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二十章 险局

掠天记 第九百二十章 险局

    一瞬之间,本来寂静无声的山林,变成了剑气纵横的凶险之地!

    长生剑的杀手最起码现身了二十人,各持一柄长剑,身穿白剑紧身长袍,面上戴着鬼脸面具,在空中纵横游走,身法竟然难以想象的飘逸,而他们的修为也赫然极高,足有一半乃是元婴境界的修为,就连剩下的那些金丹境界,都是至少也踏入了斩四境界的罕见高手,就连方行与大金乌这等修为,都在一霎之间频频遇险,凭着高明的身法与速度才堪堪化解了危机。

    “呵呵,专为你们布下来的两道斩六杀阵,若是还拿不下你们,长生剑也枉称断长生了!”

    那背着方天画戟的男子并未直接出手,而是静静立在了空中,冷眼看着虚空之中这场动静不大,不似高手斗法,但密布的杀机却远胜的刺杀,声音如同从冰里捞出来的一样森然可怖:“那只乌鸦直接斩了,至于那位袁家神子……可伤可废,但记得,需得留下他一条命来!”

    轰!轰!轰!

    场间的长生剑立刻分成了两拔,六人围住了大金乌,却足有十四人围住了方行,道道剑光乃至可怖的法术在空中出现,向着他们二人的要害冲了过去,并不见得多么好看,却高速有效,每一剑的刺出,每一道神光的出现,都恰到好处,仿佛蛛网一般将方行与大金乌紧紧困住。

    “吕逍遥你个王八蛋,什么时候也投靠了长生剑了,信不信小爷我将你们吕家连根拔起?”

    方行一时心间惊怒交集,一边动手,一边破口大骂!

    “呵呵,你认出我来了?”

    那背负着方行画戟的男子淡淡开口,有些戏谑。

    方行骂道:“你以为戴个面具就认不出你来了,当小爷瞎啊……”

    “呵呵……”

    背负着方行画戟的男子索性摘下了脸上的鬼面,露出了一张消瘦如柴的面孔来,赫然便是吕奉先的模样。他扔掉了面具,淡淡道:“本就不屑掩饰身份,但你还是看错了……”

    “嗯?”

    方行听出他话里意有所指,微微一怔。只是恶斗之中,无暇多想。

    “吾乃吕奉先,却非那逍遥老祖!”

    吕奉先冷淡的开口,表情竟然露出了些许的兴奋:“倒还要多谢你,若不是你与那和尚三番五次的重创那个老鬼。被他死死镇压住了神魂的我,大概也没有机会重新夺回我这躯壳,而如今,那老鬼一道残灵,已经被我镇压在了识海深处,倒成了我的一部仙藏,无穷仙典道经为我所用,万载修行见识供我参悟,犹如多了一位仙师指点修行,说起来。反倒是我因祸得福了……”

    “我去,还有这造化?”

    望着吕奉先笑的几乎有些癫狂的模样,方行也是心里暗惊,嘀咕了几句。

    那逍遥老祖的残灵,可是不知修行了多少年的啊,就算当初被自己和神秀小和尚折腾的不轻,那也是一道仙灵,没想到吕奉先打起架来猛,就连神魂也这么猛,竟然能够从被压制的状态重新夺回了自己的躯壳。而且把那道仙灵镇压了,榨取他的修行道理,这可真是一桩大造化,当年在青云宗时。若没有机缘巧合之下镇压老邪的神魂,方行也走不到如今这一步……

    “那你应该谢我啊,王八蛋你忘恩负义,找人来刺杀我做什么?”

    来不及多想,方行下意识的顺着吕奉先的话口开始骂,同时不影响自己与人斗法。

    却不料。不说这句还好,一提起来,吕奉先顿时变得咬牙切齿,眼放血光:“因为你无耻之极,竟然找来了袁家人对付我,趁着我刚刚镇压了那老鬼的神魂,虚弱至极之时,谴人围杀于我,不仅斩去了我一只手掌,甚至还向吕族施压,害得我如今被家族除名,东躲西藏,便是为了修行诸道仙功所需要的一些必要资源,都要自己去抢,甚至是为长生剑杀人换来……”

    “原来还发生了这些事情……”

    方行心间恍然,才想起袁家当初为了送自己大礼,谴人围杀他的事情来。

    想必除了围杀之外,袁家更是等于放出了一个风声,那就是吕奉先上了袁家的必杀名单,而同样在神州立道,中域袁家可比南域吕家强的多了,这等强硬的告诫,使得吕家老祖都不敢再留吕奉先在族内,竟然将他逐了出来,这么一来,吕奉先可谓是名利两失,他本就是一个好名之人,心高气傲,谁也不服,却一下子云端降落到了底谷,心里这份恨意便显而易见了。

    “那关我什么事啊,袁家人要拍我马屁自己杀你,又不是我教的……”

    方行挥舞龙纹凶刀,将冲近了自己的两名刺客逼退,而后转身向着吕奉先大骂。

    “呵呵,我本当你敢作敢当,却原来也是个满口胡言的无能之辈!”

    “妈的,骗你我就是你家老祖宗的孙子,小爷啥时候骗过人?”

    一边大战一边大骂,方行两不耽误,而且话里话外,一点亏也不肯吃。

    “当初真不是你找的袁家?”

    吕奉先竟然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方行的话,似乎信了几分,不过考虑了几分之后,却又冷笑了一声,缓缓摇了摇头,低声道:“那也无所谓了,就算是真的,我还是要抓你!”

    方行大怒:“凭什么啊?”

    吕奉先道:“因为你的人头很值钱,而我现在很缺钱!”

    “我……我去你大爷……”

    方行直接无语了,吕奉先却也眼见得方行在十四名长生剑刺客的围杀里,竟然也一时不落下风,身上杀意也升腾了起来,扬手将瑶池小公主扔到了地上,而后取下了自己的方天画戟,陡然之间,一步踏了出去,方天画戟在空中荡出了道道黑色的虚空裂隙,直向方行迎头斩来。

    “今天便先擒了你,换来资源,再去覆灭袁家,泄我之恨!”

    轰!

    龙纹凶刀与方天画戟撞在了一处,炸出了可怖的虚空旋风,将周围的长生剑都逼退了。

    “这厮还是这么猛……”

    方行心里也暗骂,这吕奉先可真是一个怪胎,其实他的资源与家族功法比起中域诸多神子来,一点也不占优势,偏偏此人生得一副先天战体,一打起架来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力量节节上涨,似乎没有上限,此前在魔渊内外与他几番大战且不说,如今的方行短时间内连续突破,早已今非昔比,但如今硬接了他这一戟,仍然感觉双手发麻,看样子这段时间他也长进不少。

    轰隆隆!

    吕奉先的出手,使得场间战局更险,无数神光剑意铺天盖地,充斥虚空。

    而方行此时,则更是压力倍增,几乎已经来不及施展任何术法,只能纯以肉御敌。

    长生剑的特性便在于此,围杀金丹境界的修士之时,施展杀阵,层层叠叠,连绵不断,使得金丹境界的修士连施法的时间都没有,毕竟施展术法的话,无论术法多么熟练,但最起码的捏印、运转玄功等时间还是需要的,而在长生剑斩六大阵围攻之下,诸道剑光神光层层递来,逼得人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印法都捏不起来,一身实力最起码也削弱了三成。

    “魔头,授首!”

    在吕奉先加入了战团之后,围攻方行的长生剑已然只剩下了三人,其他数人却是因为在此威势之下已经根本出不得手,主动转头去围攻大金乌了,这一来不仅是方行,连同大金乌都险象倍出,偏偏长生剑是打算要了它的小命的,也就使得它怪叫连连,又惊又怒,竭力抵御,两只翅膀搅动着无尽飙风,同时大喝:“小土匪,你再想不出办法来大金爷我可就先逃了啊……”

    凭它的速度,若真个冲出了重围,一心逃走,逃生率还是很大的,不过它毕竟也是讲义气,在这当口,却不愿撇下方行独自逃生,因而勉力支撑,看看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

    偏偏也就在此时,那个适才在吕奉先手里生死不知,像是被下了厉害禁制的瑶池小公主,在这时候却身上泛起了淡淡的光华,而后身体动了一动,鬼头鬼脑的爬了起来,一见这边正在恶战,她立刻缩了缩脑袋,蹑手蹑脚的向着深林里钻了进去,一副做贼也似的模样……

    “那丫头要跑……”

    方行一眼瞥见,指着瑶池小公主逃走的方向大叫。

    “她不在我们的名单了,逃了又如何?”

    吕奉先厉吼,出手却更凶猛了。

    方行更急眼了,眼前这份危局可是他平生遇到的危险里最让人头疼的一次,万万没想到,自己为了行使绑票瑶池小公主好来换小蛮而摆脱了袁家以及神、魔二州近身护卫的做法,却引来了潜伏在暗中缀着自己的长生剑,而今到好,自己受困不说,大金乌也险象丛生,更关键的是,好不容易到了手的肉票竟然也要溜走,这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的局面可把他急坏了。

    “先等等,我有事跟你说……”

    情急之下,他忽然间脑海里灵光一闪,身上暴发了惊人的煞气,暂时将长生剑与吕奉先逼退了稍许,急急大喝,伸手挡着吕奉先,示意他不必急着上来,同时大喝:“你好像很缺钱?”

    吕奉先也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微微一怔,下意识道:“是又如何?”

    “那你过来跟我干吧……”

    方行深吸了一口气,趁着此隙急急道:“……是人都知道我钱多的花不完!”(未完待续。)

    PS:  调整习惯,还是要正常更新才好!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