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引仙大祀

掠天记 第九百二十二章 引仙大祀

    瑶池小公主身上还被方行下着禁制,法力使不出来,连腾云都做不到,在方行这风驰电掣般的速度下,那可谓是手到擒来,而瑶池小公主感觉到身后方行越来越近,也只吓的心惊胆战,似乎慌不择路,竟然朝着瀑布的方向跑了过去,而后祭起了一道符篆,然后纵身一跃,直向瀑布之中跃了下去,方行见状,也是一惊,逍遥身法催动了极致,一把扯住了她圆滑的脚踠。

    “哇哇哇,非礼啊你……”

    瑶池小公主吓的胡乱挣扎,极力收回脚腕。

    “给我回来!”

    方行扯着她的后腿往回拉,一点也不肯放松。

    “这道神符内蕴的神力撑不住我们两个啊……”

    瑶池小公主这回像是真的害怕了,拼命大叫了起来。

    “你先化去符力……”

    方行紧紧的握着,绝不撒手。

    “我攒了这么久的法力只够催动此符的啊……”

    瑶池小公主已经带了哭腔了,像是真的吓坏了。

    但也就在这一刻,却只见那道黄符瞬息之间燃烧,化作一道黄色光芒缠在了瑶池小公主的身上,而后黄光蔓延,竟然游到了方行的身上来了,几乎与此同时,方行与瑶池小公主同时钻进了瀑布之中,竟然消失不见,仿佛化作了水流一般,与瀑布融为了一体,随之滔滔流远。

    “水遁神符?”

    远远跟了过来的长生剑刺客,看到了这一幕也怔住了,齐齐收住了脚步。

    方行与瑶池小公主借了水遁神符离开,他们已经无法再追,此符却是由当年的上古五行遁法化来,而今已经失传,谁也没想到在这瑶池小公主手里却有一道,若是寻常的湖泊河流,量她最多也只遁出十里二十里,但如今却是借了湍急疯狂的瀑布之势。瞬息之间,竟然直遁入了瀑布下方的地底水脉,又经由了交支无数的地底暗河分流,奔向四面八方。根本不知去了何处。

    身形似乎在一瞬间化作了无形,又似拥有了无尽的分身,沿着某种灵力牵引前行。

    有那么一段时间,方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身体无尽延展。随欲而安……

    这一阵奔流,便不知过去了多久,才恍如梦之中醒来,猛然抬头,找回了自己的知觉。

    不过一时之间,还是觉得有些懒洋洋的,身体仿佛散了架一般。

    周围赫然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倒是自己手里,只觉握着一段温香细滑的小腿。向下扯了扯,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顺着脚踝往下摸,摸到了一双冰蚕材质的布靴,便又向上摸去,摸到了软绵绵翘了起来的地方,用力一巴掌抽了下去,立刻听得黑暗里响起了一声惨叫……

    “谁在打我屁股?”

    听声音正是那瑶池小公主的,方行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没死。不然就换不来小蛮了……”

    方行嘀咕了一句,坐了起来,骂道:“小馒头,你把小爷带哪来了?”

    “我哪知道……这周围怎么这么黑啊?”

    瑶池小公主声音气鼓鼓的响了起来。不过很快就变成了心有余悸的小声发问。

    “你把我带过来你不知道是哪?”

    方行一下子来了气,伸手便要去将瑶池小公主拉过来。

    这小丫头却惊叫了一声,反而向更远处缩了缩,又气又急的道:“谁让你拉着我的腿不撒手来着,那道水遁神符本来会带着我沿小河去向天罡山脉的西方,可是你一扯着我。神符的符力自然而然的分散,变得混乱无向了,只带着咱们沿水脉胡乱游走,内中法则全然失控,现在可好,连我也不知道咱们究竟在水脉中走了多久,又走了多远,更不知这里是什么鬼地方了……”

    “你傻啊,掌握不了符力就乱用!”

    方行一听也气了,破口大骂。

    “是你傻,干嘛抓着我不放……”

    “你傻!”

    “你傻!”

    “……”

    “……”

    “……就不愿跟你们这些女人吵架!”

    对骂了几句,方行也烦了,加之苏醒了过来之后,已经恢复了不少法力,便深吸了一口气,将法眼睁了开来,但向左右一看,却还是黑糊糊的不见一物,却知道这是因为法眼虽然可以增强自己的视觉,但毕竟无法在完全没有光亮的地方视物,便又运转了心法,却赫然施展了三头六臂的法相,而后将最中间那一张脸上的额心竖目睁开了开来,周围景物,总算入了眼帘。

    他与瑶池小公主所在的地方,赫然乃是一处地底溶洞,约十来丈宽广,上下皆是黑色的怪岩,前后则皆是黑洞洞的地底暗窟,在他们的脚边,一条溪流孱孱流淌,溪水里,有半截破损的符纸漂浮,却是刚才那道水遁神符,已经失去了效力了,再向周围打量,也不见什么特别之处,看起来他们就应该是顺着地底暗河,也不知走了多久,偶然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才脱身。

    “咦?灵力走向有些怪……”

    方行打量了几眼,却微微一怔,低头看向了溪水。

    在他以人身魔相的情况下睁开了怪眼之后,不仅可以暗中视物,更是能够直接看到灵力的走向,如今却发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他们如今所在的溶洞,本是左高右低,溪水亦是从左向右流去,但溪水里的丝缕灵气,本该顺了溪流而走,但如今竟然是逆流而上,向左方流去。

    “这……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瑶池小公主听到了方行的话,便知道他肯定发现了什么,颤声发问。

    “是一处溶洞,只是有些古怪!”

    方行便将自己看到的跟她说了,也说了灵气逆流之事,然后道:“我们过去看看!”

    这位娇生惯养的瑶池小公主如今修为被封,没有本事看到周围的景象,早已六神无主了,宁可跟着方行走也不愿被他留在这个地方,当即乖乖的站了起来,摸摸索索的拉住了方行的一只手,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去,走了几步,见她差点摔倒,另一只手便扶住了她的肩膀。

    “这里……好黑啊,咱们快点找路出去吧,我保证不逃了……”

    瑶池小公主看起来嚣张,也是金丹大乘的修为了,没想到却怕黑,战战兢兢的说道。

    “嗯,好,这就出去……”

    方行随口答应着,却忽然间心里一动,起了坏心眼。

    他一只手托着瑶池小公主的左手,一只手扶着她的右肩,偏偏在此时却又将第三只手朝着她的胸口摸了过去,使劲捏了一把,而后快速的收了回来,却只听得那瑶池小公主一声尖叫,震的自己耳膜发麻,整个的直接跳到了他怀里来,树袋熊一般抱着他的腰不撒手。

    “啊……这里还有人,有人偷袭我……”

    “嗯?是吗?我刚才也看到了一条黑影一闪而过……”

    方行声音凝重的说着,却又忽然另一颗脑袋凑了过去,在她脸上咬了一口。

    “哇……”

    瑶池小公主直接吓坏了,明明听的方行的声音还在响着,却忽然有一颗脑袋凑了过来在自己脸上啃了一口,那分明便是这鬼地方的怪物啊,一时只吓的号啕大哭,抱着方行不撒手。

    “咄!什么鬼东西,速速退散!”

    方行装模作样的大喝,像是在驱赶着什么鬼物,闲着的四只手与两颗脑袋却不老实,这里掐一把,那里啃一口,把个瑶池小公主吓的哇哇大哭,在方行怀里快缩成了一个蛋了,倒是方行兴致勃勃,又是挥拳,又是踢脚,好一阵子才装作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表示鬼物已驱走。

    不过到了这会,这位小公主是打死也不肯从他身上下来了,当作了最安全的地方。

    “胆小鬼……”

    方行反倒觉得有些无聊了,正想把她扯下来,却忽然间眉毛一挑,瞬间伸手捂住了小公主的嘴巴,而后闪身躲进了旁边的一块暗岩之后,掐起法诀,挥手招来了一片青雾遮住了自己,而后转头向前看去,赫然看到前方行正有一只纸鹤飞了过来,符文密布,身上闪着淡淡的符光,在这溶洞之内,灵敏至极,若不是方行反应够快,定然已经被这纸鹤直接给撞上了……

    他以鬼遮眼大术隐身,便是元婴高手也难发现,更不用说一只纸鹤了,它径直从面前飞掠了过去,却在适才方行吓唬小公主的地方盘旋了几圈,似无发现,便又调头向来处飞去,方行见那方向,正是灵气飘去的方向,便心里有了数,低低传音嘱咐了小公主,悄步跟了上去。

    “什么也没有发现,定然是你听错了!”

    “奇怪,我刚刚明显听到有人在哭的呀……”

    “呵呵,想是溶洞里的怪风吧……”

    随着纸鹤向前走了二十里余,却见到前方有光亮,方行便悄无声息的收起了人身魔相,而后蹑足摸去,向前一瞧,却见到前方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天然溶洞,无数的细小通道通往了这里,而在这一方溶洞中间,赫然有着一座巨大的祭坛,四面八方的灵气,正是涌向了那座祭坛,而方才那只纸鹤,却是这里守护祭坛的守卫释放了的,想是小公主的叫声惊动了他们……

    “这是什么鬼东西?”

    方行隐蔽了身形,悄悄向着那古怪祭坛打量了几眼,微微皱起了眉头,眼神古怪而凝重:“竟然有这么浓重的仙气,难不成……那里面藏着一位真仙不成?”

    “那……那是引仙大祀……”

    却也在此时,一直吓的缩在方行怀里不肯睁眼的小公主,忽然低低开口,声音恐惧之极。(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