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一十三章 长生剑与白玉京

掠天记 第八百一十三章 长生剑与白玉京

    “麻烦大了啊,输了尚在其次,若是身份被人知晓,教人得知我入了长生剑,那连家族都要蒙羞……没奈何,只能拼一把了,方行,魔头,我强留金丹境界,又隐姓埋名,在长生剑内魔砺十年,亦是斩四强者,元婴都不知刺杀过多少,就不信你真能强压过我……”

    鬼脸修士面露狠意,一息之后,却陡然间目光一凝,身形一闪,遁入了山峰。

    “嗖”“嗖”“嗖”

    他赫然施展了五行遁术,一霎儿藏身于岩石之间,一霎儿寄身于树木之中,一霎儿又窜进了云层里面,在这种种腾挪变化之中,身形疾速向方行冲来,赫然是在用这种推洐到了极致的长生剑法门,来拉近与方行的距离,谋图一战,在方行的弹弓显露神威之时,他就知道自己转身逃走乃是必死,因而横起了心,要先接近方行,然后与他近身一战,谋取自己的一线生机。

    擅远攻者必不擅近攻,这是一道至理!

    只可惜,面对着他的选择,方行却冷笑了起来,额心竖目幽冷的目光里,鬼脸修士腾挪的身法皆在他掌控之中,了若指掌,清晰如纹:“若是吕逍遥施展的那种身法,还有些难以对付,毕竟是真本事,而你们这些粗劣的掩息法门,跟小爷的鬼遮眼一比,就是渣渣,也敢卖弄?”

    那鬼脸修士正在快速的接近,距离方行已不足千里,而方行则拉起了弹弓,迟迟不发。

    那鬼脸修士则还以为是自己的身法迷惑了那小魔头的视线,心头暗喜:有希望!

    “嗖!”

    千里距离,在他们这种境界下,并不比凡人间的一里之遥来得远。

    一番不计法力消耗的腾挪转化,鬼脸修士赫然已经冲到了方行身外百里左右,身形陡然间遁入了一座大湖之中,决定遁入地底水脉,然后绕到方行身后。暴起而击。

    但也在这时候,方行却出手了,“嗖”的一声,弹丸出手。下一息,在湖中爆开。

    水花万丈,狂暴的力量冲击,使得这鬼脸修士也被冲击到了空中。

    但他并没有受伤,方行这一击。像是打歪了,只打入了湖中,却未打在他身上,身在空中的他,立刻改变了主意,手中长生剑出鞘,剑意直指方行,似欲趁着方行一颗弹丸出手,另一枚尚未取出之际,直接施展长生剑无上暗杀法门。瞬息间欺近他身边,而后将他斩于剑下。

    但想法也只能是想法,这一个念头还未转过时,他就看到一个黑影向自己冲了过来。

    赫然是上一刻还在百里外的魔头,这一刻,竟然剑翅拍击虚空,直冲到了自己身前。

    “长生剑下命须短……”

    鬼脸修士在这一刻,拼命大叫,长生剑出手。

    只是他身形忽然间僵住了,一只大手已经掐在了他脖子上。然后将他提了起来。

    方行一弹将他打飞到了空中,旋及身形欺近,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脖子,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干脆利落,脚踏虚空,直往原地奔了回来,而被他掐住了脖子的鬼脸修士,在他法力侵入奇八脉的情况下,根本就分毫争脱不得。死狗一般被他提了起来,扔在地上,一脚踏住。

    “来来来,现在给小爷交待一下你们长生剑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吧!”

    方行俯身扯下了他的面具,望着他的眼睛,低声发问。

    面具下面,赫然是一张年青的面孔,容颜俊美,丹唇高鼻,模样很是雍容,观其修为,赫然也是踏入了金丹大乘境界,只是无论是气血还是法力,看起来倒还不如大雪山五子里面最骁勇的女汉子王琼,论起杀人手段,此人却曾经隐在暗中,一剑必杀,瞬息将王琼制住。

    “兄台,真要与长生剑为敌么?”

    被拿住后,此人面上赫然没有惊慌之意,只是低低一叹,抬眼发问。

    “是你们长生剑要与我为敌!”

    方行龙纹凶刀指在了他的脸上,笑道:“来找我之前,你们真没打探过小爷的底细?”

    “长生剑不好惹!”

    青年男子认真的说了一句话,便闭口,不再解释什么。

    “我们劫道更不好惹!”

    方行见到了他这态度,便知道很难强硬的逼问出什么来了,也不废话,一脚将他踢向了神秀小和尚,然后向他使了个眼色,神秀便已会意,搓着两只手凑了上来……

    论起审问,大概这世上再无比神秀更擅长的了。

    很快手掌就按到了这青年男子额头,而后暗诵真经,神识潜入其识海。

    “你……你想做什么?”

    这青年男子,本以为会有一番严刑逼供,浑没想到,却是这个小和尚凑了上来,一时心间大惊,隐隐感觉到了某些不妙,急欲挣扎,却又如何挣扎得了,强行被神秀侵入了识海。

    方行则过去看了一下楚慈和青驴,发现这两个倒是没事,当时长生剑隐隐将他们围在了里面,神秀小和尚倒是机灵,立刻施展了一道佛门神通将他们护住,只是就在他威风凛凛,要显露一下身为劫道四当家的真本领时,却被人家一个脱衣服的女子给震了满身鼻血,举手投降……

    丢人的是,人家本来想施展媚术,结果还没来得及施展呢,他就跪了!

    再看王琼时,却是已经晕厥了过去,在用这种方法疗伤。

    她先被一剑贯胸,又受了诸多禁制,伤势着实不轻,在对方手里擒着时,此女刚烈,咬着牙也要保持自己的清醒,但在方行将她从空中接下了时,却立时放下心来,沉沉睡了过去,似乎觉得只要遇到了这个小魔头,便已经到了安全的时候,自己也不用这辛苦的硬挺着了。

    “皈依我佛,速渡彼岸……”

    作为金丹境的修士,渡化这青年男子的过程远比当初渡化吕美美更快,随着不远处神秀小和尚一声大喝,方行立时知道成了,背着手小跑了过去,却见那青年男子形容圣洁,跪倒在地,双手合什,一副虔诚的模样,神秀小尚则脸色有些枯败,正盘坐在地上缓缓吐息……

    “成了吗?”

    方行跑过来问了一句。

    神秀小和尚还未回答,那青年男子却已盈盈向他拜倒:“弟子姜凌虚参见师伯!”

    “哎哟哟,不用多礼,起来起来……”

    这种态度上的大转变,真是让方行都感觉叹为观止。

    讲究到神识修炼与控制,佛门真可谓是走到了一种夷匪所思的境界。

    “你究竟是什么人?”

    方行琢磨了一下,先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青年男子回答的毫不犹豫:“晚辈神州中域姜家旁系子弟姜凌虚,平时在长生剑内,只以斩四长虹之名示人,这也是大部分的长生剑都选择的做法,隐去真身,以免泄露!”

    “中域姜家?”

    听到了这四个字,方行顿时呆了一呆。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长生剑的杀手,赫然是来自中域八大家之一的姜家!

    虽然是旁系子弟,这身份也非同小可啊!

    这等身份的人,竟然会屈身于长生剑,做一名看起来还不算顶尖的刺客?

    “师伯不必讶异,我等诸世家做此选择的人并不少,刚才被你射杀的那名女子,虽然一直未在我面前提到过她的真正身份,但我也已经猜到了,应该就是中域离恨天的真传弟子粉蝶儿,像我们这等出身不正的大宗门或是世家子弟,凡想磨厉自身武法,求更精进一步的,不知有多少,都会选择加入长生剑,以我所知,中域神子道子一级的人,也有不少加入了这组织的!”

    姜凌虚轻声开口解释,却让方行和神秀小和尚都有点呆了。

    本以为长生剑只是一个类似于宗派的存在,现在看来,这难道是战修联盟?

    “放着好好的大家族子弟不做,你们入这长生剑做什么?”

    方行简直都有些难以理解了。

    “机会,以及磨砺!”

    姜凌虚倒是回答的甚是干脆,轻声道:“近几百年,自第一具玄棺降神州以来,我们各自的家族都已经开始有意的培养战修,不再以境界作为惟一衡量标准,而是将斗法的实力算了进去,据传是为了抵御将来的一场天地大劫!而战修,与别个修士不同,不仅资源消耗甚巨,更是需要无数的厮杀与斗法,生生磨炼出来,我们进入长生剑,一是为了这里面的诸多武道法门,再也就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厮杀经验,当然,也是希望能够得到长生剑主的亲自指点!”

    “长生剑长生剑……”

    方行眉头紧皱,喃喃念了两句,低声喝问:“这长生剑究竟算是什么,有这么大的能耐?”

    “长生剑,实际上就是白玉京的暗面,白玉京以符诏名满天下,为神州正道气运代表,但实际上,他更为恐怖的却是他的暗面,长生剑!白玉京发放符诏,引天下群修奉诏除魔卫道,然后到白玉京来领取报酬,但长生剑,则是面对天下人售卖长生符,世间知名强者,皆在长生剑有一个价格,谁买下了此人的长生符,长生剑便会替你断了此人的长生……”

    姜凌虚回答的声音平稳,不焦不躁,却让方行心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