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七十九章 六道阵外阵

掠天记 第八百七十九章 六道阵外阵

    那一方莲池,看起来也不过百丈方圆,上面浮满了枯萎的莲花,但池水竟然出了奇的深,方行、大金乌、厉红衣、厉婴、韩英、王琼等人,皆身具修为,可以凝息下潜,速度极快,也足足用了一柱香左右的功夫,才堪堪潜入了池底,再由大金乌于池底推洐,寻到了一片竖立于池底西南方向的一块“两界碑”,而后围绕在一起,将法力灌入其中,登时天旋地转……

    阴冷的池水消失不见,一片幽冥诡异之地出现在了眼前……

    不知有多广阔的一处空间,茫茫不知其边界所在,空中,赫然有六道巨大的塑像上顶苍穹,下接幽冥,同时伸出了手掌,按向中间,护住了最中间位置的一片符文之海……

    那六道巨大的塑像,一人头悬王冠,气蕴如天,身周星辰盘绕,自周围透出了一股子冥冥不可知的意蕴,腰间悬着一道方正宽直的巍峨古剑,气息浑然,仿佛代表了不可抵御的上苍力量,此塑像背东朝西,正面对着方行等人,眸子里淡漠无情,似乎亘古不变,冷眼观苍穹。

    第二人,则是身穿布衣直缀,清清朗朗,带着蓬勃朝气,目光清朗,眉头紧皱,既坚毅又清澈,左眼睿智,右眼却显得迷茫,左掌探向前方,按着中间那外形隐约显化出了一朵莲花模样的符文之海,右手却坚握成拳,收在腰间,仿佛在紧紧的抓住了什么,永不放手。

    第三个,则赫然非人形状,怪模怪样,九头四臂,长长的舌头自嘴巴里探了出来,卷在空中,背后亦生出了长尾,横扫如鞭,两条腿上亦覆满鳞片。脚趾生满倒钩,整个的模样,凶残暴戾,嗜血狰狞。表情皱在了起来,显得痛苦扭曲,但偏偏目光却是一副平和温柔形状。

    第四个,则是佝背塌胸,一身的煞气。腹部高高鼓起,青筋暴露,仿佛要爆开,胸前胁骨却节节凸显,像是饿了几百年一般,眼中凶气大作,目光涣散,又似乎它将一切都收在了眼底,那副馋涎欲滴的模样,仿佛要把天地都吞入自己腹中。但仍然欲求不满的凶凶残模样……

    而第五个,却生得双生双面,一男相,一女相,女相俊美如仙,手持净瓶,瓶中生着一朵徐徐绽放的莲花,男相却凶恶如鬼,身边有长蛇盘绕,嘴巴大张。凶残至极,而这一相,无论男女,都是目光刚毅。直视前方,身上的长袍飘飘洒洒,御风而张,显得又飘逸又冷漠。

    第六个,却是一头冠高冠的巍峨男子相,身材伟岸。身披长袍,袍子上皆是山河纹理之相,左掌按向前方,守护那莲花状的符文之海,右手却向下虚按,掌下赫然有一座牢笼虚空浮立,而在牢中,无尽的恶鬼拼命挣扎,急于挤出来,更为可怖的则是,牢笼已破了一个角!

    便是这六座塑像,共同拱卫了那莲花之海,也镇住了周边虚空,既威严,又神圣……

    “这是……六道神像!”

    厉红衣凝神远望,渐渐变了脸色,低声解释:“我曾熟读经义,以求化解鬼国功法的煞气,克制我弟弟体内的凶气,曾经读到过,曾经的佛门西天界,共分六道,分别是:天人道,众生道,妖魔道,修罗道,饿鬼道,地狱道,并非真的有此六道,而是代表了六种理念,将天地万千生灵涵盖其中,以我看来,这六尊塑像,正与佛经上记载的六道相合,乃是六道化身!”

    “既与佛门有关,看样子来对了地方了!”

    方行冷眼旁边,然后看向了旁边的大金乌。

    大金乌平时油腔滑调,到了关键的时候也从不掉链子,这时候已经展开双翅,化作一道金芒在周围绕了一圈,腹下的两只爪子一直在飞速的掐算,末了回到了方行身边,沉声道:“猜的没错,这里便是接引古刹核心大阵的外围,与道家法阵以八为基不同,佛门大阵乃是当年的燃灯禅师推洐到了极致,另辟蹊径,却是以六为基,而这六道神相,正好合成了一道佛门大阵,而且并非外阵,而是守护里面那莲花状符文之海的阵外之阵,欲入其间,须先破这阵外阵!”

    “如何破法?”

    方行问的直接,懒得听此阵原理。

    大金乌凝神道:“你且将此阵纹理走势告诉我!”

    方行点了点头,凝神运转了阴阳神魔鉴,眼中无尽符文闪现,口中道:“天人道神像阵纹自北至南,众生道神像阵纹自西至东……奇怪,每道阵纹皆是横亘虚空,少有变化……”

    “这可就有点难办……”

    大金乌眉头皱了起来:“这是死阵锁空法啊!”

    旁边人都皱着眉头看向了他,厉婴骂道:“少他么卖弄,赶紧说啊!”

    大金乌道:“我说个屁,这种阵法是最让人头疼的,普通的大阵皆是变化无数,生生相息,时时不同,玄奥复杂,但也为了能让大阵生生运转,必会留下一道生机,而这种死阵则不然,直接以神力封锁镇压,一点空隙也不留,简单来说,一个像是九连环,一个就是把大铁锁!”

    方行道:“铁锁也得给他捅开啊!”

    大金乌道:“我当然知道了,不过这把锁不好开啊,除非……”

    也就在此时,方行身边漂浮的金色剑灵嗡嗡作响,奇异的金属颤音形成了一个人的声音:“小九哥,桑儿姐姐说要破这一类的大阵,无法仅凭推洐达成,必须硬碰硬,此乃阵外之阵,若欲入此阵里面的符文之海,便必须同时斩断这六尊神像的防御神力,他建议你们六人分路,一人前往一尊神像,找到办法,斩断神力,便可以得到机会,直接深入里面的符文之海!”

    众修闻言,都看向了大金乌。

    而大金乌也眼神低沉,嘶声道:“惟有这办法了,分路吧!”

    众人皆知此行凶险万分,但也知道形势紧急,不知道什么时候神秀小和尚就被炼化了,而且自己既然来了,便没有退缩的道理,便抛却了杂念,同时点了点头,朝六尊神像看去。

    “哈哈,那尊饿鬼道神相一瞧就与我投缘,你们就别和我抢了!”

    出人意料的,倒是厉婴第一个笑了起来,模样得意,就要直接朝那饿鬼道神像飞去。

    “呼!”

    在这一刻,厉红衣忽然欺身过来,伸手向厉婴拍去。

    “姐……怎么又打我?”

    厉婴吓了一跳,身形就想往方行身后缩。

    但厉红衣却只是在他肩上拍了一下,道:“小心,你可以吃鬼,但不可让你吃了你!”

    厉婴呆了一呆,半晌才呆呆点了点头,道:“哦,知道了!”

    而厉红衣则也转过身来,道:“地狱神像,镇压恶鬼,便由我去好了!”

    大金乌则翻着白眼道:“妖魔道指的不就是大金爷我么,那就我去!”

    众修都没有意见,厉婴本是九世鬼身,去对付那饿鬼道神相正是合适,而厉红衣硬生生把她这个身为恶鬼,煞气无尽的弟弟镇压了这么多年,去对付那地狱道神像也是熟门熟路了,而大金乌更是几人中惟一的妖怪,没有比他更合适妖魔道的,这三人,倒是几乎不用考虑……

    “那修罗道神像甚是不凡,便由我去斩了他!”

    韩英也在此时开口,手持长枪,信心满满,不过王琼却闪身过来,拦在了他身前,淡淡道:“我倒觉得那修罗道神像与我心境很是相似,大概也是冥冥之中的缘份,还是我去!”

    “那我换一个!”

    韩英看了王琼一眼,沉默半晌,没有争辩,静静的看向了剩下的两座。

    “那天人道的神像我一看就不顺眼,一副欠揍的样子,就由我去,你选另一座!”

    方行回答的更利索,直接留给了韩英那座众生道的神像。

    众修听了,却也是笑而不语,自然知道方行说的滑稽,实际上也是考虑到了六尊神像的强弱问题,虽然此时尚不解六尊神像是否像传说中那样分出了强弱,但若有的话,那自然便是号称为六道之首的天人道神像最强了,要去斩断神像的神力,也必然是此像最险。

    “随便!”

    韩英懒得争执,知道这不是争执的时候,但还是忍不住回了句:“我并非此间最弱!”

    众修都白了他一眼,心想到了这会了,怎么还傲娇起来了……

    “如此,那就走吧,记住了,速战速决,越快越好!”

    方行低喝了一声,而后六子同时飞身而起,化作六道神芒,直奔六尊神像而去。

    方行直冲向了那正对着他的一尊天人道神像,愈是靠近,愈觉得此神像高大,自己在他面前,竟像是只有苍蝇般大小,直飞到了他的额头,才发现自己甚至还不如他顶上王冠上勾勒出来的一粒珍珠般大,不过也在此时,已经看到了此神像额头正中间,竟有一块小小的明镜。

    那明镜光华氤氲,平若仙湖,正缓缓映出了他的身影,纤豪毕现……

    “真是个美少年啊……”

    方行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一身漆黑,破烂僧袍,头发逢乱的男子,满意的转了转身子。(未完待续。)

    PS:  现在的读者们啊,都快不让作者活了,我很早之前做下的设定,还没开始有任何详细描述呢,就已经被人看出来了,唉,很不想承认,曾经我一度打算放弃这个创意啊,不过放弃了就不完整了,还是写出来吧!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