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弹弓,又见弹弓!

掠天记 第八百一十九章 弹弓,又见弹弓!

    彻底陷入了包围圈之中了!

    现在的方行已被斩五杀阵困住,身上的气机愈发厚重,就像落入了蛛网里面的飞蛾一般,被这蛛丝一层一层缠在了身上,看似左冲右杀,大刀凶猛,一副将长生剑里的刺客都逼在了身体三十丈,不敢靠近的模样,但实际上,他如今每做一个动作,都需要消耗比平时大了十倍的力量,长生剑斩五杀阵,可怖之处便在于抽丝剥茧,一丝一丝将敌人生生耗死在大阵之内。

    除非在他初入大阵时,便立刻以无上神力冲破大阵束缚,重归自由,否则就只会被缠住、消耗,直到被大阵彻底绞杀,简单来说,一开始没有冲出去,到了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更何况,在周围的空中,吕逍遥还在虎视眈眈,盯着现场局面,以免出现意外?

    他燃烧了一缕仙灵,化作仙云,映照四方,封锁了整座山谷。

    此举一是为了不教方行有使用空间法宝遁逃的机会,再就便是为了防止方行同伴现身来捣乱,毕竟如今只有方行现身,那可恶的小和尚等人都没有出现,吕逍遥也是明白,说不定他们也琢磨了什么计谋出来,正在暗中寻找机会,可是他并不在意,面对乱局,快刀斩乱麻就是最好的做法,反正方行的真身已经被困在山谷之中,不管他有什么诡计,只要将他杀了就好。

    有自己在此掠阵,吕逍遥相信无人能从这山谷之内救走方行!

    “******臭驴子,小爷早晚得弄死你啊……”

    方行愤声大喝,龙纹凶刀呼啸四野,卷出一道一道狂爆的刀气,每一道刀气肆虐而出,都会将那些长生剑刺客催向四面八方,但他们的身形却急而不乱,向后一退之后,便又立刻向前欺近。种种神光水银泄地一般从四面八方打向方行,就好像是摆不脱的苍蝇一般,而在这过程中,方行身边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挥舞出来的刀气看似愈发的狂暴,却也愈发的无力了……

    “你没有机会了……”

    吕逍遥听了方行的骂声,出奇的不曾发怒,反而微笑了起来,淡淡的开口。同时看向了方行的后背那枝弹弓,目光微闪,却也有些苦笑不得,以他的本领,如何看不出这弹弓的真正妙用?也幸亏是用了这个方法将方行困住了,否则若是哪天自己真的与这小魔头正面开战,被他这弹弓一阵子乱轰,还真会逼得自己束手束脚,逃也逃不得,只能选择与他硬拼……

    简单说起来。这还真是威力巨大的宝贝啊,偏偏制作简单,自身没什么价值。

    “你们真以为能拦得住我?”

    斩五杀阵里面,方行似乎被这种温水煮青蛙般的绞杀之法逼急了,又像是意识到了这斩五杀阵的真正恐怖之处,有些急眼,一声爆喝之后,陡然身躯一抖,身周魔烟滚滚荡荡,赫然直接显化了三头六臂的人身魔相出来。就连身躯也增高了一倍,同时背后两道剑魔大翅展开,向着周围凶猛拍击,把整片虚空拍的片片破碎。围攻在他周围的长生剑们尽皆大惊,被震向四方。

    在这恐怖巨力下,他们甚至被方行逼退了几乎百丈距离。

    斩五杀阵也是需要他们将包围圈缩小在一个范围之内,才能保持气机相连的,他们此时被方行一下逼退百丈,斩五杀阵便已经处于一个即将崩溃的状态。这又如何让他们不惊?

    “这小魔头力量恁地凶狂,难不成已经超出了斩五境了?”

    这群长生剑,心里都已经在惊叫,几乎难以置信。

    “嗖嗖嗖……”

    再也顾不得其他,周围虚空里,那些本来正在掠阵的长生剑也纷纷现身,加入了这斩五杀阵里来,此阵与普通法阵以八为基数不同,乃是以九为基,不过在运转了起来之后,还可以继续有人加入进来,增强大阵的威力,乃是那位惊才绝艳的长生剑主杰作,超脱了普通阵理。

    而如今,随着那些长生剑的加入,斩五杀阵威力再增,堪堪压制住了发狂的方行。

    “夜长梦多,我也来助尔等一臂之力吧!”

    吕逍遥在此时也森然开口,大袖一拂,一杆方天画戟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方行适才表现出来的那抹凶狂之意实在让他心惊肉跳,忍不住要出手快将此子斩杀了。

    他毕竟与吕奉先不同,吕奉先天生神力,更兼得心底压抑着汹涌的战意,一经触发,那就是一个战斗狂人,他见到了方行的凶狂模样,只会战意随之高涨,热切与他一战。

    而他现在想的,则是快些将方行斩掉,以免被此子逃脱!

    “吕主,我也来帮手!”

    在此时,那些随着吕逍遥在周围掠阵的家奴里面,一人纵身跳到了虚空之中,手按兽牙琴,撩动波弦,便要出手相助,赫然便是那自归墟叛出,投靠了吕奉先的师南沙……

    “住手!”

    吕逍遥大戟一挥,本欲向方行斩出的,却陡然间指向了师南沙,急喝:“你不解阵理,冒然出手,只会打乱大阵,反给这小魔头逃出生天之机,只管去一旁掠阵,不必靠近!”

    “这……”

    师南沙微怔,在吕逍遥大戟所指下,也只能黯然后退。

    不过也就在此时,那斩五杀阵之内,方行冲杀了一阵子,见周围虚空之中,已无人暗藏,所有的长生剑都已经加入了这斩五杀阵来绞杀自己,而吕逍遥以及吕氏家奴在这时候,也都聚在了山谷之中,本似自己看起来绝无生机的处境,他反而低声笑了起来,眼底有些得意之色。

    “臭驴子,你真以为就这么困死了小爷?”

    陡然之间,他龙纹凶刀向周围一扫,荡开了一片十丈左右的空间,放声大喝。

    “你真以为你还能逃得出去?”

    吕逍遥心头微怔,却很快又杀气凛冽,一戟自半空之中刺了下来。

    与此同时,那群布下了斩五杀阵的长生剑,也齐声呼哨。每人身前,同时多了一柄白玉长生剑,而后长剑呛啷啷出鞘,在明月这下绽放出了惊人的耀眼华彩。犹如道道长虹显化,尽皆向着方行斩了过去,赫然在此时化成了一片由白虹组成的大网,绞杀一切,割裂虚空。

    而方行。便是在这大网的中心。

    他的力量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到了收网的时候!

    “轰!”

    也就在这一刻,方行低喝,陡然间将一座小小的青铜鼎祭了出来,悬浮于头顶之上。

    小鼎飞到了空中,便陡然间变大了十倍,巍峨如山,释放了雄浑山意,纹丝不动,上面古朴而厚重的力量倾泄而下。瞬间将方行罩定,化作了一道不可破开的惊人防御,那些犀利难当的白玉长生剑,以及吕逍遥那从天而降,威不可挡的方天画戟,赫然同时被这力量弹开……

    “封禅鼎?”

    吕逍遥瞳孔陡然收缩了起来,眼底闪过一抹热烈。

    到了他这种层次,更能明白封禅鼎的重要性。

    这可是在神州北域被诸宗气运以及封禅山山脉温养了几十万年的大鼎啊!

    哪怕初时并不神异,温养了这么久之后,也有了神异之处了。

    而当初这尊封禅鼎大鹏邪王本是要还给北三道的。作为谈判的筹码,也正是他在暗中影响,才最终导致这鼎没有还回去,又留在了归墟。只可惜,那小魔头突兀出现,将这大鼎带走了,而他在那时候,思虑到太上道统的气运以及九位师兄弟的残魂尚在,不好做的太过火。

    如今再见此鼎。就由不得他不动心了。

    “竟然想到了用此鼎来镇压虚空,弹开所有攻击的法门,看样子你也不笨,只可惜凭你现在的修为,根本驾驭不了此鼎之中蕴含的力量,借其一缕力量镇压己身,也不过获得一线喘息之机而已,还能翻盘不成?魔头,今日便是你束手就擒之时,此鼎,也该还给了我吧……”

    吕逍遥大喝,方天画戟一收,大掌倾覆下来,赫然要硬夺此鼎。

    “臭驴子,你还真以为自己很聪明?”

    方行见状,也急急慑住封禅鼎,同时口中大喝:“也不看看自己天天算计来算计去,把自己算计成了什么熊样,今天小爷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算计人的……兄弟们,动手……”

    他这一声大喝,震荡虚空,传遍四野。

    就连吕逍遥在这时候,也心底暗惊,神念急扫四方,赫然看到,周围的几座山峰之上,竟尔各出现了一道身影,北方是一个和尚,白衣飘飘,俊逸出尘,南方却是一个穿着青袍的女孩儿,模样娇美,而在东方,则是一头青驴,身披银甲,东方,却赫然是一个手持双轮的女子。

    “你的同伴终于现身了么?”

    吕逍遥硬与方行夺鼎,同时口中低喝:“可惜无用,凭他们的微末本领,还能救你不成?”

    “他们不是来救我的啊……”

    方行嘻嘻发笑,眼底却有着一抹狠意,硬生生凭一己之身,拖住了长生剑与吕逍遥,声音低低像是在火山深处迸发出来,带着一抹子可怖的杀意:“……他们是来杀人的……”

    “就凭他们,杀……”

    吕逍遥下意识的大喝,意态鄙夷,但他只说了一半,脸色忽然大变了。

    在他的神识感应里,赫然看到那四个人,同时取出了一件法宝和一个布囊……

    弹弓!

    他们四人竟然同时取出了弹弓!(未完待续。)

    PS:  我快疯了,没见过这样的电脑,码着码着字,文档自动保存,然后一保存,在保存了95%的时候就停下了,会卡顿一下,有时候卡顿一下,就保存上了,要么就直接在这里卡死了,只能关掉WORD重开,然后就会发现刚刚码出来的稿子都没有了,五回!从昨天到今天上午,足足卡了我五回啊!这一篇稿子,我等于是码了两遍以上才出来的!没见过一台新电脑卡成这熊样的,我那台用了八年的老爷机都比他快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