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四十八章 是那个魔头!

掠天记 第八百四十八章 是那个魔头!

    修行不修出一身通天的本领,那还有什么意思?

    也就这么一句话回答,使得方行对这彼岸寺佛子有点看不上眼了,当然下意识里也就没了那股子提防劲,他觉得这佛子是个傻子,想他方大爷这么聪明伶俐的人儿,从第一天进入了道门,就知道什么境界,什么长生全都是虚的,惟有实力是真,而眼下这个佛子,这么好的地位,这么好的出身,身边都是顶尖的高手,自己却甘心做个凡人,这不是一个傻子又是什么?

    就连神秀小和尚,虽然不太会打架,但一身的本领那是实实在在的呀……

    也真纳了闷了,面对这样的对手,神秀怎么会输了这么多次?

    撇了撇嘴,方行决定不与他叨叨,冷笑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龙纹凶刀恶狠狠的架在了这佛子的脖子上,笑道:“和尚,小爷也不与你啰嗦了,把那卷太上道经交出来,免得吃苦头!”

    那佛子静静的看了方行一眼,面色平静,却无半点惊慌之色,这倒也让方行有些诧异,这和尚看起来全无修为,但这胆量倒是比自己见过的大部分修为高深的人都强的多了,不过很快他就一瞪眼,眼底凶气大发,心想这和尚配合便罢,不配合就先卸他一条膀子再说。

    “你不会杀我!”

    过了半晌,那佛子忽然轻轻开口。

    方行倒是呆了一呆,旋及瞪眼道:“凭啥?”

    佛子慧能淡淡道:“你若杀了我,也只是让我舍了这一具肉壳,再度轮回转世而已,但在转世过程中,那一卷道经,却会因此而失落于六道之中,再也寻不回来了……”

    “你在小瞧我?”

    方行瞪起了眼睛,嘿嘿一笑,道:“筑基境界时。我就有磨灭神魂之能,何况现在?”

    此言之意,却是想告诫慧能,在小爷手下。若是杀你,便是连肉身带神魂一起磨灭,还想留一道神魂去投胎转世?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了,然后那慧能听了,却轻轻摇了摇头。淡淡道:“你不会的,我虽是一介凡胎,但神魂与神秀师弟却是一体双生,自我们二人万年前第一次争那真佛传承以来,便已注定一生俱生,一亡俱亡,若你斩灭了我的神魂,他亦不可幸免!”

    “还有这说头?”

    方行眉间一凛,沉默不语。

    他倒确实想起神秀说过,神秀与这彼岸寺佛子。二人之间的关系颇有些玄妙,可说是互为佛劫,又互为心魔,能够斩灭对方的只有彼此,他们二人约定十世辩机定佛果,便是约定了,在十次辩机后,胜者炼化了对方的神魂,便会成为真正的佛子,也正因为这种炼化。需要心甘情愿,因而谁也强迫不了谁,简单来说,他们二人因果注定。胜者为佛,败者为心魔……

    “嘿嘿……”

    方行摇了摇头,抛却了这些想法,凶狠道:“就算不能杀你,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吃尽苦头,也不是我跟你吹。我至少有一百零八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慧能淡淡的看了方行一眼:“有意思吗?”

    方行顿时被噎的半天喘不过气来,沉默了良久,才沮丧道:“没意思……”

    要说起来,方行也是个最擅察言观色之人,他还真看得出来,这彼岸寺佛子乃是安忍坚毅之辈,按照当年最擅长给人用刑的五叔叔的话来说,就是这种王八蛋皮糙骨头硬,把一颗心看的比命还重,肉身皮囊都是工具,对他们施刑是最没劲的,往往把个施刑的人都搞的心理扭曲了,他们还是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所以每当遇到了这种人,施刑就不必了,还是想别的办法。

    “小爷我还就不信了,你总不能什么都不怕吧?”

    方行苦恼起来,发狠问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

    慧能淡淡道,然后看了方行一眼:“小僧还真就什么都不怕……”

    方行顿时翻起了白眼,瞧这佛子的眼神有些古怪,虽然他一个脏字儿也没说,但不知为什么,方行从里面听出了一种“也不是我吹牛逼,你就是拿我没有任何办法”的意思……

    “先带你回去,我就不信整不了你……”

    方行冷笑了一声,心里暗暗琢磨了起来,忍不住暗笑一声。

    ……

    ……

    “佛子被掳,怕连老祖宗们都要惊动了,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就在方行与那佛子玩起了看谁能折腾的过谁的把戏时,魔州之中,净土诸族却也正陷入了一番史无前例的大混乱之中,十大古族皆已按捺不住,统统找了过来,甚至连百断山那一片的地域,都只安排了稍许人布守,其他人等,则全部都聚集到了佛子被掳走之处,商讨对策。

    “我已催动了本族寻踪秘法,寻找佛子的去向,但却没有任何结果,偶尔一丝儿气息泄露,也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个人应该擅长掩息之术,而且非常厉害……”

    一位银袍模样,却额生独角的男子皱眉说道,正是净土十大古族之一,最擅追踪。

    “我亦推洐了三卦,却只能断定那厮正在西南方向,更具体的位置无法确定,想是那厮拥有遮蔽天机的法门,三卦之后,我已无法再推洐!”一位身穿卦衣的古族神子说道,以卦象推洐,最多只能推三卦,若是超过了这个数字,卦象就乱了,还会有反噬临身,别无良策。

    众古族都沉默了下来。

    如今,距离彼岸寺佛子被掳,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他们每一族人,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寻找佛子踪迹,有的出人,有的出力,可谓竭尽所能,但赫然没有任何线索,这让他们也渐渐变得愈来愈焦躁愤恼,已不知有多少人暗暗发誓,非把那厮找出来千万万剐了……

    “北冥一族的人来了……”

    在这时候,有人禀告。而后,很快就见得山下两道人影直掠上山来,赫然乃是一个身材瘦长的年青男子,座下骑着一头五彩神牛。旁边则是一位模样娇美的女子,乘坐的却是一条怪鱼,这二兄妹来到了山上时,面色都是阴冷异常,眉宇间。隐隐夹杂着担忧与愤怒之色。

    “问吧!”

    身骑五彩神牛的男子,甚至都没有与其他古族神子招呼,便直接向那女子说道。

    女子点了点头,向场间的三位古族神子以及那些彼岸寺的僧侣看了过去,直言道:“三位世兄,大师……听说佛子被掳前,你们驻守的山谷那里,曾有异宝出世?”

    听到了这个问题,几人脸色都有些难看,过了半晌。还是那个彼岸寺的僧人点了点头,低声道:“不错,也正因为有异宝出世,我们进去查看,才被那人得到了机会……”

    “有何异宝,给我看看!”

    女子立刻说道,神情凝重。

    那三位神子乃至彼岸寺的僧人面色都有些尴尬,甚至而有些不忿,不过见她说的郑重,微一犹豫之后。还是将此前所得交了出来,甚至还吩咐那些之前抢到了异宝的人,都将东西罗列了出来,满满的摆了一地。既有宝甲,又有灵草,还有一些残兵、宝经、舍利等等……

    东西品类繁多,数量却不多,每样只有一二种。

    而那骑怪鱼的女子仔细打量着这些东西,眉头却皱的愈发紧了神情忽然变得尤为苦恼。像是在犹豫,而那骑着五彩神牛的男子,目光则也紧紧的望着她,似乎在等她说出一个答案来,其他人则不知所以,但也隐隐感觉,她们兄妹应是有了某些猜想,过来求证来的……

    “是他……”

    最后时,她的目光落到了一株灵草上面,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说了出来。

    “可以确定么?”

    那骑五彩神牛的男子紧紧追问了一句。

    女子神情有些黯淡,低声道:“确定……这些灵草,本来就是我们一块从归墟抢来的,别的地方根本不见生长的,还有那半截残兵,我也见过,佛门宝经,我更知道他有很多……”

    “孽障!”

    那骑五彩神牛的男子已经听不下去了,拳头死死一捏,咯咯作响。

    “你们看出了什么?”

    旁边,人人沉寂,有人低声急问,目光凶冷。

    “掳走了佛子的人……乃是南瞻小魔头,方行!”

    骑五彩神牛的男子目光阴沉,恶狠狠说出了一个名字出来,却登时让众修惊愕了。

    小魔头方行?

    这个名字在净土虽然不像神州及南瞻那般响亮,但也有不少人听闻过,知道那是一个行事亦正亦邪,却本领通天的角色,而此前那厮一日夺去了净土十七座山峰之事,更是使得十大古族都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甚至还有人准备出手对付他,只是后来,北冥一族发出了符诏,说他准备以十山换一经,这才使得诸古族稍稍按捺,没有腾出手来去对付他而已……

    而如今,竟是他掳走了佛子?

    这魔头不是与北冥一族交好吗,又为什么要掳走佛子?

    其他古族,尚不知太上道经一事,因而一时未想的明白……

    不过那彼岸寺的护法僧人,却骤然想到了什么,满面大怒,向骑怪鱼的女子喝道:“原来是他……你们北冥一族做的好事,若不给我们彼岸寺一个交待,休想善罢干休……”

    “此事与我们北冥一族没有关系!”

    那骑五彩神牛的男子低声冷喝,但很快又抬起了头,目光阴冷的看了那骑怪鱼的女子一眼,声音低沉,带着一股子恼恨之意:“不过……我们自有办法将佛子救回来……”(未完待续。)

    PS:  一直忙到了现在,刚刚才腾出手来,求大家原谅,仙侠榜搞的我手头上没有存谢了,必须得尽快攒出来才行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