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四十七章 佛子被掳走了

掠天记 第八百四十七章 佛子被掳走了

    破阵经催动气血,掌如磨盘,指如玉柱,铺天盖地,又运起御雷大术,道道神雷绕在掌沿,使得这一只手,宛若天降,神威莫侵,而在神雷之外,方行甚至还运用起了皇甫一族的破灭神力,灰色烟云若隐若现,挟着难以言喻的可怖气息,可以说,这一掌抓下,看似简单,却已经运转了小魔头如今最强的几道大术,再配合上这等稍纵即逝的良机,乃是他的全力一抓!

    原因无他,方行也知道这一抓,乃是绝无仅有的机会!

    虽然在他的感应里,那彼岸寺佛子气机若无若无,似乎毫无修为,但他可不信这彼岸寺的佛子会是一个普通人,因而这一抓里,已经预算到了这佛子接下的挣扎与反击。

    他自忖,在这等突兀之极的情况下,便是斩五境的高手,怕也难以躲过这一抓!

    虽然方行狗胆包天,什么事情都敢想敢干,但他也不是傻子,出手之前,便已经预想到了很多种变故,而如今,以异宝出世的假象引走众修,然后用打神弓将佛子周围的僧人打散打伤,自己再趁机过来抓佛子,旁人看来异常顺利,但中间的许多些微心思,却不是常人可揣测了。

    那都是每一个细节都仔细琢磨过的结果,自忖已将诸般变化都了若胸间。

    只可惜,让他感觉意外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那一掌直向着佛子抓下,雷力、破灭之力种种力量就要炸开,崩碎佛子即将到来的防御。

    可让方行没想到的是,那佛子赫然没有任何防御!

    一掌抓下,便直接将那佛子攥住了,只觉他身躯轻盈,甚至于脆弱,简直比普通人还虚弱很多,自己附着在掌上的种种神力,几乎要一霎间就把这佛子那枯瘦的肉身撕成碎片……

    “我去。竟然真的没有修为……”

    方行大吃了一惊,心间惊愕难以形容,想也不想,诸般神力立刻潮水般散去。甚至不惜引得自己法力逆冲,震动了脏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却不是他心善,主要是这佛子太弱,他偶有一线神力泄露。都会将他撕成碎片,方行又不是真个要杀他,反而为了那一卷太上道经,不得不全力保住他的性命,因而只能竭尽全力,甚至不惜受伤,也要收回自己所有的神力!

    这特么也真让方行郁闷……

    堂堂彼岸寺佛子,净土掌管功德谱的未来主人,竟然一点修为也没有?

    须知道,就连彼岸寺的一个普通僧人慧月。都有斩三实力,可以和自己过几招的啊!

    轮到了这彼岸寺的佛子,倒成为了纯正的普通人了?

    那神秀怎么可能输给他九生九世的啊……

    心里虽然郁闷,但毕竟也不能让这佛子真个儿直接丧了命,只能收回法力。

    好在,他如今已步入斩五之境,一身神力术法,堪称聚散由心,虽然来得急迫,甚至引得自己受了伤。但终于还是成功收了回来,而后手掌化为常形,一把将这佛子提了起来,袖子里面。捆仙绳宛若灵蛇一般飞了出来,将这佛子绑的宛若粽子一般,提到了手里就跑……

    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从他喊出第一声“异宝出世”到现在,连半盏茶功夫都不到。而从他打神弓打出了那一块符石,再到他将佛子擒在手中,更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嗖!”

    他都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身若流星,剑魔大翅拍击虚空,瞬息间掠出了千百丈……

    “蹄蹄哒哒……”

    远处,早就在等着他的青驴从一片山坡后绕了出来,甩开四只蹄子,与他平行狂奔,而方行则也直接将那绑成了粽子的佛子直接扔到了它的背上,自己展开逍遥身法,身形如仙姿,一边急掠一边暗运木法疗伤,一人一驴速度都快到了极致,夜空之下,很快便消失了踪影……

    “出了什么事?”

    山谷之中,有人听到了外面那符石炸裂的声音,急急遑遑的出来查看。

    但这么一看之下,却登时惊呆了,却只见彼岸寺僧人所在的地方,一片狼藉,诸位佛子护法,僧袍撕裂,一身是伤,模样凄惨无比,甚至有人重伤垂死,而那个修为较高,受伤也较浅的,也正竭力爬起,声音惊惶又凄厉,甚至带了哭腔一般的朝着远处的夜空大声喊着。

    “佛子……佛子被人掳走啦……”

    这一声喊,直将净土所有的修士都惊呆了。

    足足三息的功夫没人说话,天地之间一片寂然。

    开什么玩笑?

    佛子被人掳走了?

    佛子是什么人物,怎么会被人掳走?

    又有谁这么胆大包天,敢掳走佛子?

    或说是谁这么本领通天,有那本事掳走佛子?

    “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良久之后,才忽然有几人纵跃上前,一脸的震惊,正是那些入了山谷之中的僧人以及三大古族的人,他们震惊之后,眉宇间也满满都是不敢相信的神情,实在在这件事太过惊人了,怎么可能会出这种事啊,而且在这魔渊之中,谁又能从五位护法罗汉手中掳走神子?

    “刚才……你们入谷……有人……以符石打来……我们……以身护住了佛子,结果受了重……重伤,然后那人就冲……冲了过来,绑起了佛子,向着……西方逃了……”

    一位僧人强行压制着伤势回答,手指颤抖着指向了远方的夜空。

    “荒谬……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有一位古族神子下意识的大喝,手里还拿着一件黑黝黝的宝甲,正是玄冥寒金甲。

    “速速去追……”

    轰隆一声,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僧人身形一飞冲天,直往西方赶去。

    “若是佛子出了事……我们……我们所有人,万死难赎其罪……”

    轰!轰!轰!

    又有好几个修为强横已极的修士一言不发,法力全部摧动,奋起直追……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之意自净土众修心间升腾了起来,仿佛一只大手摄住了他们的心脏,这种恐惧之意如此磅礴汹涌,甚至让他们都没有功夫去愤怒,只是感觉到了深深的害怕,然后下意识的就竭尽所能,要去将佛子救回来,把这个荒诞的错误抹去,回到正确的轨道。

    佛子被掳走了……

    ……妈蛋说出去谁信呐!

    这一日,注定净土大乱,佛子被人掳走的消息,根本就按捺不住,一经传开,立时惊动了十大古族,乃至魔渊之外的老祖宗们都受到了震惊,不知掉了多少下巴,摔了多少杯盏,而后,便是净土几乎所有在魔渊的力量都调动了起来,无数高人齐齐出洞,搜索佛子的下落,更有不知多少人开了卜卦,消耗自身的法力乃至命数,也要推洐出那胆大包天之人的身份来……

    方行当然不知道已经惹下了这等祸事,此时正以鬼遮眼术法唤来青雾,将自己和青驴笼罩在了里面,然后一溜烟的逃窜,一边跑一边哈哈大笑,还时不时的呕一口血……

    “徒弟,看到了没,你家师傅吊不吊?”

    “他娘的什么佛子,还不是被小爷我手到擒来?”

    “你说这彼岸寺的佛子,竟然身上一点修为都没有,说出去谁信呐……”

    “我家神秀师弟,竟然输给了一个凡人九生九世,连我都不肯相信啊!”

    他一边夸着自己,一边寻找着合适的匿身之处,好在魔渊地势广阔,他又专挑邪怪无人处逃,再加上有鬼遮眼掩匿气息,先向西方,又折向南,最后又折向北,根本无甚规律可言,自忖无人可以追到自己了,这才寻了一处幽谧的山谷停了下来,先自盘膝而坐,疗养内伤。

    当时他急于收回神力,使得自身内腑受伤甚重,若非他肉身强横,怕都逃不了这么远,更兼得法力逆冲,经脉紊乱,已经不是单纯的木法便可以修复的,非得好好调息一番不可!

    布下了大阵,让青驴好好看着那佛子,不老实就一蹄子踢过去,这才静静调息。

    在此过程中,那佛子倒也老实,竟然一言不发,只是盘膝诵经,并无半分惊慌之色。

    而方行,在一个时辰后,也终于睁开了眼睛,徐徐吐出了一口气,隐含血色,不过精神却已经再次旺盛了起来,眼底精光四射,赫然那内伤已经全然控制住了,直到此时,他才转过头去,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位佛子,满脸的狐疑与好奇之色,像是在思索什么问题……

    “你就是彼岸寺的佛子?”

    他好奇的开了腔,目光在这佛子身上乱扫,看了半晌之后,却有些失望,暗道:“这佛子也真特么穷,别说没有修为了,竟然身上连件宝贝也没有,怎么好意思当佛子啊……”

    而那彼岸寺佛子,却也直到此时才睁开了眼睛,平淡的望向了方行,低声道:“小僧慧能,万载之前,亦只是我佛身边一扫地僧尔,平凡佛徒,如何当得佛子之称?”

    “你叫慧能,那我没抓错啊……”

    方行眼神古怪的盯着这和尚,忍不住问道:“你堂堂佛子,怎么身上一点修为也没有?”

    那僧人仍是面无表情,淡淡反问:“佛门中人修的是佛法,要修为做甚?”

    “额……”

    一句话反把方行问倒了,竟不知如何作答,半晌才道:“凭这一句,你就不如我神秀师弟……”(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