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四十二章 只换小和尚(五更)

掠天记 第八百四十二章 只换小和尚(五更)

    在行宫门口,僧人所指之处,正站着一个白色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怀里抱着一个大酒坛子的神秀,他应是刚刚才听了方行的话,左挑右选,却抱了一个最大的酒坛子跑了上来,准备与方行痛饮一番,却没想到第一眼就看到了行宫里的方行与那位黑袍僧人,然后还看到,那个黑袍僧人,正缓缓抬手,向着他指了过来,然后小脸上顿时满是惊愕,呆滞一片。

    就连方行也呆了,扯着那僧人衣领的手松了一下。

    “神秀让开,我看看他指的是啥……”

    方行呆呆说道,神秀也呆呆的往旁边让了一下。

    但那僧人的手指跟着神秀的挪动,也挪动了一下,还是指着他。

    方行的眼神古怪了,望着神秀怀里的酒坛子道:“你想换那坛子酒啊?”

    这回连这位僧人都有些愣了,他低低的叹了口气,目光凝重的看向了方行:“我换那人!”

    “换人?”

    方行刚刚松开了那僧人衣领的手忽然间又抓紧了,直接就把这僧人提了起来,气咻咻的怒喝道:“你大爷的死和尚,你把小爷我当猴耍呢?十座宝山不要,那么多宝贝不要,太上五经不要,就连特么我从灵山寺里偷来的宝贝佛经都不要,却偏偏要换个秃驴?”

    那僧人面上,露出了悲苦之色,沉声良久,才轻声念了一句佛谒,道:“小僧来此之前,已得佛子叮嘱,千般宝贝,万般造化,吾彼岸寺一概不换,只换一人……”

    他眼神定定的看向了神秀,忽而冷喝道:“该上路了!”

    这一番话,却把个方行都听得呆了,如何还能看不出来。这和尚竟是认真的?

    而此时的神秀竟然也呆了,面上似有恐惧之色,良久之后才道:“我……我还没准备好啊!”

    而这慈眉善目的僧人,竟然在此时化作了修罗相一般。面目阴森,金刚怒目,恶狠狠的望着神秀喝道:“孽障!佛门因果,只牵一线,吾寺佛子胜尔九世。还不见尔开悟,如今辩机之日渐近,你或认输,或与佛徒辩机,但如今,没有分毫寸进,不说直接言败,还推脱说甚未准备,难道你真的还想与佛徒进行第十次辩机?我看你是执迷不悟,自取其辱。败亡在即!”

    “我……”

    神秀竟自羞惭的红了脸,抱着酒坛子,就想退出去。

    那僧人却已再次大喝:“孽障,还想躲去那里,我只问你,怀中抱着酒坛做甚?”

    “师……师兄要喝的……”

    神秀看向了方行,一脸的惊惧尴尬。

    “满口胡言,看你一身酒气,还想抵赖不成?”

    那僧人面目狰狞,厉声喝叱:“饮酒作乐。清规何在?口出诳言,佛心何在?”

    在见到了神秀的那一刻起,这面容悲苦的僧人,竟似完全变了一个人。口中怒喝连声,训斥不断,而神秀却也满面惊惧,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被这僧人连声喝问两句,更是满面通红。退也不敢退,走也不敢走,抱着酒坛子讪讪站在行宫门口,竟有些不知所措。

    “我在你大爷个在啊……”

    方行忽然间双手一推,将这僧人扔了出去,在地上滑出去了老远,而他看看神秀,再看看这僧人,表情也是愤恨,指着僧人道:“你再敢骂我师弟一句试试,信不信我抽你?”

    “施主,佛门之事,还是勿要插手为妙!”

    那僧众被方行丢了出去,也无怨恨,只是静静的坐了起来,低声向方行说道。

    “什么佛门魔门,没看小爷这身打扮嘛,我也是佛门的!”

    方行瞪了那僧人一眼,又转头看向了神秀:“怎么回事?”

    “师兄……我……我不想去啊……”

    神秀看向了方行,眼神悲楚,隐含惧意,可怜说道。

    “不想去就不去!”

    方行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又冷眼看向了那僧人,迈步走了过去,冷声道:“和尚,你确定不是过来耍我?小爷给足了诚意,十座山,无尽法宝,太上五经,甚至连这些从灵山寺里盗来的宝贝经书都给你了,你却藏了那一卷太上道经不肯给我,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他眼神里已经隐有冷光闪烁:“说句不好听的,小爷我就是太上道统传人,而且是正儿八经的太上道统传人,只要我想,便是个做了那太上道统之主也轻松简单,那卷道经,本来就该是我的,我现在是给你们净土面子,才想换回来,你不识抬举,想让我去直接抢回来吗?”

    “施主误会了!”

    那僧人盘坐在地上,一副宝相庄严,声音沉沉的道:“彼岸寺并非贪心,实际上,吾宗佛子亦曾说过,那卷道经本是太上道之物,无论是将其还给太上道传人吕氏之子,还是将其还给曾于白玉京开坛讲经的方真人,都是应该,如今提出此义,只是不愿佛门乱了因果,因而以此经为引,望罗汉退出这场佛门之争而已,若罗汉答应,道经双手奉上,分文不取……”

    “什么乱七八糟的?”

    方行皱了眉头道:“行啊我不管你们那些破事,把道经给我吧!”

    “额……”

    那和尚倒是微怔,彷及又看向了神秀,淡淡道:“孽障,跟我走吧!”

    “哦……”

    神秀唯唯诺诺的答应了一声,竟然真的要放下坛子,跟他离去。

    “****……”

    方行直接把龙纹大刀抽了出来,架在了那僧人的脖子上,喝道:“你玩什么花样?”

    “因果到了,吾寺佛子已参悟大道,吾欲带此子去与佛子辩机,以证因果,方真人,你既已答应了贫僧,不再过问佛门之事,便不要再阻我了,待到贫僧带了这孽障离开,吾寺佛子自会有人将那卷道经奉来。彼岸寺弟子,不打诳语,又有北冥一族为证,罗汉大可放心……”

    面对方行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那僧众一脸悲苦,却无半分惧色。

    “我说了可以不管你们佛门的事情,但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带我师弟走了?”

    方行眼底暗恨浮动,冷声道:“再说,我哪知道你们是把小和尚带去炖了还是煮了?明白告诉你。他是我们劫道的四当家,你们彼岸寺若想打他的主动,先得提前掂量掂量……”

    “原来你还入了别的道统!”

    那僧人看了神秀一眼,把个神秀小和尚骇的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罗汉,此事牵系真佛传承,恕小僧身份低微,不便与你讲述,你只需知道,这一场辩机。已持续万年,无论是净土彼岸寺,还是南瞻灵山寺,皆是公平对待,从无任何不公举动就是了,而今,也不过是天地大劫将近,将这一场辩机的时间提前了百年而已,贫僧来带他过去,合情合理。更合佛门礼法,若是不信,你大可以问他,该不该跟贫僧走。愿不愿跟贫僧走……”

    僧人的话,使得方行面色疑惑,转头向神秀小和尚看了过去。

    而神秀小和尚,这时候也已经放下了酒坛,心头也似放下了某种心结,倒没了平时的嘻皮笑脸之色。只显得僧袍月白,不染片尘,神情圣洁,慈悲满怀,他低低叹了一声,面上现出了淡淡的笑意,朝着方行合什一礼,轻声道:“师兄,他说的其实不错,躲是躲不过去的,这一场辩机,我总是要去,虽然提前了百年,但大概百年之后,我也是一样的结果,那就去吧!”

    停顿了半晌,他圣洁如佛陀的笑容里,却忽而多了一抹淡淡的伤意,又向方行施了一礼,道:“师尊他们,大概是想让神秀跟着师兄你见见红尘万相,看看这天地世间,另辟蹊径,参悟佛障,呵呵,佛障倒是没有参悟,不过,这段时日以来,跟着师兄走南闯北,惹事打架,饮酒抢劫,倒让神秀有了十世以来最快活的一段日子,多谢师兄你了,日后神秀但凡一念留存,也必将时时为师兄诵经祈福,愿你万世康安,永生逍遥……小僧去了,师兄保重!”

    说着,他竟然慢慢走了过去,抬开了方行架在那僧人脖子上的凶刀,又将那僧人扶了起来,低低念了声佛,便安安静静的跟在了那僧人身后,一前一后,往门口走去……

    “****,干嘛啊这是……”

    方行大急,身形一纵,再次拦在了他们二人身前,喝道:“说不清楚谁都不能走!”

    “你……”

    那僧人见方行这等模样,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欲言又止。

    而神秀则看向了方行,低声一叹,道:“师兄,这是我的路,不好拦的,他日你若想知神秀去向,可往灵山寺里走一遭,师尊自会告诉你,现在,恕我无礼,这便告辞了……”

    说罢了话,他与那僧人一前一后,绕过了方行,竟再往外走去。

    看起来,竟像是真个铁了心,一心要跟这僧人走了。

    就连方行,亦是呆呆的,满心疑惑,伸着双臂,但竟有些不好拦的感觉。

    “身是菩提树,心若明镜台……”

    踏出了宫门,神秀小和尚一身白衣如雪,映的天地间月华大亮,宛若佛光,身形亦御空飘起,离地三尺,朝着山下悠悠飘去,清朗唱谒之声,缓缓飘了回来,宛若仙经……

    “咚……”

    但也就这时,忽然间后脑勺上被一个黑糊糊的东西结结实实砸中了,酒水四溢,神秀小和尚一句佛谒没唱完,就扑噗一声倒了下来,然后就见方行扔下了手里的半个酒坛子,一手提了神秀的腰带向行宫里走了回来,边走边骂骂咧咧:“台你个大爷个台,想走就能走啊……”(未完待续。)

    PS:  第五章来了,老鬼还在努力,后面还有,希望大家支持!!!!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