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一十章 你欺我小,我欺你老

掠天记 第九百一十章 你欺我小,我欺你老

    城池上空,身穿彩衣的老妪与文总管笑吟吟的说着话,而后向下方掠来。

    而在多宝城酒楼之中,方行则眯着眼睛看向那身穿彩衣的老妪,脑海里忽然间就闪回了许多的旧事,无数回忆,无数情绪纷至沓,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了故人,当年在青云宗时,守在十一叔的洞府前,这老妪那铺天盖地的一掌,便如青天向自己压来,又如神山镇住的小猴儿,吱吱乱叫,偏偏半点也挣脱不得,几乎形了梦魇,让他火烧屁股般加紧加急的好好修行了一阵子……

    钱婆婆!

    方行是个记仇的人,至今都对这老妪的名字记得清清楚楚,扶摇宫萱四娘的贴身亲随,扶摇宫的钱婆婆,当年也是扶摇宫在方行面前展现出来的力量象征,当时的方行实在太弱,并不值得扶摇宫的萱四娘出手,反倒是这老妪两次出手,杀机毕现,差一点就让方行没了小命!

    也正是这诸多回忆,使得方行眼底精光闪烁,怒火万丈……

    “嘿嘿嘿嘿……”

    怒火万丈过后,他却又忽然嘿嘿低笑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

    “少主,三夫人来了,还请您上天一叙……”

    到得了酒楼窗外,文总管低声的禀告,而方行却不动声色,在袁家呆了近一个月,他也听说过一些事情,这三夫人,其实便是当年的萱四娘,她却是与袁家家主的三弟袁少诚有着婚约,而今婚期将近,虽然还未嫁,但袁家上下提起萱四娘来,皆已称之为三夫人了,此女倒与袁家时常有来往,距离此地不远的天罡山脉之中,还有一处袁家送她的修行地,她时常在那里修行,想必也正是因此。此女才会最早的得到了消息,而后从天罡山脉赶来召见自己。

    “小鬼,成长的不慢啊……”

    在文总管开口说话的时候,那身穿彩衣的钱婆婆也正在上下打量着方行。似乎也是想起了往事,表情稍显意外,此时的方行,虽然未曾催动自身的修为气息,但往那里一坐。渊停岳峙,几与虚空融作一处,这种自然而然的变化便表现了出来他一身修为的不俗,再联想到了十几年前那个只差一念便被自己拍死的小猴子,钱婆婆心里也忍不住的升起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来。

    不过,感叹了一句之后,她却又不住低叹一声,轻声笑道:“第一次见面时你就做了蠢事,本该将你拍死,老身一念之差。教你活了下来,倒没想到,你竟然还与袁家有些关系,也难怪当年你会那么不自量力的拦在那个人的洞府前了,呵呵,不过这么多年没见,你人还是一样的笨,当年的螳臂挡车,已显得有些可笑,而今你居然又胆大包天做下这等行径。岂不是……”

    听了这些话,就连文总管也忍不住看了钱婆婆一眼。

    方行如今毕竟是袁家神子,哪怕只是名义上的,这钱婆婆左一个拍死。又一个蠢笨,也让他这个袁家大总管感觉有些别扭,不过心里只一时犹豫,却也懒得说什么了,扶摇宫势大,钱婆婆身为萱四娘的贴身侍从。却是向来都自视甚高的,他文总管在这时候也不好说些什么。

    “你还记得我?”

    也是在这时候,方行终于抬起了头来,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钱婆婆。

    钱婆婆被他打断了话,便微微有些不悦,冷笑道:“当然记得,当年你……”

    “你还记得当年打我的事吗?”

    方行再次开口,紧紧的追问了一声。

    钱婆婆两番被他打断话口,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冷笑道:“记得又如……”

    “你还记得你当时根本不是想打我,而是想杀我来的吗?”

    方行又一次打断了她的话,紧跟着问出了第三句。

    这种毫无礼貌的说话方式,却让钱婆婆心里的怒火真的升了起来了,哪怕当年在青云宗时曾经险些拍死了这只小猴子,她也不觉得现在两个人会再打起来,毕竟萱四娘即将嫁入袁家,成为这小鬼的长辈,而这小鬼也已摇身一变,成为了袁家神子,身份上都已经大不一样了,自然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随便打打杀杀,自己在他面前,也多少算个前辈,他又岂敢跟自己动手?

    毕竟连以前的袁家神子扶苏对自己都是客客气气的,自己还指点过他的侍女修行呢!

    “小鬼,老身好好与你说话,你老提这些旧事做甚?”

    钱婆婆愠怒之下开口,口气已经显得有些低沉,表明自己正在生气。

    “提这些旧事,自然是想告诉你我还没忘呀……”

    方行笑眯眯的回答,而后神情陡然一冷,忽然间身形暴起,狠狠一掌拍了出来,以他如今的修为,这暴起一击,何其可怖,几乎瞬息之间便突破了他与钱婆婆之间十余丈的距离,整人具直接来到了她的身前,掌力如潮如浪,又如大山横撞,直将这钱婆婆拍的如风筝般飞了出去。

    “噗……”

    钱婆婆整个都没反应过来,万万没想到这小鬼竟然真的敢动手。

    急切之间,她只是下意识的提起了法力来防御,而后下一秒,就被方行重重打飞了出去,内息都已经混乱了,鲜血喷了出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小鬼疯了,竟然敢跟自己动手,呆会定然不能轻饶他,哪怕他是袁家名义上的神子,也定然要给他些苦头吃吃……”

    可这个念头还没闪过之时,她只觉头顶之上阴影一片,赫然发现那小鬼不知何时追了上来,狠狠挥拳,从上而下朝着自己打了过来,惊慌之中,钱婆婆大叫一声,并起双臂拦在身前,但方行这一拳何其之重,犹如封禅山压顶,“噗”的一声,重重砸在了她双臂之上,两条臂骨直接骨折,而后巨力冲了下来,将她跌飞出去的势头硬生生改变,巨石一般从空中跌落。

    “老妖婆,当年你欺负我小,今天我就欺负你老……”

    方行双足在空中一踏,身形再次一次追了下来,赫然穷追不舍,暴打不停,可怜的钱婆婆一个反应慢了,后面竟然被他当成了沙袋子一般暴打,她本来就只有金丹后期的修为,与当年在青云宗时没有太大区别,毕竟人已经老了,资质所限,终其一生也就只有这等成就了,而方行如今可是能够斩杀元婴的修为,二人交手,便像是当年的情景重现在了这一刻……

    区别就在于,当年的方行毫无还手之力,而今毫无还手之力的成了她!

    “哎哟我的小祖宗……”

    文总管直接被方行的突然出手吓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只惊的一拍大腿就冲了上来阻拦,口中不停的大叫着:“……别打别打别打,您还嫌惹的事不够大嘛……”

    “文总管,急什么,闹着玩呢!”

    文总管一出手,大金乌立刻就冲了上来,勾肩搭背的拦住了他,好给方行出气的机会。

    “哪有这么闹着玩的,再玩下去就打死了……”

    文总管火急火撩,挥掌就要把大金乌推到一边去。

    但而今的大金乌可也今非昔比,挥翅抹去了文总管的掌力,神情一瞬间变得无比凝重,低声向文总管喝道:“文总管,你别急,你先听我说,我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问你……”

    这般凝重的神情,还真让文总管愣了一下:“什么问题?”

    大金乌眼神忽然就变得贼溜溜的,神秘兮兮的朝着文总管胯下一扫,压低了声音道:“你有小丁丁吗?”

    文总管:“……我去你大爷!”

    “嘭”“嘭”“嘭”“嘭”

    方行追星赶月的一顿打,早把个钱婆婆打的凄惨无比,话都说不出来,而文总管又被大金乌胡搅蛮缠也似的拦下,未能及时相救,这顿揍可是抬的结实,只是这一幕,却都被城池上方的那顶玉辇收在了眼底,辇内之人早已勃然大怒,低声怒喝:“小猴子如此之狠!”

    一只纤美如玉的手掌从轿子里探了出来,狠狠向着下方一点。

    轰!

    赫然间有一道五彩神光自指尖迸现,犹如一道神雷,从天而降,直朝着方行头顶劈了下去。

    神威内蕴,倾如星河,赫然便是属于元婴境界的一击。

    在这一刻,正骑在钱婆婆身上暴打的方行也抬起了头来,感应到了这一道从天而降的神光上面那可怖的神威,眼神忽然间变得狠辣,直迎着这一道神光,目光冷冰冰的朝着天上的玉辇看了过去,“轰”的一声,背后两道剑魔大翅展了开来,而后腰畔一阵清鸣,那柄龙纹凶刀也已经主动跳了起来,升到了半空之中,而下一秒,方行身形陡然冲天而起,挟起无尽狂风。

    “啊……”

    大吼声中,方行直冲上天,在半空中握住了自身便已绽放出了无尽杀气的龙纹凶刀,而后身法如仙,轻轻松松连踏了几步,便已赫然避过了那一道神光,绕到了那顶玉辇后面,而后双手持刀,狠狠向着玉辇斩了下去,声音如神雷震惊四野:“……臭娘们,还我小蛮来!”

    “轰隆”

    刀光漫漫,杀机盈野,凶刀之下,玉辇瞬间一分为二!(未完待续。)

    PS:  更的晚了一些,向大家说地怕抱歉,我必须调整一下习惯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