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十世辩机

掠天记 第八百五十七章 十世辩机

    在来之前,便知道已经注定了无法回去!

    神秀小和尚的话让方行整个人都似乎懵了,在得知了小和尚被擒之后,他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一刻都未耽误,心里也想着明白,这次就当自己认栽了,把佛子好端端的还给他们,那卷太上道经也再想别的办法拿到手,而这一次却暂不想,先把神秀小和尚带回去再说!

    对于他来说,这实在是一个极大的让步了,但浑没想到,竟从一开始,便做不到这一点了。

    一时之间,他怒火上涌,直冲入脑,凶狠的向北冥清荻看了过去。

    “我以为你只是想逼我放了你们的和尚,没想到你是想害了神秀小和尚!”

    他那凶狠的目光使得北冥清荻都心颤起来,踉跄退了几步,摆手道:“我没有啊……”

    她甚至都不敢向方行多看一眼,目光直接向神秀看了过去,带着哭腔道:“小和尚,我真没想到这会害了你的性命啊,这件事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以为只让方行放了佛子,就可以让他带你回去了,若是我早知道这会害了你,一定不会这么做的……你相信我啊……”

    她说着,下意识上前,似想将神秀周围的符文囚牢解开。

    “你胡说些什么!”

    北冥枭却一步踏前,将她推开到了一边,冷喝道:“什么叫害了他,此乃佛门因果轮转,万年之前便已经注定的结果,我替佛门推动了此事提前百年出现,便是佛门大功臣,功德榜上少说也有十万功德加身,百断山内,我们北冥家便会分得最大领域,你说值不值得?”

    这一通喝骂,直把北冥清荻训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目光哀求一般望向了方行。声音里带着一股子无奈到了极点的求恳:“我真不想的……这真是我此前不知道的啊……”

    “等我剁了你的脑袋,一定会给你赔个不是!”

    方行怒声大吼,目露杀机。

    忽然之间,他骤然转身。一把擒起了黑衣佛子的领子,便要遁空而走。

    他可不信这什么两两一相见,便注定辩机之日到来,既然眼下自己救不得神秀,便索性再把这佛子掳走。两个佛子里缺了一人,看他们怎么辩机,实在不行,他也能狠得下心,找个机会把这佛子宰了,要辩机,就让神秀和一个死人辩机吧,小和尚再笨,还能骂不过一个死人?

    只可惜,纵然他一切都已想好。但事情的进展却已把握不住。

    那些彼岸寺的护法僧众,在此时看破了方行的想法,竟然丝毫没有了刚开始时的愤怒与紧张,反而目露慈悲之意,同时低下头来,默诵起了经文,由这些僧人开始,其他诸族的修士也皆开始诵经,就连北冥枭也不例外,而北冥清荻。则满脸困惑的许久,才轻轻闭起了双眼。

    周围诸天,只有方行与青驴不曾诵经。

    他们冲上了天空,左冲右突。凶神恶煞,想要夺路而逃。

    然而,随着周围无尽沉浑玄奥的诵经之声响起,他们却忽然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泥沼。

    嗡嗡嗡嗡……

    无尽的诵经声像是充斥了周围山谷的每一寸空间,将他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那些经文。甚至显化出了金芒耀眼的佛言真字,自每一个正在诵经的净土修士头顶升腾了起来,缓缓飘向了九天,而后,自九天之上,则隐约有一朵一朵华美之极的花瓣飘落,如同落英缤纷。

    天花乱坠!

    “施主,我知你一片赤诚心思,只是因果早定,又何必强求呢?”

    在方行手中,那被他抓住了的黑衣佛子,竟忽然在此时开口说话。

    之前封在了他嘴上的符篆,不知何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此时的他,亦是盘膝而坐,宛若虚空生根,将他定在了空中,饶是方行一手之力足有二十万斤,此时却赫然扯不动他,一把撕裂了他的衣衫,然后便看着这黑衣佛子身形如同被风吹拂,遥遥向着空中升了上去,方行想要再冲过去把他抓住,却被无形的力量逼退了回来。

    黑衣佛子,端坐虚空,头顶九道佛光显化,如同化身真佛。

    而在此时,那符文囚牢中的神秀,亦飞升了起来,于百丈之外,与黑衣佛子遥遥相对。

    一黑一白,双生佛子,相隔百丈,皆目光静寂的望着对方。

    而在他们之间,似有金色的佛光撞到了一起,然后升腾了起来,隐约变化,赫然在他们二人左侧,化作了一尊顶天立地,隐见轮廓,却看不清模样的大佛幻影,大佛双手合什,身周布满了金光灿灿的经文,目光幽幽,慈悲而又沉寂的望着自己胸前盘膝而坐的黑白佛子。

    “身如菩提树,心若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周围浮现了片片金云,云间,有清朗而骄傲的声音响起,众人抬头看去,便看到了那云间出现的幻象,一身僧衣如雪,俊美异常的年青僧人手持白色莲花,于佛祖座下轻诵佛谒,随着梵音传遍大雄宝殿,有天花自九天而降,仙音缥缥,众僧伏首,感谢他传授佛义……

    佛祖睁开双眼,轻轻点头,年青僧人志得意满,准备承接真佛传承。

    “此法可使世人修佛学佛,却难使世人成佛!”

    众僧拜伏,佛祖点头之际,有黑衣扫地僧人开口,引去无数目光。

    “我有一谒,可解佛义!”

    黑衣扫地僧人向佛祖行礼,诵谒:“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天地寂寂,众僧哑口,年青僧人怔住,佛祖面露微笑。

    “如此,可传我大道,神秀,你可服气?”

    佛祖开口,看向年青僧人,震惊天下。

    “弟子不服!”

    年青僧人皱眉,声音传遍灵山,传遍诸天万界。

    画面一变,又成为了古松之下,黑白二僧赴千年之约,于山巅辩机。

    “师弟,千年已降,你还不悟么?”

    “吾道未错,又为何要悟?”

    白衣僧人开口:“修佛便是修身,如人登山,步步攀行,师兄只向人讲述山顶风光,却不指人路径,又如何让人沿山而上,终而成佛,此乃寻果废因,吾不取也……”

    “山顶是空,万物是空,佛也是空,又何需修行,一朝顿悟,便得自在!”

    二千年,黑白僧人于海上辩机,风卷残云,天地清明。

    “师弟,两千年过去,你还不悟么?”

    “吾道未错,又为何要悟?”

    白衣僧人开口,手指沧海:“众生求真求灵,乃世间真实,师兄言一切为空,那这鱼虾岂非真实?这沧海万物岂非真实,万年之后,沧海桑田,无穷变幻,自有理可依,吾佛坐虚空,垂怜世间,悠悠万古,一念生灭,若最终的佛果失了自身,又如何见得这一片真实?”

    “天地玄机,自有因果造化,自有大道规则,循环往返,万物变化又如何,沧海桑田又如何,你见他,他在,你不见,他便无,寂灭来时万物为空,又何须人去见他真实?”

    无穷画面变幻不定,两名僧人于山上、于海中、于红尘、于沙场、于天外,屡次辩机,白衣僧人次次输了辩机,却也次次不服,一次一次轮回转世,寻找证实自己的经历感悟,只可惜每一次辩机,黑衣僧人佛理总胜了一筹,渐渐的,白衣僧人话越来越少,沉默寡言……

    “师弟,九千年过去了,你还不悟么?”

    “吾道未错,又为何要悟?”

    白衣僧人笑的悲苦,长叹了一声道:“不过,师兄,九千年过去,我也明白了,你修虚空,我修圆满,我们二人于此道上愈走愈远,看样子再无和解可能了!”

    “师弟,你当知我佛理胜你,又何必执着?”

    “师兄的佛理胜我一筹,只可惜我认为自己的路才是正确的,你修的是空,求的是果,我却愿修圆满,愿逐因而却果。无论修佛修道,最重自身,哪怕我知你的佛理才是真义,却也永远不舍得放弃自身,此或为执着,却是我一世修行感悟,修身修心修佛,修得圆满大道!”

    “你既执着于自身,当永不见佛果!”

    “我的佛在因果之间,我的道在身心之上,若无了自己,哪怕修成了佛果,却又置于何地?”

    “师弟,你输了!”

    “我是输了,佛祖当年问我们如何修佛,这个问题上我已输了!”

    “论理,我这一世便该取了佛果,但你心间有憾,便再与你一千年吧,望你能有一个答案!”

    ……

    ……

    无尽的画面与禅理,自金云之中出现,传入了场间诸修的心中,那代表了双生佛子的九世辩机过程,也代表了佛门两种理念的冲撞,便是方行不懂佛法,在这种金色云气笼罩了自身之后,也渐渐开悟,明白了神秀所言的辩机为何物,也明白了神秀输在了哪里……

    “臭和尚,什么虚空佛果,有本事你把自己练没了!”

    方行激动不已,高高跳起,向着黑衣佛子大喝:“我师弟说的才是对的!”

    只可惜,他的话已无人去听了。

    空中,两尊佛子遥遥相对,黑衣僧人睁眼看来,目光深邃:“师弟,你还不悟么?”

    神秀亦睁眼,摇头苦笑:“师兄,我的道真错了么?”(未完待续。)

    PS:  愁死我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