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七十七章 敢想就能干

掠天记 第八百七十七章 敢想就能干

    偌大古刹之内,惟有这古殿之前算是一方清静地,怪尸不敢侵入,留在这里,也自是安全,但方行这时候,却赫然不知打了什么主意,竟然直要带了大金乌和乌桑儿离开此地,宜早不宜迟,做下了决定之后,他便立刻施展了鬼遮眼法术,展开逍遥身法,一头冲进了周围虎视眈眈的怪尸群中,直接夺路冲突,旁边,厉红衣与楚慈等人见了,也皆诧讶,不知他要做什么。

    怪尸无数,几乎整座古刹的怪尸都已经聚集到了这里,简直无休无止,密密麻麻,饶是方行拥有极速,身形变幻,腾挪如烟,在此时也赫然有些施展不开的意思,而且毕竟带了乌桑儿,对身法也有影响,而且大金乌虽然速度极快,却失于变化,于怪尸群中更难脱围。

    倒楣的时候,那种无力感接踵而至,就连闯出怪尸群去都如此困难。

    方行甚至都感觉到了一种绝望之意……

    疯魔般的挥舞着手里的大刀,心里竟然升起了一种委曲般的感觉。

    “这小魔头得了失心疯不成?”

    净土修士面面相觑,不解方行何意,竟主动往怪尸群里冲。

    “何必管他,任他花样百出,我们只守在这里,等待佛子成佛便是!”

    人马族神子冷笑,意态轻松,如今从佛善果将临,他们也不愿去招惹方行。

    “我看他冲不出去啊,没准倒要栽在这群怪尸手里了,我们……”

    北冥枭冷眼旁边,眼中阴鸷冷意大作。

    “何必如此,佛子得道在即,我们徒生事端,没准会节外生枝……”

    北冥清荻急忙说道,倒使得其他净土诸修尽皆点头。

    现在那小魔头明显已经疯了,在怪尸群里拼命的嘶吼大叫,谁愿去招惹他啊!

    “呵呵……”

    北冥枭闻言。也只是看了北冥清荻一眼,冷冷一笑,没有再开口说话。

    “他就是习惯这么一个人扛着……”

    楚慈望着没有冲出去多远便被群尸困住的方行,目光憔悴。看向了周围的诸修。

    “这浑蛋向来狂气,今天就让他知道,咱们也未必比他弱了多少!”

    王琼冷哼一声,手持双轮,站了出来。

    而场间诸修。对视了一眼,也皆达成了一个共识,目露冷意。

    ……

    ……

    “看样子还得我们帮忙啊……”

    却说也就在方行带了大金乌与乌桑儿在怪尸群中冲突难当,急的吱哇哇乱叫之时,身边却有一条大棒冲来,轰隆隆砸翻了一溜儿怪尸,给他们挣得了一丝空隙,赫然是空空儿到了。

    “小祖,你要去哪儿,我们助你过去!”

    金翅小鹏王也冲了进来。手中长矛挥洒,帮助方行开路。

    “嗖……”

    一条青色长枪袭来,直将方行身边的一头怪尸戮穿,愤吼着击退。

    刚刚醒来的韩英,也提了长枪赶来,脸色兀自苍白无比,目光却异常的冷静:“我刚才从你的声音里听出了焦躁与绝望感觉,一个人不行,大家伙一块帮你,何至如此?”

    “……妈的。好,既如此,同去!”

    方行转头一看,空空儿、小鹏王、鼠道子、王琼、厉红衣、厉婴乃至骑了青驴的楚慈以及刚刚醒转了过来的韩英。都已经一言不发的冲了过来了,那还客气什么,他本来知道此行凶险,不愿让他们赴险,不过既然他们都冲过来了,那自己也不是个矫情的人。索性一起带着,组成了一个箭矢形队形,由自己来开路,身具佛光的在外,赫然一路冲杀,直往怪尸稀少处冲去。

    “小土匪啊,你究竟想去做什么?”

    大金乌扯着嗓子叫:“先给个明白话啊!”

    方行冲在最前面,一身佛光大亮,龙纹凶刀所向披靡,封禅鼎飘在头顶,道蕴流转,守护众周,听到了大金乌在问,他头也不回,低吼着回答:“我要去毁了这座破庙……”

    “啥?”

    大金乌迷迷怔怔,一时不明白方行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就是毁了这古刹!”

    方行冲杀之中,表情平静,但自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狠劲,低吼道:“既然冥冥之中就已经注定,既然我神秀师弟注定要在那条成佛路上成为别人的垫脚石,那我干脆就毁了那条成佛之路好了,我就想看看,连成佛之路都没了,那佛子又如何成佛,如何炼化我神秀师弟……”

    “既然他们非要夺皇位,那我就烧了他们的金銮殿!”

    他一边疾掠,一边冷声回答,但这话里的内容却让周围的诸修大吃了一惊。

    “这个……怎么毁啊……”

    乌桑儿半晌才说出话来,喃喃自语。

    大金乌更关切的向方行看了过来:“小土匪,你不会是气晕了头,才说胡话吧?”

    它有些呆傻傻的看周围那无尽暗处层层叠叠的宫殿门阀,以及那些如潮水一般的怪尸群,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这么大一片古刹,你可怎么毁啊,一间一间的拆,你得拆上个把月吧……而就算是你把这些佛殿全都一把火烧个干净,也完全帮不上那个小和尚啊……”

    此言一出,厉红衣等人也尽皆点头,深感大金乌说的有理。

    这会他们甚至已经有些后悔不该直接跟着方行出来了,该劝住他才是,平时他们也是太过相信方行,这才不顾一切跟他冲了过来,可是此时听了他的打算之后,却发现他要做的事情太无稽了,几乎不可能做到,此时的他,明显像是有些气晕了头,在做一些冲动的事情了。

    “……我只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建房子必须得打地基!”

    诸修的惊愕眼神里,方行竟然在很认真的回答:“同样这一片古刹,也不可能毫无根基,而且这庙里分明毫无生气,那成佛之路上,却还有无尽幻象与佛影出现,这一切,怎么可能凭空而生,拿嘴说说就能出得来的么?古刹之中,定然有可以运转万载的大阵维系这一切!”

    “道理倒确实是这个道理……”

    厉红衣冷静开口:“古有道统覆灭,千万年后现身,残阵依然运转,那便是因为当年布下了大阵之人接引山河地脉,使得大阵拥有源源不断的催动之力,此前我们在这里呆了月余,古刹已经探究的差不多了,确实曾经有无数的大阵,只是如今都已经毁了大半,百不存一,只有那古殿之内的幻阵还完整,这也是我们推敲说那是惟一出路的原因,只不过……只不过……”

    她愈说愈是迷茫:“就算要毁,从何毁起啊……”

    “摧毁大阵很简单,我曾经看到过北冥家的一种秘法,和你们平时破阵截然不同,直接抽去阵源,那大阵自灭,现在我们也不必探究那古殿之内的玄奥法阵究竟如何运转……”

    方行发了狠:“直接找到他的阵源,然后抽了他的阵源!”

    “竟然是玩真的……”

    诸修听到了此话,不由得一阵迷茫,心间有些惶恐。

    倒是大金乌隐隐兴奋了起来:“这活可以干,不过那阵源在何处啊……”

    方行认真道:“我刚才已经想过了,这古刹出没于虚空之间,并无一个固定的地点,可见它不是像普通的大阵一样接引的山川地脉,而是自成一方天地,所以在这古刹之内,必定有一处阵源核心,以我猜想,这古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在地脉汇聚之地出现一次,应该就是汲取地脉之力补充大阵阵源,只要我们能找到那道阵源,就不信想不出办法来毁了它……”

    “你说的倒是不错,只是……这可是佛门的接引古刹啊,你也听到了,说是万载之前与西天界有关的宝地,就算有法阵,那也是当年的佛门大神通者布下来的大阵,定有无数的禁制维系这大阵的运转,以我们几人的能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毁掉这等宝地的核心大阵啊!”

    场间一个人哭丧着脸叫了起来,简直痛不欲生,正是无影山鼠道子。

    妈蛋自己犯什么二,跟着过来救这小魔头啊!

    这群人简直就是疯子,竟然想毁掉与西天界有关的佛门圣地?

    “什么宝地,就是个破庙!”

    方行却表现的不屑一顾:“都已经烂成了这样子,佛经宝器还有佛像都烂的不成样子了,得多少时间没人打理了?而且说是佛门宝地,可连怪尸都四处乱跑了,不难猜想,这古刹原本的禁制早已毁了大半,若真是当年与西天界相接的佛地,自然有菩提力士推动大阵运转,定时维系,有人来闯,也肯定有护法罗汉相阻,可如今,这破庙已经万载无人了啊,再强的法宝过上万年,都会烂成一块废铁,这种靠大阵维系的地方,更是经不起岁月摧残,估计现在残存的威力,连万载前的万之一成都不到,咱们也都不是笨蛋蠢物,连这么座破庙都拆不了?”

    他愈说愈激动,顺口又举了个例子:“就好像红尘里的皇宫里守卫森严,普通人凑过去看一眼都得没命,可若是那皇宫里连个侍卫都没了,你还不敢进去宰了那皇旁老儿吗?”

    “额……”

    也不知为什么,听了他的话,本来心间沉甸甸的诸修,还有了那么一丝念想……

    只是,毁了这佛门圣地,该是多大的业果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