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章 狗胆包天

掠天记 第九百章 狗胆包天

    “魔头,你竟然还敢现身,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孽障,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想让老祖宗亲手镇压你吗?”

    一时之间,无数的小辈喝叱,既有神州修士,也有魔州一方的修士,倒是难得一见的看到了二地修士同仇敌忾的模样,甚至有无数的小辈冲了上去,祭起法宝,似要出手,不过只是作作样子,守着两地德高望得身份非凡的老祖宗们,便是他们也不敢真个冲了上去动手厮杀,而两地的老者,看到了这个从大阵里现身之人,也一个个皱起了眉头,神情复杂又古怪。

    神州一方的袁老神仙,目光本就低沉,看到了此子,更是复杂了许多。

    而净土一方,同样也有一位老者,一时沉默了下来,只是静静的打量着此人。

    “小鬼,速速解开大阵,自缚请罪,否则休怪老夫将你镇压……”

    葛袍老者,韩家的老祖宗沉声说道,虽然声音平淡,但无人怀疑他说的是真的。

    “你莫以为你躲藏在了这大阵之中,便可以永生逍遥,若老夫猜的没错,你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力量催动这道大阵,所借的应是你从神州北域封禅山上盗去的那一尊鼎,只不过,那尊大鼎毕竟是死物,上面的道蕴再强也是有限的,你躲藏在这大阵里,可以躲得十年还是二十年?待到鼎上道蕴消逝,便是大阵消退之时,你以为老夫没有耐心等到那个时候吗?”

    更有一人开口,长须须发,也不知是哪一方道统的老祖宗。

    他们说的话很直接,并不算是威胁,因为都是实话!

    “我先让你们进去看看再出来说话就是这个原因……”

    面对无数人的叱骂,老神仙一级人的威胁,就连那在半空中驼着方行的大金乌翅膀都有些软了,而方行却是叉着个腰,面无惧色。反而大笑了起来:“实话跟你们说了吧,小爷我当时也是一时气愤,便布下了这座大阵,可没想到这大阵里竟然有这么多的怪物。刚才我已经试过啦,我可拿这些怪物没有办法,现在就连我也解不了这座大阵了,你们说怎么办吧!”

    你自己布下了大阵,却来问我们怎么办?

    一时无人说话了。表情都古怪到了极点……

    “胡说八道!”

    “到了此时还在胡搅蛮缠!”

    “再不解开大阵,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一片沉默之后,瞬间又是一阵嘈杂的喝骂吵闹声,神州、净土二地的小辈多有脾气暴躁者,按捺不住心里的怒气,七嘴八舌朝着方行喝骂,便连那些老祖宗们都皱起了眉头……

    “去你大爷,长的跟孙子似的装什么大爷?”

    “我就在这里你来把我碎尸万断啊,不来你家祖宗是我孙子……”

    方行叉着腰就和这群修士对骂了起来,唾沫横飞。气势如天,以一敌百不落下风。

    “小辈,休要污言秽语,且过来说话!”

    神州老一辈修士里,也目光渐渐凝重,

    其中一人更是听着方行与一群小辈对骂听不下去了,沉着脸喝斥了一句,伸手叫方行过去。

    方行反而向后退了退,叫道:“我就不过去,这么多人都污言秽语呢。你为啥光说我?”

    “还敢顶嘴?”

    葛衣老者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长须飘飘,低声冷喝:“小子该死!”

    “韩家老祖宗发怒了……”

    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但也有很多人面露窃喜。

    中域韩家。行的是兵家之道,最重规矩与严律,而韩家的老祖宗,则更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平日城在中域,四大公子都是顶尖的天骄。但在这位老神仙面前却从来无人敢行差踏错,若是惹得他老人家不开心了,那可不管你是谁家的子弟,说教训就教训,你还不能不听。

    而今这小魔头倒好,竟然一个照面就惹怒了这位老祖宗。

    然而让他们吃惊的却还在后面,那小魔头面对着这样一位跺跺脚神州都要晃三晃的老祖宗,竟然同样掐起了腰,瞪起了眼,扯着嗓子叫了起来:“我就该死,你敢杀我吗?”

    这小魔头胆子也忒大了吧,该这般向韩家老祖叫嚣?

    吃狗胆长大的吗?

    周围瞬间安静了,那位韩家老祖宗,面无表情,身上却隐约有怒气滋生……

    周围有怪风凭地而起,席卷一域,浩浩荡荡……

    “老友且息怒……”

    便也在此时,身穿卦衣的袁老神仙却低声开口,劝住了韩家老祖,而后缓缓上前了一步,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方行,低声道:“猎儿,休得胡闹,你此番作为,惹下的乱子不小,且听我一句,将这笼罩了百断山的佛门芥子阵收了,把里面的怪尸逐走,重还百断山一份清静,然后就跟我回家,老夫自忖还有几分脸面,可以向你保证,事后绝不会有人找你的麻烦……”

    “猎儿是谁?”

    方行眼珠子转了转,猜到了一些什么,但暂时不去理会,只是朝着这位看起来态度好了许多的老神仙,笑嘻嘻道:“此前已经说过了公平竞争,我也没找人来帮我啊,那我占下了这整座百断山,那也是我的本事,你们凭什么不认?至于收起大阵?那我就没这本事了,布阵容易收阵难,一旦布下了大阵,我也掌控不了,以你们的本事,应该能算出我说的是真是假!”

    “这……”

    他已经是第二次说出这个问题,却也使得场间诸修同时微微一怔。

    看这小魔头说话的模样,竟然不像是假的。

    “若你也掌御不了此阵,那你布下它做甚?”

    一位净土的老祖宗早已按捺不住,开口喝问。

    “因为我虽然掌御不了,但还是可以随便进出啊……”

    方行回答的理所当然:“这就像是一座宝库,我给他上了一把锁,这把锁我能装上可我拆不了,不过我有钥匙,还是可以打开锁进去拿宝贝的,你们爱信不信吧……”

    神州净土二地的老祖宗们都皱起了眉头来。而后分别望向了两个人。

    一位在神州一方,却是一个身穿麻衣的老者,身上气蕴平淡,几乎如凡人一般。整个人若不说话,便似要藏进了大道之中,无人注意到他,而他听了此言,大袖微动。却从袖子里滑出了几枚铜钱,摊在掌心看了一眼,又收回了袖子之中,脸色却忽然间变得异常凝重了……

    “他说的是真的!”

    此老低声开口,似乎通过那几枚铜钱,便确定了很多事情。

    “彼岸寺传来了消息,这些怪尸本藏身于接引古刹,当初借了无量佛蕴才得以慑伏,而今重得自由,又无了佛蕴压制。凶性大涨,连我们都收伏不了,这小子更没这本事……”

    另一人也低声开口,却是人身蛇尾,赫然便是净土娲女族的一位宿老。

    “小鬼,竟真敢使出如此损招,戏耍我们不成?”

    神州净土的一群老祖宗,都沉默了片刻,而后韩家老祖宗一声暴喝,挥掌向方行抓了过来。

    老神仙一样的人出手。那威势是何其之盛,一掌抓出,铺天盖地,空中星云都激荡了起来。大掌之中,似有无穷象征了规矩与律法的锁链出现,浩浩荡荡的向方行缠了过去,在这一刻,大金乌哪敢有半点犹豫,转头就逃。方行也急急忙忙引动了浮屠大阵之力,星云汇聚,向着这只空中的大手冲了过来,赫然便要以大力之力对抗,然后自己趁机退向大阵深处……

    只不过,他毕竟处于大阵边缘,调动的大阵之力有限,竟然硬生生被那韩家老祖的一只大手给震散了,而后直直向他镇压了下来,一时间,他又惊又吓,也嗷的一声大叫,化出了三头六臂的魔相,祭起了龙纹凶刀,天人照心镜等六般法宝,直迎着这只大手撞了过来……

    “韩老怪,你敢动我们北冥家的人?”

    出人意料,就在韩家老祖这一手就要盖下去时,净土一方,赫然有一个声音咆哮了起来,与此同时,一道蓬勃巨力凭空而生,仿佛一般汪洋撞了过来,却将那韩家老祖的大手推向了一边,而方行也堪堪躲过了这一掌,直吓的差点尿了裤子,与大金乌飞快的遁入了大阵深处。

    出手之人,赫然便是净土一方,北冥一族的老祖宗,此时他大袖飘飘,直向前冲了过来,背后赫然便有一头巨大的鲲鹏浮现,吞吐星河,震碎了无尽的虚空与规则,他一边防着神州一方,一边看向了浮屠大阵深处,低声大喝:“麒麟儿别慌,有老祖在此,我看谁能动你!”

    “麒麟儿又特么是谁?”

    方行此时已经躲在了浮屠大阵里面,一座大山后面,表情古怪的嘀咕。

    “北冥老怪,你想怎样?”

    韩家老祖本来计算的精妙,本该一把将那小鬼抓在手中,却被阻止,大怒喝问。

    就连净土一方,也有人目光疑惑的看向了北冥家的老祖宗,而此老当机立断,喝道:“诸位见笑了,此子便是七百年前我那苦命的星女诞下的麒麟小儿,那三头六臂便是凭证,此前我便已经谴了吾族清荻小女去寻他归族,一找便是十年,只因事情耽搁,才拖到了此时,而今既然遇见了,自然要先带他回族中去,不管是谁,伤我北冥家的子弟,老朽又岂肯与他干休?”

    “不错,是该带回去!”

    净土诸老反应极快,虽然还心下有些诧异,但很快便点头赞同。

    但也就在此时,神州一方,有人低声冷笑了起来:“我袁家的孩子,你北冥族凭什么带走?”(未完待续。)

    PS:  写这一章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了,我形容方行胆子大,喜欢用“狗胆包天”四个字,其实不是随便写写的,因为一开始设计方行这个人物的时候,想到的是吉娃娃……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