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四十三章 走头无路

掠天记 第九百四十三章 走头无路

    “三个月的时间,历经大小八十六战,受伤四回,躲过老怪物们的圈套三次,阵斩帝婴中阶一人,小仙界仙使四人,帝婴大乘老修的分身两具,神婴大乘四人,上阶神婴十六人,血婴及以下七十二人,混战十七次,具体斩杀人数不清楚,中间还抢得各族宝库十一座,烧毁店铺一百八十二座,经窟三个,打小孩子七八回,偷看仙子洗澡四五回,唔,还有捉奸一次……”

    就在整个神州都在因他一人而动荡之际,方行却正若无其事的盘坐在一座山洞里,掰着手指头算自己一共闯了多少祸,杀了多少人,计算了半天之后,实在难明,索性一脸凝重的看向了漂浮在他面前的黑影,严肃道:“我自己数数都吓人,这柄剑也磨的够锋利了吧?”

    “不错了,虽然还远远达不到老夫那浮尸百万的境界,也算是小试了一把锋芒了!”

    黑影点了点头,道:“不过若想斩出那一剑,却还差了点火候……”

    “还差点火候?”

    方行皱起了眉头来:“差不多就行了吧……”

    黑影却冷笑了一声,道:“你若想偷懒我没意见,反正这一剑斩的不是我!”

    “你这人会不会聊天?”

    方行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半晌才皱眉道:“还得杀多少人?”

    黑影沉声道:“这老夫可不知道,只是你需要最后的灵犀一点!”

    方行微怔,抬头看着它。

    黑影叹了口气,沉声道:“而今你杀气已经积累的差不多了,就像铸剑,已经凝聚了那一剑的胚胎,不过锋芒还不够盛,杀意还不够纯,现在需要的不是积累,而是开锋!”

    方行沉默了半晌。道:“怎么开锋?”

    “方法很多,但最简单的,还是杀人!”

    “额……杀什么样的人?”

    黑影道:“找什么人随你,不过修为要高些。帝婴上阶以上最好!”

    “帝婴上阶?”

    方行眉头都皱了起来了,连瞅了黑剑好几眼。

    而今他也是帝婴,不过刚刚结婴不久,还只能算是下阶,虽然他的元婴品质。比一般的帝婴还要强一些,更兼得黑影的指点,养气悟剑,实力大涨,便是帝婴中阶也敢搏杀,但说起帝婴上阶来,心里却还有些没底,毕竟那是在同一种品质下,足足比自己高出了两阶的存在。

    “信心不足是么?”

    黑影冷冷一笑,道:“正因为连你都没有把握。才要你斩杀这么一人,老夫的剑,不是那么好学的,剑招以及一些法门,早就给了你,但剑心你却从未参过,而老夫的剑便是重心不重剑,或说心便是剑,只有剑招的话,你又能真使出几成魔剑神威?而今我给你的。便是剑心,嘿嘿,若依着老夫的意思,连那一剑你都不必斩。只需听从老夫的吩咐,杀人炼心,早晚都能达到老夫当年的境界,那些什么伪圣人教出来的真仙种子,统统砍瓜一般的剁了便是……”

    “跟你一样最终被人斩去了肉身,崩碎了仙种。寄身于剑,押回天元大陆来么?”

    方行幽幽来了一句,瞬间把黑影噎的说不出话来了。

    “得得得,随你随你,找个上阶帝婴斩去吧!”

    黑影直接不愿与方行说下去了,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遁入了他的识界。

    “真要斩上阶帝婴啊……”

    方行眉头皱了起来,沉吟良久:“那杀谁好呢?”

    按他的脾气,这等没有把握的对手,实在是不愿招惹,但黑影说的如此斩钉截铁的样子,又让他不能置之不理,虽然这什么所谓的魔剑老祖宗脾气又大又爱吹,但对他的话,方行还是下意识相信的,只是一想到茫茫天元,寥寥帝婴,哪一个都不像是软杮子,可怎么拿捏呢?

    “有人来了!”

    便也就在此时,识界里的黑影忽然沉声提醒了他一句,与此同时,方行也陡然间一凛,额头之上,三头六臂的元婴法相呼啸而出,于半空之中睁开了魔眼,湛然眸光望向了前方,很快便看到了前方一道隐现紫光的金色气息正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心下微怔,旋及大喜。

    “这他娘的运气好,刚想睡觉呢枕头来了……”

    喜不自胜的他满面是笑,兴奋的搓着手,法相回归肉身,就要迎上去。

    他结了元婴之后,三头六臂的人身魔相已然化作了法相,不仅凭空多了诸多变化之能,便是一些隐藏的神力也随之出现,这魔眼便是一种,一旦睁开,万里之内的元婴气息都可以感应到,甚至可以通过那气息的颜色与强弱程度来判断对方的修为,可以这么说,人还没看到,就已经知道对方的水平是多少了,此前他屡次在包围圈里逃脱,也与这门本领有关系。

    而在平时,一个人的元婴品质,若不斗法,是很难看得出来的。

    只不过,正当他打算兴冲冲的赶上前去拿这倒楣鬼开刀之时,忽然间心里一跳,再次看向了西方,赫然看到一道白色气息呼啸而来,其方向所指,赫然也是自己这个位置……

    “上阶神婴?”

    方行心头微凝,便没有再赶上去,心头感觉有些不对。

    “还有人来!”

    在此时,识界里的黑影适时提醒,声音有些急迫。

    不必他提醒,方行也感觉到了,目光一扫,顿时愈发的深沉了起来。

    在此时的西方、北方,赫然也有修为不低的气息赶过来,竟然足有上阶帝婴三人,中阶帝婴一人,神婴大乘一人以及上阶神婴二人,他们来自各个不同的方向,隐隐将方行所在的方位包围了起来,凭其气息所指来看,绝非巧合,近的距离方行已只有千里左右,远的也已进入了万米范围,登时使得方行一颗心紧紧悬了起来,再顾不得隐藏,“嗖”的一声跳到了半空。

    “这群王八蛋,竟然能找到我?”

    他满脸的难以置信,有点气急败坏。

    “嘿嘿,夜路走多了必撞鬼,像你这种靠着斗心思行走天下的人早晚会吃亏的,满天下人总不能都是傻子吧,除非你的本领真个大到了无敌,才能算得上纵横天下……”

    那识界里的老鬼竟然还在老气横秋的给方行上起了功课来。

    这段时间方行的所作所为也真让他有些钦佩,最起码在自己当年和他一般修为的时候,可不敢做他这样直接挑衅一域的行径,不过钦佩之余,自然也有些不服气了,总觉得这小鬼是靠了一颗包天的狗胆才做到了这些大事,不能算真正的本事,见他吃瘪,便幸灾乐祸……

    “纵横天下让人打的跟孙子一样连肉身都没了?”

    方行冷笑一声,一句把它说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吭吭唧唧的道:“你先逃命再说吧!”

    “这群王八蛋,追小爷跟追老婆似的……”

    方行愤愤的骂了一声,不用老祖提醒,转头就跑。

    他胆子再大,可也不敢与这群人正面相斗,这三个月以来,虽然凶险无数,恶战无数,但每一次的对手,都是精心挑选过的,至少把握在五成以上才会动手,遇到了一方道主出手或是老怪物出手,他可立刻就逃得远远的,而今这局面,真个算得上是三个月来最凶险的一次,目光疾扫,东、西、北三个方位皆有人赶来,仿佛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只剩南方有路可逃了……

    只不过在南方,却赫然正是魔渊的方位。

    “这群孙子……”

    方行痛骂,却也不敢多呆,飞身而起,展开逍遥身法,如形如烟,直朝着南方飞掠而去。

    “呵呵,孽障,已至绝路,还要跳墙么?”

    正北方,一个冷笑声传了过来,却是一位青衫男子,漂漂洒洒,身法如仙,正是袁少墨。

    “你个孙子敢骂我狗急跳墙?”

    方行气的头发都炸了,回头破口大骂。

    读书多了也没什么坏处,已经明显能听出别人话里隐诲的意思了。

    “敢以一人战神州,你胆量不小,可惜今天终究还要变成一个笑话……”

    另一个方向,一身穿铁甲的男子手持铁枪,踏空而来,身上寒光大盛,犹如一团风雪。

    “竟然这么多高手……”

    方行心里叫苦,嘴上却是一路痛骂,逃的更快了。

    虽然然比起追来的这些人来说,他修行境界上差了稍许,但逍遥身法乃是仙经,玄奥无比,如今逃了起来,速度却是不慢,那些人也不知道是确实没有与他媲美的身法,又或是故意放他逃向南方,竟然一时未追上来,只是那包围圈却分毫未变,更是有人祭起了青铜罗盘,遥遥指住了方行,竟然是打定了哪怕多被他逃一段,也不肯再让他以掩息术逃走的目的……

    “嗖……”

    明月之下,几道神光划破天际,使得白玉京乃至魔渊一带的修士尽皆抬头来看。

    “是那魔头……”

    “后面追的人是袁家三爷与韩家的四爷……”

    魔渊一带因着玄棺造化的事情,聚集的散修本来就一直没有完全散去,修士甚多,而今却恰好成为了这一幕的见证人,心里初初惊慌过后,很快便兴奋了起来,已经意识到自己看到的是什么局面了,小魔头方行一人战神州的传说已经传遍了天元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今,赫然就要在自己眼前,出现一个结果不成?(未完待续。)

    PS:  人在焦作出差,只能趁着晚上码字了,然后被人嫌弃键盘声太响,一气之下自己要了房,竟然还是情·趣的,也不知道晚上会不会有妹子的电话打进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