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八百八十章 天人照心镜

掠天记 第八百八十章 天人照心镜

    “天道苍茫,有疏无漏……”

    也就在方行刚刚飞临了那天人道神像的额头前,下意识的欣赏一下自己在镜子里的倒影之时,却忽然之间,耳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声音,于此同时,镜面里面,赫然出现了变化,他看到自己在镜子里面的缩影,竟然正在飞速的缩小,竟化作了一个看起来三四岁的模样,身处的环境也已不同,竟然正伏在一只鸡窝旁,把一只下蛋的老母鸡捉了出来,扭断脖子就跑……

    “哪里来的小王八蛋,敢偷我们家下蛋的老母鸡……”

    后面,一户衣补褴褛的妇家提着菜刀冲了出来,一边追一边破口大骂。

    “咦,怎么把小爷小时候的糗事给翻出来了?”

    方行看了却也是一呆,这镜面里显示的,竟然是自己小时候偷鸡的事情……

    一个念头还未转过,却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长大了些,正厥着屁股在挖陷阱,然后往里放了野兽的夹子、铁蒺藜等物,还在上面浮了掩土与枯叶,后来又引了一个健壮的农夫过来,眼睁睁看着他跌入了陷阱,夹断了一条腿,而自己则在旁边拍着手哈哈大笑,还揍了他儿子一顿。

    方行的眼神古怪起来了,这件事也是真事,正是自己小时候做过的。

    再后来,画面连续变化,赫然全都是自己心里的事情,坑蒙拐驴,杀人抢劫,无一不现,甚至很多自己都忘了事情,也在这镜面里显化了出来,就好像心底的回忆都被翻了出来一样,而在这个过程中,方行渐渐的感觉自己神魂被扯入了镜面,渐趋迷茫,身上的压力渐重。

    “天道苍茫,有疏无漏……”

    那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与此同时,方行竟在镜面里看到自己身上缠满了越来越多的铁链,仿佛宿命因缘一般将自己死死锁住。他看到那镜面里,出现了一家农户因为丢了下蛋的母鸡而忍饥挨饿的模样,腹内便也同时感觉愈发的饥饿,空空落落,饥火烧炙肉身……

    他看到了镜面里那农夫腿被夹断的情影。便也感觉腿上剧痛,如若断折……

    他看到了镜面里一位富家公子被自己一刀捅翻在地的模样,便也感觉胸腹如刀绞……

    无尽罪果落肉身,曾经做的孽,而今纷沓来!

    “方行,你可知罪……”

    冥冥之中,似乎有罪恶大道来审判自己,惊天动地的大吼震颤他的神魂。

    在这一刻,方行满头大汗,似乎要被各种痛苦折磨到站立不稳。就连神魂都感觉迷茫,觉得自己有罪,觉得自己做了那么多错事,如今罪有应得,只想伏首认错,以求忏悔……

    但心里的一股子执念,却使得方行直立不动,咬牙切齿,眼底反而泛起怒焰!

    “我……我认你大爷的罪啊……”

    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方行才忽然间瞋目大喝。望向了头顶苍茫虚空。

    “你罪孽无数,罄竹难书,而今天道降临,审判众生。罪孽返身,还不认罪?”

    耳边,有声音大喝,仿佛是天道佛音,在拷问他的心灵。

    “你说小爷有罪就有罪啦,算哪门子大头蒜?”

    方行怒所冲冲。不知那声音从何而来,干脆直接朝着头顶的苍穹大骂。

    “你盗人家禽,害人腹内空空……”

    “妈个蛋我就偷了他们的母鸡怎么啦,我们鬼烟谷那时候被官兵围了,连顿稀饭都喝不上啦,我大叔叔饿着肚子率兵抵抗,小爷我溜出去偷了只母鸡回去,自己啃了俩鸡腿,把鸡屁股分给我大叔叔垫垫肚子有罪吗?凭什么你说我有罪,你咋不说他们家的母鸡不够肥呢?”

    “……”

    那声音明显停顿了一下:“你残暴凶戾,挖下陷阱,断农夫之腿……”

    “放你大爷的屁,光看见我夹断他的腿了,他一个人大男人替他儿子出气,追着赶着一脚把我踢进了河里的事你怎么看不见,那个王八蛋去偷偷掘开了河堤,专浇自家的田,让下流的人没水浇田的事你怎么看不见,我还知道那个王八蛋睡了村头的张寡妇呢,还没给钱……”

    “……”

    那声音又稍停了片刻,再次响起:“你街头杀人,血溅五步……”

    “放你大爷的屁,不杀我就等着被他们家的恶仆打死啊……”

    一番审问下来,方行不仅未曾伏罪,反而愈来愈怒,满嘴都是理由,直气的破口大骂了起来:“别在你家小爷我面前装大头蒜了,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乱七八糟的道道吗?你也不过是一道幻像神通,有哪点代表得了天道,乖乖的给我夹着尾巴收回去,不然我砸烂了你……”

    “天道苍茫,有疏无漏……”

    那声音冷漠响起:“你蔑视天道,罪该万死!”

    “若有天道,那天道第一个该死,众生无罪,都只是为了活下去,活的更好……”

    “为一己私欲不择手段,便是大罪!”

    “若私欲是罪,那天道为何让人有私欲?”

    方行的怒火愈来愈旺,到得最后时,忽然间厉声咆哮,浑身一震,一身铁链赫然被他身上的一股无名火震断,节节崩碎,而他则怒发如狂,奋力向前,朝着那面镜子砸了过去,但也就在此时,他眼前出现了无尽的幻象,赫然看到,正有一个身高十丈的天神,向自己斩来。

    那一斩,惊天动地,仿佛天地威压,让人避无可避……

    “众生有罪,不悔则灭……”

    那声音响彻诸天万界,滚滚荡荡,宛若天音降临,镇压众生。

    “去死……”

    方行厉声狂吼,明知不是对手,也忍不住愤然挥刀!

    “天道无情,因而众生无罪,你判众生有罪,便说明你不是天道……”

    轰!

    他这一刀,与那天神一般的天人幻影斩来的一剑实在是差距了太远,犹如蚂蚁对巨象。

    但也就在方行喊出了自己的道理之后,异变霎那间出现,在他识海,有一处迷雾区域,里面藏了诸多异宝,只是皆在蛰伏,等闲难得一见,可也就在方行这一刀斩了出去,那一嗓子喊了出去之时,隐隐约约,似乎触动了某种理念,使得迷雾之中,有一物苏醒了过来……

    那是一道剑光!

    空灵虚空,不可捉摸,似乎代表了天地间的某种至理!

    正是方行当初炼化了玄棺斩首图后,一直蛰伏在他识海迷雾区里的那一道天意剑光!

    随着方行一刀斩出,那一道剑光竟然也苏醒了过来!

    瞬息间横亘虚空,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循……

    但也就在这剑光一闪间,那天神一般的存在,却在额心出现了一丝裂隙。

    从那一丝裂隙开始,渐渐有蛛网般的裂纹出现,迅而遍及了他的全身。

    “轰隆……”

    在那天神,最后向方看了一眼之时,却只闻得轰隆一声,整座幻象全然崩碎……

    而方行,也在这一刻,骤然间醒了过来,举目一扫,立时脸色大变,赫然看到他面前的那一座巨大无比的神像,额心的宝镜已然黯淡无光,而那雕像的全身,则正在片片崩碎,化作了无尽烟尘消散于虚空之间,最后时,仅剩得一面宝镜,化作了神光,悄然向着方行飞了过来。

    “咦?这就搞定了?”

    方行大感诧异,下意识的伸手去接。

    那物似乎本欲钻进他的体内,可也就在此时,他眉心之间,隐约有剑芒一现,耀得虚空生辉,而那面想要朝他飞来的宝镜,却也猛然一震,似乎有两道看不见的力量对撞了一下,那种感觉,极其奇怪,就好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道理,水火不容,永难交织,在撞了一下之后,宝镜化作的神光在空中一顿,神芒消散,竟尔化作了一面玉镜,轻盈的落进了方行手里。

    方行也呆了一下,低头看去,却见此晶莹净洁,纤尘不染,照人纤毫毕现,确是凡间难见的一面宝镜,在他低头看时,隐约可见,镜面出现了“天人照心镜”五个大字。

    “竟然会掉落了一面宝镜,究竟是什么用途?”

    方行捧着镜子,微微发怔,举目四望,赫然发现此时的厉红衣、厉婴、韩英、王琼、大金乌等人,此时皆悬浮在一尊神像前面,闭目凝思,不假物外,似乎在经历什么幻境……

    自己,却是脱离了幻境的最快一人。

    “小九哥哥,桑儿姐姐说来不及细想,让你趁此机会,立刻赶向符文之海……”

    下一秒,楚慈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急速叮嘱。

    其实不用她提醒,方行也已经意识到了机会难得,本来要破此阵,应该将六尊神像之间的联系全部斩断才可以,但谁也没想到,他破除了这神像之后,神像竟然崩毁掉了,而其他几尊神像的神力,也正被大金乌等人拦下,这也就导致,这阵外之阵,一时出现了一个难得的空隙。

    而趁着这道空隙,他恰好可以趁机遁向符文之海!

    “嗖!”

    几乎来不及作任何考虑,方行便收起宝镜,飞身朝着那朵呈花莲花状般的符文之海冲了过去,眼底却浮现了一抹凝重:“时间还来得及,只要我毁了这符文海,小和尚有救!”(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