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四十八章 恐怖的方行

掠天记 第九百四十八章 恐怖的方行

    七百年前,袁家怪胎同阶无敌,曾在受人围攻时,一剑斩落七位元婴,名震天元大陆,而今,这小魔头一式半步大道法,竟然同时将包括了袁少墨等人在内的五位高手都打成重伤,内中细节且不必说,这样的一份战绩也真可谓让人震惊了,若是传了出去,恐怕都不一定会有人信,某种程度上,这将是可以比肩七百年前那位怪胎的成名之战的战绩,足以名扬天下。

    “这就是……斩我境修士的本领么?”

    袁少墨与韩剑啸等人,皆神情复杂,强压伤势,目光冷厉的看着方行。

    他们与七百年前那位怪胎是同一时代的人,在看到了方行之时,便也感触更多。

    毕竟这小魔头走的路与那怪胎一样,都是超脱之路。

    七百年前,那怪胎横空出世,夺去了他们所有人的光彩。

    不过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对那怪胎的感觉也是极为复杂的,当初,他们差不多同一个时间踏上了修行之路,不过那个怪胎为了超脱,一直在强压修为,在金丹境界时,他远比同辈更强,但在金丹境界所用的时间,也远比别的同辈更久,他当年拒绝一切灵丹妙药,全靠一人苦修,一心要开创这条与修行界里大部分人的选择不同的路,而这也最终导致了他的殒落,显得有些荒唐得是,他本想命运完全由自己把握,结果却比别人更早的葬送了自己的命运。

    话说回来,因为袁家怪胎在金丹境界时表现出来的太强,因而袁少墨等辈乃至偌大修行界,都对他赞不绝口,但若说心底佩服,却也未必,毕竟修行界里,寻获传承,拜祭先人已成为了恒定之念,谁也不敢妄言自己可以超越曾经的仙祖,袁家怪胎当时的念头,本来就有种狂妄自大的意思在里面,而且他当年在金丹境界花费的时间太久了,袁少墨等人实力的大幅度提升,却本来就是在结婴之后,拿他们金丹境界时的实力与那怪胎相比,难免有些不公。

    试问,你用一百年时间走到了金丹极致,剑斩七婴,我同样用了一百年时间走到了帝婴大乘,更是可以斩杀无数同境界的修士,这样的话,你我究竟能算得上孰强孰弱?

    而这些话之所以无法说出来,便是因为无人知道那怪胎的路若是成了,在走到了元婴大乘时又会有多强,是不是真的会完全掌握甚至超越仙祖所传之法的神威,而且在结了元婴之后,他的修行速度是不是会飞速增涨,完全掌握自己的修行之路,在他走到了渡劫之境时,势如破竹,迅速的超过自己等等,袁少墨等人没有底气,便在这里,那条路太霸气了……

    他们如今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把方行当成了试剑石,要一解心中之惑。

    ……当年的自己,是不是真的与那怪胎相差如此之远?

    毕竟方行虽然未曾走到那怪胎之路的极致,但毕竟也踏了上去,而且曾有传闻说,这小魔头当年结婴之时虽然是自斩完美之境,但其实当时的境界,已经与那怪胎相差无几了……

    当年那怪胎,一人挑战整个修行界里的理念。

    而如今的小魔头,则不自量力,妄图一人挑衅偌大神州,冥冥之中,何其相似?

    袁少墨等人皆是传承之路里的佼佼者,又如何能不升起了些许心思,来与他一较高下?

    而今,这个结果竟然真个震惊了他们所有人!

    他们仙法的领悟远超方行,境界更是比他高了许多,但一时不察,竟尔同时受挫!

    这岂不是真个说明了他们与那怪胎之间的差距?

    一时间,或羞或恼,或急或怒,心里的腾腾杀气都升了起来了。

    只是毕竟方行那一式大道法太过邪门,因而让他们心间忌惮,倒一时不敢随便出手了。

    “哈哈哈哈,吾有大道,专克仙法!”

    方行咽下了一口血沫子,威风凛凛,扫向四方,大喝道:“现在轮到我了……”

    轰!

    他竟尔强忍着伤势,大步迈出,魔剑森然,直斩袁少墨!

    袁少墨大吃了一惊,身形回转,遁出百丈之外,不敢与他直面交手。

    毕竟这小魔头适才表现出来的神通太恐怖了,再加上他自己受伤,哪怕还有一战之力,在这当口,也不敢再与方行硬拼,只想着先躲过这一锋头,再想办法回头制敌,不过方行施展了逍遥身法,魔剑更是无坚不催,犀利至极,他这么一躲,反倒被方行趁了空子,大笑着在背后追杀了上来,“嗖”的一剑,将袁少墨肉身上的一条大腿斩了下来,血洒虚空之中……

    “你……”

    袁少墨又痛又急,捏碎一块玉符,化出诸道流光护住了自身,额头冷汗滚滚而落。

    “孬种!”

    方行大骂,直舍了他,反向旁边的韩家韩剑啸冲了过去。

    “小子敢尔……”

    韩剑啸强压伤势,挥枪硬战,不过声势上先弱了几分,因着刚刚吃了大亏,甚至连自身最为擅长的仙法都不敢用,只能凭借一身的枪术御敌,接连挡下了几枪,脚下已经连连退出了七八步,最后被方行一剑格开了铁枪,回身一脚踏在了胸口,直踹得他如流星般撞向了一座大山,硬生生崩起了无尽碎石,滚滚硝烟,直将那山峰的山腰里撞出了一个缺口,大口呕血不已。

    “还有你,阴灵道主……”

    踏飞了韩剑啸,正要追上去,忽然看到了身边一人,方行眼底寒光大起,转身追来。

    “吾乃符器道主……”

    那面容阴鸷的青年男子眼底都快喷出火来了,自己分明是个男的啊,这小魔头老把自己叫作阴灵道主是什么意思,而且自从封禅山一战后,自己就把这小魔头当成了大敌,因而听说他在神州中域到处招惹之后,立刻动身,定要斩他,结果他竟然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楚……

    这特么简直就是最大的侮辱!

    厉喝声中,他祭起两道飞剑,如流光一般直斩方行。

    他那方雷印,已经被韩剑啸的铁枪震毁,祭不起来,只能临时换了两道飞剑。

    “我特么管你是谁?”

    方行脚踏逍遥身法,绕过了两道飞剑,劈头盖脸的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要紧关头,符器道主立起右臂在脑袋旁边,而后被这一巴掌直抽了出去,跌出了百丈之外,这一下子可谓颜面大失,虽然他实际上是拦下了方行这一巴掌,没有被他打在脸上,不过远远看了起来,却很难让人注意到这一点,活脱脱像是直接被方行一巴掌打在脸上,给抽飞了出去。

    “哈哈哈哈……”

    这一巴掌抽的方行心旷神怡,大笑声中,转头看向了孟家孟云哲。

    只这一眼,便看的孟云哲神情大变,想也不想直接遁入了地下,竟然连过招的意思都没有。

    “我擦……”

    方行倒是呆了一呆,感觉有些无语,又顺势看向了那小仙界的高手。

    那身穿星袍的男子显然也对方行忌惮至极,直接摆出了防御的架子,可远远没有第一回斗法之时的托大模样了,毕竟刚刚那一式半步大道法,竟然同时使得他们五大高手皆受了伤,却也使得他们对此时的方行,绝无半点小窥之心,摸不清他底细的情况下,甚至起了极大的忌惮之意,都不敢再用仙法来对付他,就像袁少墨等人,被他打的如此狼狈,倒不是真个不如他,而是切切实实的被他吓到了,只敢防守,却不敢冒然反击,一来一去,自然便吃了大亏!

    方行与那小仙界高手定定的对视了半晌,他忽然间破口大骂:“我去你大爷!”

    小仙界高手顿时脸都憋成了酱紫色,满眼的怒气,手一哆嗦,似乎想要冲上来……

    刚才他就是被方行一句话骂的按捺不住,愤而出手,才吃了这样一个大亏,没想到这关头,这小王八蛋竟然又要故计重施,可他却不敢再出手了,下意识的便以为里面还有诈……

    “嘿嘿,什么七大高手,纯粹是一帮子废物……”

    方行扫了他几眼,放声大喝,凶气滚滚,一时无匹。

    而今的他,先是一式半步大道法同时重创了韩剑啸、袁少墨、小仙界高手、孟云哲、符器道主等五人,又趁胜追击,借着对方受伤,同时对自己忌惮无比的势头,斩了袁少墨一条大腿、踹得韩剑啸撞塌了一座山峰,一巴掌抽飞了符器道主,又吓的孟云哲遁入大地不敢露头,骂的小仙界高手不敢还手,可谓凶风无两,在诸修的眼中,几乎已经强大到了可比家族老怪相比了!

    面对他的喝骂,周围虚空寂寂,竟然无人还嘴!

    诸修面上,皆半是惊怒,半是狐疑,不敢冒然出手。

    其间,倒惟有那一直置身事外的天机宫卜机子,目光深沉,眉头皱了起来。

    “这魔头,真个如此可怕?”

    在下方,尚有无数的修行之人,皆在观看着这一场目眩神驰的大战,而今看到了方行这一副所向无敌的模样,直接震惊的连话也说不出来,若以前提起方行,心间升起的都是“狡猾”等印象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他们的心底已经为方行打上了“恐怖”二字的标签。(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