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五十章 扶苏一剑谁堪阻

掠天记 第八百五十章 扶苏一剑谁堪阻

    方行欲绑佛子,失陷净土的消息像一块大石,在神州一方激起了惊天骇浪,本来神州众修就在好奇的琢磨,那小魔头如今去哪了,平时就总见他一天一天闲着没事,不是蹲在山顶行宫的屋脊上扯着嗓子唱山歌,就是骑在寨子门上远远的朝神州或是魔州领地那边瞧,时不时放两句嘲讽,找人打上一架,而如今,足足四五天时间没有露面,就连扶苏公子找他议事都被推掉了,而一些近日才入了魔渊的妖地或是神州北域、中域的故人来访,也都是楚慈出面接待。

    直到如今,众修才恍然惊觉……

    合着那小魔头不是静修闭关修心养性啊,竟然跑到魔州领地里去绑票人家的佛子了……

    这特么是从小吃狗胆子长大的吧!

    魔州那边的彼岸寺佛子是什么身份?

    几乎相当于神州扶摇宫的少司徒或是其他几位公子一类的角色啊……

    他也敢去绑票?

    这不,失陷了吧……

    当然了,也正因为此事实在太过于惊人,因而众修对方行失陷的事情深信不疑,在他们看来,既然那小魔头敢绑票佛子,那必须得失陷啊,不失陷反倒太不正常了吧……

    而哪怕是神秀及楚慈等人,看到了这封秘笺,也心底惊恐,不得不信。

    因为那信笺下方写的是“北冥清荻拜上”,而他们也都听神秀说了这北冥清荻的身份,正是方行血缘上的亲人,曾经在神州与南瞻找了他近十年时间的大表姐……

    也正因此,神州热闹了起来,有人对此兴奋不已,毕竟对那小魔头有恶感的人不好,听闻了这个消息,甚而感觉是松了口气,想那小魔头嚣张拔扈,蛮横无理。而今深陷魔州领地,可算是自讨苦吃了吧?私底下聊起来,甚而都感觉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直叹上天有眼!

    也有人觉得。小魔头毕竟对神州有功,甚至是镇渊一部有记载的军功第一人,而且他的做法毕竟也是与魔州为敌,神州既然获利,那就要想办法搭救。以免寒了众人之心……

    而更多的人,则是看着袁家的扶苏公子态度,毕竟小魔头是袁家的人啊!

    消息传来之后不到两个时辰,刚刚出关的扶苏公子就赶到了劫道领地来了,他身披红色法袍,鬓束修长流苏,头上束了马尾,背后三姝如御风一般随在身后,急急踏空而来,在来到了劫道北面寨门时。把守此门的劫道修士甚至还没有来得及通禀,便被他手掌一按崩了寨门,而后直接闯进了这一方领地来,挟着无声却凶厉的威风,踏山而上,直到在行宫门口才堪堪止步。

    楚慈、王琼、神秀等人皆已从行宫之中走了出来,表情沉重的望着扶苏,在他们身边,还有新近赶来了魔渊深处的方行一些故人,或来自妖地。或来自中域,皆面色沉重。

    “是不是你鼓动了那蠢物去刺杀彼岸寺佛子?”

    来到了行宫之前,扶苏公子目无余子,直接便将目光望在了神秀的身上。

    “我……”

    神秀吃了一惊。表情有些窘迫,下意识朝后退了一步,目光惊慌。

    就连其他从行宫里出来的修士,以及镇渊部那些跟随了扶苏公子闯进了劫道领地一些修士,在此时都有些意外又震惊的看向了神秀小和尚,他们都很关心袁家究竟会不会搭救方行。甚至楚慈也第一时间向袁家递了拜贴,却没想到,扶苏公子到来之后,便直接斥问起了神秀来。

    神秀小和尚跟着方行厮混了良久,是有些惫懒模样,但终究还是涉世未深,此时被扶苏公子杀气一逼,众修惊诧的目光一望,登时满脸通红,额头冷汗都唰唰落了下来。

    而扶苏公子则直接又踏上了一步,低喝道:“从看到你在他身边,我便怀疑你们灵山寺不怀好意,有意要借这蠢货扯我袁家下水,曾试图提点于他,只可惜他竟不信我,而今,他竟然好端端的跑去绑架彼岸寺的佛子,终是害了自己受陷,和尚,你敢说这不是你挑拔的?”

    此番威风,煞是惊人,身周道气凝聚,连空中都有闷雷响起,与他声音相和。

    而神秀小尚更是后退了几步,俊美的面孔已胀的通红,似要渗出血来,周围虚空寂寂,却更让他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良久之后,才忽然低低叹了一声,道一声佛号,声音低低的道:“师兄他去绑架彼岸寺的佛子,确实与我有关……若不是我怕死,他也不用这么做……”

    “果然是你!”

    神秀说话迟疑,颇多自责,本还想要再说,扶苏公子却已低声冷喝,让他为之一顿。

    而周围诸修,也大多都是一副惊愕模样的看向了神秀,一副了然模样。

    毕竟从字面意思上讲,再加上神秀的窘迫,倒有大半人相信扶苏公子推测的是真的。

    毕竟若非真的,你又脸红什么,心虚什么?

    却浑不知神秀乃是胆小,直接被吓成了这模样……

    “你们灵山寺鬼鬼崇崇藏身南瞻,仗着灵山遗地的几缕佛蕴,到处接纳那些被大家族、道统所不容的叛逆之辈,打着遁入空门的旗号,却想与彼岸寺一争高下,得真正的佛门传承,痴心妄想,借尸还魂,倒也罢了,吾族有容人之量,无人去与你们计较,可你们真是打的好算盘,竟然千挑百选,找到了这样一个我袁家遗失在外的蠢物,是想借他的手挑动我们袁家乃至神州与彼岸那边的正面相争,好教你们渔翁得利么?灵山寺双生佛子……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扶苏公子身上的杀气渐重,一丝一丝的煞气聚拢了过来,掌背有一个符文渐渐显化。

    “我……我真没这么样想啊……”

    神秀小和尚像是吓了一跳,慢慢朝后面退了两步。

    “传闻你神魂不灭,真灵永在……”

    扶苏公子轻轻摊开手掌,旁边的黄莺儿低叹一声,轻轻将一柄古剑递到了他的手里。

    而他则缓缓拔剑出鞘,剑气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渐次生涨,滔天可怖……

    “那就再轮回一遭儿吧!”

    “唰!”

    扶苏掌中长剑陡然出鞘,一时剑光耀一域,甚至撕裂了九天之上的乌云,而后杀气陡升,剑如流星,似乎在某种天地法则的缝隙里穿梭,瞬息间就指到了神秀的脸上……

    场间高手众多,甚至没有几人能看清他的长剑走势。

    他们只能感到,那神秀小和尚威矣……

    扶苏公子这一剑,杀气凛冽,已达某种玄妙之境,甚至超过了斩六境界!

    场间,又有谁能抵挡?

    就连神秀小和尚,望着这一道直向自己面门指了过来的长剑,都露出了满脸的惊恐与骇怕,踉跄退了一步,奇异的拉开了一段距离,但扶苏公子只是剑锋轻抖,便又一次锁定了他,直直向着他眉心刺来,神秀在此时,竟尔心生绝望之感,不去看眼前这抹剑光,也没有试图再躲避,而是轻轻低下了头,双掌合什,默念佛号,似乎已经放弃了求生之念,只是任人宰割……

    “住手……”

    也在此时,一声尖叫打破了场间寂静。

    赫然是楚慈,她唤出了剑灵,大步赶来,似乎想要阻止。

    只可惜,扶苏公子对她的叫声听而不闻,一剑稳稳递出,带着一股与他的外表不符的狠辣。

    “嗖!”

    在看到楚慈上前阻拦的一霎那间,王琼便已动了,此女虽然高傲,但却知分寸,懂好歹,她与楚慈在一起时,一应布守巡逻,人手赏罚,皆是她来,但在大事上,却听楚慈的意见,一直都知道自己那大雪山的三座大山是从何而来,也正因此,在别的事上,她信楚慈的安排。

    一见楚慈有意阻止,却无力阻止,她便急急出手了。

    “退下……”

    两声娇叱传来,却是那扶苏公子身边的红雀儿与紫鸢儿同时出手,拦下王琼。

    扶苏那一剑,看起来无人能够抵挡。

    只是也在这一霎,几乎是在楚慈脸色大变,将要阻止的一瞬间,又有两人动了。

    自行宫之中走了出来的人群里,忽然间飞起了一道金光,一道乌光。

    金光犀利如烈日,散发惊人光芒,瞬息而至,直至中途,挑向扶苏的那道剑光。

    而那道乌光,赫然如山岳倾塌,劈天盖地,轰隆隆一声直朝着扶苏当头劈了下来……

    说时迟,实则只有一霎间的功夫而已,场间众修修为高低不均,但有资格拦下扶苏这道剑光的,也唯有此二人而已,且就算是这二人,那道金芒后起,也有些缓慢,几已拦不下,只是那道乌光却从天而降,狠狠砸向了扶苏,那份惊人凶威,使得扶苏也不得不收回抵挡。

    “轰!”

    剑光终于回转,挑飞了那道乌光,而扶苏目光凶狠,冷冷扫了出去。

    “我欲杀人,谁敢拦我?”

    他的声音酷烈异常,腾腾杀气压抑不住。

    迎着这眼神,修为低些的,哪怕是楚慈,也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承受不住。

    但人群里,却又有两个人站了出来,一个身披金甲,模样俊美,一个身高三丈,身穿黑甲。(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