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六十五章 新的传奇(二更)

掠天记 第九百六十五章 新的传奇(二更)

    “哼,魔头的弟子,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眼见得一头怪驴大出风头,场间诸修却也都气的鼻子都歪了,尤其是那些神州的道统与古世家,本来打算在筑基境界,让自家的小辈好好争夺一番,出出风头的,这倒好,所有的风头都被那头怪驴抢光了,那还抢什么啊,自知不敌,因为不愿让自家的孩子输给一头驴,因而许多世家道统,本来打算让孩儿出战的,也干脆退了下来,由得那头怪驴去场上折腾去吧……

    不过,这头怪驴毕竟乃是那魔头的弟子,这么一搅局,倒使得场间人都想起了那无法天天的小魔头来,因着此前小仙界及魔渊之事,神州与小魔头之间,本来就恩怨复杂,依着神州的意思,甚至已经暗中下了封口令,不让人提及那个小魔头来,好让他尽快的被人遗忘,只不过,这头驴子如此大闹演武会,倒使得小魔头的名声一下子又响了起来,恰与神州意愿相悖了。≧

    “不过,第三擂就要开始了!”

    也有人低声开口:“一个新的传奇即将诞生,镇压一切敌,如大日初出,令星辰黯淡!”

    这样的一句话,让神州诸修心间略略松快。

    虽然扶苏公子的崛起,让中域古世家也觉得有些心间不快,但好歹,相比起来,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在此之前,若谁是世间声名最盛之人,那除了小魔头方行之外不作他想,尤其是这魔头的最后一战,竟然一人拼掉了神州七大高手,更是使得他的声名远播,如日中天。

    自那一战后,虽然小魔头已经身死道消,但他风头却一时不减,甚至盖过了一直都被誉为神州小辈第一人的扶摇宫少司徒,更重要的是,此事因着神州想要牺牲他而起,因而他的名字便等若是神州古世家名声上的一片污点,他的名声愈是响亮,神州古世家便愈是颜面无存!

    与其通过一些消息封锁乃至扭转真相的方式来遮掩这一点,倒不如尽快的捧出一位新的天才,让他的光芒盖过那个魔头,然后使得修行界里的诸修都尽快忘了那个魔头……

    袁家扶苏,应该就能做到这一点!

    第三擂已然准备完善,相比起前两擂,场地无疑更宽广,封禁符文威力也更强!

    在这时候,不知多少人目光都投向了袁家扶苏公子,而此人却正盘坐于小华峰上,袁家老神仙身边,双目垂敛,气机不显,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周围人无数的惊奇或热烈的目光,他似乎视而不见,只是谨守本心,风轻云淡,隐隐然有着一种嫡仙人的遁世风采,卓尔不群!

    不过让诸修略略失望的是,这位扶苏公子并未在第一时间便登上擂台,展露无敌风采,反倒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登了场间,此人既非诸子道场的圣人门徒,也不是小仙界暗中培养出来的高手,白袍之上,空空荡荡,并无任何辉印存在,看起来,倒像是一介散修……

    这却让人有些不解了,世间诸修谁没有从扶摇宫第三擂的规矩里听出些门道来呀,这第三擂,其实根本就是为圣人门徒准备的,在三甲子寿元之下,能够立身修行界高等,甚至连元婴也不可敌之辈,除了诸子道场里的那一百圣人门徒,又有谁能达到这般惊人的境界?

    而这男子,或是散修,哪里来的胆量,敢登第三擂?

    自取其辱么?

    “嘿嘿,老头儿,你这盘口还开不开?”

    山林之间,已经有人围在了算卦老头儿的大青石前面,开口调笑了。

    “开呀,当然开,你想买谁?”

    算卦的老头懒洋洋的,背后堆了一堆灵精,都是这一上午的收获。

    “都你是铁口神断,某家倒想问问,这散修与诸子道场里的圣人门徒对决,谁会赢?”

    诸修都笑嘻嘻的来问,有人动了心思,要让这老头赔上一把了。

    “嘿嘿,我赌这个散修赢……”

    老头眼底精光狡狡,嘿嘿笑着开了口。

    诸修大喜,纷纷涌了上来,准备大赌一把,也就在此时,擂台上已经上去了对决之人,赫然便是一位来自神州东域蓬莱仙岛的弟子,亦是被圣人收入了诸子道场的圣人门徒,诸修便都一哄而上,争着抢着要买圣人门徒赢,场面一时大乱,不知多少人都瞅着那算卦老头的灵精。

    只不过,场间的战斗很快便让他们大跌眼镜!

    圣人门徒果然不凡,出手便驾驭了三道火龙,展露了惊人的火法,要一举毙敌。

    但他对面的那个散修,却是不慌不忙,单挑持起方天画戟,一步踏上,挥戟横击……

    “嘭!”

    在诸修惊愕的眼神里,圣人门徒大口喷血,直跌下了擂台,站都站不起来。

    四方皆惊,一片沉默!

    圣人门徒,怎会如此不济?

    哪怕是此子在诸子道场里,只算得上是修为最弱的一列,也不该如此被人击下场来吧?

    “某家吕奉先,愿以手中画戟,挑战圣人门徒,谁敢来战我?”

    却也在此时,场间上那身材高大的男子挥舞方天画戟,朝着周围虚空大喝,面上,竟有着些许悲凉之意,像是胸腹间憋着一股子怒火,而这么一声大喝,更是带着一股子绝决之意,身上气势随着勃,震散了空中一片流云,整个人像是高大了许多,傲立于中,挑战四方敌!

    “吕奉先,那人是吕家的弃子,曾有无敌之名的吕奉先?”

    周围诸修都惊愕了,有人想起了这个曾经也名头不浅的吕家弃子。

    而望着那散修,算命老头儿却脸露笑意,喃喃自语:“这厮看样子吃了不少苦头啊……”

    “大胆,敢犯诸子道场神威?”

    那一声大喝之后,很快便有人再次上场,赫然也是诸子道场里的一名圣人门徒,来自神州南域白玉京,背负长剑,显然是被这吕家弃子的言语给激怒了,诸子道场在神州来,可以是神圣之极,而这些圣人门徒,更是皆以自己的身份自傲,当然由不得别人轻蔑……

    “什么诸子道场,世间天骄,某家一介散修,又怕得谁来?”

    吕奉先根本不与他多言,大喝一声,双手持戟,轰隆隆冲了上去。

    一戟横空,气焰滔天,甚至都不管对手怎么应对,直接以狂暴力量重重击了上去。

    “喀喇”

    对手刚刚祭起了法宝,甚至都没有催出其中的神威,便被这一戟连宝带人打落了擂台。

    一击毙敌,神威盖世。

    周围无论是神州诸修还是其他诸方道统的大人物们,都已经被此人惊住,看得出来,此人修为也不过是金丹大乘,应是进入了斩我之境,但他的修为看起来绝对没有高过对手太多,只是力大无穷,而且气势无敌,更重要的是,此人看起来满满的怨气,每一击出手,都是全力一击,不留后路,倒使得他一出手便几乎是过了自身境界的力量,将对手直接击下了擂台。

    若是生死相拼,对手大概还有扳回一局的可能,但在擂台上,总不能上台再斗吧?

    “哈哈哈哈,圣人门徒不过如此,吕某在此,还有谁敢战我?”

    接连击败了两位对手,吕奉先立身场上,挥舞方天画戟,向着周围怒喝。

    “休要猖獗,我来战你!”

    沉默了半晌之后,又有人开口大喝,冲上台来,却非圣人门徒,而是另一位大道统的真传。

    “滚!”

    吕奉先放声大喝,重戟横空,力扫群山。

    他像是憋了一肚子的气,专跑这来泄来了,下手毫不容情,不到半个时辰里,竟然连败八名对手,这八人,有圣人门徒,也有大道统真传,可是无一不是俗辈,但在他一杆方天画戟之下,却无三合之将,人人皆被他崩碎了法力,毫不留情的砸下了擂台,颜面尽失……

    “风头也出的够了,便让我送你下台吧……”

    终于还是有一流高手坐不住了,冷喝声中,踏上了台来,竟然是中域古世家孟家的神子。

    “那就来吧!”

    吕奉先看此人,完全没有看到古世家子该有凝重与敬畏,竟然像与对待无敌之辈没什么两样,对方刚刚踏入了擂台,他便直接挥戟冲了上去,方天画戟横过虚空,将虚空撕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犹如一道黑色闪电一般凭空而生,轰隆隆向着百丈之外的孟家神子击打了过去。

    “倒有一身蛮力……”

    那孟家神子略略吃惊,后退了一步,双手掐印,布下道道阵纹,挡住了这一击。

    沉声一喝之后,他正准备趁机还手,却没想到,吕奉先一击之后,第二击紧跟着砸了过来。

    轰!

    这一击更重,孟家神子出奇不意,只能闭上了嘴巴,硬吃一击,后退了半步。

    “再来!”

    吕奉先大吼,第三击紧跟了过来,中间任何没有任何喘息凝力的时间。

    孟家神子脸色凝重,只能强撑起法力,再吃他一击,后退了两步。

    可他没想到,吕奉先得礼不饶人,一击跟着一击,接连不断,而且每一击都力重如山。

    轰!轰!轰!轰!

    连接九计,他已经退到了擂台边上,脸色苍白的可怕,更是满面的憋屈之意,而吕奉先却愈战愈勇,轰隆一戟横砸了过来,力量比先前那几戟都要重,直砸的孟家神子闷吼一声,力量炸开,拼尽了所有的法力,崩开了吕奉先的方天画戟,但自己却再也站不稳,直跌下了擂台。

    又赢一战,已接连九胜!

    周围诸修神情已然震惊非常,满面的诧异与不解。

    而吕奉先,则豪气如狂,放声大喝:“什么诸子道场,什么圣人门徒,被人捧得如此之高,却无半个真正天骄,只是可惜了,惟一一个值得吕某看重的对手,上不得这擂台了……”

    罢了,他脸色铁青,从怀里取了一瓶酒,朝着擂台上倒了下去。

    “魔头,你死的可惜了……”(未完待续。)8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