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五十二章 你若死了

掠天记 第九百五十二章 你若死了

    小魔头与七大高手在魔渊玄域同归于尽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神州,而后传遍了天元大陆!

    得到了这消息的诸族与道统,尽皆无比震惊,尤其是七大高手所属的道统与世家,更是悲痛不已,难以言喻,那七大高手,可都不是等闲之辈啊,皆是家族里的顶梁柱,成名的高手,结果竟然这般毫无价值的死在了魔渊,又岂能不让人心痛?尤其是袁家,听到了这个消息之时,就连袁家的老神仙都忽然间发怒,一掌拍倒了一座大山,而后哀气沉沉的闭关了三天三夜。

    一个,是自家高层力量里除家主之外仅有的一人。

    一个,是有本领拉着七大高手一起去死的小辈佼佼者……

    袁家这损失,真个已经难以形容了!

    袁老神仙,已经开始后悔当初在诸族的劝下将方行交出去的举动了!

    不过还好,也有好消息传来,跟随圣人前往域外,寻求太阳神精修行的小辈们就快要回来了,而自家的小辈扶苏已经在圣人的指点下,成功突破了斩七关口,看到了大道,且在他回来之后,自己已经从各族得到了许诺,将会集中诸族最优势的资源,帮他唤醒那颗种子,到时候,一位甚至能够触及斩九境界的完美仙道种子,应该是可以弥补自家所受的这严重损失了吧?

    其他道统也是如此,孟家家主悔不当初,足足七天没有露面。

    韩家家主将愤怒的矛头指向了袁家,放言与袁家断绝一切合作关系。

    神州北域,符器道一夜之间被覆灭,原本是北域三大道统之一的符器道便这般除名。

    整座神州,似乎在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沉沉哀意里。一种仿佛比小仙界的降临更沉重的压力县浮在整座神州的上空,每个人心头都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之感……

    如果,这是一场那小魔头与神州的战征。那么最后来看,神州也算是赢了吧?

    毕竟小魔头确实是死了!

    只不过。神州固然是赢了,但这赢的代价,也太大了吧?

    好在,也就在这一片哀意浓浓发酵了半个月之后,总算有好消息传了出来,跟随圣人去了域外修行的诸子道场终于要回归了,那些被选中的小辈表现出来了惊人的成长,让每一个道统都为之振奋。而在这当口,扶摇宫也放出来了一个惊动神州的好消息,诸子道场回来之际,扶摇宫将提前为少司徒举办成人之礼,正式授其司徒之名,而瑶池仙会,也将提前七十年举办!

    千年一度瑶池宴,神州乃至天元最大的仙宴……

    这个消息的传出,使得整个天元诸众的目光都从这件事上转移了过来,人人都在猜测着。这一次的瑶池仙宴,将会有哪些人受到邀请,刚刚回归的小仙界。是不是会成为瑶池仙宴的座上宾,而因为瑶池仙宴提前开启,蟠桃不知道熟了没有?每年惯例,瑶池仙会之后私底下流传出来的蟠桃,在黑市上又会卖到多少灵精一颗,更令人期待的,则是每千年一度的瑶池宴上,那千年一度的“天骄演武”,又会有哪些小辈脱颖而出。成为修行界里的一颗冉冉新星……

    神州陷入了一番振奋的海洋里,却也有一些人。情绪愈发的低沉,悲戚……

    ……

    ……

    “小方行死了?”

    方行与神州七大高手同归于尽的消息传到了大雪山道统之时。已臻元婴境界的胡琴老人沉默不久,良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声,从蒲团上站起身来,执一柱香,来到了自己背后的四副画像上面,在左首第二副画像上面上了一柱香,望着自己的老友,低低长叹,老泪纵横……

    “老友,是我负你所托,照顾不得他啊……”

    “但大雪山,不会再沉寂下去了……”

    ……

    ……

    “居然死了……”

    神州中域,一处并不引人注目的小城池。

    在一座破败潦倒的小店里面,一位白衣白发,俊美如同嫡仙人一般的男子端起了酒杯,却迟迟没有送入自己口中,他喃喃自语,似乎自己也被这个消息震惊了,“啪”的一声,指间的酒杯忽然间碎裂,而男子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懊悔难明的神情,大袖一拂,站起了身来,望着苍穹,沉沉的叹了一声:“我究竟是在报仇,还是在让自己重新再受一次七百年前的苦楚?”

    ……

    ……

    “他居然死了?”

    沧澜海北域,一处奇花异草绽放的仙岛之上,一位身材高挑,容颜冠绝于世的白衣女子坐在一块青石之上,看到了手中玉符之中记存的消息之后,她手颤了一下,手里的玉符摔到了地上,而后她朱唇颤抖,神情悲戚,半晌之后,才猛然站了起来,却因为站的太快,险些摔倒在了地上,但她很快站稳,大步向着前方走去,愈走愈快,拳头愈捏愈紧,显露了无尽的恨意。

    “你活着时,不来找我,但你死了,我得为你报仇!”

    “妈妈,你去哪里?”

    一只柔软的小手扯住了白衣女子的裙裾,精致的小脸抬头看着与平时不一样的女子。

    “咱们去为你爹报仇!”

    女子俯身将她抱了起来,望着她的眼睛,非常轻柔的着,却泪流满面。

    ……

    ……

    太古妖道道统,后山之中,一群生着狐尾,衣裳雪白的小女孩正聚在了一起,她们一起看完了玉符上面的内容,然后便是死一样的沉默,良久之后,这群小女孩里,一个身材稍稍丰腴却生得极为漂亮的女孩抬头看向了她们中间那身材高挑,年龄也比她们大了一些的女孩,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努力了几回,才颤声的发问:“小一姐……这……这是假的吗?”

    “一定是假的,师傅那么大的本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有人很快便叫了起来,但声音却没那么自信。

    毕竟,师傅的本领是大的,而师傅的对手,却更为强大!

    而最中间的那个小一姐,则在沉默了半晌之后,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花,站了起来,望着自己的这群妹妹,轻声道:“不论是真的还是假的,咱们都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

    “小一姐,咱们去哪?”

    “师傅若是活着,咱们去找他,若是他死了,咱们……去为他报仇!”

    一群小女孩眼神渐渐的变得坚定了,排成一排,皆往这安静的山谷外面走去。

    ……

    ……

    “余师兄,他一定不是真的死了,是吗?”

    南瞻渤海国,海妖城城头之上,一个大腹便便却气度不凡的男子负手而立,怔怔的望着海上,而在他身后,则有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女孩满面泪痕,仿佛溺水之人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看着那胖胖的男子,而那男子,也是嘴唇颤抖,良久之后,他才用力的摇着头,道:“怎么会呢,别听他们瞎,方师弟那么大的本领,谁能让他死?最多就是受点伤,然后来咱们渤海国养养伤罢了,你快快去准备一下吧,补好妆容,没准下一刻他就从海上飞过来了……”

    口中虽然着,但他的声音却没有那么自信。

    只用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你可千万别死啊,师兄我可没本事帮你报仇……”

    ……

    ……

    而在这个消息传到了神州北域太上道的道统之时,一位身披金袍,眼神阴鸷的老者微微怔了一下,缓缓放下了手里的杯盏,他沉默了很久,才表情古怪的笑道:“又死了一回?”

    缓缓站起身来,他眺望着南方,眼神逐渐变得锐利。

    “无论是真是假,总该出去走走了!”

    ……

    ……

    “嘻嘻,咱们都马上要嫁给少司徒了呢,你们开不开心?”

    扶摇宫之中,一片宛若仙境的群山里面,无数的扶摇宫女弟子都在少司徒提前八十年坐上少司徒的消息而兴奋,争相打趣,也有一些人,则是暗中鼓劲,准备着奋起一争,成功在众多女弟子之中攀上巅峰,成为扶摇宫的女主人,而在这样一片喧闹的海洋里,却独独在后山的一棵花树下面,坐着一个容颜绝美到了极致的女孩,她望着空空的山谷,眼肿的像颗桃子。

    “你们看,小狐蛮又在那里发呆了……”

    “少司徒又不在,她这副样子扮给谁看的呢?”

    “嘻嘻,这可是人家的独门绝技,当初就是靠了这副样子,把少司徒从空中吸引了下来,她美如仙画,不可方物,而她后故意对少司徒不假颜色,才讨得少司徒痴迷她呢!”

    “呵呵,如今少司徒马上就回来了,她也是鼓足了劲要爬上高枝了吧?”

    种种或讽刺或挑拔的议论声,女孩都没有听到,她只是从白天,一直坐到了晚上。

    直到月上中天时,万簌俱静,女孩尖尖的耳朵才轻轻动了一下,抬头看向了那轮明月。

    圆圆的月亮似乎变成了一个圆圆的小脸,笑的又坏又迷人。

    “少爷,你若是死了,那又有谁能来接我走呢?”

    她低低的着话,语调酸楚,发自内心,却无人能够听得见。(未完待续。)

    ps:抱歉大家,晚了一个小时更新,实在是修改了好几遍,才达到了预想中的效果!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