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五十五章 算不算个人

掠天记 第八百五十五章 算不算个人

    “你可千万别惹急了师兄啊,真会害死你们的……”

    此时的魔州领地,寂灭谷周围的山峰上,听了神秀的话之后,就连大表姐北冥清荻都一时沉默了下来。表情尴尬之中,却又有些愧疚。似乎没想到神秀惊惧过后,说出来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而且看他的表情,就可知这小和尚说的十分认真,确实是在为自己考虑。

    他是真的怕自己触怒了方行之后惹来来杀身之祸啊……

    也正因为想到了这一点,她一时怔住,脑海里飞速的闪过了诸多回忆。

    自封禅山,再到已经化作魔域的皇甫家祖地,再到归墟、白玉京等一段一段的回忆……

    望着神秀焦急的表情,心里忽然间微微发涩!

    倒是那骑五彩神牛的青年听了,反而冷笑了起来,目光阴冷的望着神秀,道:“小和尚,你们灵山寺还真把那惟一的变数寄托在了那个孽障身上么?我倒看看,这个脱离了家族气运庇护七百年,却仍然顽强活了下来的小杂种究竟还剩几分本领,竟敢做此大逆不道之事!”

    说罢了,冷声喝叱:“来人,给他上刑!”

    这么冰冷的一句话,只吓的神秀脑袋缩了缩,不敢吭声。

    而北冥清荻却也大吃了一惊,急忙起身道:“大哥,何必如此,他毕竟也是佛子啊……”

    骑五彩神牛的青年却冷声道:“他只是佛子的心魔,真佛现世最后一劫!”

    说着,冷声上前,竟真的要对神秀施展酷刑,北冥清荻讪讪站在旁边,不知如何阻止,倒是神秀吓毛了,惊叫道:“喂喂喂,不用上刑啊,师兄肯定马上就来了。你急什么啊……”

    “呵,不动点真格的,那小魔头又岂会这么心甘情愿现身?”

    骑五彩神牛的青年冷喝,索性自己大步上前。将腰间系着的平时赶牛的鞭子拿了出来,赫然便是一条以阴冥玄丝鞭织而的软鞭,一鞭抽去,大树直接枯萎,顽石立刻碎成齑粉。便是金丹大乘的高手,挨上这么一鞭,也立刻就痛彻神魂,忍不住的放声大叫,泪水都能打出来。

    “不用动真格的啊,我师兄马上就来,稍安勿躁,多点耐心不好吗?”

    神秀吓的脸色都绿了,一点没出息的大叫。

    “大哥,不要动刑啊……”

    北冥清荻忍不住出声相劝。却被骑五彩神牛的男子一掌推到了一边。

    “小和尚,想少吃苦头,就盼着那杂种快些来吧……”

    骑五彩神牛的男子长鞭挥起,在空中一抖,“啪”的一声朝着神秀光头上抽了过去。

    “师兄救命啊……”

    神秀吓毛了,挣扎着大叫了起来。

    “嗖……”

    也就在这一鞭子即将落到了神秀那颗光溜溜的小脑袋上时,忽然间远远的传来了一声破空声响,一物如流星自远空遁来,几乎瞬息间便飞临了骑五彩神牛的男子身前,这男子的一鞭眼看就要落在神秀的脑袋上。却被这一异变吓了一跳,下意识回身向那石块上抽了过去。

    “轰!”

    一鞭抽出,已潜运法力,鞭丝如铁。劲力如丝,将那石块定在了空中。

    “是谁偷袭我?”

    骑五彩神牛的男子满面忿怒,向着石块飞来的地方大喝。

    “小心!”

    也就在这时,他甚至都没有锁定那发了飞石打他之人,便听得耳边一声大喝。

    喝出此语的,赫然正是堪堪赶来的彼岸寺僧人。这群人竟同时向后掠去,满面惊惧。

    “嗯?”

    骑五彩神牛的男子忽然意识到某些不对,转头去看那飞石。

    轰!

    也就在这一刻,那块飞石直接裂开了,惊人的爆炸力量涌了出来,化作一团萦绕成了一团的黑色闪电,陡然间缩小成为一个黑球,而后又轰然向外扩散,直将这男子包围在了里在,其中蕴含的闪电力量如此之强,竟然引动了空中天象,乌云之中都有雷电被引了下来……

    “喀”“喀”“喀”

    狂暴的力道直将这男子轰飞了出去,连人带牛,身上都冒着烟,一飞百丈,直坠山谷。

    便是大表姐和神秀,都在这炸裂力量的笼罩范围内,不过只在边缘,受创不大,当然了,两个人也被这惊天动地的一下给吓坏了,目光同时向着西方的远空看了过去……

    “妈的,谁绑了我神秀师弟?”

    远空之中,二十余里外的一处山头上,一声大喝响起,震荡的诸山谷回音不断,赫然是有一个男子,手持一副弹弓,正目光凶狠的向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在他身边,还缩着一头青驴,目光狡猾而凶悍,而在驴背上,一个黑衣的和尚静静的坐着,有些无奈的向这个方向看来。

    “真来了?”

    北冥清荻难以置信的望着那座山头,下意识有种躲到一边不敢见他的冲动。

    “师兄,幸好你来的快……”

    神秀则如释重负,几乎感动的流泪。

    “是谁?”

    此间爆响,也惊动了其他潜伏在附近的魔州修士,纷纷跳起大呼,更有人直接飞到空中。

    “轰!”

    那座山头上藏身的修士,也不再隐藏自己的身形,伸手在驴子腹部一托,惊人力量爆发,却将那驴子直接托起到了半空之中,而他也肩膀一晃,身后一对黑色大翅轰然展开,直飞到了空中,而后摄出一道法力将那驴子扯住,赫然直接从空中这么向着此山飞了过来……

    “嗖”“嗖”“嗖”

    在他靠近了十里之后,几乎布满了每座山头的青色罗盘,同时指针飞转,向他指了过去。

    “是那孽障!”

    发现了这一幕的净土众修,同时大惊失色,有人下意识的便朝他出手。

    而那从半空中掠了过来的方行,赫然只是一道大翅横扫了过来,“嘭”的一声,大翅如一道龙卷风扫了过去,更可怖的是那龙卷风全是由无数道锋利可怖的剑光组成。不亚于成百上千道飞剑的同时攻击,那些拦在了他面前的修士一个个惊喝不已,如苍蝇般自空中飞落。

    轰!

    来者落到了距离神秀所在的山神相邻的一座山峰上,直震得乱石崩空。踏出了一个大坑,而后他将青驴缓缓放到了地上,冷眼朝着神秀所在的地方看了过来,声音里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怒火:“王八蛋北冥家,你们好大的胆子。把我神秀师弟骗来了不说,竟还要动刑?”

    他声若闷雷,怒火滔天,忽然间将手中龙纹凶刀架到了青驴背上的黑衣僧人脖子上,声音里宛若带着无尽的怒火:“你们敢对我神秀师弟用刑,就以为我不敢宰了这和尚吗?”

    哗!

    这一举动,立刻像是抽去了周围漫天诸修的灵魂,一时虚空寂寂,竟无人敢出声。

    每一道目光,都紧紧的盯在了那黑衣僧人脖子上。大气也不敢喘半口。

    来者自然便是方行了,在听到了那一声千里传音之后,他心下亦是紧张不已,通过那罗盘之事,他已经料到有北冥家的人出手对付自己了,再听到了神秀被擒,他心里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须知道神秀小和尚可不是个笨蛋,会傻乎乎的跑来魔州领地寻找自己,既然被擒。那就一定是被人引过来或是激过来的,而能够让他相信,且将他引过来的,自然惟有大表姐了。

    想到此节。他心里固然愤怒,更从这两件事上,联想到了其他更为可怕的可能,此女既然能够将神秀骗过来,那若是将其他人也骗过来了,那岂不是可怕到了极点?

    也正因如此。他立刻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了。

    本来还想蹲在附近打量一下地势,却赫然发现,那骑五彩神牛的家伙居然要对神秀用刑,这可真让他受不了,直接便一颗符石打了过来了,只是距离太远,不足以直接将他打死。

    “表弟,放开佛子,莫要再行忤逆之事了……”

    见到方行将刀架在佛子慧能身上,北冥清荻也不得不幽幽开口,温言相劝了。

    只是直到此时,她目光都不太敢看向方行,下意识避了开去。

    “别叫小爷表弟,你这样的表姐我认不起……”

    方行气恼不已,狠狠的瞪着北冥清荻:“臭娘们,居然这样对小和尚,你还是人吗?”

    “表弟……我也不想的,可谁让你竟行如此之事,劫掳佛子……”

    北冥清荻闻言,表情痛苦,无言以对,良久之后,她才抬头,试图解释。

    “谁劫你们家佛子啦?”

    方行一指这黑衣佛子,叫道:“我他妈就是带他出来逛逛,就算是我掳他了,你看看身上可曾少了一根汗毛不成,妈蛋还吃胖了呢……可你呢,你把小和尚骗过来也就罢了,竟然还要用刑,臭娘们,忘了当初我们把你从白玉京像捞条死狗一样捞出来的事情了吗?”

    北冥清荻的脸色骤然间变得煞白,她亦与神秀、方行亦曾同行万里,关系莫逆,更是在白玉京她按照北冥一族的老族法旨行事,深陷困境时,更是先得了神秀不顾一切的扰乱局势,帮她引开元婴追击,又得到了方行现身相救,这才脱身离开了白玉京,否则就那一次,便会殒落,成为一颗为净土大势献身的棋子,这般说起来,神秀与方行都曾对她有救命之恩!

    也正因此,方行的叱骂,让她表情更为痛苦了。

    “孽障,杂种,竟敢偷袭我,纳命来……”

    也就在此时,山谷内轰隆一声,忽有一道人影直冲上天,杀气腾腾便要朝方行扑来,赫然便是那个刚才被方行一弹弓打进了山谷里去的骑五彩青牛的男子,那一弹弓虽然没要了他的命,但伤的也着实不轻,直到此时才缓过劲来,又羞又恼,怒火攻心,跳起来就要拼命。

    “去你大爷!”

    方行顺手拉弓,又是一块符石打了过去,炸的那男子“嗷”一声叫,又坠入山谷去了。

    而方行则继续指着北冥清荻大骂:“臭娘们,你自己说你还算不算个人?”(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