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二十四章 大雪山第一功

掠天记 第八百二十四章 大雪山第一功

    “额……”

    一众人皆无言以对,被方行的回答雷了个外焦里嫩。

    这可是堂堂小魔头啊,竟然这么顺理成章的承认自己怕了?这个魔头不应该是霸道无双,冲杀四方的吗?尤其是本来打算用激将之法逼得方行不得不出战的阴鸷青年,更是像吞了一颗老鼠屎一样难受,表情古怪之极,颇有种一巴掌甩在了自己脸上的感觉……

    而迎着诸人的眼神,方行更是全无所谓的翻了个白眼:“怎么?你们能怕,我不能怕?”

    “怕?”

    众修被当众撕下这脸,表情更是难看了。

    不过一时还真无人开口,场间只有外面那蛮汉喝骂叫阵的声音,尴尬之极。

    若不是怕了,众修又何必躲在这里,将希望寄存在了这小魔头身上?

    一片沉默里,终究还是那红缨将军缓缓缓开口:“罢了,你们守御大阵,我亲自出手斩他!”

    其他人急忙上前阻拦,有人道:“两军交战,哪有主帅先上场厮杀的道理?”

    又有人言:“红缨将军此前受伤,尚未复原,这时候出手,并没有十足把握啊……”

    更有人目光不悦的看着方行,满是掩盖不住的失望之色。

    “神州的孙子,当真无一人有种,敢出来与你爷爷一战不成?”

    外面,那蛮汉的咆哮声还在不停的闯进来,如重锤一般打压着神州修士的士气。

    这一方,驻守大阵的神州众修的气势已经低蘼到了极点,眼神里充满忧色,不难想象,若是这时候魔渊那边会冲杀过来的话,可能这些修士根本就不会全力抵抗,便会轰然逃窜,整体士气被人如此打压之下,已经不可能再有那种让他们拼死一战。守住防线的信心了。

    “一帮软蛋,还有何颜面自称神州天骄?”

    “待到我们魔渊准备齐备,杀过太阴河,爷爷定要生吃了你们……”

    蛮汉挺有精神。骂了半天,声音一点不见弱。

    倒是方行,隐隐从他的话里琢磨出了一点什么,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而后看着周围诸修那又尴尬又沉默的眼神,他笑嘻嘻的再次开口。道:“……当然了,怕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我三岁那年第一次杀猪,还怕的不行呢,结果还是一刀给捅死了,看看下面这个肉球,似乎与我当年杀的那头肥猪也没什么分别啊,拿下他问题应该不大……”

    “这……”

    众修豁然抬起头来,眼底有喜意浮动。似没想到事情还有转机。

    而那阴鸷年青人更是手中折扇“呼”的一声合上,目光闪烁道:“既如此,方道友何不出手?”

    方行笑嘻嘻的看着他,道:“因为我不愿意啊!”

    “你……”

    那阴鸷青年脸上已现出了一抹愤恨之意,低吼道:“……你是在耍我们不成?”

    “就是耍你怎么地!”

    方行直接掳起了袖子,与他针锋相对。

    旁边的神秀很是忠实,直接直接旁边搬了一块石头起来,满脸一言不合就得干的样子。

    “呼……”

    这阴鸷青年倒是吓了一跳,噔噔朝后退了几步,神情憋屈到了极点。

    似乎没想到这小魔头如此凶蛮。根本就不顾场合种种,说一声要打就要打,看这身上的杀气,他可不是跟自己开玩笑的样子。那个小和尚更是过份,明明俊逸出尘,一副得道高僧模样,却偏偏像个红尘里的地痞无赖一般搬了一块石头在手,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的后脑勺……

    什么人啊这是……

    “额,道友制怒。切勿内哄……”

    那红缨将军亦哭笑不得的开口劝阻,其他人等,见方行一直胡搅蛮缠,表情都已有些悻悻,甚而眼神不善了,倒是这位年纪轻轻的的镇渊十将之一,还是一副态度温和的样子,他横身站在了方行与那阴鸷青年中间,客气道:“方道友且听我说,现如今我镇渊一部缺少高手,那蛮将又实力强横,又身具妖蛮血脉,天赋异禀,怕是一宗道子来了都难说可以轻松拿下他,我若未受伤时,拿下他倒有把握,只不过现在我伤势未复,若是真个出去战他,怕是回不来了……”

    他说话诚恳,不掩饰,亦无那些冠冕堂皇朝自己脸上贴金的话,但这样的一番话语,倒是真个儿打动了方行,也不与他客气了,直接笑道:“神州圣人帮过我,算我欠你们这一个人情,这个人我可以帮你收拾,甚至于这一片山脉,小爷我也能帮你好好守住,不过丑话需要说在前面,没有好处的架我不打,你想让我帮你,就先把一些道道捋顺了吧,省得以后难看!”

    “嗯?”

    这位红缨将军见方行说的郑重,也慎重了起来,红盔之下,目光凝重望着方行。

    “挟危图报,非英雄所为……”

    那阴鸷青年立即开口,以为方行是在趁机索要好处。

    便是其他的修士,也这般想,看向方行的眼神没来由多了一些鄙夷之色。

    “你是英雄你上啊……”

    方行回头看着那阴鸷青年,却又一句话把他噎的说不话来了。

    倒是那红缨将军郑重道:“方道友说的合理,有何条件尽可讲来,红缨洗耳恭听!”

    方行背了两只手,淡淡道:“下面这个傻蛋我可以帮你们拿下,甚至说这一片地域也能帮你们守住,不过作为交换条件,你们手里掌握的那些关于魔渊地域的典藉与地图可都得分我一份,不能藏私,而且我也只是帮你们守住这一块而已,等我抢来了其他的地盘,那可是我们劫道的领地,与你们无关,到时候别想着来占我便宜啊,不然丑话说在前面,我会对你们不客气的……”

    “这……”

    那红缨将军有些发愣,倒不是方行提出来的条件苛刻,而是太宽松了。

    分享典藉和地图?

    镇渊一部确实掌握了魔渊里面的一些珍贵消息,但也不算什么大秘密。给他也无防!

    至于第二点,那简直就像是笑话一样了,对于如今的神州来说,能守好这一片地域就很难得了。这小魔头还想再去抢来其他的地盘?心未免也太大了,若真能抢来,与他何防?

    甚至周围诸多人,面上都已经露出了一抹玩昧的笑意来了。

    “抢来其他的领地?他当魔渊是纸糊的吗?”

    “虽然他确实有些本领,但现在瞧来却是狂妄的有些过头了吧?”

    诸修眼神交流。亦有人暗暗传音,倒是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方道友的说法合情合理,我都可以答应!”

    倒是那红缨将军很爽利的开口,与方行击掌为誓,其他诸位,皆作为见证。

    “呵呵,方道友野心不小,还想从魔渊手里抢来领地,倒也是一件好事,不过此事容后再叙。还是先把正事办了吧,那位蛮汉叫骂不休,惹人心烦,不知方道友可否出手了?”

    见到协议已成,那阴鸷华袍男子淡淡冷笑的走上了前来,低低开口,眼神冷蔑。

    周围的其他诸人,也皆满面期待。

    他们倒是不在意那什么契约,毕竟上面说的跟笑话一样,太不实际。斩了那蛮汉才是真的。

    “谁说我要出手了?”

    方行背了两只手,笑眯眯的打量着周围的地势,头也不回的开口。

    “你……混帐!”

    周围气氛陡然间沉默了半晌,而后轰然炸开。神州众修皆愤愤不平。

    尤其是那阴鸷青年,更是一脸愠怒,大喝了出来。

    虽然他平时也屡次听闻了那小魔头方行的本事,知道不好招惹他,心下里再鄙夷,也不曾说出口过。但如今被方行连番戏耍,却还是忍不住了,直接开口喝斥,愤怒向前踏上了一步,手里的折扇紧紧握着,隐约有几个符文显化在了空中,像是忍不住就要出手一般。

    “你敢骂我?”

    方行一闻此语,目光也是一凛,森然望了过去。

    那阴鸷青年陡然间心惊肉跳,下意识像后退了一步,提防之意大起。

    然而刚刚才退了出去,一句话还没说出来,便忽然感觉脑袋上挨了一下,整个人表情都呆滞了,软软摔倒在了地上,在他的身后,手里搬着一块石头的神秀小和尚却显露出了身形来,“啪”的一声将石头扔到了地上,拍了拍手,两手叉在了腰上,愤愤不平的看着此人。

    “竟敢骂我师兄?”

    这小和尚好横……

    旁边的诸修都无语了,一时觉得后脑勺发凉,事情出现的太突兀,他们都没机会阻拦。

    而王琼和楚慈两个,也无语的捂住了额头,方行本身就是个做事不靠谱的了,如今这小和尚也越来越朝着那种惟恐天下不乱的跟班方向发展,真是想管都不管不了啊……

    “方道友,如此做事太过了吧?”

    场间气氛尴尬到就连那红缨将军都不得不开口说话了,口气有些不悦。

    你的条件都答应了,你却不肯出战,甚至还纵容自己的师弟,出手对付同僚?

    便是泥人,这会也升起了火气!

    “我自然不会出手了,那个肉球还不至于让我出手,便由她去吧!”

    方行不跟他说这个,直接指向了旁边的一个女子,引开诸修的注意力,目光惊讶。

    方行指的女子,身材高挑,穿了一件男子衣衫,容颜娇美清丽,但却有些冷漠,平时神情便如寒冰一般,似乎都不会笑,她与方行一道而来,也不与众修打招呼,却无人知道她的身份,直到此时,众修才将目光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发现就连她的表情,也是有些惊诧意外的。

    “王琼师姐,这一战,便由你去吧,合该大雪山立下第一功!”

    方行说着,将背在身后的打神弓取了下来,向王琼眨了眨眼,笑嘻嘻道:“也合该你成名!”(未完待续。)

    PS:  看了你们的评论,几乎清一水的说不能打,对此我只想说……不愧是看《掠天记》的人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