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零二章 七百年前旧事

掠天记 第九百零二章 七百年前旧事

    “妈的这死乌鸦真该死!”

    方行那古怪的眼神太说明问题了,一时让袁家与北冥族两位老祖心里都很没底,同时不知多少人直接在心里暗骂起大金乌来,如今是什么场合,这可是北冥族与袁家要接回在外漂泊了七百年的子弟回家啊,这厮用什么比喻不好,非得用窑姐,若那小魔头是窑姐,那这两大家族又成了什么?不过心里虽然怒火冲冲,却也不便在此时喝斥于他,都把这股子劲憋在了心里……

    “猎儿,你跟我回族,家族自然亏待不了你,你想做袁家神子,并不是没得商量,实际上家族本就打算补偿你,不比神子差了,而且家族也不会占你的便宜,听闻你曾建起劫道道统,自占山头,若是你肯回来,家族自为你作主,让你独自拥有不下十座山头的领地,如何?”

    袁老神仙低喝开口,从表情来看,倒颇为恳切。

    只是表情略显尴尬,以他们的身份,用好处引诱方行回归,还真是有些抹不开脸!

    “呵呵,那其余九十座怎么算?”

    北冥族的老祖宗冷笑开口:“百断山本来就已经掌控在了麒麟儿手里,你们袁家这是打算拿着已经在他手里的造化当恩惠么?况且,你们神州诸族,从来都是以利为先,人情冷漠,现在你说的再好听,谁敢保证麒麟儿真个去了你们袁家之后,不会被你们抛弃,甚至利用?”

    与袁家老神仙不同,北冥族老祖宗一开口赫然就是在拆台。

    “匹夫,住口,七百年前,你们北冥族的贱……圣女,勾引吾族天骄,这帐还未与你算过!”

    袁老神仙被北冥族的老祖宗刺挠了一下,新恨旧怨一起爆发了出来,狠狠向着北冥族老祖宗大喝。看样子他本来就对当年那桩旧事心藏不满,却在此时发泄了出来,本来下意识就骂那位魔女为“贱人”,只是想到了那魔女与方行之间的关系。硬生生忍住,改称为“圣女”!

    “老混帐,我也忍你很久了,当年你族害我外孙,气杀吾女。这笔帐真以为我忘了吗?”

    北冥族老祖宗一样的勃然大怒,挽起了袖子,便要动手。

    “难不成为了那魔头,神州净土双方的老祖宗们,竟然要大战一场不成?”

    周围诸修见到这一幕,都已经吓坏了,心里哀嚎着想到。

    七百年前的旧事,本来就造就了北冥族与袁家的旧怨,至今都未解决干净。

    而他们欲动手,背后同来的神州与净土诸修。也跟着提起了杀机,此事看起来是北冥族与袁家之争,实际上谁都知道这是为了争夺那一把“钥匙”,袁家赢了,便是神州赢了,北冥族赢了,便是净土占优,谁能掌握了方行,谁就等若是掌握了百断山的主动,这是何等的重要?

    因而这时候。无论是神州与净土,诸老怪自然都识得厉害,先将此子带回去再说。

    只不过,这些老祖宗老怪物们。得有多久没与人动过手了?

    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今通常连道主乃至家主之位都传给了小辈,平日里静修造化,参悟天道,只求着在下一次雷劫降临时,可以多抗一次。这一次,若不是事关五具玄棺,造化通天,他们也不会离开自家的族地,来到这天地残缺的魔渊外围坐镇,更不会冒着随时有可能被天上降临的大道法则镇压的风险跑进这魔渊内部来亲自处理一些乱象的出现了……

    可而今,他们赫然不仅来了,还要亲自动手斗法?

    而且是两地老神仙,联手对抗!

    这一幕,可真让周围簇拥的小辈们都吓的连靠近都不敢了!

    谁知道这群老怪们打起群架来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大概魔渊都会被荡平一片吧……

    “嘿嘿嘿嘿,你猜哪边能赢?”

    “我猜是净土……”

    “我猜神州……”

    “神州的老头们气势更猛一些,但净土来的人比较多啊……”

    浮屠大阵里,方行与大金乌坏笑着交换意见,还赌了一坛子酒。

    “袁老怪,六百年前咱们交过一次手,分了胜败但未分生死,今天便索性做个了结如何?”

    北冥族的老祖宗森然怒喝,踏上一步,身上长袍,似有星辰点缀,流落光华。

    “好,六百年前你尚未渡过第一道雷劫,今日正好让老夫拈量一下你的本事!”

    袁老神仙赫然也没有半分退缩之意,大步踏上前来,白须飘飘,威风凛凛,杀机旺盛,这个模样,连扶苏都觉得异常陌生,只觉得记忆里的老祖宗向来都是道蕴悠然,谈笑风生,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局面,都不曾失态过,更何曾见老祖宗这般杀气腾腾,满面杀气的模样?

    “好,再让老夫来领教一次你的三清大术!”

    北冥族的老祖宗更不答话,“呼”的一掌便击了出去。

    一霎间,天地之间仿佛凭空出现了一片汪洋,将十里之域都笼罩了其中,汪洋之中,便赫然像是有着一只庞然大物,浮浮沉沉,拥有着搅动整座乾坤之力,正是传说中的鲲之显化,此巨兽一动,汪洋便骤起波涛,而后轰隆隆化作了无尽浪潮,宛若无穷无尽一般向着拍了出去。

    举手显汪洋,落掌覆乾坤!

    北冥族的老祖宗显然怒气不浅,一出手便显露了真正的实力所在!

    就连方行在这一刻都看的眼睛都直了,这就是世间顶尖的法门之一啊……

    无论是修为,还是对大术的推洐,都已经达到了极致之后显露出来的威能!

    然而面对着这一掌,袁老神仙却只是冷喝一声,重重顿足,大地便像是被什么地底深处的巨兽拱了一下,犹如起了毁天灭地的地震一般,轰隆隆巨大的力量泛了上来,直将空中显化的汪洋摧动的溃不成军,这二人看似面对面出手,但力量的冲撞,竟然是一上一下……

    巨大无比的冲撞之力。自中心一点向周围扩散了出来,那等可怖神力,将周围的小辈修士吓的心惊胆颤,纷纷向左右逃开。跑得慢些的,直接被那力量淹没了,渣渣都没剩下!

    就连方行与大金乌,也都急急催动大阵之力护住了自己,才堪堪免受波及。

    而且随着这二老交手。他们身后的神州阵营与净土阵营,赫然也都杀气勃发,想要出手。

    “且慢!”

    却也就在此时,先前那推洐卦象的老者忽然开口大喝,阻止了这一场即将展开的混战:“大劫将至,机缘未定,几位老友,还有净土的同道,神州与净土相互仇视了几万载,都按捺着怒火。没有真个决一生死,如今正是紧要关头,你们却打算掀起一场神魔之战来不成?”

    麻衣老者的一句话,使得场间诸修都沉默了下来,稍稍冷静。

    说话之人,乃是天机宫宫主,人称天机老人,正是当世参悟天机第一人,号称命术修出了七七之数之人,大道五十。遁去其一,因而凡修命术之人,皆认为大道运转,每一息皆有四十九种可能。而判定一个人命术修为的深浅,但言他修成了几道命术,一道为凡人,只能看到一种可能,而修命术之人,却可以推洐出四十九种可能来。天机老人号称修出了七七之数,便是指他修成了四十九道命数,不仅在神州地位非凡,便是在净土,也无人敢小觑他的话!

    而今之际,大势碰撞,杀机暗藏,也惟有他可以阻止这场劫难了。

    “神算,以你之见,却又如何?”

    净土一方,有一人低声开口,大声喝问,显然是表示有回缓之意。

    委实说,若非局势如此,他们也不愿动手。

    毕竟修炼到了他们这等境界,又有几人真个愿意和别人拼个你死我活?

    天机老人见有望阻止,也是心下稍松,道:“袁家为父族,北冥为母族,你们若想接回这位小友,都是名正言顺,既然争执不下,那何不先问问这位小友自己的意愿?”

    “问他?”

    有几人目光酷冷的向浮屠大阵里探着脑袋向外瞧的方行看了一眼,颇有些不以为然。

    这等大事,关系重大,又岂是那小鬼头可以自己决定去向的!

    不过看到了天机老人的眼色,他们却心头恍悟,方行的本事在他们眼里自然算不得什么,但如今这小鬼躲在了浮屠大阵里,还真就不怕他们的威胁,他现在自己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与其在看不透小鬼头心思之前便大战上一场,还不如先让这小鬼做下了选择,再作定夺!

    “妈的,死老头子坏了一场好戏……”

    而此时的浮屠大阵之中,方行没了好戏看,也是满腹的不满,不过面上自然也不敢表露出来,笑眯眯的道:“问我啊,额,这个却是很难决定啊,谁给我好处多我就跟谁走啊……”

    “休要胡闹,你去了哪一方,都不会亏待了你!”

    天机老人冷淡开口,一句话把方行那点小心思给拂乱了。

    “麒麟儿自然该跟我走!”

    北冥一族的老祖宗冷喝了一声,叱道:“不然去了袁家,等着再被杀一次么?”

    “胡说八道,你们北冥族当时还不是一样见死不救?”

    袁老神仙立刻怒声喝斥,眉宇间也隐现悔恨恼怒之意,无以复加。

    “慢着慢着,听你们说了这么半天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不记得?”

    到了这会,方行也不得不开口打断了,他早就听了出来,袁家与北冥族可谓旧怨极深,而且这旧怨,还是与“自己”有关,只不过他并不当回事,而且心里早猜到了什么,因而漠不关系,只是听他们再一次提起,自己心里也忍不住起了好奇心,打断了二老之争,开口问道。

    “看样子你还没有恢复前几世的记忆……”

    北冥族老祖听了,却是略略一怔,而后冷笑了起来,眼底多了几分把握,转头看着方行道:“麒麟儿,那是一桩七百年前的旧事,若是你听了,大概就不会再犹豫不定的选择不下来了……”

    “北冥老怪。休得胡言乱语!”

    袁老神仙目光一凛,知道了北冥族老祖宗想做什么,眼神大炽!

    “你们做得,却不容老夫说得么?”

    北冥一族的老祖宗冷笑了一声。怆然开口:“一切都源于袁家的野心!七百年前,袁家曾经出了一位奇才,金丹境界,便一剑诛七婴,战力之强。打破了历来修行界的记录,从无一人,在金丹境界有他这等本领,而那人,亦号称空前绝后,听袁家放出来的风声说,那人乃是先天道体,只在上古年间出现过,金丹境界,便有这等本领。若是成长了起来,嘿嘿……”

    “一剑斩七婴,是说那个怪胎吗?”

    方行听了,也吃惊不小,心里暗想:“原来是袁家人……”

    “不是我袁家放出来的风声,剑九本来就是先天道体,与史书记载一般无二!”

    听了北冥一族老祖宗的话,袁老神仙冷喝着纠正。

    北冥族的老祖宗却不理他,冷笑道:“是真也好,是假也罢。总而言之,只是一个最终连元婴境界都没有突破的夭折而已,什么立地成仙,什么万世超脱。都是一片虚言!那人为强修大术,为了提升修为,不满足于袁家既有的神术与经典,到处找人挑战,夺人典藉,袁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处处护短,真个打算要借了那个人的成长起来的潜力,好坐天下第一世家了!”

    北冥族的老祖宗似乎是在故意揭袁家的短,愈说愈是气愤:“那时候的袁家,可真是不可一世,不仅那个怪胎横行霸道,连长辈们都不放在眼里,便是号称其族中第二奇才的袁少白,都是一个浑帐玩意儿,借着到我净土云游问道之际,竟然花言巧语,骗了我的女儿……”

    “是你女儿自愿嫁到我袁家,如何说是我袁家子弟骗了她?”

    袁老神仙又忿忿不平的开口。

    “住嘴!”

    忽然间,两人同时喝骂,一个正是气头上的北冥族老祖宗。

    而另一个,赫然是正听得入神的方行,却也是脱口而出……

    袁老神仙气坏了,瞪了方行一眼,却也没有喝斥。

    方行也下意识的一缩脑袋,没有再敢嚣张,只是期待着北冥老祖继续说下去。

    “骂的好!”

    北冥老祖宗却十分满意的看了方行一眼,继续道:“女大不中留,星女……也就是你的母亲,她既然愿意与那个混帐玩意儿走到一起,我骂也不听,管也管不住,把她关了起来,她都与那混帐玩意儿一起逃了出去,我见她心意已定,便索性由他们去了,只当没了这个女儿,后来听闻,她嫁入了袁家之后,颇受欺凌,只是天高水远,我这做父亲的,也鞭长莫及了……”

    “然而,更过份的还在后面,三年之后,他们有了一个孩子……”

    北冥一族的老祖宗看了浮屠大阵里的方行一眼,似乎有些悲凄,叹了一声,才道:“星女不愧是我最喜爱的女儿,那混帐玩意儿,也是不俗之辈,传承了他们二人血脉的孩子,自然同样不凡,刚出生没多久,便有消息传来,说他赫然也是与那怪胎乃是同一种体质,也就是说,若给了他同样的资源与造化,这孩子也有可能达到像那怪胎一样的境界,甚至比他更强……”

    到了此时,周围已经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开口。

    关于这等秘闻,世间传闻甚少,也是袁家的隐秘,自从七百年前那怪胎殒落之后,便有一种暗中的力量,在清扫关于他的一切传闻,很多人连那怪胎出身袁家都不知道……

    “嘿嘿,一门双道体,当时的袁家,可真是风光啊……”

    北冥族老祖宗冷笑开口,却隐含讥讽:“那小孩儿是我外孙,我自己也喜欢,袁家为他取了名,唤作袁猎,我便为他取了字,号称麒麟,只可惜,好景不长,那怪胎还未突破元婴境界,便忽然传来了走火入魔的消息,握说是为了强行达到圆满境界,自己把自己修行坏了。按理说,那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既然修行坏了,便由他去也就罢了。可偏偏……可偏偏……”

    北冥族老祖宗忽然间目光凶狠的看向了袁老神仙:“……可偏偏他们鬼迷心窍,竟然一心要将那怪胎救活,而他们的办法,却赫然是牺牲掉当时还不到十岁的我那外孙……”

    静静听着,方行的表情已经变得古怪之极了。

    虽然北冥族老祖宗讲述之时。有着很深的偏颇,袁老神仙又有诸多否认,但他不是个笨的,还是听出了事实的真相,一时心间震动,久久说不出话来,同时有无尽怨气滋涨……

    事实其实很简单!

    当时那个不到十岁的小孩,最终成为了袁家救那怪胎的牺牲品!

    毕竟,袁家怪胎,三岁熟读经义。五岁修炼术法,不仅道体非凡,更是出了名的神童,而那个小孩袁猎,虽然同为先天道体,但那个孩子却显得有些蠢笨,五岁才会说话,读书识字,更是比别的小孩慢了一拍,修行起来。也不是很用功,因而袁家很多人,都认为他注定了不能达到袁家怪胎的高度,甚至连一般的家族神子都比不上。因而在袁家怪胎走火入魔之际,便有人提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将这孩子身上的道源抽取了出来,注入那袁家怪胎体内……

    此举,不仅可以帮袁家怪胎渡过道劫,更可以助他更上一层楼。超越以往!

    在大家族里看来,这个做法似乎无可厚非,但那孩子的父母却不同意了……

    可是家族决议已定,便是那一对父母,都被镇压了,那孩子,也注定成为了牺牲品!

    只是谁也没想到,在那时,忽然天降玄棺,影响深远。

    那是第一次玄棺天降,惊动了神州诸道统,知道了玄棺之内,有无数机缘,却不知该如何取得,自然而然,便出现了一批“牺牲品”,那些人,便是进入玄棺之中探路的,而那小孩子的父亲,便是其中之一,毕竟他对家族宿怨已深,已经属于“不能再留”的那一拔人,可谁也没想到,那位父亲在入了玄域之后,竟然真的成功的活了下来,还打死了与他一起进入玄域,或说是看守他的人,争夺了家族下在他身上的禁制,而后盗了家族在玄棺之中所得的异宝逃脱。

    当时他的逃脱,实在出人意料,而他又布置严谨,过了许多天才被家族发觉,而他借着那段时间,竟然潜回了家族,将已经开始被人抽取道源,半死不活的孩子抢了出来,而后连夜逃脱,跨过魔渊,来到净土寻求北冥族的帮助,当时的北冥族拥有一株上古流传下来的仙药,名唤“轮回草”,号称有生死人肉白骨之能,他当时便希望北冥族可以用此异宝,来治好那孩子。

    只可惜,那一株轮回草乃是世间仅存的仙药之一,北冥族自然不舍,又着人看了那孩子一眼,认为道源大损,便是救了回来,恐怕也无法达到曾经的高度了,最终还是拒绝了那位父亲的请求,更是有一些狼子野心之辈,出主意说要将那孩子剩下的道源抽取出来,注入北冥族小辈人身上,说不定可以造就一批超脱同辈的奇才出来,彻底伤透了那位父亲的心……

    无意中探听到了这个消息的他,又连夜从北冥族逃了出来,最终不知去向。

    北冥族与袁家,一直在各处打探,期间也摸到了几回他的踪影,通过一些蛛丝马迹,他们确定了一件事,那位父亲正在以轮回秘术,学那南瞻鬼国的秘法,将那孩子的神魂及残存道源抽取了出来,助他轮回转世,希望可以治好他,这个方法,成功可能极低,便是袁家与北冥族,也从来不觉得他能够成功,直到七百年后的今天,身上带了袁家符令的方行忽然现世……

    身上有袁家符令,又修成了北冥一族的神通,再加上扶摇营萱四娘后来的一些言证。

    袁家以及北冥一族,几乎都立刻确认了,方行就是那个孩子!(未完待续。)

    PS:  关键时刻不能卖关子,所以,直接一个大章奉上,把这件旧事交待一下!然后……很不好意思的求一下大家伙……能不能多给投几票呀,因为,老鬼实在实在是想再加一更啊,可你们总得给我加一更的理由吧?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