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冥冥有天定

掠天记 第八百七十六章 冥冥有天定

    看到慧能轻而易举,借他的法推洐出了神通,化身虚无,轻而易举过了自己等人设下的防线之后,方行的一颗心登时沉了下来,推洐自己的道术啊,这是何等惊才绝艳之人才能做到的,就连自己,机缘无数,造化繁多,却直到如今,都连一道天地大磨盘都未曾完善,而这黑衣佛子慧能,自有了修为到现在,连盏茶功夫都不到,竟然就悟出了自己法,成了自己的道?

    凭什么啊,这样的对手让谁都绝望!

    自从踏上修行路以来,久久未曾出现的无力感再次出现在了方行的心里。

    而也正因为慧能轻松便穿过了防线,踏上了古路,方行一行也未与净土修士真个打起来,此时动手已经没有意义了,若拦不下慧能,那便是杀光了净土修士也没有意义,更何况净土修士毕竟也不凡,真个厮拼了起来,只有可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他们的胜算并不太多!

    “不必担忧,小和尚占了太多先机,还有胜算!”

    在这关头,厉红衣走了过来,低声劝慰:“我已听说了他的事情,本是十死无生,但你帮他硬夺了一线先机,甚至还给了他这么大的优势,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对……对……还有机会……”

    方行嘴唇颤抖,喃喃自语,向古刹里望了过去。

    古刹之内,禅机重重,关口无数,而此时的神秀小和尚,赫然已经连破了十三道关口,距离古路尽头也不过还有百丈的距离,而慧能才不过刚刚走到了古刹大殿门口而已……

    他不愿认输,心里也忍不住升起了一线希望!

    在这条路上,神秀占尽了先机,哪怕他佛法比慧能弱了一线,也该有很大胜算的吧?

    “成佛之路,十世辩机……”

    慧能此时正立身古刹大殿之前。抬头望去,喃喃自语,竟似不急着入内。

    在他脸上,似乎也有着一抹疑惑之色:“接引古刹。万载未曾现身,一直隐藏在魔渊这片破碎的天地之中,究竟是为了什么?莫非冥冥之中,便是在等我与神秀师弟吗?”

    “或者,这才是真正的十世辩机?”

    慧能低头自语。转头看向了方行:“莫非你的搅扰,也在冥冥之中注定,看似将事情搞的一团乱麻,实际上,反而成了推动真正佛果降临的大手,这……才是你得佛法加持的功德?”

    慧能说着,轻轻摇头,淡淡一笑,抬步迈入了古刹大殿之中。

    “欲求清静身,须得自在心!”

    慧能面前。虚空之中幻影变化,显化出了一个正坐在一株干枯的菩提树下冥想的骷髅僧人来,眼眶深处,鬼火幽幽,下巴开合,发出声音来,正是成佛之路上的第一道关口。

    “来者,欲入此殿,且答我一问,什么是佛?”

    慧能大袖微摆。淡然道:“佛即是佛,问什么问,退散!”

    面对这成佛路上的第一个关口,他赫然喝斥。大袖一挥,让这骷髅僧人退开。

    而于他开口之时,一身佛蕴鼓荡,仿佛一颗初生骄阳,无尽佛光漫漫散开,就连周围虎视眈眈将这殿前永多人围了起来的怪尸都被震慑的向后退了几步。而那幻影里的骷髅僧人,在此时也赫然哑口无言,眼眶里的鬼火怔怔望着慧能,半晌之后,幻影消散,赫然直接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

    王琼失声叫道,满脸的难以置信。

    她已经听厉婴说过,此前他们都曾经闯关,过第一关时非常轻松简单,但偏偏神透过关之时,却足足与这骷髅僧辩难良久,才得以过关,厉红衣分析,那是因为神秀的佛法高过了他们,触到了骷髅僧人心间的佛法真谛,才会辩难这么久,那按照道理,慧能就算不该比神秀用的时间更久,也该多少辩几句才是,可为何他一句话便驱散了幻影,比厉红衣等人都快?

    “那可是说明,他的佛法根本就高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厉红衣喃喃自语,眼底涌出了一抹担忧之色,看向了方行。

    而此时的方行,却也正定定的看着那黑衣佛子慧能的背影,眼神凶狠,隐约可怖。

    “来者,且答我一问,天生众生皆具佛性,为何不得人人成佛?”

    慧能前方,已经出现了一位端坐于白色莲花之上,白衣染血的菩萨,低声相问。

    “世人痴愚,无知,执着,放不下,成什么佛?”

    “当如何渡之?”

    慧能大步向前,口中回答:“我自求得清静果,世人学我即自渡!”

    第二关过,慧能继续大步向前,脚步似乎根本就没有停过。

    在他身前,不停的出现幻象,皆是成佛之路的关隘,禅机,问他心间的佛法。

    可不同于神秀每一关都过的缓慢艰难,辩难良久,慧能过关,速度极快,无论是何等幻象出现,问其佛义,皆被他一言破之,所过之处,幻象尽皆破碎,一路畅行无阻……

    方行的一颗心沉了下来,握着刀的手都似乎有些无力。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直观的感受到了慧能的佛法之高……

    不愧是万载之前,一谒便得了佛祖青睐的扫地僧人啊,因为他本就得了至高佛义!

    一直以来,方行都是强迫着神秀去与他争,可直到此时,他才知道了神秀的压力在哪里,他面对的本就是一位通晓了至高佛法的对手啊,对方的道本来就是对的,法是高的,与他争,便像是在凭着一腔执着坚守自己的法,悟自己的道,面临的,却是一个必输的结局……

    只是,方行不明白……

    “你赢就赢了,为何非我师弟的命?”

    “若是冥冥有天定,那我家神秀师弟哪得罪你这天了?”

    他不甘心,眼睛红了,手哆嗦了,杀气升起来了。

    可却无奈,无力。无法改变!

    他已经做了太多,但这个结局还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哈哈,孽障,你狗胆包天。不自量力,真以为能凭自己一臂之力扭转乾坤,阻挡佛果降临?笑话,笑话,纯粹螳臂挡车!而今佛子已踏上成佛之路。凭他的佛法造诣,通过此途不过覆掌之事,待他追上那小和尚,便是成为真传佛子之时,待到走完了此路,便是成佛做祖,大兴佛门之际,而你,一番心血付东流,别说最终谁也救不得。更为自己夺来了无边罪业……”

    北冥枭等人看到了慧能轻而易举入了成佛之路,势如破竹飞快穿行,一时狂喜怒喝。

    而方行的心则沉到了谷底!

    手掌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妈的,自己做了这么多,结果一切都没变么?

    “他赢了又如何?”

    方行厉声断喝,目光恶狠狠的看向了北冥枭:“我必杀你泄愤!”

    “你……”

    北冥枭感觉一阵心寒,良久才怒喝:“有子如你,是我北冥家的耻辱,我必清理门户!”

    “道友。因缘早定,又何必执着于此?”

    在此时,那彼岸寺护法僧人佛印却也终于淡淡开口,声音里没有一丝怒意。就连目光也平静了下来:“你是我佛门护法金刚,此果位是真,谁也否认不得,纵然与我等佛理有别,也是我佛门内部之争,而今佛果即将降临。结果谁也改变不得,又何必还念念不忘?佛果降临在即,佛门大兴在即,正值用人之际,以你之才,归我佛门,未尝证不得菩提佛果……”

    这一番话,赫然惊动了净土诸修乃至方行的一堆朋友。

    看似两者已经针锋相对到了极点,这佛印没想到却露出了招揽之意。

    不过想想也是如此,佛门若是大兴,确实需要人手,而方行的本事,谁也不能忽略。

    而且佛印的说法,也算是诚恳,只是隐隐的,也有一种胜者的大量与宽容……

    而方行,恰恰是最难忍受这种感觉的,目光已经冰冷的向佛印看了过去:“臭和尚,若是我神秀师弟死了,我与你们佛门惟一的交集,就是要把你们屠个干净……”

    “莫非你还真要坠落为魔,与我佛门为敌不成?”

    佛印也来了一抹怒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怒喝。

    “也不一定,因为小爷我还没认输呢!”

    方行目光阴瘆瘆的瞪了佛印一眼,声音低沉沉的响了起来:“里面那个是我师弟,是我劫道的四当家,是我罩着的,只要我还没认输,他又怎么可能会输?”

    “呵呵,死鸭子嘴硬,执迷不悟!”

    北冥枭森然开口,低声喝叱,眼底却有一抹放松,刚才佛印说要招揽方行,实在把他吓的不轻,在北冥族,他可不希望会有一个实力比他强,名声比他大,功德比他高,更是比他更早成为了佛法护法金刚的子弟出现,那对于他的神子地位,将是一个致命的威胁,不得不防!

    而此时,方行对于他的冷嘲热讽赫然听而无闻,他神情凝重,狠狠的看向了四周,仿佛在做着一个难以决定的问题,而到了后来时,他看向了那道成佛之路,看到了正在迅速与神秀拉近着距离的黑衣佛子慧能,他终于狠狠的做下了决定,赫然转头向一众朋友看了过去。

    “你们等在这里,金六子,桑儿,跟我走……”

    他大步向古刹西方走了过去,脚步坚定,目光凶狠。

    大金乌与乌桑儿微怔,但也立刻便跟了上来,目光疑惑,却并不啰嗦。

    “说什么冥冥有天定,我就不服这天……”

    方行的眼睛里几欲喷出火来,隐隐有着一抹让人心悸的疯狂!

    “既然你们玩的这么狠,那我就跟你们玩更狠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