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三十二章 夭折的计划

掠天记 第九百三十二章 夭折的计划

    “你而今刚刚结了元婴,正是巩固修为的时候,便留在家里修行吧,一应资源我会谴人给你补齐,家族典藉藏书也任你索阅,若需要有人指点,我也会指定几位家中的元婴长老为你解惑,只是你需记住,却不可出去惹事了,你绑架了瑶池小公主事情影响太大,哪怕你们碰巧化解了天元大陆诸族的一场大祸,那也弥补不了你这胡闹造成的恶果,你好好呆在家里,扶摇宫若是来问罪,自我有帮你顶着,但你若是还跑出去胡闹,被他们捉了去,怕是我也帮不了你!”

    一重境界一重天,破了元婴之后,方行只觉整个世界对自己的态度都不一样了。

    与正常情况不同的是,旁人都是在破了元婴之后,便被奉为一方老祖,无论是身份还是待遇都与金丹时有天壤之别,而方行分明还是修行界里罕见的奇才,小小年纪便破了元婴,放在以前也可以算是照耀修行界几百年的传奇了,但他破了元婴,却只觉得待遇一下子便弱了。

    毕竟是自斩了完美境界,失去了与最顶尖小辈们争锋的资格啊……

    而且失去了百断山资源的掌控,他得以要胁别人的把柄也没了,本来他还打算借着那个身份,绑架了小公主与扶摇宫讲条件,可如今,所谓讲条件种种直接成为了笑话,反而担心起了扶摇宫来找他问罪来,不过瑶池小公主倒是义气,看出了方行而今的尴尬身份以及即将面临的扶摇宫怒火,特意的跟着他与袁老神仙一同回到了袁家来,在路上,还悄悄的凑到了方行身边劝慰道:“你别委曲,我知道那种情况下有多险,如果不是你想到了这个办法把老前辈们都引过来,咱们两个肯定死无葬身之地了,还谈什么争不争锋呀,我得……谢谢你……”

    “没想到你还有这心思……”

    方行倒有些意外她会过来安慰自己。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瑶池小公主翻了个白眼,道:“本公主可不是那种狼心狗肺的人……”

    方行道:“光说谢谢有什么用,来点实质的吧……”

    瑶池小公主忽然间就语塞了,半晌才嚷嚷道:“你绑架我的账还没算呢。最多扯平……”

    “你带人来杀我就不算账么?”

    “我……我那只是吓唬吓唬你,最多抢回青月灯来然后揍你一顿……”

    “……”

    “……”

    袁老神仙一路上看着这两位小辈斗嘴,低低叹了一声,也觉得有些惋惜。

    扶摇宫的招数,看样子还是失算了啊……

    对于现在的方行。袁家倒也没有一下子就表露出翻脸无情的做派来,虽然袁家老祖宗眼里对方行有着说不清的失望与惋惜,但还是安安全全的护着他回到了袁家,并安置了族地后山,一处灵气充裕的洞府巩固修为,一应资源与典藉也给了,只是发了话,让方行却没有了任意离开袁家的权力,也不像之前那像专门派了文总管来屁颠屁颠的跟在屁股后面听命令了……

    对此方行怡然接受,他冷眼旁观。心里却看的十分通透。

    袁家老祖宗这样对自己,一是因为百断山的造化还没有个结果,而且有魔渊之契在先,便是自己如今已经结了婴,看起来再也无法接触那一方的造化,但在讨论出一个结果来之前,却是谁也不敢真个让自己出了事,甚至袁家现在估计还在准备着北冥族来了使者时怎么解释。

    再者,就算自己结了婴,失去了与最顶尖小辈们争锋的资格。也绝对不算泛泛之辈,事实上,他们这一世的小辈们条件得天独厚,早已远远超越了前面几世的前辈们。他如今虽然没有在金丹境界走到极致便结了婴,但等到他成长了起来,依然是任何人都不敢小觑的存在,最起码也可以与现在的袁家家主袁灵霄比肩,便是当成二号种子培养,袁家也依然不会彻底放弃。

    至于其他道统。老怪物们皆以最快的速度将方行忘的一干二净,他们的注意力只集中于百断山的造化上面,如今只是群策群力,希望能尽快的商量出一个解决困境的方法来,偶尔想起方行,却也只是倍觉失望,感觉这小浑蛋白白骗去了那么多关注,却坏了大事,实在不争气。

    至于瑶池,终究还是派了人来到袁家,但与袁家如临大敌的不同的是,赶来了袁家的瑶池二仙姑与四仙姑并未对方行表现出太多的愤恨之意,而是单纯的接走了瑶池小公主,也未提出什么惩罚要求,反倒是远远的看了方行一眼之后,四仙姑萱四娘表情颇有些遗憾,悠悠一叹。

    “早就跟你说,那个办法行不通,此子如今又提前结婴,坏了前程,更是不必再提了!”

    二仙姑望着萱四娘,意有所指的说道。

    萱四娘却是满面遗憾:“若不是出了这个意外,此前的安排却是正好!”

    二仙姑冷笑道:“你夺了他一个侍女,却赔他一位瑶池小公主?”

    萱四娘抬起了头,道:“我看重的可不是他与那百断山造化的关系,而是这个小鬼个人的本领,若真能结了这份姻亲,既兑现了七百年前老司徒的一句戏言,也化解了与这小鬼的仇怨,还为扶摇宫拉来了一份强大助力,可谓一举三得,又何乐而不为?依我看来,这孩子便是提前结了婴,表面上失了与小辈们争锋的资格,但也不可小觑,这件事,还是值得考虑一下的!”

    二仙姑直接皱起了眉头,叱道:“太荒唐了,此事休要再提,也不知大姐此前为何会答应你的这个提议,还真个让小潇清出来胡闹了一阵子,还好二人并未真个做出什么荒唐事来,否则现在咱们瑶池岂不是骑虎难下?呵呵,此子废矣,无论身世,还是前程,甚至是个人的实力,都已经不足以被咱们瑶池看在眼里了,他若有胆子到扶摇宫抢人,倒让他来试试看……”

    萱四娘闻言,便皱起了眉头,低低叹了一声。

    此前中域修行界里,一直在好奇,为何面对着方行拍卖青月灯的大胆举动,扶摇宫或是瑶池竟然迟迟没有反应,一应本领通天的大长老无一人现身,既未露出对方行此举的恨意,也没有想办法缓和与他之间的关系,倒是派了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公主来折腾,结果反而把自己搭在了里面,只是谁也没想到,瑶池其实已经出手了,甚至还安排了一出无上妙计,要把方行从敌对的位置拉拢过去,还要堂而皇之的对百断山造化插上一脚,抢去一半话语权……

    只可惜,这份计划,却因着方行的提前结婴而中途夭折,只有少数人知晓。

    两位当事人,倒是一副懵懂模样,瑶池小公主走的时候还大声的向着方行保证:“你救了我的命,这人情我记下啦,等着这一世的蟠桃下来了,我一定挑个大的给你留几筐……”

    而方行却只是懒洋洋的坐在山头,有气无力的摆了下手,让她赶紧滚远。

    “倒是越看越般配了……”

    萱四娘不无遗憾的说了一句,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绑架扶摇宫小公主的事情便这么无惊无险的过去了,而方行也似乎很快被人遗忘。

    袁家人刻意的忽视了他,惟有偶尔出现的守卫,让他自己知道想离开并没这么容易了,在这段时间里,他倒也没有心思离开,终日里盘膝打坐,又或是找来了酒,一醉方休……

    “小土匪,你回来了怎么不来找我啊,害得我为你白白担心了这么久……”

    第四天上,大金乌终于找了回来了,也不知它从哪里听说了方行回到袁家的消息,大摇大摆的回来,依然是一副大爷的样子,在袁家横行霸道,可是比正牌的袁家人还像主人,有几位奴仆想拦住它,不让他随便进入后山,却被它一翅膀给拍飞了,直接闯到了方行洞府前。

    “何方孽畜,胆敢擅闯袁家后山禁地?”

    搁以前,大金乌仗了方行的势,在袁家领地内可谓是横行霸道,也无人出来管上一管,这一次却是不同,刚刚冲到了方行洞府前,便有隐蔽在暗中的守卫现出身来,围作一团。

    “敢骂我孽畜?撕了你信不信?”

    大金乌一听这称呼都直接恼了,愤愤的向那守卫看了过去。

    “家主有令,后山禁地,闲人擅闯,格杀勿论!”

    为首的守卫赫然便是一名元婴境界的老者,身穿黑袍,一身的森然杀意。

    “你敢跟我动手?”

    大金乌可不傻,立马感觉到了此人身上的杀意并非作伪,吓的向后跳了一跳。

    “近千年没有人敢擅闯袁家后山了,杀你一人,以儆效尤也不错……”

    黑袍守卫冷笑开口,步步向前走来,赫然真个有了动手之意。

    “我去,这才几天,怎么都变了脸了……”

    大金乌也察觉有些不妙了,贼溜溜的看向了四周,准备一见不妙就逃。

    “这么快就急着给我一个下马威了?”

    而在此时,方行也已经从洞府里出来了,嘴里叼着草根,笑的很是阴森。(未完待续。)

    PS:  删掉了几章稿子,就因为跟朋友讨论的时候,都感觉不太满意,唉唉唉……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