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零五章 扶摇宫青月灯

掠天记 第九百零五章 扶摇宫青月灯

    魔渊之争,最终便如此荒唐的落下了帷幕!

    本就是神州与净土两方争霸,也可以说是神州道统与净土争夺领地,其他的一些大道统,灵山寺并未掺与,沧澜海龙宫销声匿迹,南瞻道统大雪山与皇甫家,以及一片海外仙山的道统,也没有自成一派,而是借了神州的名头来争夺,结果事情出了一个大乱子,最终还是神州净土争夺领地的局面,只是中间却莫名其妙多了一个“二族神子”出来,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如此同时身为两方道统重要人物的局面并不少见,如在神州北域时,纯阳道宋归禅便既是纯阳道神子,又是宋家的道子,而在神州中域,红缨将军的妹妹青灵仙子也既是赵族的天骄,又是离恨天的新晋神女,这就等若是两大势力皆把希望寄托在了他们一个人身上,殊荣难得!

    而像方行这样的,就更难得了!

    竟然同时做了几乎水火不容一般的袁家与北冥族神子,横跨神州净土,简直难以想象……

    无论如何,造化还未天降,大赢家却已经出现了!

    足足这一份“夺子之契”,便足以让方行载入神州史册了,少说流传千百年了!

    当然了,也有人对此持以冷默态度,认为方行现在的得势,不过是神州与净土相争之下,互相妥协的产物,双方都是在利用他取得玄棺造化,待到此间事了,方行必定会受到严惩,现在的他爬得越高,将来也就摔的越重,鸟尽弓藏,造化取走之后,钥匙必定粉身碎骨!

    对于这个念头,方行心里明白,但自有打算。

    签订了这协议之后。神州与净土二方的老怪物们便皆已退走,不敢在魔渊之中呆的太久,当然,离开了魔渊之后。其间又有诸多扯皮,探讨,争论,那却不是方行能管的着得了。

    如今的他,身份大涨。前所未见,乃是炙手可热的红人,便在百断山外,建起了一座行宫,每日间接待诸大道统的神子道子们的拜见,大把的厚礼笑眯眯的收了下来,终日饮宴,不可一世,这些道统子弟,真看得上他也罢。虚情假意也罢,总而言之谁也不敢得罪于他,反倒要小心奉承,以免将来在自家道统入百断山取造化时被这小魔头穿了小鞋,也是用心良苦了……

    “将青月灯还我!”

    留在了魔渊之中的诸小辈修士,皆对方行客气热情,好的跟亲兄弟一般,当然也有例外的,扶摇宫莫愁仙子找上门来时,脸色便冷的像块寒冰一般。直闯大殿,毫不客气的喝问。

    此时的方行正与大金乌开了酒宴,喝的东倒西歪,醉眼惺忪。看到了莫愁仙子,场间其他陪他们饮宴的诸道统神子真传皆沉默了下来,场间气氛凝重的可怕,而他们却好一会才辩别了出来这位面色难看,满眼鄙夷之色的女子是谁,方行那小脾气直接就上来了。把酒坛子“啪”的一声摔到了莫愁仙子脚下,叫道:“臭娘们,跟谁俩呢,你的青月灯丢了关我屁事?”

    大金乌也怪笑了起来,挥着翅膀道:“来来来,小娘子,干了这碗酒……”

    莫愁仙子只气的有点哆嗦了,当时她一时不察,被这小魔头夺走了青月灯,本来发誓要将他碎尸万断,只可惜后面的局面超出了她的预料,竟让她无法与这小魔头正面对杠了,她也不是没有大局观的人,心气再傲,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得罪方行,便一直捺着性子,谴人送了几封信过来,意为让方行将青月灯还她,作为报酬,她与方行的恩怨就此钩销,欠他一个人情。

    可谁也没想到,接连几封书信都如石沉大海,最后一封回了过来的书信上,更是只画了一个大大的乌龟,这一来,莫愁仙子可真个忍不了了,怒气冲冲上了门来亲自讨要……

    莫愁仙子不论到了哪里,都被人奉为仙子,身份尊贵难言,何曾受过这等羞侮,更何况这份羞侮还是来自于那个出身卑微的小魔头以及那个卑劣的死乌鸦?只觉得一颗心都快气炸了,但为了大局,还是强忍着怒火,一字一顿的道:“青月灯是我扶摇宫重宝,请你还来!”

    “这臭娘们真没礼貌,既没有礼物送上,也没有摆酒宴请,甚至连声大爷都不叫……”

    方行借着酒劲,心里的恼怒比莫愁仙子还要强烈了几分,“嘭”的一声又摔了个酒坛子,叫道:“小爷这里哪有你的青月灯……”说着取出了一盏青月灯来观察了半晌,又冷笑着收了起来,十分凝重认真的说道:“……这宝贝被小爷我抢了过来,那就是我的青月灯……”

    “你……”

    莫愁仙子恨意满满,怒火如炙:“我已好话说尽,你当真不还?”

    “谁听见你的好话了?”

    方行翻着白眼,心里暗想,嘴上却大咧咧道:“就不还你怎么样?”

    莫愁仙子在这当口,一身的怒焰反而消弥了下来,似乎已经变得冷静了,半晌之后才淡淡开口道:“休怪我没有提醒你,青月灯是我扶摇宫重宝,你留不下的,现在我好声向你讨还,有意消弥祸事,你却一心孤行,等将来我扶摇宫少司徒亲手来讨还时,自会受到惩罚!”

    “什么他妈少司徒老司徒,当小爷我吓大的?”

    方行冷笑森森,浑不当回事。

    “你……放肆!”

    莫愁仙子听到了这句话时,一时怒火大炽,似乎受不得别人说少司徒半点不好,本已压抑了下去的怒火,赫然间以百倍的迅猛疯狂燃烧了起来,怒叱之中,身形忽然向前扑了出来,袖子里一抹清光乍裂,阴毒而又狠辣的直朝着方行的脖子抹了过来,竟欲一刀夺人性命!

    “臭娘们,找死!”

    方行见状,也跳了起来,一脚踏在玉案上,却不出手,只是指着莫愁仙子大叫:“揍她!”

    轰!轰!

    也就在莫愁仙子冲向了方行的一霎间,方行身边两侧,看似无人的虚空里,忽然间出现了两道身影,一红、一黑,一左、一右,挟着难以言喻的威势冲到了方行的身前,恰好迎上了持刀袭来的莫愁仙子,二人同出一掌,掌力沛莫难当,直如汪洋一般,将莫愁仙子撞飞了出去,以她的修为,竟然都一时站立不稳,踉踉跄跄连退了七八步才站稳,气血翻腾不已……

    与此同时,周围虚空里,赫然有不下二十道杀气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直逼莫愁仙子。

    “揍她,给我揍这娘们!”

    方行张牙舞爪,大声的叫着。

    不过那一红一黑两道身影却只是挡在了他身前,没有再出手,那黑色的影子冷淡道:“我们只是负责你的安全,并非你的属下,若要打人,你还是自己动手来的好……”

    而红色的影子则看向了莫愁仙子,轻叹了一声,道:“莫愁仙子,你且退走吧!”

    “你……你们……很好!”

    莫愁仙子受了暗伤,也是又急又怒,狠狠瞪了方行一眼,竟然真的转头就走。

    “不还青月灯,你一定会后悔,谁也护不住你!”

    走到了门边时,她又转过头来,森然说道。

    “哼,到了小爷手里的东西还想要回去?”

    方行不屑的看着她离开行宫,冷笑声声,浑不在意,坐回了玉案之后,又取了出来,仔细瞅了两眼,然后问身边的红色影子:“红缨将军,这灯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那一红一黑两道影子,却是神州与净土两方老祖宗们退走之前,亲自为方行指定的铁卫了,红者乃是镇渊一部红缨将军,黑色的却是净土某个古族谴来的高手,听声音是个女子,只是整个人都包裹在一件巨大的黑袍子里,看不清形貌,她们二人各带了十名高手,权作方行的护卫,寸步不离,不容任何人伤害方行,当然了,这里面肯定也是有监视意味的,大家并不说破。

    红缨将军本就与方行是旧识,也不像黑袍女子那般公事公办,见方行发问,便苦笑了一声,道:“方行兄弟,我也觉得,这青月灯你还是还回去比较好,此灯乃是扶摇宫三大异宝之一,乃是扶摇宫圣女的法宝,也是身份的象征,莫愁仙子如今还没有成为圣女,只是魔渊一行太过重要,扶摇宫上一任圣女才将此灯借给了她,若是不还,定然会惹下大祸来的……”

    “圣女……扶摇宫……”

    方行听了这话,却没有感觉大祸临头的模样,反倒沉吟了起来。

    红缨将军见了,便微微摇头,也不再多劝,转身重归于暗中,尽守自己的护卫之责。

    方行却是越想越沉默,酒也不喝了,拿着青铜灯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愈看愈是凝重,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嘴角含笑,时而眼放精光,时而眉头紧皱,到了最后时,终于下定了决心,将青铜灯又好好收了起来,抱起坛子里喝了大大的一口,豪情渐涨……

    “我的小蛮,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女儿叫叶潇苒】万币打赏,也感谢兄弟们的月票与打赏,明天又到了爆更的日子了,心里压力很大,但也有点激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