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二十三章 仙兮,归来

掠天记 第九百二十三章 仙兮,归来

    “引仙大祀是什么东西?”

    见到小公主吓成了这等模样,方行急忙低低的问道,也幸亏他一直小心,及时拦下了小公主的声音传到外面去,才没有被那地底祭坛周围的守卫听到,不过心里也一阵嘭嘭直跳,看出了小公主面上的惊惧之色却不是作伪,而是真真正正的被那祭坛所代表的东西吓到了,实际上在他心里,也总感觉心惊肉跳,就好像那祭坛里,随时会跳出什么可怕的东西来一般……

    “引仙大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

    小公主却一时没有回答方行的话,嘴里念叨着只有这几个字:“现在怎么还会有人运转引仙大祀,这……这是禁忌啊,圣人知道了都会大发雷霆的,他们怎么敢做这等事啊……”

    “先说说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方行捏着小公主的脸,使劲扯出了好长,将她的眼睛扯的看向了自己。

    “哇……疼疼疼……”

    小公主张嘴朝他手上咬了过来,方行缩的快,教她咬了个空。

    “引仙大祀,其实就是……”

    小公主定了定神,开始低声给方行解释,但刚一张口,却又被方行捂住了嘴巴。

    她心下大怒,狠狠咬向了方行的手掌,可惜法力被禁,使劲咬也咬不疼方行,也就在此时,便连她也感觉到周围仙气一时更浓郁了几分,顿时明白了方行的用意,微微转头,却赫然见到下方的祭坛之上,已经又起了变化,在祭坛的另一端,对着一道极为宽阔的溶洞,修建成了道路的模样,此时正有数人从那溶洞走了出来,身上气机可怖。赫然便是元婴大乘境的修为。

    为首一个,身穿麻衣,双手托着一只手掌白骨,在他背后的。则是一位长发垂额的男子,大袖飘飘,身无长物,但自然而然,便让人感觉到了一种迫在眉睫的剑意。跟在他们后面的,则显得身形模糊,若隐若现,以方行的神念之强,一眼便看了出来,是那等专修神念之人。

    他也是正是感应到了这些人的出现,便急忙捂住了小公主的嘴巴,以免被人发现。

    而那一行四人来到了祭坛前面,却为首之人,便恭敬的将手掌摆放在了祭坛正中心。而后退后九步,与长发垂额的男子跪坐在了地上,另外两名身穿祭祀古袍的老者则走上了前来,手舞足蹈,发了羊癫疯一般舞动了起来,声音诡异悠长,似是上古言语,穿透了无尽时光。

    地下祭坛附近,开始有大量的灵气翻涌了起来,从这一方地下洞窟周围密密麻麻的无数溶道之中。狂涌而来,然后凝聚在了祭坛周围,那座祭坛上,赫然出现了九道光柱。而在九道光柱中间,那只如同白玉一般的手掌之上,又有着无数符文纷涌了出来,在空中跳跃,闪动,彼此碰撞。然后消失,隐约形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形,似乎在喃喃开口,叙说着什么。

    而在这符文人形出现了之后,两名祭祀舞动的更用力了,古怪的声音在洞窟之内回荡。

    那种声音并不响亮,但却像是有着无尽的穿透力,刺人耳膜,难受至极。

    “他们说的是乃是上古道语,其意为……”

    小公主贴近了方行的耳朵,吐气如兰,悄声解释。

    “我知道,乃是:仙兮,归乡……”

    方行亦是神情凝重,低声回答,眼底出现了一抹惊悸之色。

    仙兮,归乡……

    通过阴阳神魔鉴的能力,他准确的理解了那两名祭礼的吟唱之语。

    心里就更忍不住吃惊了,这四个字里,代表了什么含义?

    而今,他也明白了自己和小公主为什么会到这时来了,他们的水遁神符神力混乱,挟着他们入了水脉之后,因为没了法则,所以只一昧的循着灵气而游走,而谁也没想到,在这一方地下天地间,竟然会有人建起了这样一个古怪的祭坛,将周围四天面八方的水脉灵力皆牵引了过来,而他们想必也是在一次祭坛启动的时候,随着灵气的引导,机缘巧合的到了附近。

    “仙兮,归乡……”

    在此时,那两名祭祀的狂舞似乎已经达到了鼎点,动作怪异,却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妖异之感,大袖飘飘,淋漓汗落,整个人浑如水洗过一般,消耗了大量的法力,几乎将自己掏空。

    “万载良机,稍瞬即逝,再不归来,更待何时?”

    也就在此时,那身穿麻衣的元婴大乘修士忽然站了起来,高声吟哦,他说的却是普通语言,只是比起那两名祭祀来,更显得低沉可怖,也就在他说话之时,大袖一挥,祭坛上凝聚的无尽灵气与那些符文,同时消失的干干净净,也不知被祭坛传送去了什么地方,只余一只骨掌。

    “呼……”

    两名祭祀像是累瘫了一般,直接坐到了地上,呼呼喘气,大汗如雨。

    而那长发垂额的男子也站了起来,恭敬向了那身穿麻衣的大乘修士一礼,道:“师尊,这场大祭,咱们已经进行了足足一个月,天外仙祖究竟能不能收到咱们传递的消息?”

    “我也不知!”

    身穿麻衣的元婴大乘修士低声开口,神情疑惑:“天元封天已久,所有天外仙域与天元道统之间的联系皆被斩断了,呵呵,咱们的根基本来就不在人间,斩断了与天外仙域之间的联系,也就注定了咱们的底蕴不足,反倒沦为了末流,不过如今玄棺天降,封天之力已经渐趋削弱,我们当务之极,便是与天外仙祖取得联系,待到仙祖回归,区区扶摇宫,又算得了什么?”

    长发垂额的男子应声道:“是,不过圣人那边?”

    身穿麻衣的修士冷笑了一声,道:“他们销声匿迹,也不知在商量什么,恐怕现在早就顾不过来了,再加上咱们做的隐蔽,窃得天罡山脉诸脉灵气,又布混沌大阵遮掩气息,不会被他们发现的,待到仙祖回归之时,他们便是发现了又如何?真当自己是古圣人么?可以驱人成仙?呵呵,如今玄棺天降,乃是不世机缘,吾族道统得了这桩造化,何愁不能雄视寰宇?”

    “徒儿明白!”

    “这几日,你盯紧一些,若是仙祖会有回应,也该是这几天里了!”

    “是!”

    二人说着,那麻衣老者,便又带了白色骨掌离开,长发垂额的年青人却留了下来,独自盘坐在了祭坛下面,静静的守护,周围虚空一直静寂的可怕,空中隐隐有无形威压密布。

    “坏了,坏了,大事不好……”

    又过了一会,方行与瑶池小公主才撤后了稍许,此时的小公主,已是满面惊惧:“是离恨天,这竟然是离恨天的手笔,那身穿麻衣的,乃是而今的离恨天道主,而那个年青人,则是传闻中闭关练剑,十年未曾出世的离恨公子,他们竟然……竟然在向天外传讯,试图让仙祖归乡!”

    “有什么大不了的,嘿嘿,是不是人家一回来,你们扶摇宫就没这么厉害了?”

    方行满不在乎,幸灾乐祸的说道。

    “不是的,不是的啊……”

    瑶池小公主紧紧的扯着方行的袖子,都快急哭了:“这件事没这么简单,那些已经飞升了的人,是不允许回来的啊,他们一回来,神州必乱,天元必乱,大祸即将临头啊……”

    “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她如此紧张,方行也皱起了眉头,不再跟她顽笑。

    修行修行,最终目标便是修仙,因而修行中人,对仙的印象可都是非常好的,这也是他看到了离恨天布下来的引仙大祀,虽然觉得诡异,却没有感觉有何不妥的原因,不过看这小公主那一副惊恐的模样,似乎此事没有这么简单,他便也心里留了意,开始正儿八经的询问。

    “你……你可知道仙是怎么回事吗?”

    瑶池小公主显然也急于解释,但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什么,末了反而这么开了口。

    “额……还能是什么,牛人呗……”

    方行感觉这个问题侮辱了自己的智商,很有些不屑的答道。

    然而瑶池小公主却摇了摇头,神情凝重道:“其实最一开始,仙便是罪人,被流放之人!”

    “额……你跟我开玩笑呢?”

    “没有开玩笑,这是真的,我们瑶池里面有典藉写的清清楚楚的!”

    瑶池小公主急的不行,竭力的解释着:“修行界里人人都知道,以前仙路未断时,渡过了九劫,便可成仙,成仙之后,便能够白日飞升,离开天元大陆,逍遥自在,可你知道飞升究竟是怎么回事吗?世间有记载的第一批仙人,那根本就不是自愿飞升的啊,而是在仙圣大战之后,众仙失利,被人间圣人硬生生逼走了的,在当时,这也不被称作飞升,而是叫作……流放!”

    “我靠,我读书少你也不能骗我啊?”

    只几句话,便把方行说的小脸都变了颜色,低声道:“这里面的差别也太大了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