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是战是和

掠天记 第九百三十七章 是战是和

    小仙界使者得降临,在袁家掀起了轩然大波,诸长老修士,皆远远来看。

    尤其是得知来者乃是离恨天的使者之后,袁家诸人,更是心情凝重,不知有多少人暗暗担忧,这一年来,诸小仙界陆续回归,降临了天元大陆之后,多是划地为禁,罕有出世,也不惹事生非,也没有重整旗鼓,与当今傲立于世的神州道统争霸的野心,倒是让人心安不少,但这里面,惟一最让人担心的却是离恨天小仙界的态度,此前诸道统的老祖宗因为其设引仙大祀之事,曾严惩离恨天,诛了道主,斩了神子,更有许多长老随之丧命,而私下里,也有诸多大小道统趁火打劫,抢夺其领地与灵脉、生意,以致于偌大离恨天道统,几乎因此在人间除名。

    也正因此,诸道统一直都颇为担忧离恨天小仙界的回归,会引发一场大乱,不过幸运的是,所有的小仙界回归,都表现出来了出奇的忍耐与安份,离恨天也不例外,只是曾谴了使者出手,将那些趁火打劫,夺去了本属于离恨天的灵脉与生意的小道统覆灭了几个,并未闹大。

    但如今,他忽然谴了使者来到袁家,便不由得不让人想入非非了。

    文总管在前引路,方行身穿青衫,静静的跟在后面,不急不徐,飘飘欲仙。

    “那魔头来了,离恨天使者指名要见他……”

    “总有种不详的预兆。当时揭穿了离恨天私下引仙大祀之人,好像就是他啊……”

    “而今世间局面看似平稳,实则暗流涌动,只盼着莫要因着此子,引来大祸才好!”

    种种猜测里。方行随着文总管来到了袁家正殿之前,而后撩起衣衫,走了进去,搭眼一看,便看到大殿之中,位于正中间小几前的两个蒲团上,坐着离恨天来的使者与袁家的家主袁灵霄。而在他们身后。则分别有十数人站立,袁家此前被勒令闭关的袁家三爷赫然也在其中。

    “这使者便是小仙界的人?”

    方行入了大殿,也不说话,只是目光在那使者身上扫了扫,观其气,望其神,心底有数:“修为也无甚惊奇。不过是神婴而已,只是身上道蕴非常,与天元大陆颇有不同!”

    他倒是发现,小仙界之人的道蕴与天元修士颇为不同,天元修士因为封天一事,近万载里诞生的修士,身上气机皆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而小仙界里的人,却颇为辽远,看样子。因着修行之地的不同,修行出来的大道,也颇有区别,只是不动手的话,难说孰强熟弱而已!

    “此子便是方行?”

    那小仙界的使者轻轻放下了手中的茶盏,转头向方行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问道。

    袁家家主袁灵霄点了点头。道:“袁家神子在此,仙使有话,但讲无防!”

    小仙界的使者忽然笑了笑,道:“既是袁家神子,为何姓方?”

    袁家家主袁灵霄面不改色,轻轻一笑,道:“还未来得及拜祭先祖,替他改姓!”

    小仙界的使者从这一番话里,似乎明悟了许多事情,轻轻一点头,淡淡开口道:“袁家主,吾族修士,久居域外,不得归乡,乡蛮野夫,不知礼数,若有唐突之处,倒要请家主见谅了,呵呵,有话我便也直说,此次来访,一是初初回归,便听闻了诸多袁家声名,特来拜访高邻,大家都在修行道里,有事还望多多照拂,这二来么,却也是想向袁家请教一个问题!”

    袁家家主平静道:“照拂不敢,有何问题,仙使但讲无防,定然知无不言!”

    小仙界的使者一笑,脸色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良久才忽然开口:“我等归乡,是对是错?”

    就连袁家家主,似也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半晌之后,笑了笑才道:“仙使说笑了,小仙界等辈本也是从天元出去的,只因此前封天,才不得回归,而今封天大阵已解,小仙界之人若欲归来那也是名正言顺,而且便是在上古圣人定下来的法则里,真仙不得留世,那也只是不让仙人久留于天元大陆之上而已,并不是指仙人连归来都不行,仙使此言,岂非顽笑?”

    小仙界的使者听了此语,脸色并未好转,反而愈发的阴沉了起来,手指轻轻叩着玉案,低声道:“那我倒有个问题要问问了,回归之后,吾族界主回到了此前的离恨天根基所在,却发现这些留在了人间的废物们不争气,道主被诛,根基被夺,几乎人间除名了,而问其原因,竟然是因为他们曾经设下了引仙大祀,为我等指明回乡之路,因此招了诸道统老仙人们的忌诲,下了狠手惩处,呵呵,我此来倒是想问问了,我们有什么错,诸道统就这么不愿让我们回来么?”

    袁家家主袁灵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良久才道:“此事定有蹊跷,我觉得仙使定是误会了!”

    小仙界使者微哂一声,道:“我也觉得误会了,所以才要唤来袁家神子一问,据说当时引仙大祀的事情,乃是他报予老神仙们知晓,而后为我离恨天在人间的根基招来了大祸的!”

    说着话,他目光一转,犹如两道利剑,狠狠落在了方行脸上。

    直到此时,这使者才展现了小仙界修士的不俗之处,两道目光之内,竟似蕴含无尽星辰变化,直斩神魂,等闲修士,便是看他一眼,恐怕都会陷入其中,不知所向,无法自拔,不过这目光落在了方行身上,却似石沉大海,未起半点波澜,他还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不动分毫。

    “这事你可别问我,凭我当时的本领,也杀不得你们离恨天的道主!”

    方行对他的目光恍若未见,淡淡回答道。

    小仙界使者似也有些惊诧于他的养气功夫,目光微凝,冷笑道:“是么?那是谁杀的?”

    袁灵霄闻言,立刻向方行看了一眼,暗示方行不要乱说话。

    当时出手诛却了离恨天道主的人乃是脾气最为暴躁的韩家老祖,此事知者甚重,不过一起找上了离恨天去的,却足足有七位老祖宗,那可就牵扯进去了七大道统啊,这种仇恨一旦爆发了出来,那可是有可能引起小仙界诸势力与天元道统之间的大战的,一句话也不能说错。

    “你们离恨天的弟子也未死绝,都是瞎子不成,是谁杀的,却还要来问我?”

    不阴不阳的一句,却顿时刺挠的小仙界使者脸色极为不悦了。

    “自然有人跟我说过,只是我现在却是想问问袁家神子而已!”

    但他养气功夫不错,还是强压着怒意,森然开口问道。

    “我又不是你亲爹,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方行悠悠回答,说出来的话却要气死个人。

    “你……混帐!”

    那小仙界的使者终于忍不住了,大怒拍下,将玉案拍成了粉碎,而在他身后,十数名随从也各个露出了无尽杀机,犹如十数道利剑一般向着方行指了过来,就连袁家的人,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尽皆神情不悦的向方行看了过来,似乎也感觉这小魔头忒不会说话……

    “袁家主,我循礼来请教,你们袁家人便是这种态度么?”

    小仙界的使者盛怒未消,却没有向方行出手,只是怒喝着向袁灵霄问道。

    “没规矩,速向仙使陪罪!”

    便是袁灵霄,神情也难看到了极点,心想不让你乱说话,但也没让你乱骂人啊!

    “陪你大爷的罪,你怎么不先向我陪罪?”

    方行面对着深不可测的袁家家主袁灵霄,神情却也是淡淡的,不带一丝火气:“你们懂的东西我也懂,但小爷我想的东西你们却未必知道,这些故弄玄虚的东西东西就少来搞了,真个要想打我什么主意,不防想好了之后直接说出来,我还得读书呢,哪有心思陪你们胡闹……”

    说着,冷笑着扫过了小仙界的使者与袁灵霄,不再说话,竟然直接转身向殿外走去,走了两句却又停住,嘀咕道:“妈的,这一年的书可真没白读,我竟然都会用成语了……”

    “猖獗,放肆!”

    小仙界使者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冷冷看向袁灵霄:“袁家主,这就是你们袁家的态度不成?”

    袁灵霄脸上也是难看到了极点,强忍着没有叫住方行,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向小仙界使者看了过来,道:“此子玩劣,缺少教养,仙使还请息怒,不过袁某其实也想问上一句,此事可大可小,牵连甚广,亦非我袁家一家之事,仙使此来袁家,究竟是想问些什么,说些什么?”

    “不错,这件事并非你袁家一家之事,却也不只是我们离恨天仙宫之事……”

    小仙界使者抬起了头来,目光冷冷的看向了袁灵霄,声音说不出的凝重严肃:“某家此来,只想代表这一年内降临了天元大陆的大大小小十二个小仙界,来问你们神州道统一句……”

    下一句,他语出惊人:“……咱们,究竟是战是和?”(未完待续。)

    ps:  这段时间的情节正处于主人公的低谷状态,好多兄弟们貌似都有些着急了,本来一切都是按照大纲写的,不能着急也不能太慢,中期的时候,还能根据大家伙的意见调整一下进度,现在的我可不敢,线索太多,必须按着大纲走,一调整就乱了,不过你们着急了,我心里也没底,那就只好剧透一下啦……方行还是方行,而铺垫的情节马上就结束,下一章就要揭露各种谜底了……还是忍不住要吐槽一句,到底老鬼还是新人啊,大家都不相信我的实力……掠天是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