙刀,向着前方的雾气斩落了下去。

    这一刀,全力而发,轰隆隆劈向前方,将山谷内的浓雾斩出了百余丈长的一条缝隙。

    “好,不愧是斩四境的买卖……”

    浓雾里,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喝,旋及声音仿佛被风吹散,飘飘荡荡,消失无影。

    方行急奔了几步,低头看时,就看到地上有一滩鲜血,但周围却又寂寂无人了。

    “是谁这么大本事,能这般靠近我,却让我一无所觉?”

    方行警惕了起来,缓缓瞄向四周。

    刚才,虽然有他满心都在思索那座古刹的事情,心神不宁的缘故,但也确实险到了极点,若非龙纹凶刀主动示警,他很有可能在那一剑之下便会落到重创,对手也不知是什么修为,竟隐隐有了一种一击必杀的狠戾感觉,尤其是极为擅长利用地形,刚才对自己出手,便是借助了这山谷中本就存在的浓雾遮蔽了他的气机,那等神出鬼没,阴戾狠毒,让他都有些不寒而栗。

    若是自己堂堂劫道捅天道主,悄无声息被人杀在了这山谷里,那岂不成了大笑话?

    这么多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倒险些在这里翻了船。

    “是谁杀我?”

    方行提刀厉喝,声若滚雷,传进了周围的浓雾之中。

    “暂无人杀你,只是打个招呼而已,长生剑有本买卖,想与方道友谈一谈……”

    远处的浓雾里,忽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声音清朗,不急不徐,十分从容。

    “长生剑?”

    方行身心一震,目光闪亮了起来。

    万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长生剑,刚才他还在想,该去哪里找这长生剑,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主动送上了门来,不过转念一想,却又心下明白了过来,恐怕不是长生剑送到了自己门上来,而是自己送到了人家门上,他们在此伏杀金乌等辈,这件事最多过去了一天时间,这群人恐怕还没有完全撤走,自己入谷来找人,应该是正好与他们迎头撞上了……

    “你们有什么买卖?出来啊,咱们谈谈价钱!”

    方行提着龙纹大刀,口中大笑,目光向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一声轻吟响起,愈来愈远,那个声音轻轻发笑:“方道友,若有兴致,何不来谷外一谈!”

    “谷外?”

    方行暗吃了一惊,陡然间背后两道剑魔大翅展开。轰隆扇动,扑向了山谷外面,虽然这里不可御空,但他有了剑翅大魔加持速度。身形也异常可怖,一霎那搅动浓雾,便如一条游龙般冲向了山谷谷口位置,抬眼看时,心里却也不仅暗惊。却见此时这本聚拢了无数修士的谷口,赫然已经变得空空荡荡,距离此处最近的修士,也在几千丈外,而场间,只有神秀小和尚胸前白袍染血,端坐于虚空之中,默默诵经,在他身后,有一个金钟大罩。罩住了青驴和楚慈。

    而在他对面,赫然一个戴了鬼脸面具的白袍男子,手捧白玉长剑,端坐于虚空。

    “方道友有礼了!”

    戴了鬼脸面具的白袍男子见到方行现身,淡淡一笑,道:“闻名已久,今日终得相见!”

    他的声音听起来,正是适才在谷内说话的那个人。

    而看他的身量与气机,方行有九成把握,此人便是在那幻境里。刺伤了王琼之人。

    “就是你追杀了大雪山弟子和那只乌鸦吧?”

    方行心下恨意暗涌,面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

    这帮子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王八蛋,怎么这么大的本事,将金乌等人撵进了古刹不说。还敢在山谷里暗算自己,而也就在自己入谷的这短短一会功夫里,竟然连谷外的神秀小和尚也受了伤,而且看小和尚将楚慈和青驴护的如此紧密的模样,他们二人想必也受到了刺杀。

    这份恨意,可让方行着实恼了。一边说话,一边举步向前迈了过来,身上杀气如潮。

    “呵呵,有人出了大价钱买了他们的长生符,我们也只是做笔生意而已!”

    戴了鬼脸面具的白袍男子淡淡开口,大袖袖角无风自动。

    “嗖……”

    这一刻,方行脚下的地面忽然破开,一道犀利剑光划向他的小腹,与此同时,他身侧的树木忽然间拔地而起,向他撞了过来,在树木之中,竟也有人现身,执剑割向他的脑袋,四面八方的虚空,更是同时跳出了七八道白色的身影,手持白色铁链,将他束缚在中间……

    一上来就是万分杀机!

    一不留神就是身陷险地……

    方行终于知道大金乌等人修为也是不凡,却为何在这群人手下落得如此凄惨了。

    妈了个蛋,这群人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啊!

    跟当年自己斩杀皇甫道子一样的道理,他们根本就是一群精于暗杀的修士。

    这一类的杀手,只在凡俗之间听闻过,谁能想到修行界里,赫然也有这样一群人?

    正常理论下,修行界里境界森严,实力为尊,应该不会出现专做这种买卖的人群才是!

    不过好在,他神识强大,加上先前留了意,这会又如何会轻易遭劫?

    闷吼一声,背后两道剑魔大翅便已展了开来,笼罩三十丈之域,拍飞了四五道白色的身影,爆成血雾,且将那所有飞向了自己的树木都分割成了不足指甲盖大小的碎片,里面流出了一滩一滩的鲜血,与此同时,他低下头去,一声大喝,举足踏下,在地面上,正有一个施展了土遁的白袍剑士,一见不妙,就要遁走,却被这一脚踏在了地面上,无穷法力灌了进去。

    松软的土面,立时变得如同玄铁一般坚硬,那名剑士,赫然卡在了地面上,动弹不得。

    “噗……”

    方行抬脚踢出,这个剑士露在了地面外的脑袋如西瓜一般爆裂,血雾散开。

    “真懂事啊,谈买卖之前,先送来这么多人让我杀着出气!”

    方行抗了龙纹凶刀,继续向前走去,心间杀意无限。

    而望着他的表情,那鬼脸剑士,竟然轻轻笑了起来,而后轻轻拍了两下手掌,像是喝彩。

    “真不愧是南瞻小魔头,早知道为那些人准备的斩四杀阵对付不了你……”(未完待续。)

    PS:  昨天发生了一件让老鬼很兴奋的事情,《掠天记》在阅文的大会上被提名了,这说明咱们的《掠天记》还是有潜力的,全靠兄弟姐妹们的支持,老鬼非常感动,一定会努力更新的,也请兄弟姐妹们继续监督!……另外,马上到25号了啊,两件大事,一是超蝙终于要上映了,二是……我大仙侠流的第二次战力排行榜要来了,准备爆更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