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一十一章 闻香咒

掠天记 第九百一十一章 闻香咒

    “嗤啦”一声,那布满了精致阵纹的玉辇应声分成两半,同一时间炸裂了出来的力量,将玉辇周围的力士与丫鬟们都震得四分五裂,化作了一片纸符飘飘洒洒的向空中落了下来,而在原本玉辇的位置,却赫然有一位风姿悼约的女子婷婷玉立,面上带着薄怒,满头珠翠,雍容华丽,赫然便是曾经在青云宗见过的萱四娘,扶摇宫上一代大司徒的第四女,瑶池四公主……

    “小鬼头,快二十年不见了,你威风了不少啊!”

    萱四娘被方行一刀斩碎了玉辇,面上也升起了薄怒,神情间颇为愤恨,说话之时,神情不变,双手却已经不停变幻,掐出了几个古怪的法印,而后,在她声音落下之时,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落了一片花雨,就像是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桃林,正值满树缤纷之时,有风吹来,落花如雨,花香扑鼻,将一片天地完全覆盖,看起来美极到了极点,几乎让人沉醉其中。

    但方行却在这一刻,脸色陡然大变。

    他也是身经百战,见多神广,更兼得神识灵敏,一眼便看出了此术的可怕。

    飘落得是花,变幻的是剑!

    那漫天的花雨,便是漫天的剑,无处不在的花香,便是无处不在的剑意,若不是他体内有佛果,盈盈散发无尽精辉,使得他免疫了所有的幻术成份,那么在他看到了这一剑花雨的同时,大概心里便已经失去了杀意,力量先弱三分,甚至有可能沉醉其中,还未动手,便已经败了……

    “隐居这许多年,就连我也屡次听闻你的名头,知道你惹了不少祸事,今见了,倒也想看看当年那个灵动境界就敢拦在我身前的小鬼头。而今究竟成长到了何种地步……”

    萱四娘低声说着,法印已经掐起,立身于花雨之中,绝美如仙。

    而她的目光里。却也同时浮起了一抹好奇之意,似乎她也想看看,这一道自己在晋升元婴之时观瑶池蟠桃林落英缤纷而自悟神术“闻香咒”,这小鬼头究竟有没有本领抵挡?

    “这些花瓣厉害,剑魔大翅都挡不住……”

    在这一刻。方行心底霎那间升起了诸多念头,本想卷起剑魔大翅来抵御,却一霎间放弃了这个想法,剑磨大翅乃是由他所修炼的剑魔大术变幻而来,而那道大术,本是进攻的剑法,只是他自忖现在还无法领悟其中的奥妙,因而化攻为守,变成了他用来加持身法与抵御攻击的大翅,只是毕竟此术乃是进攻所用的。用来防守便难免有漏洞,而萱四娘施展的这一道大术,剑意如花香,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但凡有一点漏洞,也会被它寻隙而入,杀伤自己……

    除非封禅鼎在手,引出道蕴,才有可能抵挡这种无孔不入的剑意。

    而偏偏。封禅鼎已经留在了魔渊之中,未曾带来。

    “太上逍遥经……”

    无暇多想,漫天剑雨出现之时,方行便立刻身形横空斜跨。飘飘如嫡仙人,身姿舒展大方,偏偏蕴含了无尽大道至理,竟然于刻不容发之际,将向着自己迎风吹来的花瓣尽皆躲了过去,赫然便是逍遥身法。如今随着他对太上逍遥经的领悟,这身法也施展的越来越飘逸了,就连方行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吕逍遥此人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自创的身法委实神妙……

    “好身法,颇有仙风道蕴,小鬼头,看样子这几年你造化不浅!”

    就连萱四娘看到了这道身法,也忍不住赞了一声,而后法诀轻轻一变,术法再变。

    漫天的桃花剑影,刚刚被方行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便又像是被无形的风卷了起来,再次朝着方行飞了过来,方行迈开大步,于空中游走,身法之玄奥难以形容,但偏偏那桃花也跟得结实,如影随形,又似附骨之蛆,他身法越快,桃花追得越紧,竟然无法摆脱它的追随……

    “剑如暗香,如影附形,你真当我的闻香咒只是普通剑光幻影不成?”

    萱四娘轻声开口,周围的风扫动她的裙裾,使得她飘飘犹如嫡仙人一般。

    “你觉得小爷我还是当年那个任你欺负的小孩子不成?”

    方行一时急了眼,同样也是一声低喝,身形忽然间停了下来,敛去剑魔大翅,收起了龙纹凶刀,而后双手一上一下,一阴一阳,缓缓划动,如推磨盘,在这一刻,天地之间的距离,似乎忽然间拉近了许多,磅礴大力上下相迎,不留空隙,同时沉闷之极的转动了起来,那无尽的花瓣皆向方行飞来,却被这两扇天地大磨夹住,磨作了无尽的神光,渐渐聚拢在方行周围。

    天地大磨盘!

    正在此前在魔渊接引古刹之内,方行观浮屠大阵而心生感悟的天地大磨盘。

    如今,已经不是他推动阴阳二气化作大磨,而是引动天地之力为己用,他所在之处,便是大磨核心,身周的虚空天地,则化作了两扇大磨,所有向他冲去的力量,皆被大磨引去,而后磨灭掉了里面所有的规则与符文,化作道道精粹神光,在方行身周凝聚不散,灵动飘飞……

    斗法!

    他现在与萱四娘这一刻,赫然是在斗法!

    萱四娘施展出来了她观桃林而悟的“闻香咒”,一片花瓣便是一道剑影,偏偏剑意如花香,无处不在,充斥天地,无法摆脱,也无法抵挡,实在是将一种剑意推洐到了极致,这已经与她修行的术法无关,乃是她自己的领悟,是她一身本领的真正反映,斩我境界的产物……

    而方行则也是看破了她的用意,没有胡搅蛮缠,而是施展了天地大磨盘。

    这也是他的领悟,是他修行至今,所用心思最多的一式术法,当年万罗老怪将这一式术法,以残缺根基推洐,化作了一式完整的神术阴阳大磨盘,后来又在封禅山时,方行崩碎自己的法种,将此术又推洐的更高了一筹,引发混沌之力,看到了天地大磨盘的的影子……

    只可惜,那种巨力太难掌握,他有些力不从心,但也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如何让这一式术法更为完整,直到魔渊之中,接引古刹内,他观浮屠大阵而心生感悟,才有了这一式完整天地大磨盘的雏形,以自身为核心,显化天地大力,于身周形成一种似阵非阵的存在……

    你的剑意如花香,无处不在,那我便化天地为磨盘,磨灭一切!

    一时间,片片花雨消失,剑意如雪遇沸水,霎那之间消融在了天地之间……

    “好小鬼,果然今非昔比!”

    就连萱四娘,在这一刻也眼神变幻,暗起了几分赞许:“现如今只是金丹境界,便已经可以破解我的闻香咒,若是到了元婴境界时,怕是我连与你动手的姿格都没有了……”

    “御雷大术……”

    也就在她心思转动间,方行身周的天地大磨磨灭了大量的纯净而光,拦下了这一片花雨,而后声音低沉,冷声大喝,同时抬手向天,无数道神光皆逆天而上,钻进了空中的乌云里,与此同时,半空之中,赫然出现了一片一片的巨大乌云,阴沉沉笼罩了整座城池……

    半晌之后,忽然间“喀喇”一声,天降无数雷蛇!

    “沧澜海大术?”

    在这一刻,萱四娘也是脸色大变,低低自语。

    没想到这小鬼反击这么快,一瞬之间,天地间便已经布满了恐怖的雷蛇,连躲都没地方躲。

    轰!

    一道雷蛇直接击在了萱四娘头顶,却似击中了一片桃林,萱四娘的身影,赫然消失,竟然化作了无数片花瓣,在空中飞来飞去,犹如无形之物,漫天的神雷劈将下来,却像是打入了虚空之中,最多焦糊了几片花瓣而已,根本没有那种真真正正打在了她身上的感觉……

    “******,原来来的不是真身!”

    方行暗骂了一声,索性收走了漫天的神雷,而后冷眼旁观。

    那萱四娘来的赫然只是一道法相,随时可以遁入虚空,散于无形,他的龙族御雷大术却拿她没什么办法了,与其浪费法力,还不如先收了神雷,看看局面再想如何做法……

    “小鬼头,见好就收吧,我若是全力出手,拼着损耗了这具化身,你不见得能活!”

    桃花雨中,响起了萱四娘的声音,在空中盘旋,重又化作了她的模样。

    “你很客气,我也留了几招,要打下去,还不定谁占便宜!”

    方行低声回答,便是面对着这位扶摇宫元婴大修,也没有丝毫退却之意,而他回答的,也赫然是实话,萱四娘适才这番动手,试探他的成分居多,并无真正的杀人之心,而方行如今底牌多多,同样也都没有拿出来,只是以天地大磨盘与龙族御雷大术,回答了她的试探。

    “你确实有几分本领,真有了几分我们家那个混世魔王的影子了!”

    萱四娘并未争辩,只是静静打量了方行几眼,似乎有些感慨,半晌才道:“罢了,你从当年那个小野猴子,修炼到如今可以与我斗法的程度,也算不易,四娘我当年算是亏了你些许,今日便还了你吧!青月灯还来,我可代表扶摇宫答应不追究你,也算免了你一场杀身大祸!”

    “我也还你一句!”

    方行神情无比的凝重,认真道:“小蛮还我,我就收手,免了你们扶摇宫的覆灭大祸!”(未完待续。)

    PS:  宣传一下掠天的订阅群吧,436757906,希望大家加进来一起讨论,只要有订阅截图就可以进的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