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六十六章 传送大阵成

掠天记 第八百六十六章 传送大阵成

    “到底该如何逃走?”

    方行问出这个问题时,脑袋还真是懵的,一半是被乌桑儿给说的,一半也是真想不通,当初他绑架彼岸寺黑衣佛子慧能便是在这寂灭谷里,还曾经在这边设了一个埋伏,造了一副宝贝出世的假象,在当时他就观察过这山谷,只有一条入内的通道,并无离开之径,而且净土修士反应极快,加之人数众多,在他们入了山谷之时,便已经将这寂灭谷围的水泄不通了。

    若是没有办法离开,那还是等若被困,只是稍稍缓和了而已。

    而且防守一方毕竟不比外面,便是封禅鼎力量再强,乌桑儿阵术再高明,若是不想办法逃出去,也早晚会被净土想到方法破解掉大阵,到时候自己这些人更危险。

    “我修众生之术十几年了,你还信不过我的推洐之力不成?”

    乌桑儿却此时却很有信心,还带了一点儿小骄傲,抬头望着山谷尽头的几座大山,笑道:“在初来此地时,我之所以会选择这里作为接应你的地方,便是因为此谷地势殊奇,你看此谷外表无甚奇特,实际上若以灵力渗入地底感应的话,就会发现足足有九条地脉在此汇聚,形成了一个山河地势相里的九龙汇聚图,简而言之,就相当于是在一条十字路口,四通八达!”

    “地脉?”

    方行听了,却是微微一怔,眉头皱了起来,心想也没什么用啊!

    他倒是听说过,精通五行遁术里土遁之术的修士,可以借地脉穿行,神妙非常,只可惜那种法门在上古时期曾经盛行一时,如今却已没落,知者寥寥,只在归墟时。在太浩一族的元婴长老吕美美身上见到过,但她所懂的那土遁术也不甚高明,只能在地脉中潜行一段而已。

    再说回谷内众修,更是不曾听闻哪人曾经学过土遁术。况且就算有人学过,怕也不可能带了这么多人从容借地脉离开此地吧,净土众修虎视眈眈下,土遁术也不见得安全!

    “你放心!”

    乌桑儿似乎看出了方行的疑惑,颇有自信的笑道:“来之前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了。在神州领地那里,红缨将军处,已经设下了一座传送祭坛,而在这里,我却要借这九道地脉的通容,推洐出一个传送阵眼来……”她说着,仿佛是怕方行听不懂,也像是小小的炫耀一下,得意道:“简单来说,就是我可以在这里设制出一个简单的传送祭坛来。送我们回去还是不成问题的!”

    “设制传送祭坛?”

    方行直接听得愣了,满面的钦佩之色。

    传送祭坛他也没少接触,知道那是一种复杂到了极点的阵势,牵扯到了无尽的地势阵理以及符文构建,稍有不对便会出现大的偏差,那样的话被传送的修士可就惨了,或被虚空乱流撕碎,或是直接就不知道被传送到哪里去了,而今存在于天元大陆上的修士,传说中有能力构建传送祭坛的。修为最低也是元婴境界,而如今,乌桑儿竟然就如此有信心,构建传送祭坛?

    而且照她的话说。还是在短时间之内,构建一个简单的传送祭坛啊……

    这份本领,也真可以说是通天了!

    “需要多久?”

    方行郑重的发问,倒有些佩服这个当年的小话唠了。

    “此前布置这寂灭谷内的大阵时,我已经斟测过此地的地脉,差不多了然于胸了。应该不超过三个时辰,便可以将此祭坛完成,倒要你们帮我护法,这三个时辰里,可不能让别人也打断我的推洐,也得小心,别被魔州的修士攻了进来,封禅鼎虽然拥有无上道蕴,借此道蕴布下来的大阵也固若金汤,但魔州不乏能人异士,说不定就会被他们找到了破阵的法子,要小心!”

    乌桑儿在阵理一道,拥有绝对的优势,此话说了出来,人人答应。

    便就此分兵,由楚慈陪着乌桑儿在谷内推洐,打打下手,而方行等人则皆往山谷各阵旗插立的地方走去,守御大阵,以免出现了意外,只待祭坛完成,便传送离开……

    “魔头,你们自囚谷内,也是难逃一死!”

    山谷之外,北冥族、七目族、娲女族、人马族等古族,乃至诸道统的人马力量,皆围在了寂灭谷外,呼喝不断,攻打着这座山谷之外的大阵,更是将所有擅长阵理的能人异士都抽调了出来,紧张万分的推洐着这座笼罩了寂灭谷的大阵,只不过,布阵容易破阵难,再加上乌桑儿本就阵术高明,这些人想要破阵又哪里是一时半会可以做得到的,急的满头大汗也徒劳无功。

    “王八蛋们,你们有本事进来啊,来一个小爷我斩一个,来两个我杀你全家!”

    方行站在山谷正面,扛着大刀,一人骂一群。

    “你们这群渣渣,胆敢对我孤刃山小祖无礼,事后我必定讨还!”

    金翅小鹏王把了黄金长矛,神情傲然,冷冷喝叱。

    “也不是我吓唬你们,告诉你,得罪了方大爷那就是跟我魏无忌过不去,你们等着,你们给我好好等着,哪天你们以为没事了,魏大爷我就溜进你家里,杀你全家!”

    无影山道子魏无忌更是卖力,骑着一块大石上叫骂的起劲!

    “来来来,谁敢进来就尝尝你家驴叔这一脚漂亮的飞踹……二啊!”

    青驴也占了一座山头,耀武扬威,只是嘴皮子还不是很利索。

    基本上都是嘴上功夫了得的,这一放开了骂起来,可谓是把净土修士气的一佛二世,二佛生天,有忍奈不住的还几句嘴,立刻就他们联起手来一阵子骂的脸色铁青,更多的人则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的大骂,直接封住了听觉,埋着头朝寂灭谷外的大阵上狂轰乱炸……

    “佛子,那鼎似乎便是传说中神州北域的封禅鼎,甚是玄妙,道蕴无尽,想要硬打这寂灭谷外的大阵极难,而那布阵之人又是阵术高手,破解她的阵理也非易事,短时间之内很难将他们抓出来了,而我看他们虽然躲进了山谷之中,插翅难逃,但心下却总是感觉有些不妥,那些人皆有些本领,若真是借了什么门道逃走便大事休矣,却不知佛子您可有何……良策?”

    谷外,彼岸寺黑衣佛子身前,佛印执礼甚恭,低声询问。

    他们也真是束手无策了,乌桑儿等人筹谋良久,计划高明,此时占了先手,躲入山谷之中,还真不是净土修士能够随便破开的,而佛印更是心中疑窦,放心不下,便不得不主动来向黑衣佛子请示了,虽然佛子身无修为,但如今万载佛蕴已经现世,而佛子分明可以支配这佛蕴里的一部分,在佛印想来,若有力量可匹敌那封禅山上镇压气运的大鼎,也惟有这万载佛蕴了……

    然而在他问出了这句话后,黑衣佛子眉头微皱,远望山谷,却久不开口。

    “佛子……”

    佛印微微一愕,又小声唤了一句。

    良久之后,那黑衣佛子才像是自迷茫之中醒悟了过来,转头看向了他。

    “小僧是问,佛子可有办法破开那寂灭谷内的大阵?”

    虽然感觉有些古怪,佛印还是又低声声重复了一句。

    黑衣佛子听了,却只是淡淡一笑,道:“或许有办法吧……”

    佛印大喜,急道:“望佛子赐法!”

    而黑衣佛子听了,却又只是笑了一声,道:“等!”

    佛印疑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也就在此时,山谷之内推洐地脉阵势的乌桑儿将一道一道形式古奇的阵旗插在了地上,而后打入各种玄奥的符文,隐隐之间,联合成了一片看似简单,实则复杂到了极点的阵眼,整个过程快捷而流畅,带着一种符合大道规律般的气机,便像是一个人掌握了天地法则一般……

    “比我想象中还要顺利的多,看样子半个时辰内,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乌桑儿面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而后,将最后一叠提前准备的符篆取了出来,洒在空中,以灵力牵扯,使得它们一张一张都落向了推算好的位置上,纳入了那套大阵之中……

    渐渐的,有雄浑而诡异的气息开始在这谷内流动,便如无形山岳在游移,又好像大地在轰降作响,山河变幻,乾坤扭转,可若定睛看去,又分明可以看到这山谷内什么都没有变过,修为高的,便知道那是因为地脉之力被借了出来,集于大阵,而出现的神思感应之中的变幻。

    也就在这时候,山谷间不知哪里有雾气涌了出来,茫茫一片。

    “不好,他们在扭转地脉,定然有所图谋!”

    净土之中不乏能人异士,感应到了地脉变化,齐齐大惊。

    “打,不惜一切,也要破开大阵……”

    谷外,北冥枭大惊失色,厉声咆哮,六件法宝尽皆祭起,轰隆隆打向了大阵。

    不必他说,净土修士也知道不妙,尽皆施展了最大的力量去轰击大阵。

    “呵呵,你们晚了……”

    乌桑儿在这时,却也是脸上挂着小小的得意,将最后一道符篆轻轻打入了法阵之中。

    传送大阵已成!

    只是下一秒,乌桑儿脸上的笑容却忽然僵住,惊叫道:“这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

    PS:  抱歉,昨天修改稿子太晚了,红牛也喝的多,一觉昏昏沉沉睡倒,这个点才起来……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